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436章 凭空妙心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宋单父和李可盈走出风尘酒楼以后,张三郎陷入了沉思中。那红拂女憋了许久,这才发作道:“你们两个给我站住!”

  已不知何时挪到了门口的高丽婢和新罗奴对望一眼,忽然各自举起了手掌,两道浑厚的圣火之光闪动。

  两奴身子悬空之下,玄空境的修为显示出来。红拂女在修为上虽然也得到遍布空中的五行之力滋润,但毕竟基础差了点,一身风尘剑法对上这两个突然发难的奴仆,竟连剑都没有出手,就被圣火远远控住。

  张三郎自沉思中惊醒过来,大吃一惊,双手一摆,身子化作了无数残影,就如摘花,又如舞蝶一般靠着无双身法,双手乱抓之下,那肆虐的圣火之灵才被控制住。

  张三郎擦了一般汗,有些恼怒道:“莺歌,燕语,你们两个如此大胆,这要是灵力外泄,必然被西王圣地看到了。你们俩是道玄的身边人,可也在贼子们的必杀名单上。”

  那扮做高丽婢的莺歌脸色一变,他身旁的新罗奴却清脆道:“呀,原来你早就认出我们了。”

  张三郎摇头苦笑:“你们两个丫头如何易容的,我和红拂以前可没有认出来,要不是刚才你们气息动乱,露出了马脚,恐怕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

  历经大变,燕语还是一副少女心怀,但莺歌却已成熟许多,她不动声色的挡在妹妹身前,柔声道:“我们姐妹只是避难,并无其他意思。”

  张三郎手指摸着酒楼木窗,点头道:“你们两个丫头倒也有几分眼力,能看出这风尘酒楼以破灵之材建造,可以阻挡修士的探测。”

  莺歌沉默了一下,这才缓声道:“不错,鳐鱼中听您说过破灵之材,那日寻来这酒楼,只因我姐妹举目无亲,实在无处可去了。”

  张三郎也是缓缓道:“这破灵之材能阻拦修士探测,一般人看不出来的,你们只听我说过,但要感受其中奥妙,恐怕还做不到吧。”

  莺歌听出了这虬髯客起了疑心,俯身道:“我姐妹得大明摩尼真传,有观天察地的异能。”她还没说完,背后的燕语快声道:“我能闻到灵力的味儿,姐姐却能尝出公子的味儿,师父说这是异能之处,姐姐那时候还说公子那里流出的东西很苦很甜,有冥界的味儿呢!”

  莺歌易容下的小脸儿飞红一片,幸好藏得深,回身狠狠打了燕语一巴掌。那燕语便不敢多说话了。

  张三郎忍住笑意,放松下来,歉意道:“刚才有所疑虑,只因救三弟这件事太大了,那是与仙流和圣地为敌。如今情势,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们。”

  莺歌低着脑袋,良久才说道:“张大哥放心,救助公子的事,咱们姐妹也可出得一份力的。”

  红拂女在旁不满道:“你们和道玄三弟的情分,就仅仅是出一份力的事么?”

  莺歌抬头冷声道:“那要怎么样,为他去死么?”

  红拂女被憋得一句话说不出,那莺歌说完竟然转身拉着燕语走了出去。她和张三郎对视一眼,心知这莺歌历经变故,已不是当日的模样。

  但不多时,燕语推门探出小脑袋,低声道:“张大哥,红姐姐,其实我姐姐不是这样想的,这些日子她最惦记公子了。”燕语话未说完,楼下传来一声召唤。她忙不迭的返身下楼了。

  张三郎长叹一声,推开木窗,看着外面还在热闹的人群,正要舒展一下心头的忧虑。却看到一个女乞丐正安静的站在酒楼门口。

  这女乞丐似已站在门前很久,手中捧着的木碗中盛满了酒楼小二施舍的餐食剩羹。此时正默默转身,沿着惹恼的人群慢慢走了。

  张三郎呼吸顿时有些凝固了,以他如今修为大涨的眼力,这女乞丐行进之间竟然有一种锋芒在身。眼见她所行进的路线,却是最为奥妙的路线,不但没有碰到一个路人,而且自然间选择了一条最为短小的路程。

  自风尘酒楼到洛水边的升平客栈,四五十丈的距离,竟然顷刻间就走到了,而且丝毫没有引起身边人注目,只因这四五十丈的距离,这女乞丐只走了七步。

  张三郎情不自禁闭上了眼睛,按照女乞丐所行步法连结起来,脑海中渐渐凝出了七招,七招剑法!

  他感受这七步中的剑意,挥手间红拂女的短剑就落到了他手中。但张三郎手中短剑并未挥出,勉强镇定心神,睁眼看着一脸怪异的红拂女,不禁摇头道:“好剑法,如今洛阳藏龙卧虎,这等全身都为剑的高人竟然也出现了。”

  升平客栈是洛阳老客栈,女乞丐自后门走了进去,不言不语的捧着木碗来到了马棚旁的角落里。

  黑暗中一个娇小的身影扑了出来,这是一个胡姬少女,此时双眼冒着饥饿的绿光,一把抢过了女乞丐的木碗,低头大口吃了起来,这些残羹剩汁都是小儿施舍之物,她却吃得津津有味。最后吃得一干二净还不自觉的舔着木碗。

  等到木碗都被舔得有些发亮的时候,胡姬少女才抬头看着一言不发的女乞丐,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啊,洛姐姐,忘了给你留点,阿离对不起你,那时候在你家住了很久,现在还要你给我找东西吃。”

  女乞丐只有一只手臂,裹着破衣的肌肤上也满是泥巴和伤口,就是那张脸也有些迷茫,摇头道:“我不知道,你还想吃么,我可以再去要一点。”

  胡姬少女摇摇头,这女乞丐便走到了一旁,拾起了地上一根枯木,默默盘腿坐下,手中枯木缓缓而又可笑的伸了出去。

  在这缓慢的动作中,四周的五行之力却飞速的凝聚到女乞丐的丹海,那枯木停止在半空不动了。女乞丐无言的抬头看了一下天空,有些歉然道:“啊,这次又不小心!”

  枯木刚才行进的轨迹之上,高空中无声的栽下一道人影。这身影周边飞舞的伙伴都是一脸苍白:是谁,是谁暗算的,无声无息间就秒杀了南海东苍道门的第一高手—在五行之力扩散后第一个进入天元境的大师兄!

  升平客栈中的胡姬少女阿离也是哎了一声:“姐姐你还没有控制好么,这已经是第七个了,咱们得赶快走,她们一定发觉了。”

  女乞丐模样的洛青璇点点头,抱起了阿离,身影一动,已身在一百丈外,再一闪,过了洛水……

  直到此时,一名圣地神使才出现在升平客栈前,皱眉感受到敌人已逃走,他轻轻挥了挥手,一道白芒笼罩了整个升平客栈,百茫中数不清的剑光飞射。就如瀑布飞溅大石溅出的水珠一般。

  神使离开,升平客栈百疮千孔,再无一个活人……包括十四名还在睡梦中的修士。

  奔走在荒野上的洛青璇此时似是无意的说道:“对了,你说的那个李道玄,嗯,我听到他的消息了。”

  阿离急忙拍拍她的肩:“怎么,大叔那边有消息了?”

  洛青璇在明月之下停了下来,缓缓将风尘酒楼的事说了一遍。阿离不住点着头,似在认真的思考中。

  等到洛青璇说完,阿离叹了一口气,却有些羞涩的说道:“先不管他了,我,我又饿了。”

  ……

  七月十五黎明时分,眉间寺观音堂外,萧眉织正一脸认真的蹂躏着院子中盛开的牡丹花。这些宋单父送来的美丽花儿,在萧眉织手中揉碎了,扯碎了,满地残花,一股芳香。

  李道玄换上了一身衣衫,盘腿坐在地上一言不发,他双手做浮游九字真言印,心中默默诵念天师咒语。

  圣女武媚娘站在一旁嗅着残香,看着一地惨象。脸上古怪的现出一丝悲伤之色,若有所思的转过头:“你说的不错,落花而悲,这些死去的花儿似乎也发出一种酸酸的悲伤味儿。”

  李道玄没有说话,他在死命的修行,几乎是一刻不停的催动五行之力相生相合。这一夜之间,体内丹海已聚集了七枚元丹。地象八部眼看就要汇聚。

  回归肉身后,李道玄金刚六体神通的体质得到了极大发挥,那六体神通下,无论皮毛还是血肉,都可以储存灵力并传递灵力,再加上体内五行之力的互相激发。靠着天空浓厚到快要滴水的五行之力,他已突破了五道关卡。这种速度之下,李道玄有信心在今日就进入玄空境。

  圣女武媚娘见他不说话,手指一点,隔空就封住了他的丹海运转。

  李道玄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你今日想学什么?”

  圣女武媚娘想了一下:“昨夜学了喜悦,今日学了哀伤,本是要向你讨教喜与乐的区别,但现在有件重要的事去做,等回来吧。”

  李道玄冷笑一声,压住心头的跳动,故意说道:“七情六欲,喜怒哀乐,那是博大精深至极的学问,你耽误一日,可就晚一日体会其中奥妙了。”

  圣女武媚娘现出了真正的犹豫表情,但最后还是坚决道:“今日盂兰盆会要开了,我要放出仙榜,那是不能耽误的。”

  她说着手中现出一片玉符,却伸出一根手指,在玉符上写起字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