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479章 白衣张家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白天子扯着李道玄自旁边绕到了城门前,她一边走一边狠狠问着:“咱们什么时候杀了这个安太息?”

  李道玄沉默了一下,看看半空的安太息:“只要给我一个单独对上他的机会,我有七成把握可以杀了他。”

  白天子停住了脚步,很是认真的想了一下,摇头道:“不可能的,就算能诱他单独出城,但只要他有危险,张天赐那个老家伙也会发觉的。要对付安太息,就不能绕过张天赐。”

  李道玄想了一下那日张天赐出手时的模样,摇头道:“虽然如今我修为大进,但对上张天赐,还是一点儿机会也没有。”

  白天子咬了咬牙,最后无声的叹了一口气。他们此时已进入了敦煌南门,自北向南的甘州大街上安静的有些可怕。

  敦煌古城的居民就如当日的洛阳人一般,被放逐到了自己的居所之中,不敢踏出屋门一步。白天子带着李道玄走过了一个十字大街,这是四座红色的圆顶佛庙组成的十字路口。

  李道玄停住了脚步,向着东方看去,那里,在正东方的高昌大街上,正燃起了一团黑烟,黑烟之中一具残破的女子尸体正被烧成灰色的尘土。围着黑烟的是一群逻些来的佛童,他们匍匐在地,念着长生词,手中绕着转经筒,每个孩子的面容上都带着一种安静的神态,并无悲伤。

  李道玄无声的俯身行了一礼,阿尔古丽的死在他心中留下的并非是仇恨亦或是悲伤,而是一种生命的无常,以及无力感。

  白天子看着那黑烟,微微顿了一下才说道:“她是被安太息杀死的,我认得出那伤口,十二因缘相。”

  李道玄沉默了一下,只看着那群佛童,灵力探测过去时,一道如针扎般的剧痛自他的神识中反弹过来,李道玄身子一抖,双手紧紧握紧了。

  白天子诧异的看着他:“怎么了?”

  李道玄咽了一口唾沫,再望了一眼那些佛童,沉声说道:“这些佛童,已被张天赐种下了回天魔种。”

  穿过甘州大街,正北塞山之下有一片高地,几乎占据了整个敦煌古城的四分之一多的高地上,建造着中土常见的木房庭院。

  木房庭院左侧是高耸的一座佛庙,右侧却是幽深的佛洞雕塑。

  白天子指着左侧那高耸的佛庙说道:“那里就是敦煌的黑暗梵宗之地,回天寺。如今便是安太息的地方。”

  李道玄却看着正中高地的木屋庭院:“这里便应该是你家了吧。”

  白天子脸上露出讽刺的笑意:“不是我的家,是张天赐的老巢。”

  她说完紧紧拉住了李道玄的手,湿润温暖的小手微微颤抖起来,李道玄紧紧握了一下,正要前行,就看到一条淡淡的影子闪现过来。

  安太息黑色的僧袍似是刚刚换过,上面又开满了白色的曼陀罗花,妖艳的脸上还带着诡异的潮红,却挡住了两人前行的方向。

  李道玄手握弯刀,挡在了白天子身前。

  安太息静静望着他,忽然笑道:“黄沙刀法,传自龟兹国王室,这世上能用到这种火候的,我只记得那位龟兹护卫鸠摩罗什。阁下身怀土行之力,运转黄沙刀法时,却有一种中土修士的风范。”

  他说到这里忽然凑过身来,竟然在李道玄的衣衫上细细的嗅了起来,再抬起头时笑得更是欢快了:“阁下身上既无大漠沙子的味道,也无骆驼粪的味道儿,闻起来可并不是大漠来的呵。你是何人?”

  安太息的笑容虽然妖艳,但直到此时他身上的灵力都很安静,并没有要出手的意思。

  李道玄这个时候只能一言不发,他确实没有想到安太息观察竟然如此入微。

  白天子眼眸一瞪,就要发火,李道玄手指在她掌心紧紧捏了一下。白天子便咽下了这口气。

  安太息一直保持和平的姿态瞬间就变了,身上现出一种凌厉的姿态,他双目死死盯着李道玄和白天子紧紧握着的双手,脸上的艳红化作了一片苍白。

  正在此时,大街上飞快的奔来一道影子,这是一个干瘦的胡人,他冲到前方,高声叫道:“安爷,安爷,属下查明此人的身份了。查明了!”

  这个干瘦的西域胡人正是白衣张家的一名新进谋士,方才站在张天赐背后第三排的一位。他停下脚步,手指李道玄,带着炫耀的口气说道:“安爷,吾查明此人的身份来,咱们这就去见主人。”

  安太息吸了一口气,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哦,我倒要听听,此人是谁啊?”

  这张家的谋士犹豫了一下,似是怕安太息听了去抢功劳,但在安太息幽深的眸光下,还是屈服了:“安爷,此人身负黄沙刀法,样子又是龟兹来客,必然是那位在长安失踪的龟兹护卫鸠摩罗什了。”

  安太息低头叹了一口气,身影一闪就来到了干瘦胡人的身旁,在胡人震骇的眼神中,他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错了,你这次又错了。”

  安太息说一个字拍一下,最后却柔声道:“主人从来不会给手下第三次机会的,你死在我手下,总比到主人面前丢人现眼的好。”

  干瘦胡人在极度惊恐中高声吐出了数句胡语,最后挣扎道:“我要见主人,主人的惩罚是对的,你的惩罚是错的。”他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安太息没有说话,街旁却传来一声淡淡的话语:“你错了,太息的惩罚是对的。”

  干瘦胡人双目一翻,身子猛然暴起,向着后方到窜而出,身影化作残影之后,在半空转过了身,拼命的逃窜而去。

  安太息伸手双指,轻轻打了个响指。那正奔驰逃窜的男子在远方扭动了一下,最后闪出了一道微弱的红光,血肉洒满了半空。

  张天赐此时自街旁慢慢走了出来,他皱眉看着安太息,一言不发。

  安太息坦然的走前一步,躬身道:“主人,太息也看不出他的来历,但推算下来,似乎那位逃走的李道玄……”

  张天赐一摆手:“不会的,李道玄的身份既然暴露了,他绝不敢再回敦煌,要杀的他的人可是大唐国师。”

  张天赐说到这里,却深深望了一眼李道玄,以及他身旁的白天子,便微笑道:“天儿,你可饿了,天色不早,便带着你的这位朋友,一起到府中吃点东西吧。”

  面对张天赐,即便以白天子的叛逆,也是一言不发,她扯了一下李道玄,慢慢走向了北塞山下的高高平台上。

  白衣张家的宴席早已准备好,李道玄跟着白天子一走进张家的庭院,就是眼前一亮。在西域之地见多了沙地荒漠,这张家的庭院却是一个标准的中土庭院。

  不知为何,其假山小湖,木楼高台,看起来和关中之地十分相像。

  待来到这庭院之后最大的木屋前,这种感觉愈发明显,这大屋顶部架着三条如长龙般的木梁,内置的屋顶上竟然还有一个绝不可能出现的燕子窝。

  正中的大堂已铺好了草席,正中是长长的条案,条案上已摆满了各色瓜果与西域美食。

  李道玄停住了脚步,微微让开了大门,张天赐大步而入,安太息静静跟在身后。

  直到张天赐跪坐在席上,李道玄才走进去。

  安太息面对张天赐而坐,白天子却直接做到了长案的最边角,距离两人最远的距离。

  安太息此时执着一只仙鹤铜壶,正要往张天赐面前的铜爵杯中倒酒,却被张天赐伸手止住。这位难以揣测的张家家主指了指后面:“太息你过去,让这位新来的朋友坐这里。”

  张天赐的手指极为可笑的弯曲下来,点了点安太息所坐的位子。

  坐在边角的白天子身子猛然一震,抬头不能置信的看着父亲大人。而安太息的脸白的可怕,勉强维持着笑意。

  李道玄心有所感,正要走过去,就被白天子紧紧拉住了手:“不,你,你坐我身边。”

  李道玄没有丝毫犹豫,不动声色的坐到了白天子身旁。正弯曲手指指点座位的张天赐身子一僵,那坐在对面的安太息却轻轻出了一口气,迅速站起身,退到了木案之后。

  屋中弥漫起了古怪的尴尬气息,但张天赐却大笑起来,转头望着李道玄和白天子说道:“天儿,你太任性了。”

  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后,他便低头吃起饭来。

  满席都是美味,张天赐却捧着一碗粗饭,只以面前木盘中的粗盐马肉佐味。他吃得很快,安太息刚刚为白天子和李道玄倒上酒,他就将粗饭吃得一干二净。

  李道玄举杯喝了一杯酒,心中却好奇起来,以张天赐的修为,根本不需要吃饭了。而且还是这种粗饭,但看他的样子,却不像是装的,似乎每天都在吃这些东西。

  张天赐放下筷子,看着李道玄便说道:“以在下修为,其实早已不需食肉,但这粗饭盐肉却是为了纪念先祖。”他说到这里挺直了身子,拱手道:“张家先祖乃是昔年晋武公张公士谚,张公本是安定郡乌氏县人,大汉常山王张耳十七世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