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37章 丹海金身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幼黛云这小女孩般的玩乐心态重重的刺激了阴九幽。她手中的墨玉忘川葫划过了一道圆滑的曲线,落到了阴九幽那影子之手中。

  “教主,你身为五毒教下一代教主,又是我黄泉宗的摆渡使,也算咱们魔门中新一代翘楚,怎可以如此贪于玩乐。”那阴九幽的声音还是一股死气沉沉,但话语却多了几分苦口婆心:“我教给你十殿阎王针法,你不好好学也就罢了,咱们这次云州之行前,你父王说过,低调行事,万无一失,可你一来就在西海布下那么大的阵势,又在这里大炼伸缩符。”

  阿幼黛云不待他说完便摆手止住了他,只曼声道:“阴伯伯,我说句你不爱听的,此次云州大计,父王许我一人操持全局,你可还记得。”

  那阴九幽无奈道:“我自然知道,但是……”

  李道玄身在地上,全身被制住后耳力好了不少,隐隐听到阿幼黛云呼吸变粗,虽然跟她接触不过一日时间,李道玄却深知这个女人随时变脸的脾气,心中冷笑,这阴阳怪气的老头子,恐怕有苦头吃了。

  果然阿幼黛云冷冰冰道:“那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阴伯伯看不惯的话,也回去好了。兵家之事,你们这些魔修是不懂的,五毒教教主之位也好,黄泉宗摆渡使也罢,我堂堂西苗公主,还在乎这些?什么低调行事,若是真的隐秘做这件大事,那摆在东边的十万唐军是吃素的?那北部昆仑道宗也是瞎眼的?声东击西,大隐于市,你懂么。”

  黑暗影子微微颤抖起来,也不知是怕还是气恼,那阴九幽影子一闪,拿着葫芦提起了李道玄,只淡淡说道:“不管教主你怎么说,这个人必须留下,我带走了,忘川葫中的魂魄我会帮你炼制出来,此间事了,我便回黄泉宗去了。”

  他说完影子一动,那石屋之门被一股阴气笼罩,砰然打开,带着葫芦和李道玄闪出了屋子。

  李道玄被他提着,犹自听到石屋中的阿幼黛云大声说着:“什么魔门新秀,新一代翘楚,我比得上那苍颜白发两姐妹么?生出来就是你们宗门的孟婆,还是魔门圣女,哼,我就是个没妈疼的可怜人罢了……”

  声音渐不可闻,却是阴九幽带着他走进了对角的另一间石屋。

  李道玄被阴九幽提着,虽然全身无法动作,但还是能感触到一丝怪异的阴暗之力,只觉拿着自己的那只手似乎并不是实体,反而像一块冷冰。

  他很快被扔到了地上,这屋子也是由那怪异的白色石头组成,光亮无比。

  李道玄一落到地上,便看到屋角躺着一个人,还未看清,只觉背上一亮,他强力扭转脖子,硬生生转了个角度,看到阴九幽的一只手赫然伸进了自己的肌肉里。登时吓得身体一抖。

  那景象怪异的很,对方的手就好像穿过一层水,就那样漫入了身子。

  阴九幽的手掌很快离开,李道玄的身子瞬时恢复了控制,只是肚子里冷冰冰的像吞了一杯冰水一般。

  这怪人影子一句话不说,却转身离开了。

  李道玄翻身而起,石屋门已被紧紧关死,他抽身而上,运转灵力,就要出门。但身子里一团冷气立刻覆盖住了全身,灵力还未出丹海就被阻住,无奈的软倒在地上,头晕眼花之后,一口气没上来,憋死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缓缓醒来,眼前一个须发盖脸的怪人正在自己头上搓着一对儿白色石头。

  李道玄认出来这人正是刚才屋角躺着的那位,不知他在做什么,想坐起来才赫然发现身上堆满了草纸。

  这种草纸是以各类植物浆液压制而成,不但粗糙而且易燃,再看那怪人不住摩擦手中石头,打出了几个几乎看不到的火花,他立刻明白了,这人是要放火烧他。

  李道玄浑身一哆嗦,虽然不能运转灵力,但力气还在,他一转身跳起来,一拳击打出去,将那怪人打得连连后退,干咳不止。

  “你是何人,为何要害我?”李道玄情急之下开口说话了。

  那人扔掉石头,须发覆盖的缝隙里露出一双诧异的双眼:“咦,你这怪物竟然会说话,难道你没死?”

  李道玄摆起了狼突式,警惕的望着他:“你又是何人?”

  那怪人双手将脸上杂乱的头发掀开,睁着一双眯缝眼仔细看了他一眼,喃喃道:“原来是个羌族蛮子。”

  李道玄被碧桃用了那什么杀手宗派’暮雨阁‘的秘药‘轻云蔽月散’,自己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模样,灵力又被阴冷的气息压住,不能变回本来模样,此时才知道原来现在是个羌族人的形象。

  那怪人见他发呆,后退了一步叹口气:“唉,小生在这里混混沌沌过了也不知多长时间,自被捉来后就没见过正常人,你若不是死人,便能陪小生说说话,唉,我跟你这怪物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李道玄见他絮絮叨叨说这些,忍不住道:“喂,我可不是死人,更不是什么怪物,我是大唐人。现在不过是用药物改变了模样而已。”

  那怪人瞪着他,却并无惊喜之意,只摇着头道:“那也没用,我亲眼见过那影子鬼炮制怪物的法子,那些死人尸体就是被他那样一抓,一掏,变成了僵尸,你现在还能说话,不用多久也会变成僵尸啦。”

  他自地上抓起一把草纸:“我看你现在神智未失,不如让我烧了吧,也算超度你一场。”

  李道玄仔细听着他的疯言疯语,心头一亮:“原来刚才那阴九幽是要将自己也变作蛊尸,既然是蛊尸,那也是蛊术一种,自己身上那莫名其妙的天赋血脉不正是蛊虫的克星么。”

  他修炼子午端阳蛊多日,得到这须发怪人提醒,再细思当日化解碧桃蛊术的法子,心中便有了主意。当即对那怪人说道:“喂,你替我看着门,我需要化解掉体内的蛊虫,等会儿我再跟你说话。”

  那须发怪人只是摇头:“不要挣扎了,小生劝你还是让我烧了吧。”

  李道玄便不再理他,走到屋角,那地上铺满了草纸,竟然还有墨砚毛笔,便一脚踢开,盘腿坐了下来。

  此时体内丹海还在他控制下,但灵力却走不出去,只因出了丹海,体内布满了黑色的阴气。李道玄想到当日化解碧桃的蛊虫,却是先被蛊虫突入了丹海之中,心道莫非需要将这些阴气引到丹海里,然后再用灵力转化?

  这一招想起来便觉得有些冒险,但他又想到莲生一魄已被人家收走,自己在这里也是死路一条,就连小白熊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如此绝境,总得冒险一试。

  他便引控丹海,微微放出一个口子,说时迟那时快,那些徘徊在丹海外的阴气得到这个宣泄口,一股而脑的向着丹海钻了进去。

  一团黑墨也似的阴气滚入丹海里,冲击着五元灵丹,霎时丹海变作了一团死海。

  李道玄此时叫苦不迭,难道自己想错了,渐渐的丹海灵力凝固,就像结了冰,五元灵丹停止了转动,那连接五枚元丹组成苍狗骨架的灰白丝线被阴气笼罩,似乎马上就要断裂。

  这次可真完了,李道玄闭目等死,就在此时,忽觉得那连接元丹的灰白丝线微微震动起来。

  他得到这一线之机,心下大喜,用尽全部心神控制那代表自己血脉的灰白丝线,神识刚刚接触那灰白丝线,就感觉到丹海内的阴冷黑气攒动起来,只一瞬间,竟然就消失了。

  丹海恢复了控制,灵力流转不休,那控制他形貌气质的轻云蔽月散被灵力冲破,李道玄慢慢恢复了本来的模样。

  耳边听到一人惊呼之声,但他无心理会,还沉浸在神识中,查探那些阴气的去处。

  原来那些黑气阴力却是被灰白丝线吸收了,以五元丹为点,灰白丝线为骨架的丹海苍狗又变了模样,隐隐一层黑气笼罩在丝线周围,就像细细的骨架上覆盖了一层血脂。还有一只丑陋的蛊虫被灵力覆盖,慢慢吸收了。

  难道我那天赋血脉不但是蛊虫的克星,而且还能吸收那黑气阴力?

  李道玄神识不住观察那丹海内的苍狗骨架,心有所悟,想到了黄土境界的‘皮毛血肉筋骨’六体修行。

  如果把连接五枚元丹的灰白丝线看做骨架,那这些黑气被吸收后就变作了筋脉,而五枚元丹贯穿整个黑狗骨架,传输的灵力就像血液流动,如此说来,自己是在丹海内无意中造出了一条黑狗!

  这个想法让他全身不舒服,想起了以前读过的一本书中所说,修行者便是在体内再造金身,从而不死不灭。又想到那修行四大境界口诀:黄土九重,丹海遂成。地象八部,造化生灵。玄空七妙,化生不死。天元六相,吞天灭地。

  黄土九重境界修成的是丹海,地象八部境界修成的是造化生灵,那玄空境的化生不死难道就是在体内造出了金身?他这样想着不禁有些惊恐起来,如果真是这般,那么自己造出的这金身,竟然是一只狗儿,这不是说自己就是狗的血脉么。

  惊恐的李道玄缓缓恢复了神识,自丹海退出,抬头就看到那须发怪人站在自己前面,而自己袍子竟然被掀开,露出内里的小衣。

  这情景让他全身大寒,瞠目咬牙道:“你要做什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