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456章 相别雁门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眉间寺化为灰烬的一刻,洛青璇收起了手中的剑。西王圣地四大红甲神使已在这女子水银泻地般的剑光中苦苦支撑了两个时辰。红甲神使身后就是二十八名绿甲神使。虽然面前的女子收剑而立,但这些神使却没有一个敢踏前一步。

  仙榜第一人,黄仙境高手的手段他们是领教了。能够坚持这么长时间,这些神使靠的还是圣地神甲的力量,饶是如此,三十多名神使的神甲上斑斑点点,那顶在最前方的红甲神使更是全身冒着青烟,这是昆仑心剑千万次击中甲胄后的结果。

  眉间寺的白光闪动时,双方就停了手。如今爆裂的力量挥洒,圣地神使与洛青璇一方很有默契的交错而过。

  洛青璇独臂支撑着长剑,疤痕遍布的脸上也是带上了疲态。她身后的侯君集默默看着神使奔向了眉间寺方向,却是上前一步,极为恭敬的对洛青璇说道:“洛仙子,下一步该如何,白鹿洞想听听您的意见。”

  洛青璇如此修为下,就连侯君集对她的称呼都悄然变成了洛仙子。但洛青璇却是一言不发,良久才缓缓道:“我要回汉郡,白鹿洞要如何,我是不知道的。”

  侯君集微笑起来,却低声道:“洛仙子,薇儿公主此时也在汉郡,那五百仙流童子中也有一百白鹿洞的童生,不管仙子下一步如何行动,白鹿洞都已是站到了您这一边。”

  李薇儿是隐儒会现任首领这件事,洛青璇虽然不知道,但侯君集却也只认为李薇儿是隐儒会的一名小卒。

  洛青璇依着长剑,手指摸了摸怀中承玄皇帝的圣旨。转身望着侯君集:“侯先生若是执意再回长安,恐怕此身难保。听青璇一言,大人还是辞官回白鹿洞读书吧。”

  侯君集虽然口中说听洛青璇意见,其实心中早已下定决心,他只笑了笑:“不管是太子还是圣女,总不能不给儒宗三分面子。吾等儒士乃是大唐之本,也是天下之本。圣女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洛青璇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没有再劝,她转头看着眉间寺方向还未消散的烟尘,轻声说了一句:“长安的晋王马上就不是太子了!”

  侯君集一愣,却不知她什么意思,洛青璇叹了一口气:“今日长安的晋王,就是明日的大唐国君了。”

  侯君集身子一颤,情不自禁看了一眼眉间寺方向,再转头时已不见了洛青璇的身影。只见东方白光一点,如星影月行,消失不见……

  眉间寺烟尘飞舞中,无声无息聚集而来的神使们缓缓跪下。烟尘之中缓步走来了一名红衣女子。大红的衣衫飞舞,黑色的眸子带着无情之意。在三颗水晶球暴虐的力量中,圣女武媚娘不但毫发无损,而身上的衣衫都变了颜色。就如那幻境中的心魔一般。

  暴虐能量的中心,承玄皇帝等人都已失去了踪迹。无为小队默默跟在武媚娘的身后。圣女低头看了一眼神使们,手指北方缓缓说道:“杀无赦!”

  三十多名神使闻声而动,化作三十道人影扑向了洛阳北城大道。

  高力士踏着烟尘缓缓走来,圣女眼望西北,对他招了招手。

  高力士急忙快行几步,待走到圣女面前时,却看到这位殿下随手指了指身后的地面,指着那堆满灰尘的大地说道:“你去抓一把土,送回长安吧。”

  高力士望着那大地上的尘土,猛然间明白过来,他小步走了过去,自怀中摸出了一块干净的黄布,微一沉吟,便捧起了一团灰白色的尘土。

  用黄稠布包住的这团尘土,被高力士小心的抱在怀中。圣女那无情的眸子里却露出一丝嘲讽之情,她轻声说了一句:“千古帝王,最后还不是化作了这一把尘土.”

  这么一句话,却让高力士手中的黄绸布沉重了许多。

  洛阳北城大道两侧隐匿的玄甲精骑现出了身影,这是两队眉间寺之战一开始就被承玄皇帝安排在这里的骑兵。

  高力士曾经以为这些骑兵是承玄皇帝给自己留的一条后路,但他猜错了,承玄皇帝从发动攻击的那一刻就没给自己留后路。这条路,却是留给李道玄的。

  杨怀素旧府,君子堂中窜出了两道人影。莺歌脸色苍白,匆匆拉着李道玄走出了秘道,按照当日秦国公曾说起过的路线,她带着李道玄冲到了北城大道上。

  眉间寺一战死去了太多人,李道玄心中却并无多么伤感,就算在最后一刻选择了萧眉织,而眼睁睁看着燕语死去,他都不再像往日般自责与愤怒。

  幻境中历经百世的轮回,冥界再生为人的两次破灭,对于如今的李道玄的心态来说,世事本就无情,自己要做的只有一条,那便是活下去。

  默默奔走的莺歌的背影看起来有几分萧索,带着李道玄冲到北门大道上时,那大道两侧的玄甲骑士已踏马为他们护卫出了一条通往洛阳北门的安全通道。

  李道玄抱着昏迷的萧眉织,闷声走在莺歌身后。还未走出洛阳北门,背后就传来一声爆响,继而是第二声,第三声……

  追来北城的圣地神使遇到的是玄甲精骑中实力最弱的两队,也是装备最差的两队。但这却是悍不畏死的两队死士。

  元灵自爆法是哪位修士最先创出来的功法已无人知晓,大概就是在千百年的仙魔大战中,为了对抗魔道的解体大法,仙流秘密流传的一招自爆术。那是以微小的灵力冲击血脉,利用肉身体内强大的压力释放出来的力量。

  元灵自爆法到了大唐年间,已被暗中完善到极为精妙的地步,甚至出现了元灵自爆丹这种东西。当然不同修为的修士使用起来,效果也是不一样。

  残存在北城大道上的玄甲精骑几乎没有修为,身为凡人体的他们只能依靠身上的元灵自爆丹来阻拦神使们。

  如果只是元灵自爆丹,这些追击而来的神使只要御空高飞便可轻松越过。但神使们十分严密的执行了圣女的命令,杀无赦,这就耽误了一点时间。更可怕的却是这些自爆而沉声的血肉中,还带着星宿海独传的灵毒。

  站在北城大道边缘的常随心头已颤栗起来,他鬼使神差的来到此处,目睹李道玄和莺歌奔驰而过,却没有动手阻拦,再看到如今的惨烈情景,对那位已然逝去的承玄皇帝更是产生了一种畏惧感。

  这是怎样一个男人,才能带出这样的死士,相比之下,就连暮雨阁闻名天下的死士,在他们面前也如孩童一般。

  常随默默退走了,他没有回到高力士所在的方向,眉间寺中此时站着的武媚娘也不再是昔日的武媚娘。常随身影流转,向着西方而去……

  洛阳北城大道上的两队玄甲精骑为李道玄争取了半柱香时间,就是这短短的时间,却让他有了机会。抱着萧眉织的李道玄运转灵力飞奔到了孟津县时,便已能看到滚滚黄河之水。

  自古奔流不息的黄河浊浪滔天,过了孟津,踏入黄河岸边,远观古河黄浪,却见一只木船拨浪而来。

  双目缠着一条红带,竖着耳朵的萧狄在船上撑起了一支竹苇。李道玄抱着萧眉织与莺歌踏上木船时,萧狄才出了一口气,他轻声问道:“陛下如何了?”

  李道玄沉默不语,猛然间想起,自从得知自己的身世以来,却从未与那个被称为父亲的男人面对面说过话儿。

  黄浪滔天间,李道玄心中不知是悲还是喜,萧狄手指一颤,撑着竹苇跪了下去,他颤抖着对着洛阳城跪拜三下,这才撑动了木船。

  黄河之水奔腾不息,木船却稳如磐石,萧狄沉默半晌,缓缓对李道玄说道:“道玄啊,过了黄河,北去雁门关,那是你唯一出路。你已是中土修士追杀的对象。魔头这个罪名看来是难以洗清。”

  萧狄没有说出了雁门关该如何,但李道玄也清楚,西域商道诸国直到北落荒原,无论逻些还是冥神,也都不会放过自己。但相对来说,中土的形势却更对自己不利。

  踏上对岸时,萧狄咳嗽了一声,双目皆盲的他对李道玄再一拱手:“你去吧,若是依老夫的意思,陛下对你的期望太高,也太大了些,你便寻一处静地独守,也不要再回中土了。”

  李道玄嘴唇颤抖了一下,却终于说道:“他,他要我做什么,却都没有告诉我。我要去寻那魔神,入冥界救出几位朋友。至于中土,那一定是要回来的。”

  李道玄说着一手抱住萧眉织,一手紧紧拉着萧狄的肩膀:“我再回中土,并不是为谁报仇,也不是为自己正名,而是要扫清这些修士,让世间恢复安宁。萧大人,这不是道玄一念之词,而是这些日子想过千百次的事情。吴王虽然不算好人,但他说的对,让这世间不安的,便是修士。”

  萧狄却并不为他的话所震动,古井无波的脸上微笑了一下,也是拍拍李道玄的肩膀:“一切随君,老夫也要回长安去的,陛下已去,我们却不能退缩。”

  李道玄听说他要回长安,忍不住想要劝阻,但萧狄摆手道:“修士界的事情自有南边的小家伙们去做,老夫回长安,却是要稳住大唐的朝局。”他说到这里苦笑一声:“不瞒你说,我已将妹妹送进了太子东宫,就是这件事,已是注定了老夫一生不安。”

  萧狄的木船消失在黄河奔浪中,一言不发的莺歌转身向北而去,李道玄默默跟着。

  三日间或步行,或急奔,终于到了代州郡治下的雁门关。这一路,莺歌没有说一句话。

  雁门关如今的守将正是被成为白虎将军的陈庆之,出了雁门关向西再过一次黄河弯道,便可以到平凉郡,平凉都护府治下,便是西域商道了。那里也是云州境内,距离李道玄的故乡乐都城也是更近了。

  但在这雁门关前,莺歌却止住了步子,转身极为郑重的对李道玄福了一礼,口中却轻声道:“莺歌在此别过公子,日后恐难再见,公子可要多多保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