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天赐拉住白天子,对着那正高举巨斧有些发呆的裴行俭微微一笑:“裴大人,得罪了!”

  两只巨大的虫子迅速向下沉落,那发愣的裴行俭怒吼一声,却是直直的冲向了张天赐。巨大的斧影再次闪动着青光,这盘古斧法本是他自外门功法中修炼出来,最是讲究气势。

  对面的张天赐却是笑着伸出了一根手指,细长的手指就如拨动琴弦一般挑拨起来,只见道道白光如蚕茧吐丝一般缠住了那飞舞而来的斧光。细密的丝线缠在了巨大的斧头上,张天赐最后露出了一抹儿怪异的笑容,早已积聚好的五雷电光通过这丝线冲入了金铁巨斧上。

  细密若流水一般的电光顺着丝线全部涌入到了巨大的斧头上,顺着斧柄就产生了巨大的蓝色雷流。那是如大树般粗大的雷光电流,裴行俭想要抛弃巨斧已是有些来不及。全身都被这雷光电流击中,瞬间整个身子都泛起了晶莹的光,隐约可见的是雪白的骨头。

  张天赐哈哈大笑:“裴大人当年躲过六道天劫,今日却要尝尝本人的雷光之劫了!”

  周身带着黑烟,官服都已成一团黑麻的裴行俭吐出了一口烟雾,望着前方的张天赐,嘶哑道:“你这是要与大唐为敌么?”

  张天赐嘿嘿一笑,冷声道:“没见过如此蠢的人,你手下都被我杀光了,却还在叫嚣着大唐,大唐!”

  他的话音一转,带着一丝冰寒之意说道:“自今日起,吾敦煌乃至西域都已不是大唐欺凌的异族,吾乃西汉金山国的白衣天子,阁下的脑袋,就是我开国祭旗的好家伙。”

  裴行俭甩掉了身上的官服,仰天一阵怒吼,****的上身上却现出了红色的经脉,在他这怒吼声中,张天赐已闪现到了他的背后,掌心的魔种毫不犹豫的贴了上去。

  但裴行俭泛着红光的身躯却如金铁一般坚硬,他的脑袋奇异的向下缩了进去,只留下一个矮小的脖子。

  张天赐大吃一惊,他自修成魔种以后每次施法都是无往而不利,从未遇过这等怪异的事情。但最为奇怪的是这裴行俭所化的模样,那最为柔弱的脑袋藏到了肚腹中,剩下的躯体如金刚版坚硬,这等功法他虽未见过,却是听说过的。

  那传说中两百年前的一位异人!

  张天赐身影向后,瞬间又来到了被他制在半空的白天子身前。

  张天赐心中想到了那位异人,各种功法便毫不吝啬的如数施展出来,但见雷光电影,金字道符,凡他所吞噬的功法这一刻都是飞速的施展出来。

  裴行俭此时仿佛就化身为那传说中的刑天之神,挺着脖子举起了双手手臂,那本来就健壮的手臂变得更为粗大,在张天赐功法的打击下,他的手臂猛然脱离了身体,向着左右跌落!

  两只脱离他身体的手臂在半空发出了红色的光影,最后却扭动着,膨胀着,竟然化作了两个人影。

  远远坐在玉虫头部观战的李道玄敏锐的从裴行俭这两条手臂上感觉到了元婴的气息。看来这位裴行俭在左右双臂上各自修出了丹海,甚至将这丹海转化成了元婴,这才有了分身术一般的功法。

  两只手臂所化的人形分别护卫在了裴行俭身旁。那只有双腿胸腹的裴行俭抖动着身躯,脱落的双臂两侧现出了两条青色的斧头。

  双手干戚之斧,身旁还有风伯,雨师两个护卫!张天赐终于确认了这裴行俭真实的身份,不禁惊呼一声:“斧魔行天,你是斧魔行天!”

  缩起了头颅的行天无法回答他的话,但一左一右的风伯雨师却首先施展起了法术。

  风伯所化成的身躯周身带着豹子一样的花纹,他挥舞而出的是遍布天空的飞镰,那是如镰刀一般的风。

  而雨师祭起的,却是带着霜寒的雨珠,那其实并不是真正的雨水,而是有着冰霜与侵蚀之力的酸雨。

  张天赐左手伸出在身前画了一个圈,一把灵力聚合而成的伞落到了他的手上,他举伞转动,那灵力伞面上现出来各种诡异的符号。

  天伞八罗法,张天赐这一招已是用出了梵宗的秘法!

  身在远处的李道玄眼见他们斗到了一处,便拍拍玉虫的脑袋,迅速的沉落下去。

  在沙海之上,李道玄近乎逼迫着让这两条都受了不少伤的虫子钻入地下。等到确定它们走了,李道玄才浮动起了身子。

  他身影浮动,却自后方接近了张天赐身旁的白天子。

  如今的情势十分矛盾,从大义上来说,李道玄应该帮助裴行俭,毕竟张天赐可是要叛唐自立。但从个人上来说,那裴行俭是来杀自己的,似乎应该帮那张天赐才是。

  李道玄在这种矛盾中迅速做出了决定,他只想救出白天子,让剩下的两个家伙先打一场,最好的裴行俭退走,张天赐重伤,那样自己就可以趁机收拾了这魔头。

  但他还未接近到白天子附近,战场的形势就分出了胜负。

  斧魔身旁的风伯挥舞出的风镰还未接近张天赐,就被无数古怪的黑色字符裹住了身子,天伞八罗一起发动之下,这个行天手臂所化的帮手就被搅碎了,顺带着那扯碎的元婴也被张天赐的天伞吸收了进去。

  一张一消的情况下,那正祭起酸雨的雨师也被一粒忽然飞来的魔种击中,不多时就带着一身绽放的花朵被张天赐全部吞了下去。

  周身鼓动着惊人灵力的张天赐已和挥舞干戚的斧魔行天空手对了一百多招。斧魔刑天身上的红色经脉也有些青肿起来,等到李道玄看看逼近张天赐身后的时候,那斧魔刑天的护体神法已被破去,胸前被张天赐两拳击出了两个巨大的口子。

  李道玄只看着那斧魔失去了两只手臂,脑袋痛苦的钻了出来,肚腹却整个爆开了,但碎裂的血肉之中,那分开的两条腿却缠住了张天赐。

  斧魔行天的脑袋狰狞的转动起来,唰的一下落到了沙海之中,就如一只沙虫一般钻入了沙地之下,消失不见。

  张天赐拍拍双手,也是强忍着体内魔种的反噬之力,转身望着远方正在接近的李道玄。

  他呼出了一口气,沉声道:“李道玄,束手就擒吧!”

  李道玄远远看着一动不动的白天子,精神无比的集中起来,他微微伸手的手掌,脑海中再次现出龙卷沙尘中心的那风龙吸水之式,掌心中首先凝聚出了阴阳水灵之力,两种截然不同的灵力就如乌云中带着相反力量的水汽相遇一般,闪出了浓重的云雷。

  张天赐面露诧异之色,身影正要闪动时,李道玄凝聚这云雷之气已模拟出了一团旋转的龙卷风,只不过在他手掌间形成的龙卷风却是横着出来的。

  横着的龙卷风虽然细小的,但那龙卷风中心呈现出漏斗状,一股强大的吸力产生出来,瞬间吸住了一动不动的白天子。

  李道玄身影不要命的闪动起来,借着这刚刚领悟的风龙吸水式吸住了白天子的身躯,向着东方而逃。

  张天赐看着两人的身影远去,冷笑一声就要追上去。却在此时看到了北方天空出现了一道浓浓的黑烟。

  张天赐猛然止住身子,看着玉门关烽火台上点燃的狼烟,那狼烟一起,沿着整个玉门关直到安西都护府所在的西州城,一路之上接连燃起了烽火台。

  张天赐看着西州的方向,脸色凝重起来,那阻拦西州的沙虫应该已经被破了,但乔师望那个老家伙为何反应这样快,他心头涌起了不安的感觉,再也不顾逃走的李道玄,返身转向了敦煌城……

  西州城外,安西四镇军马齐齐列好,在安西四大守捉使的带领下,正听着三军经略使兼安西大都护乔师望的祭军令!

  乔师望已年过七十,乃是大唐边塞军中第一老将,但此时看起来却是精神旺盛,他所宣读的祭军令,说的正是敦煌张家的罪行,最后号召全体将士奋勇当先,为大唐立功。

  此番征伐敦煌的将士不过四千余人,但都是各镇的精锐骑兵,最让乔师望安心的却是那随军的两名佛门修士。虽然这一僧一尼自称普通佛门弟子,但乔师望早就知晓了他们的身份,大唐的两位准国师啊。

  有这两人在此,足可以对付敦煌张天赐的那些修士,再有四镇军马在后,老将军几乎已经看到胜利的旌旗插在了敦煌的城墙上。

  他宣读完军令之后便回到了后面临时搭建的帐篷之中,大军出发的时间就在片刻之后,作为全军统帅,他却还是抽出了这么一点宝贵的时间。

  帐篷之中正做着一个红纱女子,乔师望将一封写好的亲笔信交给了这红纱女子,沉声道:“尊使转告玉真殿下,老夫身为大唐将军,身负的是西域安危,绝不能为一个李道玄而去得罪国师。”他说着微微一摆手,示意红纱女子快走,转身却急匆匆的又赶回了将台!

  拓拔明珠无声无息的将这封亲笔信撕成了碎片,挥手间化作了一天的火焰。

  能做的她都做了,至于结果如何,她仿佛已不会放在心上。

  ……

  敦煌城中发出了象牙号角的声音,隐藏在城外绿洲中的沙盗们闻听着号角之声,齐齐跨上战马,奔赴到了敦煌城外。

  这些都是张天赐多年培养成的府军,如今已有六千余众。

  而此时隐隐听到号角声的李道玄却拉着白天子自鸣沙山下的月牙泉中冒了出来,他们一起看着远方的敦煌城以及那北方的狼烟,一股战争就要到来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