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435章 因缘风尘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七月十五盂兰盆会是一个很玄妙的日子。大唐承玄时代对于盂兰盆会更为重视的原因,不外乎因为修士的关系。七月十五这一日,不但是佛宗盂兰盆会的普渡之会,更是道门各宗放河灯,打醮造台祭祀玄元老子的中元节。这还不算,那儒宗却也要在这一日祀鬼报平安。

  儒释道三宗齐齐选在七月十五这一日作为祭祀之日,其意义却是大有不同。佛宗以盂兰盆会普渡众生诸鬼,道宗以中元节祈报玄元圣天太上老君,儒宗却是在这一日祈报平安,拜祭先人。

  往年盂兰盆会虽是佛宗之会,但主持这些聚集起来的修士的却是道门国师,这与大唐以老子为祖,重道门轻佛宗的缘故。但今年在洛阳举办的盂兰盆会在不知不觉间就有些了些微妙变化。

  七月十四夜间,这个一年一度极为重要的节日盛典就在民间展开了。

  洛阳这些日子来发生了很多事情,百姓有些看得懂有些看不懂,但一个隐约的说法却流传的极广。那传言便说仙人频现洛阳,当今皇帝却要追寻仙踪而来,要迁都洛阳啦。

  印证这个流言的,便是那用数万禁卫枯骨之力建立起来的万象神宫。而今年盂兰盆会据说也将在万象神宫问天阁之下的明佛堂中举行。

  不管这个说法是不是真的,七月十四夜间洛阳还是灯火通明,大街上不见了武侯卫,皇城残余的禁卫据说也都消失了。洛阳之人如今能看到的,却不是道士,就是和尚,甚有不少尼姑,书生满路乱走。

  灯火之中,天南地北就如燕子般不停飞来五宗修士,洛阳齐门坊乃是客栈集中之地,此时已是家家爆满。就健在客栈对面洛水之边的各色花楼也都开放了。当真是四方汇聚修行客,盈袖俏迎四楼开!

  夜间灯火中,孩童奔跑着围着燃烧的纸衣欢呼,三牲之礼各方备办,最忙的还是剪纸衣的铺子。此时齐门坊的夜色辉煌中,那正北的一间剪纸铺正忙得热火朝天。

  这间名为风尘铺的剪纸铺与周边的三家新建的风尘客栈,乃至对面的一座风尘酒楼却都是一个老板。

  一脸大胡子的张三郎脸带忧色,独坐在风尘酒楼上,看着外面的光景。红拂女自后走来轻声道:“大哥,你还在想三弟的事?”

  张三郎回身一笑:“不是想不想的问题,而是做不做的问题。”他说着心有余悸的摸着胸前的一道深深的伤口:“那高力士挥手间的力量就差点将我辛苦多年的基业连根拔起。他警告咱们不要出手,却没有当场格杀,已是手下留情了。”

  红拂女无声一叹,她心中却明白这位大哥真正害怕的,还是那西王圣地。

  杨府中探宝归来,两人本要去寻李道玄的踪迹,却接连被高力士阻击。亲眼目睹了圣地的力量,这个面粗心细的张三郎已有了去意。

  张三郎看着酒楼外的情景,轻声道:“你真不愿跟我回东瀛去么。”

  红拂女坚定的摇摇头:“我不是为三弟的事而留下,却是为大唐而留下,必然要做些什么啊。”

  对当前局面中的暗流他们两人看不清,但还是知晓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

  张三郎沉吟了一下,正要再劝几句,酒楼门儿一开,一个俊俏的丫鬟走了进来,俯身道:“主人,外面有一个自称冯驴儿的浪荡儿要见您。”

  这是一个高丽丫鬟,但汉语说得极为流畅,张三郎眉头一皱,想了一下才问道:“此人有没有说为何见我?”

  那丫鬟还未说话,一个清秀的新罗小斯走了进来,怀中还抱着一坛黑色的牡丹:“主人,这是那人送来的牡丹儿,说是见咱们酒楼少些花儿,特地送来宋单父亲种的黑玉牡丹。”

  张三郎不禁动容:“宋单父乃是洛阳第一花仙,这可有些意思了。”

  不多时,在酒楼外喧闹之声中,张三郎和红拂女见到了一身新衣的冯驴儿。

  这洛阳卖驴的汉子如今也是一身鲜亮,见到张三郎还拱手一笑:“张先生,这花儿可中意么?”

  张三郎没有说话,身旁的红拂女袖中弹出了一柄短剑,飞身而上。

  短剑划过一道风流,微微吹动中,冯驴儿却吓傻了。眼睁睁看着威风一般的剑流切断了自己的发髻带,以及划过脖子上的麻痒。

  张三郎嘿然道:“往日我不知道,但那日西苗王可亲自在宋单父的花圃中现身,你这魔宗之人,有什么话好说?”

  冯驴儿张口难言,酒楼外却传来一声娇骂:“死人,这点儿事都办不成。”

  话音未落,洛阳有名的交际花,身上只裹着一件纱衣的李可盈钻了进来,她进这酒楼之中还不忘抖动丰胸****,媚态之中自有一种诱惑之意。

  张三郎不为所动,脚步一动,诡异的身影就出现在了李可盈身旁,以手做刀划过,如同切开了一层蛋壳,李可盈全身暴起了一团黑色丝带。狭小的空间内最少有四道灵力相互交错。

  两人之间的这一招虽然威力不见得多大,但这其中灵力的控制之道却是极为精妙,一招之下两人都是咦了一声。各自退开。

  李可盈笑了起来,如花枝招展般:“看来五行之力破开,阁下修为也是大增啊。”张三郎双目扫过李可盈,沉声道:“看来西苗王也没少调教你。”

  李可盈哼了一声,收起媚态:“张三郎,这次本殿来,可是有件事要与你合作。”

  张三郎皱眉看着她:“有什么好合作的,难道你要我加入魔宗不成?”

  李可盈摇摇头,手指捏住了轻纱衣带,做出了一种楚楚可怜的模样:“我也是被逼无奈啊,咱们那黛云公主可是跟我下了死命,无论如何也得救出李道玄呢!”

  这一句话出口,张三郎和红拂女还未反应过来,那侍奉在一旁的高丽婢和新罗奴却都是同时一震,齐齐惊呼了一声。

  张三郎眼眸闪动,却没有说话,那红拂女却怒道:“原来你们两个也是不怀好意……”

  张三郎伸手止住了红拂女,暂时没有理会这两个奴仆,只看着李可盈说道:“三弟身陷何处我都不知道,却如何去救。这件事不谈也罢。”

  李可盈笑了,拉起了一旁还在惊魂中的冯驴儿:“咱们不过是来打个招呼,怎么合作还要听宋老大的。”

  她说完退到一旁,酒楼木门再开,身披一身黑色盔甲,手持双刀的宋单父走了进来,一只长刀挥舞出来,咔嚓一声插到了木案上,白须抖动间慷慨道:“三郎乃是豪侠之士,何须老夫再来说话,你给我一句话,那李道玄到底是救还是不救?”

  张三郎目瞪口呆的看着宋单父,这老头子被称为洛阳花仙,往日里也曾见过,却从未见过这身装扮,以及这等气势。看起来怪怪的。

  但一代花仙都全副武装慷慨激昂了,张三郎心中隐藏的那一点激情也迸发出来,狠狠一拍桌子:“好,既然是为救李道玄,只要宋先生你说出个法子来,老子便跟着你干了。”

  宋单父长出了一口气,挺拔的身子骨儿却有些蜷了起来,使死劲儿才拔出木案上的长刀。一瞬间似又变成了那只知道养花的老头子。

  他喘息着放下长刀,对着张三郎一笑:“三郎可知道道玄公子如今在何处?他如今可正在眉间寺中!”

  张三郎还未说话,宋单父摇头继续道:“三郎不用说了,那西王圣地圣女老头子也见过了。她就是叫武媚娘的女子呵,此女不知为何喜爱牡丹,我因缘巧合去给眉间寺送花,这才得到了这个消息。”

  张三郎重复了几遍武媚娘,就听到宋单父轻声接着说道:“不说那圣女,就是随便几个圣地神使,甚至是几个五宗修士,咱们硬闯也是死路一条。但老夫苦思一夜,却想到了一个可行之计!”

  张三郎咽了一口唾沫,只问道:“何计?”

  宋单父看了一眼身旁的高丽婢和新罗奴,张三郎不顾红拂女的眼色,微微摇头道:“她们,信得过的。”

  宋单父点点头,继续说道:“老夫想到的,其实是一个笨法子,但如果操作的好,说不定有一丝机会。那便是挖地道了。”

  张三郎愣了一下,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望着红拂女,两人几乎同时说了出来:“杨府秘道!”

  一张洛阳形势图摆在了木案上,张三郎手指沿着皇城以东走着,渐渐点到了皇城附近的杨怀素府。

  宋单父微微一笑:“三郎探那杨府宝藏,这虽然是个大秘密,但老夫多年种花,对于这地气极为熟悉,当日在怀素旧府中挖土采花泥时,便已了然。怀素府的那条秘道牵连四方,距离东云坊的眉间寺更是近,但只有你老兄知道秘道的底细,所以这才前来商议。”

  张三郎想到杨怀素旧日府邸中花园多种植牡丹,这老头养花成痴,去采花泥却发现了自己和红拂女的秘密,不由朗声一笑:“因缘巧合,却也暗合天意,只能说道玄老弟运气不错,还有你这等朋友。”

  宋单父微微一笑:“错了,老夫没这个机会和道玄公子结交,这一切都是黛云公主和他的交情。公主是他的朋友,也就是老夫的半个主子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