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闪烁的水晶石片上那个通红的字符被李恪按下去的一刻,云空之上的李道玄立刻感受到了大地之上飞跃而来一道灵光。

  这道灵光肉眼难见,无知无觉。唯有环绕身前的灵力能感应到。灵光瞬间穿过大地与苍穹的空间。在李道玄的感受里,灵光准确的击中了面前的金铁大圆球的十四跟触角上。

  金铁圆球立刻发生了异变,他可以看到圆球下方如扇叶一般张开来,露出一个黝深的黑洞。这情景就如浑圆的瓢虫张开翅膀露出尾巴一般。

  不知为何,李道玄心中紧张起来,看着金铁圆球露出的黝黑洞穴发出了耀眼的蓝光!这蓝光看起来晶莹剔透,但他却忍不住晃动身子后退了好几步,只因这蓝光之中蕴含的力量让他心生恐惧。

  但蓝光凝聚到极限,眼看就要喷吐而出的时候,整个圆球发出了嗡嗡的声响。李道玄看到花满袖自圆球之中飞身出来,她面上闪过一道紧张的神色。静静看着那凝聚在圆球之下的蓝光慢慢消散,底部芭蕉叶一般的开口慢慢合上。

  大地之上飞来第二道灵光,但圆球上的触角也在瞬间收缩回去。那灵光似失去了目标,消失而去。花满袖瞬间到了李道玄身边,拉扯着他的身子,飞身而下。

  两人再次穿过云海之境,云海下的大地扑面而来。李道玄不由自主的跟着花满袖向下飞行,心中却明白过来,她这是沿着灵光所来之处前行。

  穿过了洛水,再次进入云深谷的密境中,两眼之旁的景物飞逝而去。等到了黑色瀑水下,花满袖也不减速,手指挥点之下,大地如陷流沙,凹陷出一个大洞。花满袖带着李道玄进入了洞中。

  李恪与李泰听到异响转身的当口,带着李道玄的花满袖已逼到了他们近前。这这个隐秘的洞穴里,除了闪亮的水晶片,再无其他东西。

  李恪一身黑衣,双手紧紧握住一块长三尺的水晶片,口中低喝道:“你这魔头莫要过来!”

  花满袖冷笑一声:“我是魔头?若不是今日我阻挡及时,你们两个蠢材已铸成了大错。”她说着指着面前的两人对李道玄说道:“若是被他们这样乱搞下去,恐怕冥界之门还未打开,这片大地已是完了。”

  李道玄只看着李恪,良久才苦涩道:“原来你最终想要的,还是这世间所谓的权势。”

  李恪握着水晶片,缓缓出了一口气,没有理会李道玄,只对着花满袖说道:“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你们冥界之人的秘密我都知道。”

  花满袖古怪的看着他,忽然大笑起来:“你,你这小虫子知道什么,你若真明白了我族的来历,恐怕现在早已臣服在我的脚下。嘿,你想要的东西,在我看来也太简单了。但我就是不给你,只因你这人,实在是太阴险了。”她说着伸出手掌,李恪手中紧握的水晶片就如被无形之手牵引着,飞了过来。

  拿住水晶片的花满袖身子未动,那李恪却是面色大变,身前勉强凝聚出浮游观的八卦印。但花满袖施出的如细丝一般的黑色冥力轻易就穿透了这八卦印,穿透了李恪的身子,伸手之间就如提着木偶般拉住了李恪的四肢。

  一直看着场中形势的李泰咳嗽一声,忽然大步走到了花满袖身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声道:“李泰愿意侍奉魔神大人。”

  被黑色丝线牵住的李恪嘴角流着鲜红的血迹,口中却大笑起来:“四弟,你不明白,在他眼中,我等根本就是可有可无之物。”李恪双目血红一片,花满袖刺入他身上的黑色丝线就如一条细长的虫子,游到了这男子的双目之中,渐渐向着额头方向运动。

  冥力穿脑的痛楚已非意志可以抵挡,李恪身子乱颤,口中嗬嗬惨叫,但还是凝聚起最后的意志对着李道玄大吼道:“叶倾城遗书,洛碧玑……”他终是没有说出这个秘密,双眼一翻,身子软了下来。

  李道玄看得全身发抖,不是为了这惨象,而是对李恪如此下场的怜惜之情,这个曾经对月长谈的男子,这个曾经信誓旦旦要灭掉修士的男人,就这样的下场么。

  花满袖抽出了冥力丝线,看着软倒在地的李恪:“我已毁去了他的丹海与大脑,但没有取他性命,你可知是为了什么?”

  花满袖这句话问的却是李泰。

  李泰脸色不变,漠然看着翻着白眼生死不知的三哥,沉声说道:“大人想要叶倾城留下的遗书,所以留下了他的性命。”

  花满袖咯咯笑了起来,伸手摸着李泰的脑袋就如摸着一只小狗:“不错,你这人还是可造之才,比某人可聪明多了。”

  李道玄深吸了一口气,走到那翻着白眼口吐白沫的李恪身边,抱了起来,转身道:“娘亲留下的遗书是给我的,不管如何那是我的东西。”

  花满袖难得没有出口反驳,点头道:“不错,是给你的,但我不会让你看到。”

  李道玄低头看了一眼形同痴呆的李恪,沉声道:“在下要先走一步了,如果阁下不愿,大可对道玄动手,我绝不阻拦。”

  李道玄这样说却有些搏一搏的想法,他已看出这冥界魔神对自己的矛盾心理。

  果然花满袖沉吟一下却是笑了:“你大可离去,这九州大地何处没有吾的影子?不怕告诉你,你的一言一行都在我的眼中。”

  花满袖说着,背转身子低沉道:“吾妹还在你身边,她与你的母亲同出一脉,你不可为难她。”

  这说的是苏晚晴了,李道玄洒然一笑:“她是她,你是你,我为何要为难苏姑娘。”他说着御风而起,飞出了这秘密的洞穴。

  李道玄抱着李恪出了云深谷之后,那黑色的漩涡已消失无踪,重伤的萧狄和散落的尸体也是消失不见。李道玄飞过大地,眼看洛阳皇城之南的杨府也是安静下来。除了队队在杨府四周巡逻的禁卫,已不见了雷家的修士和李元昌叛军的身影。

  他想了一想,决定先回鳐鱼观水居中。

  鳐鱼观水居还停在牡丹园下的洛水中,李道玄抱着李恪进入鳐鱼之内,却只有海萧迎了上来,李道玄微微解释了几句便坐在了观水居中发呆。等到他坐在观水居中心情慢慢平复下来,抬眼便看到了坐在面前怀抱琵琶的白小蛮。

  啊,李道玄低呼一声,看着大病刚愈一般的白小蛮想要说些什么,小脸上带着莫名神情的白小蛮却先开口说道:“公子,咱们要赶快离开洛阳。”

  哦,李道玄茫然的点点头,望着脸色苍白,但精神还不错的白小蛮:“小蛮,你还好么。”

  白小蛮手指挥动琵琶,在清脆的弦音中缓缓道:“求死得生,还有比这更好的事么,洛阳的情势于先生已跟我讲了许多,盂兰盆会马上就要举办了,咱们得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自从到了洛阳,李道玄似乎就从未停止过奔波,今日洛阳连续发生了这些事情,只有现在这一刻得了空闲。在这空闲状态里的李道玄却忽然不知要去何方了。

  白小蛮见他迷茫,放下了手中的琵琶,轻轻一拍桌子:“公子,如今你已不是独身一人,吾等姐妹皆仰公子存活,现在这个关键时候,岂能做这种颓丧之态。”

  李道玄还未说话,背后传来一声清脆的笑声,莲生抱着女婴,背后跟着和莺歌燕语等人。那莲生精神极好,几步走过来对李道玄说道:“这孩子我极喜欢的,萧妹子说这孩子天冥之体,不能显露在世间,咱们可得好好养住了。”

  脸色疲倦的萧眉织走了上来,背后跟着高她一点的阿离,却是低声道:“公子,你得帮我救出老雁叔来,我听海萧姐姐说,洛阳的叛军向南去了。”

  李道玄听得头都大了起来,那张三郎也恢复了神智,笑着走过来:“三弟啊,这些事情你慢慢处理,大哥可要告辞了。”

  李道玄诧异的拉住张三郎:“大哥却是要去何方?”

  张三郎叹了一口气:“我在洛阳多日,本来就是准备要去长安的。最近听说渝州事变,西蜀商道却是打开了,你还不知道吧,整个西域商会,还有那海枯斋的商人都汇聚到了西蜀渝州。”

  李道玄却是早就听洛碧玑说过此事,那通往逻些的商道随着两国和亲已经打开。但他疑惑道:“大哥既然有心加入这次西蜀商道的事情去,为何要去长安呢。”

  张三郎低声一笑:“如今我赶到渝州去却是有些晚了,这次是去长安买点路子,然后直接出关去西域。他们海枯斋自南向北,我却是自北向南。”

  李道玄明白了他的意思,变笑道:“如此说来,那只有祝大哥一帆风顺了。”

  张三郎眨眨眼,握了握李道玄的手,却再笑道:“这走之前,我还要去杨府一趟。”他说着轻轻一指后面的红拂女:“二妹也是要跟我去的,她还有些事要告诉你。”

  红拂女犹豫了一下走上来,拉住李道玄低声道:“三弟跟我来。”

  在莲生诸女诧异的眼神中,红拂女拉着李道玄走到了观水居一角隐密处,她再犹豫了一下,忽然解开了身上一直披着的李道玄的外衫,露出了内里用碎衣缠住的胸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