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幼黛云与那蛇人都走到了李道玄身后,和前方的花满袖相对而立。李道玄情不自禁走前一步,护住了身后的女子和蛇人。

  对于这个冥界守门之人,李道玄总有一种无力感。对方计划周密,而且所做之事又是神秘莫测,最可怕的却是不按常理出牌。

  如今对方附身在花满袖身上,自己又是投鼠忌器,李道玄想到这里便缓声问道:“阁下所谋的原来是这河图洛书。”

  花满袖双眼挣得大大的,眼眸渐渐浮上了一层黑气,一眨之下就显得极为诡异。她转身望着前方的火焰奔腾,沉声道:“河洛图书对他们凡人来说不过是个传说中的古物儿,但对我们来说,却是无上至宝。道玄啊,说到底你也是冥界地人,应该站在我这边。”

  她说着手指前方道:“这里有金木水火土五道大门,每一门开启时都有这等禁制之力,可要小心了。”

  李道玄抬头看着前方的火焰之浪正在慢慢吞噬过来,心中也是着急起来:“阁下既然处心积虑来到这里,难道就没有抵御之法?”

  被附身的花满袖淡淡说道:“五行禁制之门一旦开启,没有祭品是不会停下的。方才黑水之门大开,幸有花家那些蠢材与蛇人们为之生祭。如今火门再开,须得还有一人前去生祭才是。”

  她说着,伸出一只小手,双脚悬浮起来。李道玄身后的阿幼黛云只觉身前一股大力发来,还未聚起灵力抵抗,就被花满袖隔空吸到了手中。

  李道玄大喝医生,身子向前倾动,但一股冥力如绳索一般卷了过来,将他捆得结结实实。被附身的花满袖摇头叹道:“你呀,空具一身冥力血脉,却还要学什么人间道法,真是浪费。”

  李道玄却立刻感受到了真正冥力的威力,花满袖施展出来的冥力并无奇特之处,但极为凝聚,就如自己在洛水下压缩出的灵石一般,那是灵力粒子压缩到极致的力量。

  他低头看到腰上浮现出来一条肉眼可见的黑色绳索,脑海中却在飞快的想着应对之法。

  阿幼黛云被花满袖擒在手中,口中却蛋蛋道:“你若不放我下来,我这就自裁而死,这里一共四个人,还有四道门需要生祭,我若死了,你也没有机会去门内拿那河洛图书。”

  阿幼黛云说着,口中含着一支细长的银针顶在了自己的脖颈上。

  花满袖一瞬间呆了一下,却低声笑了起来:“你想威胁我?我本体还在云深谷中,不过是附体在花满袖身上,又什么怕的。”

  李道玄此时得阿幼黛云提醒,脑袋却是灵活起来,知道这冥界怪物既然还有心说这些,必然是被阿幼黛云捉住了痛脚。

  他脑袋飞快的转动着,口中大喝道:“你若不放开她,我也自裁于此。”他说着沉吟道:“这里既然是五行之地,藏着那神妙的河洛图书,必然不是那么好进去的。如果我猜的不错,开启这秘洞的机会不多吧。”

  李道玄越说越是肯定:“你以梦境控制花满袖,一边运送蛇人去长安,一边还要分心挖掘这地洞。必然是因为时间紧迫,我想此地一年只能开启一次把。”

  被附身的花满袖脸色一变,忽然低声一笑,放开了阿幼黛云。她望着李道玄摇头道:“不是一年开启一次,而是五百年方得开启一次。”

  她说着说着竟然盘腿坐了下来,伸出手指在地上画出了一个古怪的符号:“洛水下这河洛图书所藏之地乃是五行汇聚之所。每隔一百年,洛水河流就上涨两分,五百年上涨一寸,这里才能得进入。”

  花满袖口中说着一笑:“至于运送蛇人前往长安,那可不是我的主意,不过是花家这帮蠢才自作主张而已。”

  李道玄此时伸手拉住了逃离生天的阿幼黛云,眼望那慢慢卷来的火焰巨浪,感受着灼热的气息。此时火浪距他们不过十丈之遥。他轻声问道:“你可没事?此人古怪的很,莫要中了他的暗算!”

  阿幼黛云深深望了他一眼,叹了一口气:“虽然逃了一劫,但若没有生祭,最后终究还是躲不过五行禁制之力。”

  李道玄却望着一直在地上演算的花满袖,低声道:“且等一等,看他怎么说。”

  地上被附身的花满袖画了数十道古怪的符号,忽然抬头笑道:“李道玄你倒是对我很有信心呢,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这五行之门乃是神人所造,自然契合天意。我现在便是要找一找‘’五行之缺‘!”

  五行之缺,李道玄一愣:“何为五行之缺?”

  花满袖又画了几串符号:“金木水火土五行相克相生,若是五道禁制一起施展开来,那是没有任何法子的,若只单独一门,却可利用相克之道,找到这些禁制之术最为薄弱之地。这便是五行之缺!”

  她似乎计算完了,站起身来看看四周:“这次是火门禁制,那五行之火乃是太阳之极限,其最弱处却在何处呢。”

  阿幼黛云却笑道:“原来是五行相生相克,我却知道了。那水克火。用出水元灵力,不就可以对付这火浪禁制了么?”

  李道玄心中微动,立刻凝聚起了水元灵力!

  但花满袖面带冷笑,摇头道:“五行之说若是这般简单,那也不会传承这么久了。你只知道水可以克火,但别忘了,火还能克水呢?”

  阿幼黛云出身西苗,对于这五行之说也只是知道皮毛,听到这里不禁摇头道:“不是水克火么,火怎么能克水?”

  花满袖背负双手叹道:“蠢材,难道没见过骄阳如火,大河干涸的时候么?大河滔滔之水尚且被骄阳烤干,这不是火克水么。”

  阿幼黛云听得也是一笑:“原来五行相克也讲究实力高低,本事大的能反克之。”

  花满袖沉吟道:“正是这个道理,如今火大,咱们就不能以水相克,那样反而会被克。”

  李道玄听到这里忽然想到小时候在云州的一件往事,不禁低声道:“咱们可以以火克火!”

  阿幼黛云和花满袖都是古怪的看着他,不知这以火克火之法。李道玄微微一笑:“我少年时曾在云州野外被山火困住,那时候也是被逼无奈,便在身前先放了一把火,原是要自暴自弃之意。”

  花满袖此时带着黑气的两眼却露出了惊喜之意,接口道:“但你在身前放的这把火却救了你是不是?”

  李道玄点头道:“不错,这里面的道理我到现在还不明白,但身前之火烧光了我身边的野草,那大火就绕过了我。却得以逃脱。”

  花满袖哈哈一笑,拍手道:“正是如此,咱们倒可以试试。”

  他们说着话的当口,那火焰巨浪已扑到了近前,最近处吞吐的赤色火焰已卷出了一丈长的火气。

  被附身的花满袖跳到了李道玄身前,加上那蛇人,死人紧紧的挤在后面石壁上。

  她看着前方火浪如潮,沉声道:“待火扑来时,你只聚起火元灵力将咱们裹住。这灵力之火你可以控制,咱们都能忍受过去。姑且试一试。”

  李道玄深深吸了一口灼热的气,四周的空气似乎都在减少,只剩下火气。他紧紧握着阿幼黛云汗湿的小手,心中一动:“原来她也会害怕!”

  此时那火浪席卷而来,已烧到了诸人的脚下。李道玄喷出一口火元灵力,脚下一道火元灵流生起,就像在脚下绽开了一朵金色莲花一般。

  飞舞的火元灵力在他的控制下包裹住了所有人。此时那火浪也卷了过来。五行火门的禁制之力与他身上的火元灵力一经接触之下,便奇异的拐了一个弯,向两侧绕去。

  顿时,整个地洞都被火浪占满。几人在李道玄的火元灵力包裹住看去,四周俱为一片赤红之色,眼中再看不到其他颜色。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赤红之色倏忽退去,就如浪潮飞快退去一般,席卷着被火焰烧熔的地面岩浆。

  整个地洞里布满了灰白色的气息,除了他们几个所站之地,其余地面都冒着白气,在视线中望去,似乎地洞大地都扭曲了。

  李道玄小心的维持这火元灵力,待到确定那火浪退去,这才小心的收了灵力,只见地面之上冒出了白色的气泡。

  他轻轻运转一道水元灵力,嗤啦之声不绝于耳,前方发软的地面变得再次坚固起来。化成了带着花纹的古怪石头。

  被附身的花满袖抬头看了一眼,低声道:“咱们去五行门前看看,水火过后,那一道就是木门禁制了。”

  阿幼黛云也是说道:“且去前边,水火之门不是打开了么,咱们可以躲进这两道门里。”

  于是李道玄贴着地面御风而起,带着几人冲过了岩浆遍流之地,到了后面的五行门前。

  这里是地洞最深处的位置,古怪的地形围城了一个四方形,依稀便是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分别现出四道颜色不一的大门。

  四门所围的空间中间,在大地上却现出第五道门,那是黄色的土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