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西海湖底流水渐渐平缓,深湖鱼群在李道玄身边缓缓游过,有几只还钻进了他的袍子里,但李道玄全无感觉,只因怀中女子,唇上春意已经让他有些迷失.

  他在水中看到的是一双睡着的眼睛,颤巍的睫毛引动静水之涟漪,飘散的黑发缠着游鱼之轨迹.

  莲生的双唇绵软滑腻,因为没了空气,不由自主的轻启玉齿.她的嘴唇纠缠在李道玄的舌尖上,焦急的呼唤空气.

  李道玄缓缓注入一团灵气,怀中女子颤抖的睫毛平静下来,齿间一条小舌不由自主的挑动了男人的心弦.

  李道玄忽然想起了初次见到这个道姑的时候,杏花馆里十五天的赌斗,以及在道府里的师徒斗嘴.也许自己并不是真的讨厌她,也许自己只是在内心深处讨厌她喜欢女人这个事实吧.

  在灵气的传送中,两人的舌尖渐渐纠缠在一起,但实际上是李道玄主动的索取,那沉睡的莲生娇弱无力,身子却因为水压的力量愈发挤压进李道玄的怀抱中.

  如果说一开始还是平安的接触,这一刻李道玄的情火却被燃烧起来,纵是西海清冷之水也无法阻挡他腹下欲龙的飞腾.

  他跟着阴九幽已经游了半柱香时间,这一吻却愈发缠绵.李道玄内心深处不住提醒自己,怀里的女人是自己的师父,但却带来更为刺激的背德快感.

  两人正面紧紧拥抱,沉睡的莲生修长的双腿就盘在他的腰间,青色道袍被撑开一个宽敞的空间,因为向上的水流之力,紧紧缠住了两人躯体.

  李道玄勃发的欲龙因为身子向上游动卡在了女人双腿之间,悄悄陷入到一处温热凹陷处.他已经不是懵懂少年,已感觉到那微妙的接触,正是两人最为隐秘部位的接触.

  尽管隔着莲生道袍下的内里小衣,李道玄还是感受到了一种带着吸力的柔腻触感,欲龙就像卡在了桃源深处,龙口偶尔还会顶到那桃源深处的一处圆形暗礁上.

  他勉强凝聚心神,继续给莲生渡气,心里祈祷这段水下旅程赶快结束.不由加快了游动的速度.

  这一加快却更糟了,欲龙与轻纱下的桃源不停的擦来擦去,就连怀中女子的双唇也在咬合不停,水下无声,李道玄却似乎听到了那一声声娇喘.

  就在他即将崩溃的时候,却看到了一团明光照射下来,继而身子一轻,顺着一股强大的浮力冲出了水面.

  李道玄急忙空出一只手暗暗扯动身上袍子下摆,裹好了自己的丑态,这才松开嘴巴,将莲生的身子松了松.

  女人绵绵娇软的身子向后仰去,湿润长发覆盖的嘴唇上,一道湿润粘稠的银色丝线却还连接在她和李道玄双唇之间,也不知道是谁口中留下的痕迹.

  李道玄只觉得脸上热腾腾的,心中却有一种恋恋不舍的感觉,他扶着莲生将脑袋钻入湖水中,再次让自己冷静下来.

  再抬头时却见阴九幽附身的郦水已经上了岸,褡包缠着的小白熊也浮了上来,飘到了岸边,原来刚才他情动之时,连小白熊都松开了。

  西海之上,明月当空,银光遍洒湖面,就如蓝玉镜上镀上了一层水银,在寒风中别有一番冷清模样。

  等李道玄抱着莲生爬上岸边后,暗夜碧空却有一朵轻云遮住了明月,漫天星辰偷出浮生之闲,倒影入了湖面之上,湖面银光散去,却换了一番模样,但见星辰点点,随风浮动柔浪摇动,就似李道玄现在那摇晃的心儿。

  阴九幽附身的郦水盘腿坐在岸边,双手自盖在脑后,双目在星光下反射出沉沉的两团黑气.却是沉入了修炼.

  李道玄勉强将跳动的心儿压住,将莲生放在岸边,温柔的为她拉紧青色道袍,女人湿透的衣衫勾画出的起伏曲线又让他心跳起来.

  不行啊,李道玄暗自苦恼,心想若是莲生醒来,发觉了什么,自己可怎么说呢.

  一阵咕咕声传来,却是那一直挺着大肚子的小白熊舞动四只小爪子,猛然吐出了一口湖水,这才喘着气,双爪在小肚子上挠了挠,竟然呼呼又睡了过去.

  李道玄收回心神,走到小白熊身边,将那褡包系在腰间,见它睡的安稳,忍不住伸出手指捏住了熊鼻,恨得牙痒痒,要不是为你,也不会多生出这许多事端.但只捏了捏,却不忍心真弄痛了它.

  他放松下来,便学那阴九幽盘腿坐下,趁机察看丹海异常.

  这一沉浸神识,便吓了一跳,丹海混沌一片,往日能看到的元丹不见了,只见到灰白的一团流水般的怪异力量充满了丹海,他忙用神识催动丹海,便看到那灰白之力缓缓变得轻薄,不多时慢慢消失,再次露出了五元丹和天赋血脉组成的苍狗元灵.

  他心头刚刚放松,丹海又开始变化了,那些灰白力量慢慢流入风木水火土五元丹之中,继而冲击元丹,却再次流入那些丝线般的血脉骨架中.

  丹海再次沸腾,冲动不止,李道玄双目圆睁,一股难以抑制的灵力游走全身经脉,将那各处穴位震动起来,这股气息冲出喉咙,他忽然张口大啸起来.

  这大啸之声先是低不可闻,渐渐响亮起来,最后直如大海奔腾,又似狂潮拍岸.

  啸声不绝,仿佛震动了西海,引得天地变色.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道玄止住了啸声,只觉全身充满灵力,丹海源源不断的吞吐吸收着灵力.经脉与穴位都鼓满了灵力.

  他忙将神识游走,丹海之中再也没有什么元丹和血脉,却只有一只苍狗元灵,沉睡在灵力中.而丹海中的灵力似乎永无止尽,不断的汹涌而出.

  他正在惊诧之时,便听到有人说道:“小子,恭喜你踏入地象境界了,万没想到那冥鱼之力不但没有伤害你,反而助你过了黄土九重境这一关,直接踏入了地象境界.但我看你虽然丹海元灵已成,但对那造化生灵之道却毫不了解,道法的领悟你差太多了,唉,空有一身灵力!“

  李道玄清醒过来,原来自己竟然踏入了地象境,想到那莲生都是十年之功,才踏入地象,不禁咂舌不已.

  阴九幽见他收功,忙站起了身:“小子,带上你的女人和灵兽,咱们又得逃了.“

  李道玄茫然望着他,却不知为何又要逃走.

  阴九幽附身的郦水身子闪动,却再次钻入了湖水里,不多时双手各提着一只大鱼走了上来.

  他神色焦急,将那两条鱼尾巴向下倒插在湖岸上,双手捏碎了鱼头,口中念念有声,忽然咬破中指,弹出两滴鲜血滴到鱼尸上,两股幽黑之气冒出,黑气笼罩着鱼尸上,那鱼尸膨胀变大,发出噗的一声雾气散去,竟然变成了两个人的模样.

  李道玄看得目瞪口呆,再看那两个人,依稀便是自己和郦水的模样,只是双眼无神,身子软绵绵的.

  “这两只傀儡或可抵挡一阵儿.“阴九幽叹了一口气:“六道傀尸咒,竟然被我使成了这般模样,实在惭愧.“言下之意对自己这一手道法十分不满.

  李道玄终于忍不住说道:“先生好高妙的法术啊,不过我们这是抵挡谁啊?”

  阴九幽倒头便走,顺手提起了小白熊,却只道:“快走,快走,边走边说。”

  于是两人再次踏上逃亡之路,抱着莲生的李道玄此时再运起鹤行身法,简直就如飞鹤渡水,几乎不用行走,双脚一动,便飘逸的滑行一段,那阴九幽却是脚下生出两团黑雾,快速飘行。

  “你小子冲破黄土境,踏入地象境,已经引动了这西海周边的灵力,凡是地象境以上的修行者都能感应到,不用一会儿,那些修士就会追来查看,若只是那些猪魔蛇姬来老夫或者可以挡一阵儿,但要是引来了我那玄空境的阎师侄,你我两个加起来都不够人家一根针的,还是赶快找个地方藏起来,唉,去哪里好呢。”阴九幽边走边叹气,他往日修炼畜生道时曾化作了一只野狼,却也未曾有过如此狼狈的时候。

  李道玄急忙道:“如今脱身了,我们先去西部戍边军大营,那阿幼黛云的毒计我要尽快告知药师将军。”

  阴九幽只诧异了一下他是如何得知这秘密的,但也无心深究,只冷笑一声:“那倒不急,地下暗流改道最少得到三月开春才能成功,如今你又毁了白岛,公主的伸缩符也做不成了,你还有时间,咱们得先躲起来,我传你一些道法,临时应应急。”

  李道玄却皱眉不语,这等阴谋当然是越早告诉唐军越好,正要强迫这阴九幽跟自己去戍边军,那附身在郦水身上的阴九幽又说道:“再说,你这个师父现在已经到了魂魄移身的关键时候,若再不救她,可就真的来不及了。”

  李道玄低头看看莲生,明白了他说的有理,也只得道:“那咱们到何处藏起来呢,那个阎碧落不是你什么师侄么?你不能将他退去?”

  阴九幽行走不停,发出怪异的笑声:“退去他?他老婆可是我亲手投进忘川河的,我和他可是有那杀妻之仇,哼哼,忘了,他老婆死在我手里时还怀着三月身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