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敦煌城北接塞山大沙海,南接鸣沙月牙泉,东有三危山耸立,西面便是河西第一湖罗布泊。整个敦煌城落在一个小盆地中。南北流向的党河与东西而来的疏勒河共同滋润了这座河西走廊的古城。它也是大唐通往西域南北商道的必经之地。

  汉时敦煌就设沙州,沙州敦煌向北出‘玉门关’便是西域北部商道,向南出‘阳关’便是西域南部商道。这等冲要之地,一直是安西都护府的控弦之地。这也是为何安西大都护乔师望会安排密探在此的原因。

  而多年控制沙州的当地第一豪强,便是敦煌张氏了。其祖上乃是南北朝混乱时代的北凉王朝的缔结者。李道玄背着萧眉织走到敦煌古城的东门时,几乎不用抬头就能看到这骆驼形状的大门之上悬挂的白色旗帜。

  西方利金,五行中金为白色,这白色旗帜上却写着:西汉白衣张!

  这个西汉的意思可不是汉朝,而是‘西方的汉族’之意。至于张家号称白衣张,那自然是由于西方五行属金的意思了。

  不同于中土城市,敦煌古城的城防十分松垮,也许也是因为昨日的沙虫之灾,今日自东入城的商队少之又少,赶着骆驼的商队到大多是从西边向东而来。

  在李道玄眼里,这敦煌城实在是太小了。还未走到东门时,就能看到整个土坯打造的城墙。长不足四百丈,宽不足两百,也就是长安洛阳的一个坊间大小。

  他自东而来,便觉得那城东的三危山也是小巧玲珑,竟然不如长安皇城的土山高大。此城虽然小,但在河西之地来说确实繁荣,不光是绵延四周的绿洲,便是城内也有中土气象。李道玄自东骆驼门进入后,入眼的便是敦煌城五大街道之一的高昌街。

  街竟宽四丈,两旁皆是佛庙,酒楼,客栈,住宅,甚有几家商号和当铺以及一个小小的镖局。大唐的镖局其实声名极差,大部分的镖局都是游侠儿混迹之地,有些镖局不但充当打手,保镖的角色,还会扮做强盗,劫掠商旅。

  李道玄沉吟一下,自己既然打算冒充月泉观弟子,那就需要高调一点。这镖局看起来不小,不若进去闹上一闹,也算给这敦煌小城的各方势力打个招呼。

  他当然不知道,此刻长安派出了两队追杀者,更不知道大唐想要拿他脑袋领赏的修士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只拿定了这个闹事的主意,李道玄便背着萧眉织一路走向了镖局。

  敦煌城最多的还是佛庙,这走向镖局的一路就走过了四五座佛庙,偶尔一瞥之下,便是供得佛也是乱七八糟,不知所谓。甚至有一家酒楼也供拜着佛像。

  萧眉织似是觉得很有趣,轻轻拉了他一下,李道玄转头看到那酒楼土柱上画着一朵曼陀罗花,佛像就雕刻在石柱子上,却是一位双手交叉成圣火状的和尚。他也不禁笑了,这酒楼看来是西域夜殇曼罗商会的产业,但却供奉着大明神尊。

  不管怎么说,这敦煌的佛庙也太乱了,不愧是西域诸佛堆积的地方儿。李道玄走过了酒楼,前方便是挂着‘沙海行舟,镖走西东’的‘戈行镖行’了。

  他背着萧眉织还未走到戈行镖行门前,就看到一队白衣人大步而来。这群披着白衣的家伙横行而来,人人杀气腾腾,一股修士独有的气息扑面而来。李道玄立刻停住脚步。只见这群白衣人走到镖局门前立刻站成一排,当头一人挥手一指,数道拳影飞击而出,嘭的一声尘土飞扬,这镖行的土门轰然倒塌。

  领头白衣人看起来极为年轻,扬着脖子大笑一声:“逻些来的魔道就藏在这里,大家伙儿待会可不要怜香惜玉了,都给我带走。”背后之人轰然应诺,掌拳之影挥舞而出,不多时就将整个镖行大门拆了个干净,露出了镖行内部光秃秃的后墙山。

  这条高昌街上的建筑都是靠着一片土山而建,镖局门碎屋塌后,一条纤细的人影跳了出来这,这是一个红发胡女,一跳出来就高声道:“你们这群张家的豺狼,吃到我阿尔古丽头上了!”

  伴随着这句话,那女子手中舞出了一道霞光,这七彩霞光笼罩前方人群,霞光之中叮当作响,却是三只小剑来回飞舞。

  白衣人群各自凝立护身之盾,看着红发女子却都是嬉笑起来,一个四十岁的汉人模样修士吹了一声口哨:“阿尔古丽,咱们这次也不是来拼命的,好好一个娘们,却偏偏勾结魔道,实在是可惜了。”

  霞光之中的三支小剑飞舞时,带起了一抹儿彩霞之光,但在白衣人群凝起的灵盾前却是无功而返。领头的年轻人面带冷笑,手掌斜伸开来,五指一捏之间,一道肉眼可见的爪影飞舞出去,咔嚓三声将霞光中的三柄小剑捏成了六瓣。

  白衣年轻人捏碎小剑之后再次冷笑一声,双手扬起,便见无数爪影飞蛇而出,在半空就如无数飞舞的秃鹰一般,围着那红发女子尖锐鸣叫起来。

  衣衫破碎间,这红发女子全身只剩下了几块碎布,明艳阳光下裸露出的肌肤白的有些耀眼,看起来极为艳丽。

  但又是三道爪影飞舞而出,阿尔古丽明显修为很弱,法宝又被破了,双手护住身上的碎衣,在咒骂中狼狈闪躲起来。

  李道玄背上的萧眉织急声道:“公子,你怎么还快出手相救?”萧眉织似是觉得这群男人一起欺负一个女子,十分可耻。但李道玄却不知道来龙去脉,不愿轻易出手。

  他正在迟疑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孩童呼唤之声,只见阿尔古丽身后破碎的土墙后,一群七八岁的孩子正尖声惊叫着扑向红发女子。

  门前的白衣人等都是哈哈大笑起来,各自举起手掌,又是数十道拳影击打而出,拳影带着如山压力,竟然笼向了这群孩子的要害之处。

  李道玄不禁大怒,左手瞬间捏出了玄蕴印,土元玉符飞舞而出,一道浑圆的土元光罩便罩住了阿尔古丽和那群孩子。白衣人群的拳影,爪影击到了光罩上发出的嗤嗤的声音,却被全部挡了下来。

  李道玄所在的位置距离镖局不远,出手又带着如此浑厚的灵力,那群白衣人都是怪叫一声,立刻转身望着他,那领头的白衣人二话不说,双手再次扬起数十道爪影飞舞而来。

  金色的爪影带着丝丝佛力,在半空虚抓而来的时候,尖锐的佛灵在爪前带出了几道圆弧,那时撕碎空气的原因。

  李道玄玄蕴印立刻转斗字落幡印,身上水火两道玉符一左一右飞舞而出,在清微指印下,水符带出了数十道冰箭,笼罩了那白衣人的全身上下。而火符吐出数条火龙自白衣人脚下烧了上去。

  那年轻的白衣人怪叫一声,身子向后一退,高喝道:“道门的杂种,大伙儿一起上。”

  白龙冰箭与火龙吐息之下,这群白衣人都是脸色凝重起来,各自站好位置,有的举拳,有的踢腿,更有一个粗壮的大汉挺身而出,运转出了一道金光之影。

  于是这些拳影腿影再加上金光身影,竟然在半空组成了一个完整的佛陀金身。白衣人群各自运转这金身的一部分,这佛陀金身双手合十,首先挡住了冰箭,继而一跺脚,震碎了火焰之龙。

  水火玉符缓缓飞回,李道玄微微一笑,看来这群人都是在地象境修为上下,但组成的这个阵法却是有些厉害。

  但也不过是厉害一点儿而已,李道玄继续维持着前方的土元光罩,祭出了五玉符中杀伤力最大的金符。

  他双手结出临兵斗者四字真言印记,催动金行玉符之下,半空便响起了如暴雨般的淅沥之声。那是金光利刃之雨,无数飞舞的金光之刃组成了暴风雨一般的凌厉攻势。而且这金光之刃的速度更是比刚才的冰箭火龙快了不止一倍。

  对面的白衣人群再次联合起来,凝聚出了佛陀之身,但这次佛陀之影的双掌还未合起,就被李道玄的金光小刃击穿了。穿过佛身的金刃毫不客气的掠过了所有白衣修士。

  声声惨叫不停,暴风金雨过后,地上再无一个可以站着的白衣人。

  李道玄拍拍手还未说话,被击穿双腿的年轻人嘶吼道:“你这道门的崽子,竟然与魔道勾结,敢不敢留下名来?”

  这一场对战似乎已惊动了敦煌城的许多人,李道玄望着年轻白衣人缓缓道:“在下月泉观的布小生,回去后可以告诉你们主子,尽管放马过来。”

  俱被击穿双腿的白衣人狼狈的爬走了,那是真的爬着走,因为李道玄刚才的金符之力都带着玄空境的灵力,这一下这群人是别想再治好双腿了。

  本来是想去镖局挑场子,但目前的结果也不错,相信不用多久,月泉观的布小生这个名字就将传遍敦煌城。

  白衣人走了,李道玄便转身想找个客栈住下,却听到背后有人问道:“那汉人道士,你可愿做咱们戈行镖局的护院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