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萧眉织脚下的方框已缩了一寸有余,虽然看起来还有诺大的空间。但李道玄的汗水已浸湿了地面。他苦思半个时辰,却一点办法都没有。刚才他也曾大胆的运起青莲剑匣中唯一剩下的,已扭曲起来的青莲流星剑去探测这画地为牢法。

  那仅存的小剑在碰触到方框外围时,就被一股吸力吸入进去,此时正以肉眼难以看清的速度绕着萧眉织旋转。无形中,本来还可以看到的萧眉织,此时已被飞速旋转小剑所组成的剑影笼罩起来。

  李道玄再凝聚道心,再拼命以元婴之神识查探这方框方圆之内,都是徒劳无功。

  他已当机立断,放弃了强行救出萧眉织的想法,转而思考如何教导那圣女所谓七情之法。七情六欲本是儒释道三宗都曾大书特书的概念。

  无论佛宗,道门,儒家,三宗对于七情六欲的解释都是大同小异。但在运用或者控制这七情六欲之法上,三家宗门却是分歧很大。佛家视七情六欲为苦,修行便是压制七情六欲,最终达到六根清净的最高境界。道门却认为七情六欲是红尘,是寻得逍遥之前的修行之障。只有儒家视之为人之根本,却又讲究克制之道。

  李道玄独得道门所学,对于儒家和佛宗只了解些皮毛。此时愁闷之中却听到画地为牢中的萧眉织说道:“公子,其实七情六欲在眉织所学的医道中也是有所提及的。”

  李道玄猛然一惊:“医道之中也有这七情六欲之说?”

  萧眉织嗯了一声,继续说道:“但医道所谓爱憎,惧欲,说的却是人身只五脏六腑之气所化。那喜怒哀乐对应五脏,譬如大喜,大悲,都会伤及五脏。唉,要知道这世间有多少修行之人一生所求便是摒弃七情六欲,圣女却要反过来。”

  萧眉织说到这里又缓缓道:“说起来,我所学杏林道中有一门极厉害的功法,被称为七情障法,那是专门对付修士的,七情障一经发动,便能强行放大修士的七情六欲,以之伤神。”

  李道玄听到这里却是跳了起来,他想到了杨怀素府中曾经遍布的阵法,那不就是七情障阵法么。

  这或者是一个办法,李道玄来回走动几步,立刻大声喊道:“武媚娘,出来,快些出来。”

  人影一闪,圣女出现在了李道玄身前,轻声道:“怎么,李道玄你终于想到办法了么?”

  李道玄望着圣女缓声道:“是想到一个法子,但就怕你不敢跟我一起试一试。”

  圣女武媚娘无声的看着他,却用手指点了一下正在慢慢缩小的画地为牢:“你的时间可不多了。”

  李道玄苦笑一声,凑到方框旁边:“萧妹子,你便将七情障法说给我听听。”

  萧眉织明显沉默了,在李道玄催促下才不情愿的说道:“这七情障可不是什么功法,却是一门伤神之法,公子,就算你想修习也是不可能的。”

  圣女缓缓抬手,竟然捏住那在方框外围旋转的流星剑,露出萧眉织的身影。她闭目然后睁开,低声道:“七情障法,李道玄你说的是这个么?”

  一直抬头注意着圣女动作的李道玄愣了一下:“什么样的?功法这种东西难道是能看到的……”他说到这里却止住了,自己身处之地哪还是眉间寺呵,却正是云州杏花楼中。

  欢闹的喧嚣声响了起来,一个沙哑慵懒的声音呼唤道:“莫相思,怎么还不出来?”那声音发自杏花楼大厅中,李道玄闭眼再睁开,四周狭窄,只有米浆涂满的墙壁,还有那一卷卷书。自己却在杏花楼的屋子中。

  大厅那呼唤的声音渐渐远去,那是曾经的莲生的呼唤声。李道玄双目朦胧,心中充满了温暖与喜悦之情,推门冲了出去。

  杏花楼的大厅在他眼前模糊起来,渐渐化作了北门观的模样,他入目所见的正是昆仑琼华仙子神宵符拍入莲生脑中的情景,李道玄心中一痛之时,陈玉君狰狞的面目出现,下一刻碧桃在他眼前化作了飞灰……

  悲伤,愤怒之后,北门观忽然塌陷开来,李道玄双脚沉入冰凉的水中,眼前正是洛水滔滔,阿幼黛云的美丽容颜就在眼前,紧紧抱着自己的黛云正一脸娇羞,洛水定情一刻再现眼前。

  李道玄满心爱意再次涌起,但这美好一瞬就此消失,自己却出现在了一片漆黑的未知之地,这是长安时陷入幻境时的情景,恐惧之情便在李道玄胸间徘徊。

  此时他脑海中十分清醒,心知这便是七情障法,但不知为何,当往昔场景渐渐增多,他心中的这个想法渐渐迷糊了。

  喜,怒,忧,惧,爱,憎,欲,诸般感觉纷沓而来,各种情景不停闪现,李道玄却不知丹海元婴此时也随着他一起在这七情之法中沉沦了。

  此时的场景似乎来到了一处海水中,面前五个妖娆女子正在一片闪电星空下缓缓走来,她们都是****的。这,这是在阿幼黛云魂海中那荒唐的场景。

  李道玄无意识的迎上了前面的五名容颜模糊的女子,就在此时,眼前的场景自中分开,那感觉仿佛是一幅美图自中被切开,一只小手自裂缝中伸了出来,拉住了迷茫的李道玄,嗖的一声落入了一片白茫茫的大地上。

  圣女武媚娘手掌自上而下,就如抹墙一般,封死了那裂缝中的场景。

  在这白茫茫的大地上,李道玄打了个寒颤,终于清醒过来:“这,这是什么地方?”

  圣女武媚娘转身看了一圈,轻声道:“这便是我的神识了,刚才封住的是你的神识。”

  李道玄不禁擦了一把汗,这才觉得有些后怕,刚才可差点就迷失在七情六欲中了,这七情障法果然厉害。

  就连面前这无所不能的圣女都带着一种冰冷的严肃:“众妙之法,玄而又玄。这七情障法与其他功法不同,不管你修为高低,这七情障法却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你可明白?”

  李道玄明白过来:“这是因为进入这七情障法中,便是要与自己对抗,那就是……”

  圣女轻声道:“那便是心魔了!”

  心魔这个东西,是修士修行过程中经常遇到的东西,但从未有一名修士详细描述过自己的心魔。仙流各宗经典中,也从未有详细的记载。这倒是可以理解的,谁能将自己的心魔描述出来呢,那毕竟是每个人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

  但对于修行中的心魔修士们都有两个共同的见解,第一便是这心魔极为可怕,乃是修行中最可怕的敌人。第二却是一旦战胜心魔,修为必然大进。

  圣女此时忽然伸手牵住了李道玄,看着茫然大地缓缓说道:“这不是普通的心魔,大凡修士的心魔,都不过是一个片段,咱们遇到的却是完整的心魔。那天元修士度六劫时,也要对抗六种天魔,却也没有如此完美的心魔。”

  圣女说着挥手画了一个圈子,如梦幻影身快速发动,李道玄只觉连续六道幻影浮现,两人落脚之处,却还是无尽苍茫。

  “六次如梦幻影身全力发动,正常应该穿越天地之外,达到星辰之界,如今却还是这无尽幻境,我不明白……”紧紧握着李道玄手掌的圣女竟然正在颤抖。

  李道玄这才明白,她,竟然连幻境与现实都无法界定,在这心魔幻境中还以在现实中的经验来思考问题。

  感受到圣女有些颤抖的手,李道玄却呼出了一口气,淡淡说道:“很好,现在你学会害怕了,这便是恐惧了……”

  圣女转头看了他一眼:“不,我从不会恐惧的,再强大的敌人也不会害怕。若是我真的害怕了,却是在害怕什么?”

  李道玄拉住她的手,在茫茫大地中缓缓走了几步,无尽的大地上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椭圆。两人浮空而起,看着大地上这巨大的椭圆,李道玄茫然不解,指着那巨大的椭圆问道:“这难道就是你害怕的东西。”

  圣女无声的呼出了一口气,点头道:“不错,我,我怕的正是这个东西。”她刚刚说完,那巨大椭圆忽然变作了无尽的小椭圆,继而又出现了无数如木棍一般的竖线。

  椭圆与竖线来回交织,遍布大地之上,就如无数忽然出现的符号。李道玄看到这些不停出现的符号,忽然想到了那日阿离异变时,眼中闪出的不正是这些符号么?

  圣女猛然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大地上的符号消失不见,却沿着最远处,一团五彩光影奔驰而来。

  等到这五彩光影越来越近的时候,李道玄才看清,那竟是大地上忽然绽放的无数花儿。

  鲜花绽放,如海水之潮,那白茫茫的大地顿时化作了一片花的海洋……

  洛阳北城,深夜,数千玄甲精骑分作三队,自天阙北城东边破开的三个破口,向着眉间寺所在天云坊无声前进,月黑风高,群星黯淡,正是子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