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急忙走到她身边,缓缓扶住她,正要说师父小心,就觉得小腹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话还未出口,已被一股木元灵力击打飞出.

  他毫无防备,被莲生击出了木屋.刚刚爬起来,脚下一团乱草疯长起来,缠住了他整条小腿,正是木元道法篇里的‘木缠根’。

  莲生手握如意,跳出了屋子,双目含煞,也不说话,手中如意一指李道玄,三道‘木柳矢’成品字形直射而出,那木矢速度之快,惊鸿一瞥间,已射到了李道玄的脸前。

  李道玄下意识身子后仰,借着脚下木缠根的支撑,勉强躲过了三道木矢。

  木柳矢擦过他的鼻子,击中他背后的一株老树,噼啪声中,将那老树木干击穿了三个大洞。

  李道玄惊呼一声:“师父!”却见莲生脚下生出两朵桃花,飘摇而至,飞上他的斜上空.

  她脚下的桃花飞舞,落英缤纷而至,却是用上了木元道法篇里的杀招‘落英舞’。片片桃花如利刃,飞舞的花瓣中竟然还混杂了两支木柳矢。

  如果说刚才李道玄还认为莲生是在脾气发作小惩自己,现在他已经明白了,这女人是真的冷血无情想要他的命了。

  五元道法篇他心中烂熟至极,当下伸手在自己头顶画了半个圆圈,使出了风元道法中的‘风刃壁",一团蓝色风刃就如半月弯刀,护在了他的头顶,与那利刃花瓣交击,发出叱咤之声.虽然李道玄从未实际出手试过任何一门道法,但妙华宗的五元道法妙就妙在一个领悟上.此时他仗着神识领悟,竟然熟练的用出了这招风元道法.

  风刃壁乃是五元道法中克制落英舞的妙招,李道玄这般施展出来,那身在半空的莲生变了脸色.

  她身化木莲,先护住要害,这才后落到地上,惊疑不定中又是三道木矢击出.

  李道玄用处风刃壁后,脚下火焰飞腾,已将那缠着自己的狂草烧尽,脚下一动却是远远的后退了出去.再避过这杀气腾腾的木柳矢,抓住机会吼道:“你这笨女人,先听我说句话.“

  莲生小手藏在背后挥动玉如意,嘴上却咬牙道:“好啊,你连五元道法都偷偷学会了,还说什么,我大意不察,收了你这孽徒,今日就要清理门户.“她恨意之中却带着深深的失望.

  李道玄左手轻弹,一支木柳矢击出,将那在半空中缓缓落下的一片落叶弹开.木柳矢击中那看来毫无力道的落叶,竟然发出了一道青光.

  莲生张开了小嘴,冲口道:“你,你竟然破了我的飞花落叶.“她往日与敌人战斗,总是以木缠根固定敌人身形,而后飞木矢,起落花,若是这三招不奏效,便趁着场面混乱,以言语吸引敌人的注意,却暗中放出飞花落叶,一般百试不爽,从未失手过.今日李道玄这小子破去了她三招不说,竟然轻描淡写的化解了落叶杀招,怎能不惊讶.

  李道玄无奈一笑:“师父啊,五元道法都在我脑子里记着呢,况且你,你有何异动我灵力都能感受到,咱还是好好说话吧.“

  莲生听到他这样说,脸上露出悲愤之色:“好,李道玄,你这混蛋果然给我下了恶毒的禁制,你想控制我?休想!“

  她手握如意,狠命刺入了自己的小腹之中,顿时鲜血狂飙而出.

  李道玄身子化作一道狂影,转瞬来到她身边,伸手撕开了她的道袍小衣,只见雪腻的小腹之上,鲜血狂涌出来,溅满艳丽桃花印记上,桃花映血红,别是凄美.

  李道玄半抱着莲生,疯狂的灌注木元灵力,慌乱之际,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莲生的伤口正在飞速的愈合.

  不多时,那莲生忽然张开眼睛,手掌伸出,按在李道玄的胸口上.

  李道玄也不顾她手掌上含着无数仙人掌一般的木刺,只欢喜道:“师父你没事了,太好了,你没事了.“

  莲生没有他那般细腻的心思,但这一刻也感受到了男人对自己的关心,犹豫了一下,手掌上的木刺缓缓退去.

  她一把推开李道玄,转身哽咽道:“李道玄,你是个坏蛋,你害死我了,我一辈子都不饶了你,我会,我会去找你姐姐.“

  她语无伦次的说着.李道玄站在她背后,尽量用最温柔的语气,最简洁的语气,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莲生身子慢慢转了过来,望着他,狠声道:“我自己死活关你何事!你将我炼成了什么灵鬼,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李道玄还要说话,她已然升腾而起,却向着谷口飞了上去,半空中决然道:“今日起,你不再是我妙化宗的门人,也不是我莲生的弟子,下次相见,我绝不留情.“

  李道玄嘴唇颤抖,伤心之中却多了几分欣慰,最少莲生话中之意已没了自裁的心思.

  阴九幽缓缓出现,皱眉道:“小子,你为何不用御鬼之术,搞得这般狼狈.“

  李道玄脚踏大地,一拳击中自己的胸口,狠声道:“我李道玄对天发誓,只要师父不同意,绝不用那御鬼之道,若违此誓,天诛地灭,永不超生.“

  阴九幽摸摸胡子,摇头道:“白痴!“

  李道玄这次是真心发了个毒誓,见莲生身影已然出了谷口,便盘腿坐下,将脑海里的五元道法掠了一遍.沉浸在修行中.

  阴九幽再也搞不懂这个少年的想法,这个时候为何又开始修炼道法了.

  但他更想不到的是李道玄这一修炼便是七天.

  七日之中,李道玄将五元道法之中捡着简单易学的修炼了一遍,这一日收功后,眼见道府狼狈不堪,阴九幽提着还在昏睡的小白熊站在谷中,正举着酒坛狂饮.

  李道玄心神凝定,缓声道:“阴先生,咱走吧.“说罢御风而起,风元灵力裹住了全身,身如风中柳絮,缓缓飘上了谷口.

  阴九幽扔下坛子,提起小白熊也是扶摇而上,他隐隐明白了李道玄为何要修炼道法了,原来这小子是要出去大闹一场了.

  两人出了道府,一路向西而去.

  阴九幽只跟着他走,良久才问道:“小子,你现在是要到哪里去?“

  李道玄面无表情:“自然去西海,取那猪魔的人头,然后送到师父那里去.或可能有转机.“他话中的转机自然是说的师徒之情.

  阴九幽愕然问道:“阿幼黛云和阎碧落可都在那里呵,你有把握?“

  李道玄御风加速,只扔了一句:“那两人你想办法.“

  阴九幽无言以对,连手中提着的小白熊都觉得十分沉重.

  有了御风术,李道玄灵力鼓动,带着阴九幽再次赶到了西海绿洲.

  艳阳当空,西海湖水依旧湛蓝一片,那绿洲之上却是荒芜一片,原来那些帐篷群全都不见了.

  李道玄落到地上,却见绿洲之上杂乱的分布着兽骨残木,虽然帐篷没了,但还是留下了人群活动的痕迹.

  他转目便看到一座红砖尖塔还矗立在绿洲之上,那正是猪魔帐篷下的红砖建筑.立刻走了过去.

  红砖上的木门关的紧紧的,他轻轻拉开木门,一股腐败的血腥之气传了出来.

  阴九幽在他身后幽幽道:“人死没多久,七日左右.“

  李道玄点点头,走了进去,当日所见的木塌明珠都已不见,只有空旷的地面,地上躺着十多具尸体,有的胸口被穿透,有的身上好像被无数刀刃刮过,死肉模糊,骨头破碎,还有一具尸体却是被杂草裹住,窒息而死.

  他一看就明白这是莲生的手段,慢慢走着,心中想了下,忽然转身问阴九幽:“阴先生,死人能说话么?“

  阴九幽愣住了:“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道玄伸手一指地上尸体:“请先生让死人回答我几个问题.“

  阴九幽皱眉:“有点难!“

  李道玄摇头:“想办法!“

  他看了看尸体,发现其中一具尸体左手上缺了一个指头,顿时想起了那位被碧桃一句话砍掉了手指头的可怜人.便指着尸体说道:“就是他了,阴先生,时间紧迫,你想到办法了么?“

  阴九幽附身的郦水胸口起伏:“可以,有办法,但完成后,你要送我三道冥气.“

  李道玄点头:“公平合理,没问题.“

  阴九幽放下小白熊,手指一伸,那具尸体便直挺挺的站立起来,他飘身而上,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银针,直挺挺刺入那尸体的眉间,张口喷出一口阴气.

  阴气围聚在银针之尾,整根银针颤抖,全部没入了尸体脑颅中.

  阴九幽退后几步,遥控着那尸体,银针入魂,硬生生将那死人的大脑激活,那尸体牙齿咬动发出咔嚓之声,喉咙里咕咕想着,吐出了一口恶臭的尸气.

  阴九幽这才缓缓道:“你可以问了,记住,只有半柱香时间,过后就再也没机会了.“

  李道玄想了一下,问道:“你是怎么死的?“

  那尸体脸上的一块死肉颤抖,僵硬的说道:“我正在收拾东西,就被一个突然出现的女道士自背后暗算了.“

  李道玄再问道:“公主和猪魔去哪里了?“

  那尸体似乎不愿回答这个问题,牙齿咬动,却不再说话.

  阴九幽大汗淋漓,咬破舌尖,吐出一口血沫,口中大喝道:“去兮,来兮,魂归兮.“

  那尸体才结结巴巴说道:“公主去了,去了地下洞穴,洞穴……”话还未说完就听到一声轻微的爆破声,仿佛是水袋被打破一般,却见那尸体鼻孔间流出了一团红白浆体,却是脑子爆了.

  阴九幽喘了一口气,沙哑着嗓子:“不成了,此人心念坚定,乃是公主身边死士.“

  李道玄却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缓缓道:“他们去了阿颜部落的地下洞穴,那里是水流枢纽之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