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于惜竹心中如针刺一般,但破乱的丹海提醒他大限将至。他抬头看着抱头痛哭的一对姐妹,心中忽然生出难忍的不舍之情:若是多给我一天时间,不,哪怕多一个时辰,我也可以好好与自己的女儿说会儿话。

  淑妃在冷宫中幽居十多年,就算被救出来,也是疯疯癫癫,糊糊涂涂。她这疯病之症却是心病,所以就算是萧眉织的医术也是无可奈何。

  但方才那迦叶和尚使出了金光佛掌,其中的佛家灵力带着清心明智的法用,在金光中淑妃又看到了朝思暮想的情人模样,两相刺激之下终于回复了神智。

  这些年的记忆仓促的在淑妃的脑海中反复激荡,就是眼前的情景她其实还是不明白的。于惜竹身上荧光亮了起来,他艰难的向前挪了一步,伸手将莺歌燕语搂在怀中后转头对白小蛮说道:“白姑娘,我们一家人相聚,还有几句话要交代她们,能不能……”

  白小蛮心中明白,她本是冷淡的性子,面对这场景也不过觉得遗憾。听于惜竹如此说,她便拉着一旁已落下泪水的萧眉织,招呼一声阴暗处的苏晚晴,自走去了后面。

  鳐鱼观水居中只剩下一家四口。于惜竹手抚着淑妃低声道:“萧儿,你要记得,孩子们已经长大,就算我不在了,你也要……”

  淑妃双眼迷蒙,死劲的抱住于惜竹大声道:“于郎,我身在幽宫能守这些年,除了女儿就是为了等到有一日能见到你,不,我不许你死。”

  于惜竹笑道:“萧儿,能得一时相聚,你我已算是不悔此生。当年我听到你死去的噩耗后,便自断情脉,在白鹿洞发誓此生不娶。这些年来,也算守住了这个誓言。”

  淑妃看着于惜竹,那莺歌便在娘亲耳边凄声说了于惜竹就要死去的事实,但淑妃只是摇头:“不会的,你们爹爹修为高深,又是一个好人,怎么会死去呢,对了,你们快来拜见爹爹。”

  莺歌呆然不动,燕语却跪下来大哭道:“爹爹,咱们去求刚才那位和尚,让他回来救你。”于惜竹心中一软,再难忍住,热泪滚滚而下,却哑声道:“好孩子,那,那是不行的。”

  他看着一对女儿,再抱着心中挚爱,心中再次平静下来,低声对发呆的莺歌道:“我,我见你们身上带着大明尊教的修行之力,那大明尊教也算西域有名的修行之地。但那毕竟不是正统仙流道法。”

  于惜竹说到这里,全身灵光忽然耀眼的亮了起来,他面上现出痛苦之色,不但是丹海即将解体的痛苦,还有心中难舍的悲伤。这男人只能坚强的忍住,分别拉住莺歌燕语的手:“你们爹爹一生修为,就在儒宗与道门两家。那儒宗爹爹修习的是六合千字经,道门便是浮游观天师咒与南华逍遥剑。这些年来爹爹无能,让你们在长安受苦,今日天意如此,这两门功法便传给你们。”

  于惜竹刚刚说完,鳐鱼观水居西角传来一个女子声音:“于先生,你对隐儒会如何交代?”平淡的声音中,李薇儿慢慢走出来,原来她一直在角落之中,刚才白小蛮却也没有注意她。

  于惜竹看到李薇儿走了出来,点头道;“薇儿公主,淳风祖师当年推荐我进入白鹿洞,借此加入隐儒会,并无什么恶意,只是不忍心隐儒会这千年宗门走入了歧途。”

  李薇儿摇头冷笑:“不要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何谓走入歧途,李淳风将你送入隐儒会,还不是那承玄皇帝的意思?朝廷安排你进入隐儒会,就是为了监视我们。”李薇儿越说越激动,眼中闪着痛恨之色:“我那卑鄙的父亲对我母女如此狠毒,娘亲三入宫中求皇帝,都被拒之门外,说什么皇家家事,不宜外传。还不是借我母亲之耳目,监视李元昌!”

  李薇儿这一生最恨之事便是娘亲的惨剧,当年承玄皇帝下旨送娘亲到李元昌身边,为的便是监视自己的弟弟。那承玄皇帝借着娘亲对他的情意,害了她们母女一生。如今又看到于惜竹一家的悲剧,心中只是想到:“于惜竹你便是死了,也是一家团聚,我却如何!”

  于惜竹见李薇儿如此激动,自己的时间更是不够了,当下沉声道:“薇儿公主,当年之事今日解。于某自认没有对不起隐儒会的地方,我一家人还有话说!”

  李薇儿已平静下来,伸手摸着自己的脸,擦拭了那一滴泪水,转身淡淡道:“我会找到李元昌,帮助他对付承玄皇帝,隐儒会铲除修士的宗旨永远不会变。”她说完慢慢走到了后面。

  于惜竹长叹一口气,握着一对女儿的手,看看莺歌再看看燕语,淡淡笑道:“你们姐妹俩啊,爹爹还真分不出来。”

  淑妃擦干眼泪也是莞尔一笑:“是啊,便是我这个娘亲也是分不出来的。”

  于惜竹咳嗽一声,身上的灵光飘散,低头吐出一口带着灵力的鲜血,头发却在瞬间化作了灰白色。整个人也变得苍老不堪。

  他无力一笑,面前的莺歌再也难以控制自己,抱着于惜竹低声道:“我是莺歌。她是妹妹燕语。我们俩只有李道玄能分得出来的。”

  于惜竹多日前就看出莺歌燕语与李道玄那扯不断的关系,低头想了一下说道:“李道玄这孩子是很不错的,但就是桃花运满,身边的女子也多了些,你们,你们学得为父的功法,还是不要跟着他了。”

  他说着又对莺歌笑道:“你这孩子一看便比妹妹稳些,那六合千字经乃是儒家功法中最为深奥的一门,修习之时不但学武,还要修文。最是考验耐性的,我便传给了你吧。”

  于惜竹说着又端详着燕语:“好,这孩子心思少一些,更是有几分灵气,正适合那浮游观的天师咒法。”

  于惜竹说着心中再次难受起来:这一对姐妹此时体内还都流动着西域大明教的灵力,而且还是最为基础的灵力。若是自己早能相认,以她们的资质,一番调教之下,早就学有所成。

  于惜竹低声道:“可惜,可惜我没有时间了!”他说罢,借着最后一点时间,以御物心法将儒门六合千字经和天师咒功法凝聚成两个灵团,一左一右打入了莺歌燕语体内。

  一日蜉蝣法终是熬得于惜竹灯枯油尽,再输入这功法后,他已是到了回光返照的死亡时刻。于惜竹振奋精神,抱着淑妃道:“你们学得功法,便要保护好你们娘亲,刚才那迦叶所说,看来李道玄这孩子如今还活着。若是再遇到他,便替为父告诉他一声,天下兴亡,便在他一念之间!”

  于惜竹说完垂头不语,莺歌燕语一左一右抱住了他,推动之下,这位儒宗大豪整个身子就如香灰一般簌簌散开,最终化作了一地烟尘,只有一双手臂还保留着,却紧紧抱着淑妃。

  莺歌燕语扑到娘亲怀里放声大哭起来,但哭了许久却没有发现淑妃的动静。莺歌心中一慌,起身抱起了娘亲,却发现这淑妃面色红润,但胸前却插着一朵蔷薇,那便是李泰留在于惜竹身上的蔷薇花儿,此时却穿透了淑妃的心脏。

  莺歌脸上一片苍白,忽然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她咕咚一声歪倒在地。燕语自旁看着一地烟灰,再望着姐姐和母亲,便狠狠擦干了眼泪,一手拖住姐姐,一手抱住娘亲的尸体,娇小的身子却坚定的走向了鳐鱼之外,终是消失不见了。

  鳐鱼观水居中一片狼藉,在燕语走后不过一刻时间,内室之中便有一道紫色惊雷飞绕而出,在观水居中惊雷绕来绕去,最终消失不见。内室之中传来一个女子惨叫之声,依稀听到萧眉织大声道:“莲生姐姐,你再这样,就要出事的。如今你脑内的五雷已被驱除,但那往昔记忆能不能恢复,还要等一段时间……”

  扑通一声响动,长发披散的莲生自内室之中奔走了出来,她的额头之上插着三根银针,却高声道:“我不要紧,那莺歌燕语呢,咦,那个讨厌的李薇儿也不见了。”

  白小蛮带着萧眉织和苏晚晴走出来,看了一眼地上的烟灰,摇头道:“于先生去了,莺歌燕语该是陪着娘亲走了吧。”

  莲生回头奇怪道:“为何要走,咱们大家伙儿高高兴兴在一起岂不是好。”

  白小蛮皱眉道:“李道玄那蠢货如今不知生死,有什么高高兴兴的。”白小蛮虽然还是对莲生冷生冷语,但莲生自长安一路护送她到洛阳,这一番情义已是刻在她的脑海,所以白小蛮还是十分在意莲生的。

  莲生此时也是怒道:“长安那次出大事,李道玄那蠢蛋也是躲起来不见了。如今在洛阳又是来了这么一出。我这个做师父的……”

  莲生说到这里忽然愣住了,眨着眼低声道:“师父,我是那小子的师父,在云州……”她面色扭动,这些日子来的记忆和北门观前的记忆相互冲突起来。对莲生来说,如今自己是谁,都成了一个难解的问题。在脑海中有两个身份,两种性格在相互冲突着。

  萧眉织看到莲生额头的长针颤抖,急忙走过去,指尖一点银针,将针拔了出来。莲生抱着脑袋痛的差点跳起来。

  白小蛮此时却觉得有些不对劲,转身看看四周,低声道:“奇怪,方才这鳐鱼内还有几个东海宗的女弟子,海萧姑娘一死,她们就不见了。还有李薇儿那女人,却是去了什么地方。”

  白小蛮话声刚落,一具女子的尸身自上方跌落下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