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365章 洛阳风云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听到此处暗暗点头,北陵祖师凭着这缺失金灵的残缺河洛图,便推导出了五元功法。已是惊天骇地一般的学问了。他老人家最后悟出了天道有缺这一层道理,便放弃了寻找金灵的打算。当真算得上是大智慧之人。

  此时那北陵道祖的神念缓缓说着:“君能听到此处,那自然是个有耐心的人儿。这里面的关键之处我已说得清楚。君若想走出此处,却还要答应在下一个条件。”

  李道玄听得微笑起来,看来这位北陵祖师东方朔果然与传说中一般,是个有趣诙谐的人儿。

  那东方朔的神念并不能与他对答互应,但此时却好像两人在娓娓而谈一般。他摸着嘴角的胡须,点头道:“想来你该是答应了,呵,那也是没法子的事,若是不答应,你却如何出去呢。”

  他说着,伸出一根手指道:“吾深知自己为人,一旦创立出这神妙的五元学说出来,忍不住便要传为宗门。吾也想好了这宗门之名。所谓描画无双,便叫五元妙华宗了。”

  北陵道祖的神念笑意更深:“君在此必有所获,待出洞之后,可否帮在下找到那五元妙华宗的传人,看一看吾的宗门传承的如何了,若是兴旺如佛道宗门一般,那便传吾真言,便将宗门散了去吧。”

  他语出惊人,似乎沉吟了一下又说道:“若是宗门衰败了,也可传吾真言,宗门也便散了吧。留着也是个累赘。”

  李道玄听着差点跳起来,这北陵祖师说的复杂,不过一个意思,不论五元妙华宗如何,都要散去宗门。这,这却是什么意思。

  但北陵道祖的神念已经渐渐黯淡,他最后手指上空,大声说道:“吾便运出金灵之力,助君脱困,且莫忘了吾之真言……”

  李道玄身子被一道庞大的力量托了起来,而河洛图书西方位置爆出了一道耀眼的金光。

  如此代表五行之力的五道光柱全部形成,秘洞上空,金木水火土五行字符同时闪现,咔嚓声中,那山顶之上露出了一个圆形洞口。

  李道玄身子正浮在洞口之前,旁边便是一脸惊诧的阿幼黛云。李道玄知道时不再来,伸手一推阿幼黛云,两人沿着这洞口腾飞而上。

  这是一条幽深黑暗的通道,也不知飞了多久,头顶现出了一片明光水声。李道玄吸了一口气,拉着阿幼黛云进入了水中。

  激荡的流水在两人身旁冲击,再向上浮动不久。李道玄终于穿出了流水,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但见身旁滔滔洛水,果然还在洛水之中。

  阿幼黛云飞身跳上了洛水岸边,抬头看了一眼,天当正午。前方不远处便是洛水小镇,在洛水底下兜转了一圈,竟然出了洛阳城。

  李道玄也是落到了岸边,却看到阿幼黛云来回走了几步,忽然蹲下身来在地上挖了一个坑,袖中抖落出一粒红色的种子。

  李道玄走到她身后看着,哑然失笑道:“你这是要种花么?”

  阿幼黛云抬头莞尔一笑:“不错啊,我种下的是曼陀死花,却是在这里做个记号,下次等我找到了始皇陵墓,取出那金灵之力,便要借着这个记号再入那洞穴之中……”

  李道玄听得眉头大皱起来,这个阿幼黛云又变成了这般模样。

  阿幼黛云种完那曼陀死花,拍拍手站起来,却对着李道玄淡淡道:“李道玄,我要走了。你要去找那神医,我也不拦你,但切记人心难测,不要再吃亏上当了。”

  李道玄愣住了,看着风中衣衫飞舞的阿幼黛云,茫然道:“走?黛云你要去哪里?为何要走。”

  阿幼黛云在风中微笑如花,神色却渐渐冷淡下来,轻声道:“怎么,我阿幼黛云要去哪里,还得跟你李公子说一声么?”

  李道玄叹了一口气,嘴唇蠕动,终于说道:“那你也要小心一点。”

  阿幼黛云跟着他叹了一口气,心中反而酸酸涩涩的不知什么感觉,口中却低声说了一句:“若是咱们一直困在那地洞之中……”

  她喃喃说着,回头看着滔滔洛水,身影一转便如风中之絮般扶摇而去。

  李道玄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自失的一笑,收拾情怀,也是御风而起。

  阿幼黛云说得不错,如今算是解决了花家之事,现在最重要的便是找到那被李元昌劫持的萧眉织了。

  他身形越过洛书小镇,沿着第一次进入洛阳的路线,再次奔向洛阳而去。

  还未到洛阳城中,李道玄就在半空看到了城中那如黑柱一般的烟雾。他吃惊之下辨别方向,那烟雾腾起之地正在皇城附近。

  李道玄没有记错的话,皇城之南便是杨怀素的府邸。

  难道那李薇儿真的带着禁卫抄了杨素的家?李道玄这般想着,身子加速,冲向了洛阳南门。前方闪过一片金光。李道玄还未行到洛阳南门,半空中一团蜂鸣之声,金光乱溅之时,千万支飞羽齐射而来。

  李道玄身子悬在半空之上,挥手带出一条风旋刃,将城楼箭垛里守卫放出的利箭扫到一旁,口中大喝道:“吾乃洛阳观察使,神王殿下在何处?”

  前方一阵冷笑声传来,一个紫袍将军立身在洛阳城头,看着李道玄冷声道:“在下右神武将军陈不知,奉陛下之旨前来洛阳平叛,你是何方的修士,和李泰那逆贼有何关系?”

  李道玄不认识这位长安羽林卫大将军,曾入驻东宫之内看守太子的紫衫陈侯。但听到他口说奉陛下之旨,又说什么李泰逆贼,便知道这短短时间内定然发生了自己想也想不到的大事。

  不管这位紫袍将军说什么,李道玄已无心恋战。身影一闪之下,半空突现一个水元镜像。本体却奔向了西方。

  那洛阳城楼之上瞬间就飞出了数十个修士,一看便是来自仙流五宗,在防守洛阳的破灵卫配合下,瞬间就将李道玄的水元镜像击成了碎片。

  李道玄却趁着这个时间,冲入了洛水西流,他沉入水中,想了一下,当前无论如何也要到那杨怀素府中看一看。心中想着,他便运转灵力,一道水元在洛水之下奔流不停。

  果然没过多久,前方一只大鱼游动,那鳐鱼观水居现身在前方。鳐鱼大眼之上还站着一个女子。正是海萧。

  李道玄进入鳐鱼之内,四处看了一眼,却没有发现张三郎的身影。他正要问一下,那海萧忽然冲过来扑入了他怀中。

  李道玄下意识的楼住海萧,感受着这女子的依恋之情,想想又是不妥,伸手轻轻推开她,低声问道:“我大哥现在何处?”

  海萧欣喜的看着安然无恙的李道玄,急忙说道:“张大哥担心红拂姑娘,说要去杨怀素府中看一看。李大哥,你不知道,我们在那花家水牢旁守了一日一夜,却不见你的身影。我要下去看一看,张大哥又不允……”

  李道玄点点头,无心诉说水下见闻,沉声道:“那杨怀素府在皇城之南,咱们可以自西苑洛水绕进去。汉王那贼子极有可能在那里,我也要去看一看。”

  海萧乖乖的点点头,也没有再问,挥手吩咐之下,鳐鱼在洛水之中转了一个身,向着西苑之内的水下绕了过去。

  鳐鱼奔行之中,海萧看着李道玄低声道:“李大哥,这几日洛阳发生了很多事,你又不在这里,我便问了于先生,于先生却让我不要多管。他说,他说……”

  海萧说到这里面现为难之色。

  李道玄只想了一下便明白了于惜竹所说的意思,低声道:“于先生定然要说李泰是咎由自取是吧。海萧,那李泰神王只是我的朋友,他曾帮过我,所以如果他遇到危险,我也是要救的。”

  他说到这里,那海萧却长出了一口气:“神王,哦不,李泰先生其实是个很不错的人。”

  两人说着话儿,鳐鱼似乎转了个弯。观水居内一个深沉的声音响起来:“是李道玄回来么,过来,老夫有话要说。”

  李道玄听到这中正深沉的声音,不禁苦笑一声,走到了观水居之后,立时就看到了坐在一张珊瑚椅上的于惜竹。

  于惜竹带着复杂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咳嗽一声招手道:“你过来。”

  李道玄走了过去,那于惜竹看着他忽然苦涩的一笑:“李道玄,你不能去洛阳。那里是是非之地。”

  李道玄深深行了一个大礼,摇头道:“于先生,您知道我是一定要去的。”

  于惜竹一拍身旁珊瑚椅子:“好,你既然要去,便去杨怀素府中擒住那李泰,献给太子殿下。”

  李道玄眉头一皱,但这位于先生于他亦师亦友,实在不愿反驳让他伤心。

  但于惜竹却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嘿然一笑:“怎么,你以为我要你投靠太子?不,道玄,我却是要帮你脱离这泥坑。”

  李道玄听得一愣,那于惜竹却伸手拉住他的手感慨道:“这些日子我也想明白了,你既然无心为仙流做事,那便由你了,但这次洛阳之事,名义上是奉得陛下之命。其实却是太子一力主持,如今太子得到了仙流五宗的支持,又得到了西王圣地的暗中帮助,已是立于不败之地。你和李泰一样,都是他要除掉的心患啊!”

  于惜竹说到这里缓缓摇头:“我刚刚得到消息,陛下旧病复发,如今已快不行了。陛下一去,这世间又少了一个可以保护你的人了。”

  李道玄听得心儿一颤,承玄皇帝,自己的父亲,真的不行了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