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混土凝甲术曾被李道玄施展用来制作盔甲,这道功法最为巧妙之处便是可以凝聚成形而不消散。李道玄眼见这些死士们修为太弱,虽然有了于惜竹的六合千字文护持,但恐怕效果也是有限,所以才想起了这门功法。

  在场之人,也只有于惜竹对于五元道法有所了解。他想了一下,振奋道:“这场大战势必要在水下进行,那河洛图书残文中曾言道土克水。道玄你要能凝聚土甲,那咱们的胜算更大了。

  李泰悠然笑道:”事不宜迟,如今咱们的船儿快到洛水了,正是时候呢!“

  当下李道玄凝聚出道道土元,在诸死士身上凝聚出了土元甲胄。这淡黄色的甲胄在人身上浮动起来,将死士们的黑色衣衫染成了黄土之色。虽然样子不美,但其中蕴含的力量却是浑厚之际。

  但数百死士一一施展下来,饶是李道玄元灵充沛,也是累得全身大汗。海箫不知何时走了出来,一直服侍在他身旁,此时见李道玄累的厉害,便将他扶到了观水居侧方的一间小屋里。

  李道玄盘腿坐在地上,不言语的补充起灵力来。李药师还在花家水牢里,也不知是如何模样了。海箫见他凝神修炼,也不敢打扰,便关闭了小屋之门。

  不知过了多久,李道玄补充完全了灵力,只觉得全身精神充沛,似乎丹海的灵力比之往日更是充足。他抬头便看到李泰正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一卷文书。

  李泰察觉到他醒来,握起手中文书,淡淡笑道:”道玄,船儿如今已在洛水之上,那花家要我等去南岸等待。哼,他们可是越来越大胆了。“

  李道玄也是吃惊不已,这花家的藏身之处在河水之下,却要在岸边交易。难道他们真的相信李泰信守承诺,完成交易。

  李泰此时也是沉吟着:”这花家如此嚣张,我倒有些担心了,他们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别不是拖延时间吧。”

  李道玄想到刚才的疑虑,忍不住问道:“四少可知道那花家为何非要这么一艘船呢?”

  李泰无奈的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花家来人只说要在限期内赶出一艘船来。兄弟你不知道,如今大唐能造船的都在南州,一时半会来不及,我只好拆了一艘战舰,然后调集整个东都的造屋匠人,临时打造出了这么一艘船!”

  李道玄这时想到的却是那被阴九幽附身的郦水,若是他在此处,以郦水对天下河道的理解,必能找到其中原因。

  李道玄沉吟着,忽然想到什么:“四少,你可有洛水河道图,我想看一看。”

  李泰一时却踌躇起来,那河道图在洛阳皇城工部作坊里是有的,但如今大家都在洛水之上了吗,却一时去哪里找这河道图呢!

  两人商量着走出了屋子,来到观水居中一说此事,那海箫抿嘴笑道:“道玄公子,您可真是打着灯笼找蜡烛,奴家这些年在鳐鱼之内走遍天下水道。您想要看洛水河道,奴家可以随时画出来呢!”

  李道玄大喜,又见海箫说得客气,便笑道:“海箫姑娘,你快画出来,对了,以后你便叫我李大哥吧,何必公子公子的这么客气。”

  海箫白嫩的脸上飞出两团红晕,很是害羞的低声说了一句:“李,李大哥,你稍等一会儿。”

  李泰和于惜竹看着欢喜离开去画图的海箫,同时低声叹了一口气。这两人互视一眼,那李泰便低声对李道玄说道:“道玄啊,我见这位海箫姑娘对你很有意思啊。”

  李道玄微微一愣,于惜竹便咳嗽一声:“老夫先去后边休息一会儿。”他说着,竟然颤巍巍站起来,被红拂女搀着走到了后面。

  李道玄觉得气氛有异,不禁问道:“四少,这是怎么回事?海箫姑娘对我似有好感,但不过是女孩儿感激之下的心思,却有什么不妥呢?”

  李泰轻轻拍着他的肩膀:“那也没什么不妥的,但道玄你要知道,这海箫的观水居在修士之中不过是个海上青楼,海姑娘是很好的,但名声嘛!”

  李道玄大怒道:“四少你以前可不是这等世俗之人啊,于先生儒家大宗,这样想还情有可原,你却如何也这样作践海姑娘!”

  李泰打了个哈哈,摇头笑道:“道玄你误会我了,这里面是有区别的。以往你不过是一个无牵无挂的修士,但现在嘛,需要注意点名声啦。”

  李道玄惊诧的望着他,那李泰犹豫了一下,低声再说道:“我在观水居中和于先生商量过了。今年盂兰盆会之上要共推你为道门代表,去争一下那新任大唐国师呢!”

  李道玄身子一颤,李泰的话却在耳边不停响着:“要做国师,修为自不必说,还必须有仙流两大宗门以上的支持,于先生代表儒宗,三哥代表浮游观都是支持你的。有这两大宗门支持,其余便是朝堂上的事啦。”

  李泰说到此处已有了些感慨:“如今我和三哥好友说话的份儿,还有咱们陛下,对你更是不同,有我们的支持,这国师之位,你胜出的几率很大。”

  他说到此处,似乎知道李道玄在想什么,沉声继续道:“道玄,你是陛下之子,如今虽然李治小儿已登上了太子之位。但他还未继承大统,这场夺嫡之战,还没有结束呢。”

  李道玄开口想要拒绝,那李泰摆手道:“总之四哥想要告诉你,你是九皇子,也是陛下的儿子,只要这么一条,便是太子之敌!更何况咱们父皇对你更是不一般,你现在也该要为自己筹集点力量了。”

  李道玄心中不安起来,原以为出了长安,自己已远离了这个是非窝,没想到那世俗的权势争夺,如今还如跗骨之蛆一般跟着自己。

  但李泰话说得十分清楚,不管自己愿不愿意,这些事情都是要做的!做大唐国师,不是不能做,而是他根本不愿做!“

  他正想着心事,那海箫走了过来,手里捧着一张墨迹未干的白纸笑道:“公子,整个洛水河道我已画出来啦,您且看看。”

  李道玄便收拾心怀,对她笑了一笑:“怎么又忘了,以后就叫我李大哥吧!”

  海箫难得的扭捏起来,良久才低声道:“李,李大哥,其实我年纪还长你几岁呢!”

  捧着画卷的李道玄咳嗽一声,脸上热热的,他却把这茬儿都忘了,这位海箫姑娘自然是比自己要大的。

  海箫见他害羞,却咯咯一笑,伸手暗暗捏了李道玄袖子一下,转身离去了。

  李道玄铺开那画卷,招呼李泰一起看了起来,整个洛水穿过洛阳城中,出来便连结了三道人工河道,整个洛水之河东入河南道中,过七县连四山,险途激流之中,还沟通了京杭大运河的中段。最后流入奔腾的黄河之中。

  李泰的手指沿着海箫画出的河道图自上而下,李道玄跟着他的手指,看到的却是闻名天下的京杭大运河!

  洛水即为大运河之发端,这条隋炀魔帝在位期间开凿的人工大河南达余杭,北抵涿州。昔年隋炀魔帝曾乘三层龙舟,便是经过这条水道三下扬州。

  而洛阳关中汇集了天下的物产,经运河,便在洛阳集中。如今那洛水两岸兴建庞大粮仓还留有痕迹。

  两人沿着运河之道看去,李泰的手指便停在了洛水南岸之处一个小黑点上敲了敲!

  李道玄急忙问道:“这里便是与花家交易之处了?”

  李泰点点头,脸色凝重起来,良久才说道:“道玄啊,若不是你提醒了我看这河道之图,我都忘了,这里可是兴洛粮仓所在之地啊。”

  兴洛仓本是洛阳第一大粮草,供养关中之地,特别是国都长安的粮食大多是由此地发出。

  李道玄不明白其中的道理,那李泰却清楚的知道这其中的关键之处!他再看看河道,便拉着李道玄道:“走,咱们上船上去看看。”

  李道玄不明白李泰为何如此紧张,但跟着他走上那船舱之外时,便看到天色已晚,星辰遍布天空。

  此时大船正在洛水河道上缓缓行驶着,前方刚过了天津银桥。李道玄进入洛阳一来,这还是第一次在船上观赏洛水之景。只见前方水势浩渺,两岸帆樯林立,岸上绿柳成荫,芳草鲜美。

  这刚刚通过的天津银桥连接着皇城端阳门,据说每天清晨晓月尚挂在空中时,桥上就已是车水马龙,这便是被称作“天津晓月”的洛水八景之一了。

  李泰此时却无观赏之心,紧张的看着南岸之处,远远的便看到数十艘运粮大船集中在南岸兴洛粮仓处。

  李泰口中哦了一声,掐指一算便喃喃道:“原来今日是运粮船出发的日子啊!”

  李道玄不解的问道:“四少,你说什么!“

  李泰却轻轻一跺脚,指着前方的运粮船,手臂挥动一下:”如今我可算是明白那花家为何要在此处交易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