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人间七月初七。

  距离盂兰盆会还有八天,正值洛阳乞巧节。

  明月初升时,万象神宫之顶问天阁刚刚落成。两万禁卫尸骨在短短几十天里填满了万象神宫之西四十八里的西苑荒山。

  洛阳上阳宫几乎被拆了一半,拆后的木头架起了四道天梯,如今的天梯上血迹斑斑,那是在残酷建造神宫过程中失足摔落的禁卫的血。

  但出于一种洁净的心态,高力士对常随下了死命令,整个万象神宫不需粘上一滴血。

  常随几乎是完美的执行了这个命令,至于所用的法子,却是高力士也想不到的。最终建造问天阁的是六万禁卫中最为精壮的男子,常随在这最后的劳工体内种入了数十条吸血蛊虫。

  所以这些建造问天阁的禁卫所流出的只有汗水与泪水,却绝没有一滴鲜血。

  高力士沐浴更衣后,在问天阁上来回走了几趟,最后弯下腰,以洁白的袖子擦去了阁楼上一滴水迹。

  他挥动袖子,将沾上水迹的衣袖震碎,再次换上了一件雪白的新衣衫。

  天空中肉眼难见的,还有一条细长的轨迹,那是自云深谷冥界入口忽然出现的一条痕迹。

  高力士并不担心,不管那冥界之中钻出了什么怪物,他都不会再担心。因为圣女马上就要降临。

  七月七日乞巧节正植万象神宫大功告成。如今稳稳控制洛阳局势的高力士终于放开了洛阳的禁制。

  被关了几个月的洛阳人如疯了一般,各坊间燃起了香烛,万家灯火通明,昼夜不分。

  乞巧节的夜市大开,洛阳女儿都聚集到了各坊间的夜市上,购买各种七彩针线香烛并祭祀织女之物。

  更有几多女儿在后园之中,借着月色玩起了乞巧节必玩的游戏,或者说是比试。这些少女各将九根针并成一排,露出九个针孔,各取五彩丝线比试穿针的技巧。

  最短时间内将丝线穿过九孔针的,便能得到巧姐的称呼。

  洛阳流山坊是最靠近皇城的一坊,如今整个万象神宫遮挡住了坊间的月色,唯在一条大街上留下了一丝光明。

  于是流山坊的女儿们都集中在了这里,这许多如花美眷聚集到了一起,为长久以来压抑的洛阳带来了一丝生气。

  流山坊竹韵大街上歌舞飞扬,却有四个黑衣男子并排走来。这四名男子外罩黑色袍子,紧紧护卫着一名白衣女子慢慢走来,观赏这月色与人间之景。

  一名黑衣男子露出了手臂上血红的臂甲,一道微光闪烁,就如忽然飞起的萤火虫,光影攒射间,街旁一道黑影七孔流血,缓缓躺倒在了地上。

  魂魄离体,死去修士的身上爆出一张黄色符咒,啪的一声碎开后,飞到了万象神宫之顶。

  黑衣男子只皱了皱眉,却没有阻拦这黄符飞天,只是转身恭敬的对那白衣女子说道:“大人,这是高力士布下的探子。”

  这是一位一脸懒散的白衣女子,她打了一个呵欠,有些无聊的说道:“圣女这次派我来,那高力士必然会失望的,他渴求多年的愿望,又要拖一拖了。”

  白衣女子有着一张精致的容颜,虽然看起来并不是那么貌美惊人,但举手投足间却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她再望望这繁闹的街道,摆手道:“走吧,咱们也该去万象神宫见见高力士了。”

  她刚说完这句话,就听到一声惊呼!万象神宫自高顶上的问天阁上,此时正闪过几道黑影,待过了一会儿,在惊叫声中才能看到这却是被抛落的几个大活人。

  狠狠砸在万象神宫四周天梯上的活人,瞬间就摔成了肉泥。

  问天阁上的高力士胸前衣衫大开,露出****的胸膛,汹涌的郁气在他胸中蔓延扩散。

  圣女没有如约而来,从刚才死去修士所报情报来看,这次西王圣地又不知派来了那路鬼神。

  高力士没有如往常般可以迅速冷静下来,他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膛,忍不住咳嗽了一声。那隐藏在黑暗中的常随如往日般递过来一葫芦天浮茶。

  高力士揭开葫芦嘴儿,将这冰冷苦涩的茶水一口饮尽。这才有些舒畅。刚才他在盛怒之中亲手抛下了几名准备侍奉圣女的女婢,此时冷静下来便有些失神。

  这几名女婢都是官宦之女,当日李泰当了洛阳神王,杀了不少洛阳官员,她们的女儿妻眷都被送到了教坊司。高力士亲手自其中挑选的这几名女婢都是万中挑一的伶俐乖巧。如今被自己摔死了,却是十分可惜。

  但今夜忽然的暴怒让高力士在失神中有些疑惑起来,自己往日绝不会如此失控,莫不是在占星台对静斋的发泄,才导致了这个局面?

  高力士没有继续想下去,问天阁上落下了四道人影。黑袍闪开,当日震动洛阳的圣地四神使再次现出真容。

  但高力士定目望着的,却是四人背后站立的白衣女子。

  在清冷的月光下,白衣女子缓缓转过身来。目睹这女子真容的高力士第一个反应便是擦了擦眼。

  在这电光火石的一刻,这个身怀无数秘密的太监就如同被蝎子蜇了一下,竟然跳了起来。

  背后的常随从未见过高力士如此失态,但不过瞬间的疑惑,他就听到了高力士嘶吼的尖叫:“叶,叶倾城!你……”

  常随脑袋嗡的一声,心中的震惊与困惑还未完全流过大脑,就被一道红光击中。

  亏得他自四神使和女子进来后就在身上布下了一个防御蛊术,此时红光击中时,蛊虫在他肌肉上跳动,引得他勉强半转了下身子。

  饶是如此,常随的一条手臂在红光中炸成了漫天血雾。他踉跄后退,狠狠摔下了问天阁。

  白衣女子皱了皱眉,身影划过了天空,瞬间出现在了跌落半空的常随身边,一手拉住了他,常随在剧痛中只觉眼前一花,再定神时,已出现在了问天阁上。

  流光幻影一般的动作,慵懒无聊的一瞥,完全和传说中一般的存在。高力士胸口急速的跳动几下,再次惊声道:“暮雨阁神术,镜影流光,你,你到底是谁?”

  这门镜影流光,高力士曾在死去的鱼朝恩身上见识过,但就算以鱼朝恩的身法,也没有如此快的,更何况这白衣女子身影闪动间,毫无灵力流动。

  面对高力士的惊讶,白衣女子呵呵一笑:“你这小太监,刚才不是说出了我的名字,还问是谁,是谁,这就是圣女选定的人间使么,太让人失望了。”

  高力士冷静下来,摇头道:“虽然你的样子像极了叶,叶倾城,这门神术也有几分功力。但你决不可能是她。”

  叶倾城在十六年前长安之夜死于五宗修士之手,这件事是确凿无疑的。高力士说着,那背后的常随已止住了血,低声道:“大人,你问问圣女不就明白了。”

  高力士恍然间瞅了常随一眼,一咬牙,自怀中摸出一根长针,反手刺入了自己的脑袋上。

  半晌之后,脸色苍白的高力士拔出了长针,低头咳嗽着吐出几口胃液,这才擦了擦嘴,慢慢跪倒在地:“高力士拜见叶前辈,尊圣女之令,洛阳之事便交给叶前辈了。”

  叶倾城抬头看了一眼几乎近在咫尺的河洛图书之象,懒懒的说道:“那你还不给我快点滚下去。”

  高力士潇洒的站起身来,转身就要下去,那白衣女子缓缓道:“慢着,还有一件事,去将武媚娘那孩子带上来。她是圣女认定的身体,可不能伤着了。”

  黑暗中的常随打了一个哆嗦,这白衣女子随口说出的话,就是一个天大的秘密。原来武媚娘却是圣女降临所选定的肉身。

  白衣女子说完,忽然又笑了起来,双眸深深望了一眼高力士:“你这孩子怎么中了毒自己还不知道,你呀,可得小心一点,别没有等到圣女降世,自己先倒死了。”

  高力士眼皮一跳,心中电光火石般想到了一个可能,但面上却不变色,只微微一笑,便带着常随走下了问天阁。

  他们一前一后来到了万象神宫底部,朗月当空,人间万象。

  高力士眼望皇城周边的万家灯火,忽然摇头一笑:“是也不是,不是也是,倒是我糊涂了。”

  常随小心的走过来:“大人是说那白衣女子不是叶倾城?”

  高力士笑看了他一眼:“不,她是叶倾城,但也不是叶倾城,到底是也不是,你就不要问了。”

  常随一条残臂还带着血迹,却陷入了沉思之中。

  那高力士慢慢伸手自他怀中解下了那装着天浮茶的葫芦,常随惊醒过来,双眸闪过一道冷光。

  高力士揭开葫芦盖,低头嗅了嗅葫芦中的天浮茶,忽然笑问道:“常随啊,这天浮茶没有问题啊,你到底是怎么给我下了毒,嗯?”

  常随啪的一声跪下,悲声道:“属下冤枉!”

  高力士伸手拍着他的肩膀:“叶倾城都说我中毒了,这几****的性子也控制不住。如今想起来,应该是子午端阳蛊中最为厉害的心蛊吧。你这小子修炼的倒也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