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敦煌古城南门的烟雾是一种带着芬芳气息的白色雾气,在这朦朦胧胧的烟雾之中,除了脚踏天莲的安太息。白衣张家的谋士修士都站在了张天赐身后,听到张家主问出这句话,那人群中一个幽幽的声音说道:“家主,此人灵力皆为土行之力,所用之刀法看起来像是龟兹国的黄沙刀法。”

  张天赐没有说话,只是低沉的再问了一句:“谁人知道这西域刀客的来历?”

  他背后的人群瞬时安静下来,一股深沉的压力笼罩了他们。这些人都明白,以家主那深不可测的修为,这西域刀客的灵力功法乃至修行境界都难逃法眼,家主问的并不是西域刀客所用之功法为何,他问的是此人的来历。

  无人说话,张天赐忽然叹了一口气,手指前方的安太息说道:“安太息此人好色贪欲,在安息国侮辱亲妹,寡母,算是天下第一无耻之人。但他有一点好处,若是我问他这个问题,他必然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所以我离不开他。”

  张天赐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一种让人看不懂的表情,似是对安太息不满,又像是对背后这群谋士修士十分失望。人群中的压力更是增大了几分。

  这位让人看不透的家主淡淡又说了一句:“河西之地所有的修士都在咱们的掌握之下,此人却从未见过。十个时辰,我给你们十个时辰,十个时辰后我要知道他的来历,身份。”

  张家主没有说若是查不出这西域刀客的来历会是什么后果。但他身后的诸人都明白,家主是不会接受这个结果的。几乎是张天赐说完这句话的瞬间,他身后数十名修士谋士便飞窜而起,向着各个方向而去,他们都有自己的法子,也都有自己的手段。

  张天赐满意的点点头,他的背后只剩下了一个窈窕的人影。

  前方的西域武士化成的黄沙已裹住了那只蛇人飞天,细密的沙粒在急速的摩擦中,由灵力激荡而出的火焰焚烧着被包裹的蛇人飞天。但火焰过后,那并不惧怕灵力的蛇人飞天依旧保持着向前的姿势,她的目标还是白天子。

  蛇人并不怕灵力,这是她们强横的天赋。但那西域武士似乎也很有办法,他重新自黄沙中出现时,已挥手反洒出一团金色的沙尘。金色沙子在半空化作了晶莹的雨水,带着炎热气息的金色雨水溅满了蛇人。白色的浓烟冒起。

  那飞天蛇人身上的银饰在炎热的雨水中融化,蛇人飞天表面的掩饰消失了,露出坚硬冰冷的鳞片。但那些雨水却是沙子融化所化。短短的时间便将蛇人裹住了。

  晶莹的如水晶一样凝固在蛇人身体表面,将她牢牢钉死在了地上。冒着热气的沙晶之下,那蛇人狰狞的面目已有些变形,随后一柄弯刀自后穿透了她的身子。沙晶之下一团猩红,腥红之中是软软的一具蛇怪。

  张天赐嘴角露出一抹儿笑意,忽然间对这西域武士产生了兴趣。他手下能人异士不少,但有这等机变和实力的却只有安太息一人。但这笑意很快消失了。他看到了西域武士伸手抱住的那个女子,白天子。

  张天赐伸出手指点了一点被包裹在沙晶之中的蛇人尸体,一点红光疾射而出,前方冰冷而又让人不安的气息笼罩下,那裹着沙晶的蛇人尸体便如冰块般崩碎。

  张天赐转过了身,他身后那窈窕的人影慢慢走上来,附身低声问道:”爷?!”

  这是一个全身裹在红纱中的曼妙女子,就连面貌也裹着一件金边纱丽。张天赐静静看着这个女子,却问道:“兰心,你的地藏欢喜天法,修炼的如何了?”

  这曼妙女子低声笑道:“已近大圣欢喜天境界。”

  张天赐微微一笑:“自在欢喜天乃是最高境界,兰心你修习此法的进度算是快的了,但所谓大圣欢喜,还只能达到佛僧不见的境界。不过你若想要更进一步,眼前之人便是个好炉鼎。”

  曼妙女子隔着红纱的双眸瞥了一眼前方的西域武士,不禁疑惑道:“主人,地藏欢喜天并无炉鼎一说啊,欢喜天法也并无修习炉鼎的功法。况且如今大圣欢喜天下,连最为虔诚的佛僧都能诱惑,那自在欢喜天又有什么神妙之处?”

  张天赐的笑意更深,意味深长的说道:“试试不就之道了?”

  曼妙女子恍然若悟,再看了一眼前方的西域武士,悄无声息的退去了。

  李道玄紧紧拉住白天子,阻止了她冲向那些飞天蛇人的行动。他凑到白天子耳边低声道:“这些是你父亲阴谋的一环,如今他就在南门之下,不要冲动。”

  天上的飞天蛇人依旧妖娆在驼队贵客之中,站在天莲之上的安太息却已说完了妙法莲华经。这黑袍妖僧长出了一口气,有些不耐的走下莲花,快步走到前方,猛然伸手拉住了一个浮在半空的飞天仙子,然后狠狠的亲吻了下去。

  他妖艳的面庞上闪过一丝血红的气息,感受着飞天仙女那细长的舌尖在嘴中柔滑的来去。安太息自然知道这些蛇人真实的身份。但他不在乎,反而觉得十分刺激。

  他双手有些癫狂的在飞天仙子饱满的****上蹂躏着,猛然咬住了嘴中那柔滑的小舌,然后狠狠的扬起了头。细长的蛇信被他硬生生拉扯了出来,粘滑的银色粘液在两人口唇边滴答滴答着。

  看着这一幕的李道玄不禁有些恶心,他怀中的白天子更是猛烈的颤抖起来,李道玄再次紧紧搂住了她,轻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

  正在癫狂中的安太息转眸就看到了他们,他艳红的脸上有些扭曲,双眸闪过一丝冰冷的杀意。怀中的飞天仙子发出一声呜咽。安太息猛然将她推开,身子浮游而上,在半空高举双手吟唱道:“欢喜自在,遍解愁苦,天赐大人今夜款待诸位,这些都是你们的!”

  安太息似乎又恢复了那妖孽的本色,细长的手指抹去了嘴角的粘液,在鼻子上轻嗅了一下,再次挥手道:“上酒!”

  那些飞舞在半空的飞天仙子缓缓沉落,就如乱飞的蜻蜓忽然停在了地上,她们安静下来,任由身旁的贵客们动手动脚。

  南门烟雾散去,张天赐已不在原地,却不知去了何方,一队队捧着西域美酒的童子自城中走出,这些都是城内梵门的沙弥,他们捧着美酒,游弋在人群中。

  癫狂的宾客接过美酒,敬过九天诸佛,再为天赐大人祈福后,便齐齐举杯向着安太息俯身,感谢他的说法,感谢这一番别致的待客飞天之舞。

  安太息面带微笑,享受着这一切,这种被膜拜的感觉对他来说便是另外一种刺激了。

  但这也是他应得的,今日这场迎宾大礼,本就是他一手策划而出,便是这些飞天仙女也是他的设计。

  如此美丽的夜晚,如此狂欢的大地,安太息忽然激动起来,他僧袍下的某一段丑物坚硬的****了!

  哼~安太息无声的喘了一口气,决定将今晚最为激动,最为经典,也是最为得意的节目提前开启!他手掌斜伸向半空。

  那一直维持驼队秩序的张家修士都是看到了安大人的手势,猛然间刀光闪烁,人人都是抽出了一柄银色弯刀。

  正在狂欢中的西域贵宾顿时安静下来,人人惊诧的看向了安太息,这些西域贵宾带来的随身武士也都是挺直了身躯,各种灵力如百花绽放般开启了。

  李道玄咦了一声,心中诧异到了极点,难道张天赐真正的目的是为了这个,为了刺杀这些参加祭月会的西域贵宾?不对啊,若是为了这个,为何如此麻烦。

  李道玄正想到此处,那身在半空的安太息脸上现出了更为激动的艳红之色,却猛然挥手下来。

  数百道银色刀光闪烁起来,月光下挥舞出了一片片炫目的光影,然后是数百道血光迸射,以及数百颗雪白的头颅跌落。

  刀光过后,驼队中那蔓延的雪白单峰骆驼都是被切掉了脑袋,张家的修士动作熟练的将死去后还站着的白骆驼翻了过来。

  彭然之声不绝于耳,蔓延的驼队不多时就围成了一个大圈子,篝火燃起,带着各种西域香料的大布袋裹住了失去脑袋的白驼,金色的蜜瓜之油泼到了布袋上,这些白色骆驼便被架到了篝火上。

  燃烧的火焰迸射开来,大地之上环形的圈子里闪耀出了百朵烟花,几乎是瞬间,一股灼烧炙烤的香味儿飘了出来。

  捧着西域美酒的沙弥自南门中蜂拥而出,几乎让人怀疑这小小的敦煌城到底还有多少人!

  直到此时,那些反应过来的西域贵客才爆出了震天的欢呼,美酒之清香,蜜瓜之甜香,烤驼之肉香,各种香味弥漫中,身在半空的安太息喘息着再次举起了手。

  那安静的飞天仙女们双手高举,妖娆的扭动着腰肢,在安太息手掌再次滑过时,她们身上仅有的纱衣也跌落下来。

  耀眼的火光之中,雪白娇嫩的裸体狂舞起来,那些西域贵宾已是不能自持,纷纷举着美酒涌向了圈子中。

  沙州敦煌的主人,河西第一望族家主张天赐不在,这些西域宾客的兴奋之情只能向半空的安太息表达。

  喧闹,欢喜,狂欢,朝拜,人群热浪翻涌,红色的美酒泼向了半空,西域贵宾都是举着酒杯唱起歌来,为天空的安太息唱着祝福之歌。

  远远看去,仿佛是这些人在朝拜安太息一般。

  安太息在半空呻吟了一声,低头看着这些癫狂的宾客,他们都是西域各国的贵族,甚至有些国王和王子,此时都在自己脚下祝福而歌,虽然只是祈福之拜,却已让安太息不能自持。

  他身在半空扭曲着双腿,在下方狂欢进行到最高潮的时候,双手忍不住握紧了,僧袍下坚硬的****喷发了,一注又是一注。

  释放,眩晕,酸麻之中的畅快与满足,虽然只有短短的几息之间,但安太息妖艳的眸子竟有些失神。

  这位奸妹辱母,被张天赐点评为天下第一无耻之人的妖僧,其实最爱的,却是权力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