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变异的沙虫在萧眉织手指间的石头上钻来钻去,李道玄抬头看了一眼,就发现女孩手中的石头已是千疮百孔。萧眉织微微一捏,坚硬的石头就散成了沙子。白白胖胖变作米粒大小的沙虫落到了萧眉织娇嫩的手掌心里,李道玄下意识的惊呼了一声。

  “没事的,这虫子体内被我植入了公子的土行灵力,不会伤害我的。”萧眉织淡淡说道.

  植入灵力!李道玄想到这沙虫刚捉来的时候,不过是细沙粒大小,萧眉织却是如何植入的。还有那五行灵力又是个怎么植入法。他正想到此处,萧眉织伸手到发髻边,捏下了一根发丝,猛然间一团乌光闪烁,李道玄只看到那细长的发丝在沙虫身上瞬间就刺入了千百下。

  当真是神乎其技,要知道萧眉织几乎没有修为,这一手玄女针法不但施展力道要恰到好处,最为难得的还是那份眼力。

  萧眉织再用玄女针法试探了下,终于肯定了心中的想法,抬头说道:“公子,看来这沙虫真的是自北落荒原来的,我已查探到虫子体内的变异力量。”

  对于这种变异力量,李道玄却隐隐约约明白一点。早在洛阳云深谷初遇萧眉织时,她就曾说过圣地最强大的武器,那种水晶球上散发出来的就是可以导致变异的力量。

  但萧眉织下面的话却让他有些震惊了:“公子啊,其实昔年北落荒原并不是荒原,却是一片大草原,秦灭六国时,圣地仙流以水晶球那种强大的力量毁灭了草原,才有了那片荒原。说起来,如今荒原这些变异的怪物,根源还在圣地当年的所为。”

  李道玄想到云深谷秦始皇陵墓的一幕情景,点头道:“如此说来,不论那圣地还是冥神,其实都是一伙的。”他抬头看看天色已晚,便说道:“这虫子还是毁了吧,留着无益,咱们也该出发了。”

  萧眉织嗯了一声,却没有说话,手掌中的沙虫爬来爬去,就像一只迷路的蚂蚁。李道玄忍不住伸手捏住了沙虫,正要运转灵力毁了它,手指间却传来奇异的变化。

  这被植入了土行灵力的沙虫竟然在吸收周边的灵力。李道玄简直不敢相信,立刻盘腿坐下来,开动元婴神识,仔细观察起这小虫子来。

  进入玄空境后,体内的地象八丹便凝成了元婴。在李道玄心目中,自己体内新生的这个元婴,最大的用处却是其强大的神识观察力。

  果然,在元婴双眸看去,这沙虫体内的变化尽入眼中。李道玄看到了一团火元灵力凝聚在沙虫腹内一点,而这虫子的火元灵力正在和另外一团土元灵力相生相合。

  他忽然明白过来,五行之中,不正是火生金么。原来这沙虫不知为何竟然在以体内火元灵力生出土元,继而火土继续相生。它,它竟然是在修行。而且修行的法子与李道玄的一般无二,靠的是五行相生之力。

  李道玄猛然睁开眼睛,看着萧眉织急声道:“眉织,你那玄女针法每次都能成功么?”他说着已是有些惊心了:“若是如此,你岂不是可以将所有沙虫都化作这等怪物。”

  萧眉织脸色也是有些变了,但她很快舒了一口气:“公子这点可以放心,玄女针法便是我爷爷,也不可能多次施展,再说这虫子能够成功植入土灵之力,却也有几分运气。公子担心的事,应该不会发生的。”

  李道玄却没有她这么轻松,他忽然有些明白,为何那冥神也好,圣女也好,对萧眉织是如此重视了。这女孩不但来历神秘,而且似乎藏了不少秘密在身上。

  相对无言间,戈壁的月亮却爬了出来,八月白日间热气腾腾,到了这个时候便有些寒冷了。但见一弯圆月孤伶伶的挂在清冷的夜空,还带着一抹儿微红的颜色。地洞之上的戈壁,无风无尘,一眼望去荒凉而又广阔。

  李道玄解开外面的胡袍盖在了萧眉织身上,决定在这地洞里休息一晚,明日一早就去敦煌。萧眉织将那沙虫讨要过来,在月色下想着事情。李道玄却立刻沉浸到了修行中。

  体内丹海一刻不停的五行相生还在继续,但玄空境下生出的灵力却有些不够用了。河洛图书一般的五行之上,便是那诞生不久的元婴。元婴腹部似还生出了一条脐带,连接在丹海之中旋转的阴阳鱼上,体内产出的大部分灵力都供应给了元婴。

  李道玄如今动用五行灵力时,却是靠着这元婴送出。他默默想着道心与境界的关系,再沉浸在方圆之道中,入定起来。

  不知不觉,李道玄体内的元婴忽然睁开了眼睛。这还是第一次元婴自己睁开眼睛,入定中的李道玄立刻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喜悦之情,丹海的元婴竟似也笑了起来。

  这股强大的喜悦之情发自元婴,也感染到了李道玄,他在入定中朗声大笑起来。也不知笑了多久,神识中的元婴再次闭上了眼睛,但可以感受到的,是它已成长了几分。

  丹海五行阴阳鱼旋转速度猛然加快了不知多少倍,五行相生相合的速度也加快了许多。那小小的元婴脐带猛然断裂,无数奔涌的灵力扩展了肉身的每一处细节,皮毛血肉筋骨似乎都被灵力滋润起来。

  李道玄睁开眼睛,但觉四周明亮通透,戈壁的月光在他眼中都化作了无数清凉的灵力,月之灵化作五行阴力,注入到丹海,周身千百窍张开合上,他身子自动悬浮起来,耳边的威风仿佛也有了灵性,吹到他身边时缓缓停住。

  李道玄沐浴在清风明月之中,手指一点大地,一道涟漪蔓延开去,就听到哎哟一声,一个隐藏在碎石之下的人影被弹到了半空之中,却翻了一个身落到地上。

  这看起来更像是个探子的人影一落到地上就拼命的倒窜而起,展开的手臂与腰腹之间出现了一道如蝉翼般的薄膜,唰的一声就借微风而去。

  李道玄刚刚领悟了玄空七妙第一妙,算是正式踏入了玄空境中,他还在体会境界与道心同时提升的美妙之处,没有立刻追击而去。

  那人影化作了一个黑点,奔向了敦煌城的方向。李道玄玄空在天地之间,每吸一口气都似带着无限生机,心中欢喜之情一直蔓延。他伸手推了推萧眉织,低声道:“眉儿,咱们得快走,行迹暴露了……”

  萧眉织惺忪着红肿的眼睛,看来是没睡好,见天色还未大亮,寒月依稀之间东方一抹儿白色。她翻了一个身,嘟囔几句,身子猛然僵住了。

  李道玄急忙问道:“怎么了?”

  萧眉织伸手在地洞中摸来摸去,口中却着急道:“虫儿,虫儿不见了。”

  李道玄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见就不见了吧,那虫子得了我的灵力,看起来也不会为害了,咱们不管它。”

  萧眉织摇摇头,却是一脸焦急,正在此时,这临时挖掘的地洞伸出发出喀嚓一声闷响,一道狭长的裂缝出现在两人脚下。

  这裂缝开始只有一条线粗细,几息间就如河蚌张开口一般分裂到一掌宽了。李道玄抓起萧眉织,自然的悬浮在半空,两人这时再低头看去,就见深沉不知幽深到何处的裂缝里发出了微弱的五彩之光。

  萧眉织低呼一声:“公子,这是什么东西。”

  李道玄俯身看着,心头灵光一闪,不能置信道:“难道咱们的运气这般好,在这里挖个地洞都能遇到宝物。”

  萧眉织对宝物没有想法,只关心自己好不容易养育而成的变异沙虫,登时便扯着李道玄的袖子让他带自己下去。

  这时候的萧眉织,才有了几分孩子气。李道玄在云州时多年挖宝寻材养成的积习也发作了,算了一下,那逃去的探子恐怕早已到了敦煌,既然如此,不如干脆下去看看。

  裂缝长三丈有余,已裂开有七尺宽了,李道玄抱着萧眉织,悬浮而下。七尺宽的裂缝之下,那五彩之光不断闪现,却是越来越明亮。

  待向下深入了百丈距离后,裂缝渐渐狭窄起来。等到再下沉不知多久,五彩之光已包裹了两人的身子,李道玄双脚一沉,也踩到了一处尖锐的石头上。

  他心中一动,五指运转净心印,一言净心咒吟了出来。浮游观之咒此时施展出来,不但挥洒如意,而且多了几分清逸气息。

  净心咒下,四周五彩之光慢慢柔和下来,李道玄和萧眉织也看清了脚下情势,他们所站的位置,却是一块巨大的石头,但再仔细一看,这块石头呈锥形,更似一座山峰一般。

  萧眉织在他怀中伸手摸了一下,在这山峰一般的石头上摸到一块碧色松脂。借着五彩之光一看,那松脂晶莹剔透,里面竟然还裹着一只雪白蜜蜂。

  萧眉织看了一眼就惊呼道:“公子,这是逐雪蜂,这,这可奇怪了,这种雪蜂书上说只在昆仑山才有的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