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安西大都护乔师望自西州府向南出击敦煌,其实说起来却是以劳待逸的昏招。因为西州府与敦煌城之间便是蔓延的北方大沙海。敦煌城北方为塞山与沙海,西方只有一条狭小的商道,南边便是死绝之地罗布泊。最有效率的攻击方向,反而是东部方向。

  而乔师望不可能不知道敦煌之东的瓜州境内,还驻扎着嘉峪关白虎将军陈庆之手下的一支常备军。但他执意带着安西四镇的精锐轻骑,操疲倦之师奔袭沙海,却也不愿让沙州白虎军出动,这背后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

  乔师望为将近几十年,在安西大都护的位子上坐了也有十多年了,对于长安的政治形势一直了然于胸。如今新帝登基,虽然没有明确表示,但从洛阳圣女降临一来,已隐隐有了扬佛压道的形势。佛宗势力渐渐增长,道门特别是昆仑宗却是一落千丈。

  嘉峪关的陈庆之却正是道门昆仑宗势力下的一支边关军。特别是陈庆之本人曾经就是昆仑宗的女婿。乔师望早就敏锐的感觉到了陈庆之控嘉峪关窥视西域的野心。

  而敦煌城张天赐的异动已有不少时间了,这次祭月大会召集西域诸国,基本相当于公然反叛了。在这种情况下,朝廷的军令绕过了最靠近敦煌的陈庆之,直接到达了自己的帐前,这背后的意思不言而喻。

  还有一点也是乔师望必须正视的,敦煌城一直在安西都护府的治下,这本就是事实。所以他只能长途奔袭。这一点似乎就连那北落冥神都预见到了。当日冥神的沙虫围困的正是西州一线,对那瓜州之东的守军却是毫无动作。

  乔师望骑在战马上,远眺前方的沙海,不禁叹了一口气,身后跟着的一僧一尼出现驱逐沙虫时也曾说过,他们此来却是去昆仑处理昆仑宗门之事的。单凭这一点就可以看出道门的衰落,什么时候执道门之牛耳的昆仑宗需要和尚尼姑来处理宗门之事了。

  大军行走在一条笔直的直线上,背后的那个僧人一路指点着方向,在这天地一色的沙海中,若不是这个和尚随时指点着准确的路线,恐怕就是他们这些准备充足的精锐之师恐怕也要捉瞎。

  四千轻骑,后勤补给却有八千之众。这八千后勤部队全部由西州府之北的高昌国提供,高昌国也是这一次唯一没有参加张天赐祭月大会的西域国家。当然原因大家也都是心知肚明,早在承玄十四年的时候,高昌就被大唐有名的儒生大将侯君集率军平定。

  乔师望忍不住转身望着身后的八千高昌人组成的后勤军,心头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是不是可以借着这个机会,直接将西域诸国全部平定了吧,那样他这个安西大都护就变成了真正的西域之王。

  但他也只是想一想,心知这是不可能的。大唐对于西域的政策一直是开明怀柔,除了当年侯君集灭高昌,还从未有过直接动手的习惯。

  乔师望闭上眼睛,将这一切杂念驱逐脑海,他的双眸再次盯紧了沙海之外,这一场平定敦煌,是新帝登基以来,大唐首次出军动武,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不容有失。他甚至能想到,长安殿堂上的那位天子,正望着西域的方向……

  长安两仪殿乃是存放大臣奏折的地方,也是永徽帝除了萧淑馆外,呆的时间最长的地方。

  此时的两仪殿中,永徽帝李治正专心致志的看着瓜州送来的军报。

  大唐立国时,高祖曾下过修士禁制参政的禁令,但这条禁令在承玄太宗皇帝玄武门兵变时就自动废除了。如今就连军报传递也是由修士来完成。

  李治看得这份奏折写得极为详细,陈庆之不但在奏折上画出了乔师望的行军路线,甚至还列出了自瓜州出兵十条建议。李治看了一会儿,生出胡茬的俊秀面容上露出动容之色:“这个陈庆之看来很有些本事,朕一直想用年轻一点的将军,乔师望虽然坐镇西域几十年,毕竟太老了。”

  他这话却是对正静静坐在身前,整理奏折的武媚娘。

  武媚娘微微一笑,端起了一碗奶汤递给了皇帝,却低声道:“瓜州距云州大峡谷太近了,峡谷之南便是逻些帝国的格尔木野狼军团,陈将军还是守住瓜州的好。西域之地,一个乔师望足够了。”

  李治接过奶汤,却忍不住捏住了武媚娘的小手。他轻轻揉搓着这愈发光滑的小手,口中却笑道:“还是你说得对,朕这些日子流连淑妃那里,自你进来后,还未曾单独谈过心呢。”

  武媚娘不动声色的抽回手,却递过了一封贴着封条的奏折:“陛下还是先看完这本吧,好像是自逻些那边递过来的。”

  李治有些魂不守舍的看着武媚娘,自从他成为皇帝后,性情已不是往日那个天真少年,变了太多了。但面前的武媚娘似也不再是那时的武媚娘了。

  他带着一种新鲜的感觉打量着武媚娘,愈发心动起来,若不是面前这个封了六条金印的奏折太过重要,恐怕此时他就忍不住要就地正法了。

  六条封印的金色奏折根本无法用手撕开,这七道封印都是以灵力封成。打开时稍错了一步,变会化作灰烬。李治沉下心来,自腰上解下了一方小玉印。

  六印封书,玉印解之,这是承玄皇帝发明的秘折之法。李治以手中方形玉印的六个面一一解开了封条。展开秘折看了几眼,便振奋的一拳击中了龙案:“玉真姑姑不愧是女中巾帼,她一人顶十万大军!”

  李治说着抖动手中的奏折,带着惊喜之意说道:“玉真姑姑正在逻些城中,咱们的那位和城公主这次可立下大功了。”

  武媚娘眼中闪过一道异芒,在幻境中与李道玄连心之下,她自然知道那位和城公主便是李道玄的姐姐,莫相思了。

  武媚娘缓缓接过了这奏折,果然是玉真公主万里之外送来的奏折,内容很是简单,但说的却是牵动天下的大事。

  自渝州大都督,吴王李恪异变以后,身负秘密大唐和亲使的玉真公主便带着和城公主活动在了逻些境内。如今好消息终于传来,和城公主在逻些城中成功引起了逻些王的注意,双方有意之下,那已被认定失败的和亲之事又有了眉目。

  按照玉真公主的传报所说,逻些王已决定正式迎娶和城公主,如此说来,最少在这婚事之前,大唐与逻些的战争都会避免了。

  李治欢喜了一番,便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收住了脸上的喜色,故作深沉的叹道:“当然这和亲不过是一时之策,先帝在时,曾多次想要亲自披挂,收服逻些。但朕刚刚登基,先帝的这个夙愿还要慢慢来的。”

  武媚娘只带着赞叹又崇拜的表情的望着李治,满足了他的虚荣之心。

  但实际上,圣女武媚娘却深深了解这位永徽帝的性情,他刚刚登基,有治国之志,做事也是勤奋,但骨子里却还是那个有些忧郁,体弱的老好人。

  李治并不愿意发生战争,他与承玄皇帝不一样,在征战沙场这方面毫无自信。但大唐立国以来,每次重大战事都是皇帝亲自带兵。这正是李治害怕的地方。

  李治此时已将这些日子来最大的一个包袱放下,心头放松之下,再次击掌道:“朕决意让陈庆之也出兵,西进敦煌城,这样两边夹击,速战速决。”

  武媚娘眼光一闪,十分贴心的展开了一张西域地图,李治一把握住了她的小手,眼光在地图上扫来扫去,却似是无心于此。

  皇帝的大手渐渐不老实起来,武媚娘顺从的倒在了他的怀中,但不知为何,这位圣女少见的露出了一丝惊慌的姿态。

  李治与武媚娘早在做皇子的时候就已相好过一段时间,这并不是第一次欢好,但武媚娘略有些陌生的反应却让他有了几分征服感。仿佛身为皇帝再次得到这个女人,更有一番不同的风味。

  武媚娘的衣衫自胸前分开,白腻的肌肤上留下了皇帝重重的手印。在这个难舍难分的关头,她双眸清亮起来,忽然紧紧抱住了李治,喘息着说道:“陛下,既然让陈庆之出军,不如干脆平定西域吧。”

  在这个紧要关头还说这事,永徽皇帝略有些不满,但武媚娘的建议却让他有些心动,逻些帝国他不敢轻易开战,但西域小国么,他却是敢动的。

  武媚娘微微推开了永徽皇帝,手指地图缓缓道:“陛下请看,这便是碎叶城,大食国的呼罗珊骑士便聚集在此。陛下再看北方,那里便是北落荒原,如今西羌人已占据了。西域诸国本就是墙头草,在这两方威胁之下,很可能有所异变。这次敦煌叛变,那亲自参加祭月大会的西域使者就超过半数。”

  武媚娘说到这里,手指不经意的在皇帝胸前画了一个圈:“趁着逻些那边略有些安定,不如直接平定了西域,那样便可截断北落荒原与逻些的沟通,更能逼退大食国的骑兵。这可是先帝都未曾有过的辉煌战绩呵。”

  承玄皇帝在位时,更多的时候专注在修士界这个烂摊子上。对于西域的经营确实布怎么热心。

  武媚娘的一番话,说得李治两眼冒光起来,他毕竟是皇帝,对于这等可以载入史书的帝王功绩极为上心。虽然知道就算自己真的平定了西域,也不可能超过承玄皇帝的功绩。但毕竟是开拓疆土的功绩呵。

  李治缓缓走了几步,沉吟道:“西域形势复杂,先帝常说沙海弹丸之地,便能磨死十万精锐。恐怕仅凭陈庆之的白虎军,还不够啊。”

  武媚娘低头一笑:“这一点陛下不用担心,媚娘自从做了圣地圣女之后,身边很有些修士呢。”

  永徽皇帝露出笑意:“我倒忘了,你是那什么圣地的圣女呵。”皇帝说着,眼光不禁又扫到了武媚娘敞开的衣衫下,那鼓鼓的****之间,一条深深的白沟让他情不自禁咽了一口唾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