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36章 墨葫取七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幼黛云这一脚踢得李道玄一个踉跄,差点扑倒在莲生身上.他心中恼火,但此刻也不敢妄动,只得忍住了气,心中默默念道,莲生,现在还不是救你的时候啊,我可要大大得罪你了.

  他伸出手指捏住了莲生短短的内里小裤,心儿猛的跳动起来.

  那紧致白腻的肌肤靠近了隐隐一股木元灵力透出,生机勃勃的肌肤映照着鲜艳的桃花印记.

  莲生的小腹线条绷紧,肌肤弹性极好,李道玄缓缓勾动她的小裤,手指肚儿触到了肌肤之上,便觉滑腻之中更有几分颤动之力,仿佛这肌肤活了一般.

  他小心的将莲生半翻了身子,侧身向外,将那短裤褪去了三分.便见一团圆鼓鼓的玉臀被短裤勒住了一半,鼓动出来.桃花印记自小腹延伸细腰,盛开在玉臀之上,此时半掩春色,臀沟斜伸,却有一串儿晶莹的水珠儿沿着曲线柔美的沟渠之中滑动,就似明月光中的海棠春露。

  李道玄咽了一口唾沫,明知道不是时候,腹下的欲望还是不合时宜的跟着那串儿春露鼓动起来.

  一只小手伸过来,加入了他的行列.阿幼黛云贪婪的手指沿着莲生身上的桃花印记反复抚摸,口中喃喃道:“好美的桃花。”

  黑衣公主的双手一直戴着一双黑皮手套,此刻情急伸手,露出一方皓腕,那如凝霜雪的手腕映衬着莲生的玉质肌肤,却显得更加白嫩.李道玄心中一动,这魔女手腕好美啊.

  阿幼黛云抚摸良久,越看越爱,忽然转头问道:“阴伯伯,这块皮若是割下来,还能有这般生机之美么?“

  李道玄大惊,这魔女竟然因为爱这桃花印记,竟然要活活将莲生身上的皮剥下来.

  阴影老头冷冰冰回应道:“妙华宗门人身上的印记乃是血脉传承的灵元之力,你若是杀了她或是炼化了她的灵力,那印记自然就消失了.“

  阿幼黛云失望的叹了一口气,忽然又高兴起来:“那我把她炼成蛊尸,这幅桃花便能****陪在我身边啦。”

  那阴影之声发出嘲弄之意:“蛊尸三魂七魄皆无,灵力不消说,连肌肉血骨都慢慢化作了僵气,你想要个浑身发臭的干枯肉尸么?”

  黑衣公主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性子,恼怒道:“阴九幽,我要定这幅桃花图了,你老人家见识广,倒是出个主意啊。”

  一阵沉默后,那冰冷的声音无奈道:“你若真想保住她的灵力印记,只有一个法子,那便是取出她三魂七魄中的一魄,炼成鬼姬。但那‘十殿阎王针法’你还没学成,看来是不成的。”

  阿幼黛云似乎呆了一下,忽然咯咯笑了起来:“阴老头,那阎碧落的十殿阎王针有什么难的,我刚见过那老头儿,还得了他一件宝贝呢。”

  那被称为阴九幽的影子怪人冷哼一声:“阎师侄乃是黄泉宗中少有的天才少年,况且心志坚定,专修碧落黄泉心法和十殿阎王针,岂是教主你这般三心二意之人可比的。”

  阿幼黛云嘿然道:“那阎老头都一把胡子了,阴伯伯还说是什么天才少年,你看这是什么。”她说着自怀里取出那墨玉葫芦,在手里晃了一晃。

  李道玄听到这里心下吃惊,他刚才一直以为那阴影老头是五毒教中的高手,却没想到他竟然是黄泉宗的,听他语气,似乎比那鬼医阎碧落辈分还要高。”

  阿幼黛云一拿出那葫芦,石屋之内便起了变化,紧闭的石门上显出了点点黑色痕迹,痕迹变深,慢慢变作了一个人形痕迹.那阴九幽竟然身化影子,穿过了石门.

  影子一晃,诡异之间,阿幼黛云手中的葫芦已经落到了他手上,却尖声道:“他竟然把这忘川葫都给你了。”

  阿幼黛云不满道:“我给了他许多宝贝,他给我个葫芦算什么。”

  阴九幽喟然一叹:“傻丫头,你知道什么,你可知这葫芦的来历?”

  阿幼黛云得意道:“我当然知道,不过是阎老头的一件法宝罢了,听说这法宝是他自己练成的。”

  阴九幽影子静止不动,似乎在凝望着那葫芦,良久才说道:“这事主母没有告诉你,这葫芦确实现世时间不长,乃是十六年前,奈何桥边突然结出来的。”

  李道玄听得越发紧张,连奈何桥都出来了,此人是人还是鬼。

  那阴九幽继续说道:“十六年前,长安惊变,冥界神狗现世人间,人间魔宗也是大乱迭起,那年黄泉宗冥力异常,不但奈何桥边结出了这个葫芦,主母怀胎三月,被冥气催动,也生下了你这个丫头,说起来,你和这葫芦乃是一起出生的。”

  阿幼黛云一把抢过了葫芦,惊喜道:“这么说,葫芦儿和我有这等缘分。”

  阴九幽影子扭曲,闪到了李道玄身边,一股阴冷的气息裹住了他全身。李道玄全身发冷,只觉身体内似乎有一道热流就要离体而出。他身旁的小白熊被阴力压制,全身缩成了一团。

  “手下留人!”阿幼黛云大喊道。李道玄身上的阴冷气息消失,体内热流也回归正常。

  “此人现在还有些用,阴伯伯若是喜欢,过段时间我将他送过来给您,怎么炼化都可以。”阿幼黛云见阴九幽停住了手,忙跟他说道。

  阴九幽冷哼一声:“他听了太多不该听的东西,教主既然不愿我吸他的魂魄,那等会儿也要留在此地,不准他离开这里。”他话一说完,李道玄只觉一道如冰丝一般的东西刺入体内,霎时全身发凉,似乎连血液都冻结了,咕咚一声歪在了地上。

  他心念急转,忙想催动灵力,却发现全身经脉穴位都被一股阴冷气息堵住,与丹海失去了联系,心中叫苦不迭,此时就算想用灵力都不行了,他就像个没修行过的平凡人。

  阿幼黛云其实并不在乎李道玄的性命,至于小白熊对她来说也只是一时的玩物,她真正不愿李道玄死去的原因却是因为知道他是蛇姬姐姐的情人。但见这位阴伯伯十分坚持,也只好如此了。

  阴九幽制住李道玄后,缓缓再说道:“丫头,那十殿阎王针你练到第几针了?”

  阿幼黛云想了一下:“嗯,练到‘卞城王针’了。”她似乎很是郁闷,又说道:“我看这套针法也是平常,练到第七针了,连杀人都杀不了,那阎老头好大的名头,什么一针阎王心,两针断三魂,也不知道是怎么得来的。”

  阴暗影子冰冷道:“十殿阎王针乃是黄泉宗秘传,阎师侄练了几十年,现在也不过是练到了三针,你三年练到了七针,只是学了个架子,其中妙处根本没有领悟到。“

  他阴沉说着,又看着墨玉葫芦:“不过有了这忘川葫,你要取这道姑的魂魄,却也够了。”

  阿幼黛云欢快道:“还是阴伯伯好了,你快教我嘛。”语声娇憨,充满兴奋之情。

  阴九幽便让她将莲生身上七根银针取下来,翻过来仰面躺好。缓缓说道:“这道姑已被七针断去了天灵地气,周身三魂七魄皆已浮动,与她的身体分离,正是取魂魄的最佳时候。我观这道姑眉开风煞,腰带桃花,天命是个****妖媚的女子,取她一魄后,炼成淫鬼倒是个好货色。”

  李道玄眼看耳听,却是全身不能动,听阴九幽如此作践莲生,眼眸中闪过杀意,心道我师父虽然无耻了一点,但也容不得你们这些歪门邪道来说什么.

  阿幼黛云却犹豫道:“若是炼成了淫鬼,岂不是天天要供应她男人,我可不要,伯伯,那六道七鬼众多,咱就不能炼成什么饿鬼,贪鬼什么的.“

  黄泉六道七鬼众,说的乃是七罪之鬼,分别为傲鬼,妒鬼、怒鬼、懒鬼、贪鬼、馋鬼以及淫鬼.

  阴九幽摇头道:“这女人连血脉天命都是桃花,若不是因为她幼年便入了道门真宗,修习无上道法,恐怕早就变成一个只知****之欢的女人了。”

  他说到这里,忽然发出了一声怪笑:“至于淫鬼行乐,也并非只能是男人啊,你看这道姑,欲气凝结,阴煞堆积,看来这些年来吸了不少女人的阴下之气,你刚才摸了她一把,她反应不是挺大的,嘿嘿!”

  阿幼黛云出身魔宗鬼怪之中,但实质上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也听不懂阴九幽的话,但听他说的很有道理,便笑道:“那也罢了,我手下女人可不少,给她就行了。”

  李道玄听了这两人这番对话,急的气血翻涌,体内灵力却毫无动静,心中忽起了一个念头,若果是无力回天,我只得亲手取了莲生的性命,也免得她误人误己。心中想到这个念头,忽然惊恐起来,自己何时变得如此狠心了。

  这一番功夫后,阿幼黛云在阴九幽的指点下,已然用双手合握起那墨玉葫芦,却将葫口转下,倒立在莲生的小腹之上。

  阴九幽沉默不语,暗暗推算时辰,口中曼声道:“人体那天地人三魂,无论是‘胎光’,‘爽灵’还是‘幽精’,只要一魂离体,便是阎王也难救了,但那‘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七魄却为人身中之浊鬼,每每于月朔、月望、月晦之夕在人身中流荡游走,极易被恶灵所扰动。咱们黄泉宗秘法之中这门取魄之法,便是借了恶灵之法。”

  阿幼黛云口中微微念动,那取自莲生身上的七根银针缓缓浮动在葫芦周围。

  阴九幽见她准备好了,也推算出了莲生三魂七魄的位置,此时正值月望未满,子时三刻,乃是‘雀阴’魄最为活跃的时刻。当下大喝一声:“雀阴起了,用针!”影子幻化成的一只手猛然抬起,一团黑芒射入忘川葫中。

  阿幼黛云双手捧着墨玉葫芦,手掌间也是一团黑色灵力注入其中。

  阴九幽的黑芒与她的灵力合二为一,交缠入葫芦中,却见那墨玉葫芦口探出触手一般的黑色丝线,正是七根黑线,每根黑线都缠住了一根银针。

  霎时七针转动,犹如曼陀花开,齐齐射入莲生小腹之中,这正是黄泉宗的不传之秘“十殿阎王针”!

  李道玄见那银针入腹,暗叹一声,心中郁闷恐怖自伤之情也如那银针黑丝般交缠不清,怪只怪自己修为不够,眼睁睁看着莲生被害。

  七针在莲生白玉肌肤上颤抖,渐渐变作黑红之色,不多时,那阴九幽再次大喝一声:“起!”

  葫芦口的黑丝扯动银针弹出,自莲生体内扯出了一团肉眼可见的黑色光团。

  莲生的雀阴之魄离体,立刻又被扯入到了墨玉葫芦中。阴九幽嘿然道:“成了!”

  阿幼黛云捧着葫芦,却欢声道:“太好玩了,咱们再玩一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