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471章 再见三生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苦笑一声:“这可不是妖法,而是白鹿洞的六合千字经,那可是儒宗绝顶的功法。”

  虚空中那琵琶声愈发轻灵,隐隐传来一声微微的叹息。李道玄猛然警觉起来,不禁高声道:“是哪位前辈出手相救,可否现身一见?”

  琵琶声戛然而止,夜空却更加安静下来。

  李道玄连喊了两遍却无人现身,而自己被困在这六合千字经中,也是无法可施。他渐渐有些着急起来。

  萧眉织在他身上安慰道:“或者这个封印之术一会儿就自己消失了也不一定。”

  李道玄摇摇头:“我曾见过于先生施展六合千字经,这法门一旦施展出来,那是永无止息的,咱们须得想个别的法子。”

  萧眉织靠在他肩膀上不再说话。

  正在无计可施时,那夜空中的琵琶声再次响起,这一次声音似远似近,若有若无。但一声声琵琶声中,天幕中巨大的封字却开始跳动起来。先从这大字的最中间开始跳动,随着琵琶曲调的节奏开始跳动,萧眉织眼见那封字中间裂开了一条缝隙,不禁喜道:“公子,这次咱们有救了.”

  萧眉织刚刚说完,天空的封字一分为二,六合千字经却是解了开来。

  李道玄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正要安慰一下怀中的萧眉织,就觉得手掌间一空,萧眉织就像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扯动,双手还保持着环抱的动作,整个人却飞向了远处的鸣沙山。

  李道玄吃惊之下急忙跳跃而起,追着萧眉织的身子奔向了鸣沙山。

  但萧眉织移动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他飞奔追赶,也不过三息之间,萧眉织就消失在了鸣沙山东麓的断崖方向。

  李道玄奔驰到鸣沙山东部,双手攀住山崖之石,身子猛然直冲向上,几次跃动之间就来到了这片断崖底部。他借着月光抬头看去,眼中所见的却是一座巨大的佛像。这最少有十五丈高的佛像在如此距离看过去,已无法窥视全貌。佛像周边似被人工雕刻过。沿着整个断崖的中间,佛像几乎与崖顶等高。藏身佛像的石窟边缘檐牙高啄,外观轮廓错落有致,那红土石勾勒檐角还系着一只铜钟。

  李道玄恍惚间才明白过来,自己却是来到沙州敦煌最为有名的莫高千佛洞了。

  这千佛洞开凿在鸣沙山断崖之上,南北长约七百多丈,上下共计九层佛窟。无数大小不一的佛龛高低错落有致,鳞次栉比,远望形如蜂房鸽舍,壮观异常。

  李道玄沿着这最大的佛像爬上去,却看到佛像额头眉心处开了一个大大的入口,这入口远远望去可能就是佛像眉间之痣了。李道玄从这圆洞之中钻了进去,便踏入了这勾连错结的千佛洞中。

  萧眉织被捉入此洞,却不知被拉到了什么地方。

  李道玄心急如焚,心知是那奏响琵琶之人做的怪,却又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便在这黑黝黝的洞中高喊道:“眉织,眉织!”五道玉符环绕全身,火符发出强光,将整个空间点亮起来。李道玄只看到佛洞之中遍布土炕、灶炕,甚至还有烟道、壁龛,泥床。

  他喊了几声无人应答,灵力激荡而出,在佛洞之中探测开去,却还是毫无所得。如此快步走着,不多时就转过了一处狭窄的洞穴,眼前一亮,但见火把辉煌,眼前一排佛像尊坐,长长的佛洞地道两侧,却绘满了数不清的壁画。李道玄揉揉眼,在火把的掩映中,无数金光开始闪耀起来,如现万佛一般。

  虽安静莫名,但李道玄耳旁仿佛听到了梵音鸣唱,他心头充满了尊敬之意,忍不住对这万佛现身之景行了一礼。佛家有言,修建佛洞功德无量,这莫高千佛洞的意思,就是说没有比修建千佛洞更高的修为了。李道玄所在之地,便是千佛洞的殿堂窟中。

  他刚才走过的那片区域却是僧房窟,那是居住画僧与雕师的地方。

  但此刻这一处佛洞却是了无生气,只有佛光隐现。李道玄一路走去,但见雕塑各有不同,有佛像,菩萨像,金刚力士等。受到佛洞气息的影响,他的心渐渐平静下来,竟然被这无数雕塑和壁画吸引过去,待到拐角处就看到了一副《弥勒经变》。那是一副画有弥勒佛的壁画。

  画中弥勒佛端座于莲座上,莲下闻听妙言者俱为菩萨天人,隐有平台楼阁屹立莲花之侧,又见绿水荡漾,莲花盛开。

  李道玄看了一眼本要过去,但这一眼注目之下,却看到壁画中弥勒佛座下的一位菩萨样子十分古怪,那菩萨天人俯身而坐,背对而跌,虽然穿着僧衣,但看起来这背影竟如此熟悉。

  李道玄再看几眼,猛然惊觉起来,这背影被不是萧眉织么!

  萧眉织竟然到了这画中,是巧合还是眼花?李道玄停住脚步,面对这壁画闭上了眼睛,丹海内的元婴刚才在中年人的手下吃了不小的亏,此时无精打采,但还是在神识的催促下睁开了眼睛。

  元婴双眸看去,这壁画之侧,那莲花坐台上隐隐现出几条水纹,水纹移动间,便有数个漩涡出现。

  李道玄以元婴神识观察着,心中却想到了洛阳的云深谷。似乎那云深谷的进入之法,也是自水纹漩涡中进入。

  他如此想着,便轻抬手指,微微刺入了漩涡之中,但觉四周一阵清凉,眼前一片金光。

  李道玄再次睁开眼睛时,已身在壁画之中,萧眉织背披僧袍,此时正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而莲花座上的弥勒佛却是一动不动。

  李道玄几步走过去,拉住萧眉织的手:“你没事吧,这是哪里?”

  萧眉织见到是李道玄,不能相信的说道:“公子,你怎么也进来了,我也不知在何处啊!”

  两人这样一说,更是有些不安起来,但听得莲花之后的平台楼阁里传来一阵琵琶声。

  李道玄一拉萧眉织,腿脚还有些不灵便的萧眉织便扶着他,两人来到了楼阁之前。

  这楼阁之门微微打开,李道玄凝聚呼吸,但那五枚玉符却消失不见了,他只得慢慢走了进去,口中沉声道:“阁下到底是谁?”

  琵琶声再停,眼前却是一亮,这是一个四方四正的小阁楼,四周却贴满了熟悉的壁画。但绘的却不是神佛,而是飞天之相。

  李道玄转目看去,但见天衣飞扬,满壁风动,这些飞天壁画十分精妙。画中之飞天无膀无羽,却是借云而起,以衣凌空。

  其千姿百态,千变万化不说,那飞天之相鼻丰嘴小,五官匀称,身材也是修长,当真势如飞鹤,隐有昙花飘香。

  萧眉织看得目眩神迷,李道玄也是看得有些发呆,但他再转了一下身子,顿时看到了正前方的一副等身大小的壁画。

  这壁画绘的不是飞天,而是一个妙龄女子

  眼前那画,竟然是一个和真人一样大小的裸体少女的画像。这画像勾动了李道玄久远的回忆,他依稀记得以前曾经见过,但在何处见过却再也记不清了。

  画中少女正面站立,赤脚微微踮起,纤细的小腿柔滑细腻,丰腴的大腿腿心处,卷缩着几丛芳草萋萋。肚脐小巧都红豆一般,其上一对儿还未成熟的小乳,映衬着少女羞涩的微笑。

  看到这少女的微笑,他猛然想了起来,那日在云州被碧桃捉去,混入了阿幼黛云的帐中,却目睹了阿幼黛云送给黄泉宗鬼医阎碧落的一幅画。

  那不就是这幅画么。三生一相,忘川归途,黄泉宗七大秘宝之首的《三生图》!

  萧眉织注视着画中女子那双随着她视线变换也跟着变幻的双眸,痴迷道:“公子,你看这女子身上,为何还有这些红点呢?”

  李道玄注目看去,果然看到画中少女盈盈一握的腰上显示出一团团红点,红点相连,构成了粗仲的若干条短线,短线之下,隐隐约约却是更多的无数细小的长线勾连。李道玄仔细看了一下,忽然想到了:“这些红点似乎是脉穴经络之图啊。”

  萧眉织本就是医道的大家,得李道玄提醒,便恍然道:“公子,这确是勾画的经脉之图,但这九洲亿万之众,其实深究起来,每个人的百脉千穴万经都是有区别的。这女子的经脉之图与我所学的却是有些不同。”

  李道玄微微惊讶道:“你如何如此肯定?”

  萧眉织犹豫了一下,轻声道:“在云深谷的时候,眉儿曾亲自剖开尸体,发现人死之后体内百脉千穴万经便跟着消失了,这是其一。其二世间的修炼之人,修行速度各有不同,除了智慧与功法的区别,还与体质大有关系。所谓天资,便是聪慧与体质的总称。眉儿便觉得世间人的百脉千穴万经虽然绝大部分相同,但肯定有极微小的一部分不相同的。“

  萧眉织说着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而且随着修行境界的变化,百脉千穴万经都会跟着变化。眉儿觉得画中女子的经脉之图似乎是修炼之后形成的,极有可能是这幅图画成时,正好画出了她所修行时的脉穴之位。”

  萧眉织说道这里,李道玄已是惊悚起来,他还未说话,就听到虚空中一个幽幽的声音缓缓道:“三生一相,忘川归途,黄泉宗的《三生图》分为上下两幅,上幅为《上食埃土》下幅为《下饮黄泉》。这一幅便是下饮黄泉了,这位姑娘说的不错,正是黄泉之女修行后的经脉之图!”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