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397章 玄龟郁相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洛阳城中鸡犬不宁,直到今日,洛阳人还憋屈的被困在各家屋中。新任洛阳府尹高某某,谁也不知道名字的一个家伙,几乎派出了洛阳所有的金甲禁卫与府兵,将洛北三十,洛南九十六,共计一百二十六坊间围得如同鸽子楼。

  洛阳人只能靠着武侯铺杂役每日送来的食物清水度日。市门紧闭不说,听说整个洛阳城都已被封了起来。

  但这些被困在各自家中的洛阳人都不是瞎子,天空之上那龟岛与九龙一场大战,已看得洛阳人心惊胆战,待看到九龙退散,龟岛真身安浮天空,洛阳人更是不安起来。

  已有不少人整日对着龟岛真身叩拜点香,各坊间人虽然不能出屋,但借着屋墙口口相传,渐渐的流传起了不少传说。

  这其中最流行的便是龟岛乃是神降之物,是来惩罚大唐修士的。洛阳皇城六部衙门勉强还在运行,这种种传言汇聚过来,最后却成了一个骇人的传言。都说长安的承玄皇帝要不行了,太子得道不正,流传长安多日的九皇子如今驾着神龟回来夺天下了。

  白马寺控制下的修士不时的飞出天空之上,对着龟岛真身轮波的攻击不停。这种转盘大战日夜不休,特别是到了夜晚时,整个洛阳上空各色光流不息,就如无数闪电不停闪动一般。照得洛阳城再也没见过月亮。

  白马寺天王殿中的四神使从未出过殿门,只有那个神秘的胡姬少女出面指挥这永不停止的攻击。

  天王殿中太一真人和迦叶和尚相对而坐,四神使默默的吸收这些日子死去修士身上得来的三魂七魄。看起来如同阴森的阎王殿一般。

  也不知过了多久,红甲神使停止了吸收魂魄,低声道:“那龟岛防护的能量还有多少?”

  他身旁的甲胄神使立刻回应道:“天外之物的能量不好算,但想来这些日子的轮番攻击也消耗了不少防护罩的力量。”

  红甲战士起身厉声道:“圣女怎么说?”

  那几个甲胄战士也不敢再吸收魂魄,都是起身道:“圣女只说继续攻击,咱们想,恐怕她也算不出来吧。”

  红甲战士冷哼一声,手掌伸开,一道银光弹射而起,在眼前形成了一面透明的镜子。镜子中现出了天空银白色龟岛的样子,无数古怪的字符在镜子中闪动。

  红甲战士注视着这龟岛,镜子中的龟岛不断放大起来,最后现出了这神秘龟岛的外层光晕。

  镜子瞬间变黑了,发出咔嚓之声,在波动混乱的镜中场景里,忽然现出了龟岛内部的情景。

  红甲战士眨了一下眼,喜形于色。但他只看到了龟岛内部之中的河洛图书,以及河图洛书中间站着的李道玄。还未看清李道玄在做什么,手中的镜子就发出滋滋之声,消失不见了。

  但这一眼已让红甲战士明白了很多事情,他闭目喃喃自语着,头盔一侧似伸出一只横条,闪动之下,这红甲战士的话就被头盔收集起来,也不知道传到了何处。

  但一直默默不说话的太乙真人和迦叶都明白,这红甲战士正在与西王圣地隔着千万里秘密相谈。

  两人漠然等待一会儿,那红甲战士说话了:“李道玄决不可能知道如何操作那东西……”他说着摇头道:“但圣女命令下来了,不需要你们修士动手了,圣女会亲自出手!”

  红甲战士还未说完,他背后的几个甲胄战士都是跳了起来:“这可不行!如此一来,咱们收集的能量就不够圣地战士苏醒……”

  这慌乱的对话还未说完,外面的天色就黑了下来。本是白日晴空在一瞬间化作了无边黑夜。

  天王殿内立刻伸手不见五指,就像一个人眼前一黑的感觉一样。黑暗中外面天空闪出了一道粗大的红色光柱!

  自洛阳城外看去,这红色光柱是自天空之上飞射下来。整个洛阳天空都被滚滚黑云遮挡。这道红柱却发自云层之上的那个金铁圆球。

  红光击中了龟岛上的光晕,整个龟岛在半空开始颤抖起来。但也就在这时,云深谷的入口轰然打开,无数黑气喷薄出来,呼啸声中,洛阳西部的一处山林里的蛇人大军发出了尖锐的蛇鸣!

  黑衣冥神牵着一辆临时搭成的木车,车中的苏晚晴探出了脑袋,看着那红光低声道:“龟岛要破了,西王圣地的力量已无法牵制冥界之口,哥哥啊,是时候了。”

  黑衣冥神望着天空露出了欢然的笑意:“不知冥王有什么指示!”

  苏晚晴抱着女婴慢慢走出了马车,手指西方淡淡道:“带着冥界族人,出西域,汇合西羌人。冥王所言生息之地,便在北落荒原!”

  黑衣冥神露出沉思之色,忽然发出了低沉的笑意:“北落荒原,历史上本应该是突厥人纵横的地方。果然是如此,原来当年与拓拔野望的一番话,今日就要实现了。”

  黑衣冥神笑着继续道:“秦国一统天下,圣地以禁忌之力毁灭了突厥一族和那片草原。他们却想不到,咱们冥界族人的崛起,还是要在这片草原上。”

  苏晚晴默默回到了车中,黑衣冥神却难掩心头振奋,他看着东方云深谷中不断飞来的黑气,忍不住仰天大笑。

  笑声中几个蛇人慢慢行了过来,将一个年轻男子抛到了冥神的脚下。

  黑衣冥神止住大笑,低头看着昏迷不醒的李药师,更是赞叹不已:“以这被隐藏在混乱历史中的真正军神李药师为大将,聚集西羌人,在北落荒原上重建一个突厥帝国……”

  他说着眼中光芒更是骇人:“等了这许多年,一旦我冥界族人手中有了这荒原帝国,便可收拢西域各国。到时候西部逻些吐蕃之国内的魔道再相呼应。故国西部与北部便都是我冥界的天下。反戈圣地控制下的大唐。这才是真正的仙魔之战。快哉!快哉!”

  黑衣冥神似乎看到了冥王亲自规划的未来之景。不禁对着天空上的金铁圆球冷笑起来:“圣地如何,圣女不过是个人造之物,最终的胜利还是我们的……”

  天上的金铁圆球无法回应黑衣冥神的宣战之语,那喷涂的红光不停的吞噬天空龟岛的防御光晕。

  红光激荡起的涟漪震动龟岛晃动,那身在龟岛内部的李道玄此时却漠然的安坐在河图洛书上。

  这是一个明亮的内部空间,在龟岛银白色的躯体内,除了李道玄脚下的河图洛书,周边只有数面水晶大镜。

  水晶大镜透明如水,镜下各自伸出一排方形铁块。而铁块上遍布各种古怪的符号,此时正在不停闪动。

  李道玄耳中再次听到了那熟悉而又讨厌的声音:“能量不足……提醒……”这声音发自龟岛内部,是一个温柔的女子声音。

  在龟岛外红光的激荡中,李道玄伸手摸起了身旁的北落师门长剑,再次狠狠的劈在了水晶大镜上。

  透明的水晶大镜没有现出一丝裂痕,李道玄连着劈了数百剑,疲倦得垂下了剑。

  自始皇陵墓之中被五行之力吸走,醒来时他就躺在这古怪的大厅里。若不是脚下隐现的河图洛书,他恐怕连自己身在何方都不能肯定。

  洛阳鳐鱼发生的事情他丝毫不知,被黑衣冥神抽去了苍狗印记,他已无冥力可用。身上的云雨破灵脉也断裂了,如今混乱的丹海萎缩为一颗丹丸。五元灵力用无可用,今日连运剑都使不动了。

  李道玄长长叹了一口气,无力的坐到河图洛书之上,随着龟岛震动头晕目眩。也不知过了多久,天空的红色光柱消失了,整个龟岛也停止了晃动。

  李道玄摸着自己生出的胡茬,借着长剑反光看到了一张疲倦显得苍老的脸。再次苦笑一声,那长剑的利刃就在眼前闪动,失去了修为之力的他,实在没有什么理由再坚持下去。

  但水晶大镜外的天空再次闪出的光影,却让他振奋了精神。

  冥界的阴谋他早就明白。想到那些自己在乎的人如今不知把自己看作了何等的魔头,李道玄就生出一股难以抑制的怒火。

  圣地与冥界,如今都成了他的对头。在这神秘古怪的龟岛内部,唯一陪伴自己的,却只有这一柄长剑,以及那个女人……

  李道玄转头看着安静躺在远处的阿幼黛云,那日自己被五行灵力卷入秘洞之中,滚入背托河洛图书的龙马神龟之间。看着神马碎裂,玄龟出水,自己却再次顺着流水落入神龟体内。

  那一日洛水下的场景至今还记得,裂开的神龟背部,河洛图书闪动着古怪的光华。阿幼黛云穿水而来时的微笑,两人被神龟吞噬后的眩晕。

  此时已如大梦一场,自己醒来后就看到昏迷不醒的阿幼黛云。这魔道女子不顾生死前来的深情,却化成了囚禁一般的相守。

  李道玄回首前尘,自己负心的女子太多了。但此时唯一能一吐心中歉意的只有这个魔道女子。

  他心中千滋百味,放下了手中长剑,习惯的再次抱起阿幼黛云,低声问道:“我该如何?失去了力量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无力照顾在乎的人。”

  他心中的愧疚之意并不只为了怀中女子,还有那随波逐流之下,渐渐变得遥远的女孩们。

  莫相思,鱼玄机,莲生,白小蛮,还有莺歌燕语……如许女子在他眼前闪过。李道玄咬牙放下阿幼黛云,抓起身边长剑,直直的刺向了地面!

  北落师门长剑凝聚了他最后一丝灵力,这一剑是为泄心中郁气而生,刺中的却是河图洛书正中的一道圆点符号!

  霎时,整个龟岛内部的空间闪烁不停,地面上的河洛图书上古怪的符号变幻不止,光亮之中,天空的金铁圆球再次击出更为凶猛的光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