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舌尖含着玉精,一念之间便可吞下去,手中掌握的五团光球安静下来。开放的灵花也在这一瞬间静止了。

  玉精之髓,虽然不知道吞下去有什么用,但毕竟是天级宝物啊。李道玄心中天人交战,一时之间竟也呆住了。

  便在此时,萧眉织指尖弹出一根发丝,轻轻点在了他的眉间。一股清凉之意贯彻脑海,他惊醒过来,一口喷出了玉精。如黄豆般大小的玉精似小了一点点,再次落到了灵花之上。

  五朵花瓣慢慢卷曲起来,萧眉织松了一口气:“公子,刚才你的样子好可怕,就像走火入魔一般。”原来萧眉织是看到李道玄脸色发红,双眸涣散这才出针点了他眉心大穴。

  李道玄暗叫一声惭愧,刚才差点就将这玉精之髓吃了下去。书中记载,这玉精之髓一旦消失,方圆万里之内将再无玉石生成。自己一念之差,差点就毁了西域大地全部的玉石。没有了玉石,自西域到昆仑,不知有多少靠采玉存活的凡人会受到影响,再想想千百年后的子孙,当真是一头冷汗。

  李道玄摇了摇头,对萧眉织真诚说道:“眉儿,若不是你,我今日恐怕就要成为千古罪人了。”他将玉精之髓的重要处说了一遍,又说起自己刚才的念头。萧眉织沉吟道:“公子你这一份心思是不错的,但若是别的修士找来呢?他们遇到这等宝物,可不会如你一般,恐怕直接就吞食了。”

  人心难测啊,李道玄也是同意萧眉织的想法,他放开了手中的五德之灵,沉吟道:“咱们得将玉精藏起来。”

  两人正说到此处,就觉得头顶一阵晃动,巨石内部之顶破开了一个大洞,一条模糊的黑影闪动间就自上钻了下来。

  这是一只奇怪的兽类,尖尖的脑袋,周身遍布鳞甲,伸出一条细长的舌头一卷,一块石头应声而碎。

  穿山甲!这兽类李道玄是认得的,但这种兽类极少在西域附近出现。破开巨石的穿山甲缩回了身子,消失在两人头顶,却有一个粗重的声音传来:“胡老大这宝贝儿果然好使,大家伙儿不要争,咱们说好的,修为高者得玉精之宝。”

  粗重的声音刚刚说完,头顶巨石上似乎落下了几条人影,却有一个尖锐的声音冷冷道:“没有我的穿山甲,你们谁敢下来?玉精最少分我一半。”听起来这便是那穿山甲的主人胡老大了。

  一阵胡语紧接着喊了起来,这话声听起来极似西域梵语,喊了许久之后才转作生硬的中原话:“玉精是我西夜大王的,你们中原人都滚开!”

  只听嘭的一声巨响,继而一声惨叫,一个冷冰冰的声音淡淡说道:“西夜大王,哼,米粒之地,也在这里胡说八道。”

  落在巨石顶部的几人便都客气起来:“自然是布神仙先到先得了。”

  巨石里的李道玄和萧眉织对视一眼,心道这些人是如何得知的,又如何来的这么快,他们俩都不知道那玉精之气已惊动了四周所有的修士,这些人不过是因为距离近,这才来得早。

  不知道上方来人修为如何,李道玄不敢大意,对萧眉织做个手势,小心的捧起了灵花,悬浮而下,落到了地面上。五德之灵跟在了他身旁,晃动不停,就像失去了母亲的狗儿一般。

  巨石内部极为宽敞,占据了整个巨石底部的空间,细密光滑的地面隐隐透出一股热气,只因这地下便是岩浆之河了。

  灵花所在之地的上方,那穿山甲再次探入脑袋,缩回去发出一声叫声。顿时传来胡老大愤怒的声音:“布神仙,这下面有人,玉精被人拿走了。”

  一道白光闪烁,巨石顶部的破洞飞来一方玉印。那翻滚的方形玉印上闪动着繁密的符语,就如一块从天而将的巨石砸了下来。

  哐当一声,上空坚硬的玉块都被方印击出了一个大坑,四条人影缓缓落了下来。低头就发现了李道玄和萧眉织。

  当先一人跳了下来,却是一个抱着穿山甲的中年汉子。

  中年汉子刚落下来,三条人影也随之闪现。落在侧面的是一个穿着白色道袍的年轻道士,他身后跟着的却是两名胡人。

  抱着穿山甲的中年汉子恶狠狠瞪着李道玄,转目看到了他手中的灵花,又现出了贪婪之色,但他刚要开口说话,李道玄却带着惊喜的声音喊了起来:“胡大哥,你可来了,小弟奉你之命,终于抢到了这玉精。”

  李道玄夸张的说着,却似扑上去般闪到了胡老大身前,手指带着一团灵力点在了胡老大抱着的穿山甲上,五行灵力就如一条带子般将胡老大和穿山甲牢牢锁住。

  李道玄不待他说话,五行灵力中又分出几条细线般的灵力,分别带着金木水火土之灵,锁住了胡老大的五感。

  这胡老大修为不过地象初级,被李道玄两招之下就失去了五感,李道玄却趁机在他胸前按了一下,然后以更为夸张的口气大叫道:“好……你竟然,如此狠毒……”他喊着,身子踉跄向后,胡乱摆动的双手间空无一物,终是推到了萧眉织身旁。

  李道玄的动作很快,一句话的功夫就成功栽赃给了胡老大,在白衣道士眼中看来,胡老大分明是和李道玄串通好的,而此时胡老大却临时杀人夺宝了。

  “疾!”那白衣道士眼角抽动,也不问分明,手指一点胡老大,念出一声咒语。半空中的玉印猛然飞起,在空中一化为二,二化为四,最后变作三十六块方印,呼的一声击到了胡老大身上。

  胡老大五感已被李道玄锁住,身受如此打击,顿时骨碎血喷,三魂七魄却被那玉印吸收而去,瞬间就被了解,

  年轻的白衣道士极为傲气的弹弹袖子,对李道玄方向怒了怒嘴:“一并都杀了。”说完闪现到了死去的胡老大身前,伸手拨开那不知死活的穿山甲,在胡老大的身上摸了起来。

  李道玄一言不发,却是皱起了眉头,这白衣道士看起来似是仙流修士,为何如此狠毒。此时狞笑而来的两名胡人却都看向了萧眉织,那眼神中露出的浓浓猥琐之意。

  李道玄暗叹一声,看这两人杀人灭口的动作如此熟练,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人。他踉跄着身子挡在萧眉织面前,左手玄蕴印,右手落幡印齐齐凝聚而起。

  两名胡人高鼻深目,在李道玄看起来都是一个模样,此时都是狞笑着抽出弯刀,无声无息的划过了两道月牙般的刀气,斩向了李道玄的双臂。

  玄蕴印自李道玄左手送出,两道刀气被天师咒印阻拦反弹,嗖的两声倒飞向了胡人,最左边的胡人闪躲的快些,右边那位却被一刀切开脖子,一刀斩中了胸腹,鲜血喷出,溅满了左边胡人一脸。

  李道玄微微一愣,没想到这两人如此草包,右手的落幡印就收了起来,只一跺脚,五行灵力如长蛇一般游了过去,缠住那死去胡人手中的长刀,自侧面将已吓傻的另外一人穿身而过。

  因为这两名胡人一看就不是好人,李道玄下手就略重了一些。那白衣道士此时已翻了一遍胡老大,却什么都没有找到,回头看到手下惨死,顿时明白上当了。

  他一言不发,左手驱动手印,半空的玉印飞舞而来。

  不用真言咒语,只以手印驱动,此人看来也是玄空境的修为了。但李道玄却镇定自若,左手食指压在拇指上,默念一个‘临’字,浮游九字真言印发动之下,那半空的玉印硬生生的被挡在了前面。

  李道玄运转临字枯木印,口中却问道:“阁下功法看来是浮游观一脉,但杀人出手未免狠毒了些,不像道门之人。”

  白衣道士年轻的脸上闪过一阵惊疑,但口气却依旧凌厉:“吾乃鸣沙山月泉观少主,你这修士不要说我,自己出手还不是如此毒辣,我看你这贼子不但狠毒而且诡计多端,不像个好人。”

  李道玄冷笑一声,不再跟他废话,左手五指变幻不停,自枯木印开始,九字真言印来回变动。一连变化二十七道指印,那半空的玉印来回翻滚,却慢慢返向了白衣道士。

  若论修为,两人都在玄空境上下,但若论道心和功法,李道玄就强他太多了。但最让白衣道士惊悚的却是李道玄变化的指印。

  他出身的月泉观确是浮游道门在西域的外支,但多年前就和中原切断了联系,月泉观门下的咒语手印共有七种,变化到极限也不过二十八套指印。而面前这小子,竟然一口气就变化出了二十七种,当真是吓死人。

  李道玄变幻指印倒也不是为了炫计或是为了威慑他,他是在变化中寻找控制半空玉印的最佳指印法。

  要知道此时他的青莲剑匣已不能用了,天师咒法还未学成,除了一身灵力,李道玄在战斗中缺少的是对战功法。

  幸好这白衣道士所修习的指印出自浮游一脉,而且看起来是残破的功法,李道玄只要寻找到能控制半空玉印的咒法,便能驱使半空的法宝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