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阴九幽望着地下尸体,忽然道:“黛云公主必然是发现了小岛被毁,她既然去了那地水枢纽之地,那计划可能提前了.“

  李道玄倏然而惊:“她没有伸缩符,如何将那大军运到乐都城下.“

  阴九幽摇头道:“那老夫就不知道了,黛云公主机灵的很,若非如此,苗王也不会放心将黑狼银豹两只军队交给她.“

  李道玄想了想,如今只有先回西羌部族里去,再想法子和药师将军见上一面.他转身要走,阴九幽已经拦在了前面:“喂,小子,说好的冥力呢,可不要反悔啊.“

  李道玄见他面色发青,疲态尽显,心中恍然,这老怪物占据了大哥的身体,这一番折腾,也耗费了不少心神。

  他冷静下来,便说道:“也罢了,却如何给你冥力?”

  阴九幽附身的郦水运起魔功,缓缓喷出一团幽芒,却是那熟悉的三魂七魄:“你只将体内冥力转成灵液,滴到我的魂魄上就是.“

  当日供给碧桃修炼子午端阳蛊时,李道玄早已熟悉这转化灵液的套路,当下便凝聚了三滴灵液,滴到了那幽芒魂魄上.

  纯正的冥力灵液滴落到幽芒之中,就像一滴落入了滚油中的冷水,冒出了一团青烟.

  阴九幽整个魂魄都发出了尖锐的鸣叫,贪婪的吸收着那冥力之中的营养,整个魂魄狂暴扭动了一阵,再次回归那郦水体内.

  “我要静修三日,你将那书生的魂魄唤回来吧.“阴九幽心满意得.

  李道玄便催动手掌里的三界天珠,将阴九幽的魂魄封住了.伸手提起了他倒下的身躯,再抓起小白熊,御风而起,这次,却是向着西羌部族的方向而去.

  那郦水再次悠悠醒来的时候,身子已经身在半空,他低头看看大地,吐出了一口血沫,却只喃喃道:“小生这番是真的死了么?舌头这般疼痛,莫非是咬舌自尽?”

  李道玄身在半空,扶摇而行,并未听到他的话.

  那御风术乃是将身体内的浓缩的灵力化作无尽的灵气,通过灵气挥洒的力量御空而行,所以莲生虽然是木元属性,却能使用这门法术.

  但这里面还是有区别的,李道玄用的是风元灵力,风元灵力挥洒之时,隐隐与那空中之风产生反应,不但速度更快,而且对灵力消耗几乎没有影响.这便是莲生日行八百里就要补充灵力,而他李道玄已经自道府至西海行了千里有余,却毫无倦怠.

  此次他提着一熊一人,全力运转御风术,在半空中身形晃动,嫌这速度不够,便下意识用出了百兽行的狼突式,霎时速度又快了几分.心中大喜,再施展鹤行术,配合上那御风道法,真如一只苍云白鹤,飘逸如风.

  这一刻他才感受到大道不争,随心所欲的八字境界,原来这修行也是如此,并不需执泥于道法境界,管他百兽行还是五元道,什么时候需要什么时候用就是了.

  他回转西羌部族的路上,不断尝试着改善这御风术,仗着自己对五元灵力的领悟,琢磨出不少东西来.

  眼看大地如毡,玉龙川上流水如玉带一般点缀毛毡,西羌部族已在眼前.

  他御风不停,脚下却引动了火元灵力,便见一道火圈被风中灵力吹动,就如轮子一般转动.

  李道玄脚踏风火之轮,片刻就落到了西羌部族那熟悉的大寨门前.

  自从离开西羌大寨,明月从圆变弯,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此时真有回归故地的亲切感.

  但那西羌大寨如今已变了模样,木门深闭,门上钉满了皮质盾牌,几只盾牌上还插着几只飞羽.

  而那斜壁之上,被人凿开了几个平台,每个平台上都搭建了箭楼,每只箭楼里两个唐军来回巡视.

  李道玄记起来,上次猪魔说过,唐军铁马营派出了一镇士兵驻扎进了西羌部族,如此看来,这些唐军应该是铁马营的.看来是唐军接手了西羌大寨的防御.

  他还在想着,那斜壁平台箭楼里,一支鸣镝发出尖锐的报警之声.

  李道玄心念一动,手臂上的褡包印记飞了起来,御物之术运转,那褡包恢复了正常大小,他忙取出李药师赠送的铁马令牌.

  褡包再次化为印记回到手臂上,他举着令牌高声道:“我乃李药师将军的人!“

  大门闪开一道细缝,不多时缓缓打开,一个铁甲汉子冲了出来,远远的高声喊道:“是李道玄仙长么!“

  李道玄已经认出,这铁塔般的汉子正是当日在青盐湖边摇旗呐喊的那位勇士,忙回道:“正是在下!“

  拓跋七娃也闪身出来,喜道:“英雄你可回来了,七娃的姐姐都想你想的……呜……”却不知被谁捂住了嘴。

  李道玄提着郦水和小熊笑着走了进去。

  寨子里新建了一排木屋,看来是为唐军建造的,却见唐军黑甲战士分立在寨中紧要之处,而西羌的勇士们则盘坐在广场上,紧张有序的擦拭甲胄,制作箭支,看样子倒是成了唐军的后勤兵一般.

  那黑甲大汉张开大嘴,露出雪白的牙齿,却豪爽的拍了一下身边的拓跋七娃:“我说吧,李仙长法力通天,你快去告诉明珠妹子,省的她几天都不吃东西.“

  拓跋七娃紧张的看了看身后的大娃,急忙拉了一下黑甲大汉的手臂:“嘘,薛大哥,你可别让我姐姐听到,刚才要不是我哥聪明,捂住了我的话,今晚我可就惨了.“

  那黑甲大汉憨憨的摸着腰间巨剑,大声道:“我薛蛮子这般的直肠子都看出来了,明珠妹子也太扭捏了,喜欢人家就是喜欢呗.“

  他嗓门本就大,这一番高声叫嚷,整个寨子里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那躲在屋子里的明珠再也忍耐不住,自屋中走了出来,脸若寒霜,肩上的一只翠羽云雀叽喳的飞到了黑甲大汉的脑袋上,却清脆的叫道:“薛蛮子是笨蛋,薛蛮子是笨蛋.“

  李道玄心下好笑,却抱拳拱手道:“当日一睹将军风采,便心生敬仰,今日相见,心中欢喜,切莫叫我什么仙长,道玄可担当不起.“

  那薛蛮子大手一挥:“咱不是什么将军,我临行之前药师将军吩咐过,见你如见他,您也不需跟我这粗鲁汉子客气,叫我蛮子就行了.“

  他两人互相客气,那还被李道玄提在手里的郦水却高声喊了起来:“好啊,你个薛大头,见到小生也不招呼一声.“

  薛蛮子这才发现郦水,两眼圆睁,却怪异道:“这老头倒好笑,不过怎知我的外号,这声音好像也曾听过.“

  李道玄忙将郦水放下,扶他站起来,郦水脚下一动,速度极快的冲到了薛蛮子身前,手舞足蹈道:“大头啊大头,小生还以为这辈子都吃不到你烤得骆驼了.你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薛蛮子擦擦眼睛,终于认出了他,却伸开双臂将他抱了起来,高兴的抛了起来,嘴里大声道:“是我那水哥儿,可想死蛮子了.“看得拓跋七娃瞪起了大眼.

  这一番场面十分混乱,等到大家寒暄完毕,已是日落西山.

  西羌寨子里点满了火把,却在广场上摆酒烤肉,庆贺李道玄和郦水平安归来.

  李道玄虽然很喜欢这个薛蛮子的人品性格,也欣赏他的勇武,但关于阿幼黛云的重要情报却只字未提,并暗中告诉郦水先别说,他看出来这汉子性情豪爽,是个藏不住的事的人,如此重要的情报告诉了他,恐怕有些不妥.

  席上杯酒联欢,李道玄远远看到明珠抱着小白熊藏回了屋子,知道这姑娘害羞,便问起身旁的拓跋野望,莲生是否来过.

  拓拔野望摇头说上师没有回来过,李道玄心下自思,按照莲生的性子,在西海得到了情报,确实只会冲去阿颜地穴找那猪魔报仇,他现在心情复杂,既担心那个女人,又有些害怕见到她.

  酒肉尽欢,李道玄心不在焉的和诸人聊了一会儿,这才知道,自从大唐军进驻以来,已经来了好几波攻击.

  每次都是蓬头散发的士兵骚扰一番,便就离去,只有最近一次却是来了五百余人,领头的还是一个大胖子.

  李道玄心下明白,那骚扰的士兵都是阿幼黛云派来的,她是想骚扰西羌部族,掩盖阿颜洞穴的秘密.

  至于那个大胖子,不用想就是猪魔.想到猪魔他又记起了蛇姬碧桃,想起她不是被阿幼黛云派到这里来了么,却不知现在何处。

  拓跋七娃在席上对薛蛮子极为推崇,不住吹捧他这位薛大哥的勇武,似乎是喝多了,连指带画,口沫乱窜的说起那日的五百人大战。

  李道玄只听了几句就疑惑起来:“听七娃说来,那猪魔虽然是领头人,却并无出手,这不对啊,他和蛇姬里应外合,这里又无修行者,谁能挡住他?”

  但他并未询问,缓缓起身,就想去明珠的屋子里去。

  见他站起身形,席上瞬间安静下来,诸人都停止了笑语。

  拓跋一族视李道玄为部族守护者,那唐军却视他为将军兄弟,所以他一起身,诸人都恭敬的站了起来,好像在等他的吩咐。

  李道玄不安的摆摆手:“大家尽兴,小弟有些累了,想去休息一下。”他实在不好意思说是去找明珠。

  但不知为何,席上诸人都露出了暧昧的笑意,只有那薛蛮子凑过来,低声道:“李仙长,有个人想见你。”

  李道玄疑惑的望了他一眼,薛蛮子眨眨眼,摆手轻摇,似乎不愿其他人知道。

  李道玄会意,便扯着薛蛮子,故意道:“薛兄既然想继续喝,那小弟就舍命陪君子,咱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大醉一场。”说罢和薛蛮子一起离了席。

  薛蛮子带着他慢慢走向寨子中南边,却是那日毒虫肆虐的酿酒坊的位置,但见那里新建了一间清雅的竹屋,周边还铺着一层松木,跟整个部族建筑格格不入,却别有一番素雅的风味。

  李道玄心中大为惊讶,心中暗想道:薛蛮子这般神秘,不知是何人想见我,难道是药师将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