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阿幼黛云兴致勃勃的对那猪魔蛇姬说道:“你二人这就去吧,父王的大计,如今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候,容不得一丝马虎.“

  朱绣花与碧桃忙躬身称是,便起身慢慢退出。

  碧桃连看都不看一眼李道玄,却抬起手掌轻轻摸了摸自己心口。李道玄只抱着小白熊,微微点头,示意自己一定小心。

  二人慢慢退走,阿幼黛云手指轻抚着墨绿小葫芦,似乎心思不宁,忽然又说道:“小蛇儿,你再留一下.“

  那已经退到门口的猪魔再次望了一眼碧桃,目光中露出一股嫉妒的神色,肥胖的身子缓缓走出了帐篷.

  碧桃停住脚步,无奈的再次跪倒,却听这位大权在握的黑衣公主沉声道:“小蛇儿,你去那西羌部族,先查探下妙华宗道姑的那个弟子的情况,若有机会,便将他擒住,记住切莫伤了性命。”

  碧桃微微一愣,先点头答应,却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殿下,那小子有何异处,您要捉他做什么?”

  阿幼黛云手指捏着葫芦,漫不经心道:“你不知道,这冰魄银月熊便是那小子的灵兽,如今灵兽孤单现身,却不见他的身影,估计西羌部族那边出了事情,此人也是一身的好灵力,可不要浪费了。”

  碧桃听阿幼黛云语气中却更多的是一股恼恨之意,也不敢再问,慢慢退了出去。

  帐中只剩下了阿幼黛云和李道玄,这位黑衣公主高兴的逗着小白熊,嘴里还不住说着:“咿呀咿呀咿,你这个小熊儿,上次见到你就觉得可人儿,你那主人啊,得罪了我,我一定要捉回来。”

  她语气中童真未失,但话中之意却让人不寒而栗:“我要是捉到了他,先种下蛊虫,然后呢,然后就把他手脚砍断,先炼化成灵力,再剁成肉包子,给你吃好不好啊。”

  李道玄听得全身发麻,却知道此女的身份来历,若是心要如此,似乎自己真的无处可逃。

  这样逗弄了一会儿,小白熊在李道玄怀里缓缓睡着了,阿幼黛云却忽然问起他来:“你叫什么名字?”

  李道玄刚要说话,猛的记起自己的身份,他可不懂党项部族的语言,情急之下赫赫啊啊两声,说什么自己也不明白。

  阿幼黛云见过他刚才‘驯服’小白熊也是这番叫声,点点头:“原来你是个哑巴。”却招手道,你再靠近些我看看。

  李道玄抱着小白熊,两人之间也不过一熊之隔,却要如何再靠近些,心中忐忑不安,却慢慢向后退了一步。

  一只小手拉住了他的袍子,猛然拉近,他的脸几乎贴到了对方的斗笠上,然后又被一股大力推开,怀中小白熊被夺去,身子却重了一脚,被这黑衣女子踢得连翻了两个筋斗。

  “不好!暴露了。”李道玄第一个想法便是如此,翻身而起,展开虎踞式,四肢着地,凶狠的望着前方的黑衣黛云。

  阿幼黛云放下睡着的小白熊,拍手大笑道:“好,果然有一股野气,难怪能勾搭上蛇姬姐姐,只是样子丑了点。”

  李道玄立刻压住差点吐出的一股灵力,茫然抬头,不知她是什么意思.

  阿幼黛云远远看着他,以一种奇怪的语气问道:“哑巴,我且问你,你和蛇姬刚才是不是欢好过?”

  李道玄身子一颤,虎踞式变作的狗爬式,身子矮了半截,心道她是如何知道的。

  阿幼黛云格格笑道:“刚才我看到那小蛇儿进来,双腿微颤,两肩松散,虽然蒙着脸,但那一股儿春情可是瞒不住我。你是她从帐篷里带出来的吧,那我说的必然没错,你二人刚刚做过那欢好之事。”

  李道玄爬在了地上,用一种怪异的眼神望着她,这女子看其容,闻其声,最多不过是花信年华,却又像个历练过的风月老手.

  阿幼黛云却从他这怪异的眼神中读到了倔强狂野的表情.点头赞道:“好,你做的好,能征服蛇姬姐姐那样的女人,必定是有些本事的,不过你是怎么弄她的?她舒服么?”

  她最后这两句问的极为天真,李道玄脸上红了,只低头不语。

  阿幼黛云从小就生在五毒教中,与其他女孩儿不同,越是禁忌恶毒,越是不论变态之事,她越是欣赏。所以当她看出碧桃与李道玄的一番私情,便对这个能征服蛇姬的哑巴刮目相看,况且对方还有一手驯兽的本事。

  她见李道玄不说话,也无趣起来,起身道:“我看你这哑巴啊,原来也只是个贪好女色的男人罢了,走,我带你去见个更美的姐姐去。”

  李道玄如蒙大赦,起身抱起小白熊就要走出去,那黑衣公主笑道:“哟,哑巴,你要去哪里啊?”

  李道玄这才发现这女人还站在春塌旁边,不由尴尬的站住了.

  阿幼黛云晃动斗笠,似乎在笑,伸出手掌覆在了春塌之上.那木塌上恍若流动着一层水幕,渐渐退去古朴的色调,隐隐露出金铁之色,李道玄再仔细看去,那紫红的金铁却原来一层古怪的虫子,他多年来买卖大陆稀奇之物,隐约认出那虫子竟然是金刚珊瑚虫.

  这种虫子按照排列顺序紧密程度,可组成比金铁更为坚固的珊瑚.

  阿幼黛云在那金铁木塌上输入灵气,催动‘金刚珊瑚虫’,那木塌表现缓缓被推开,露出一个隐秘的入口。

  她招招手,示意李道玄先下去。

  李道玄抱着小白熊,却欣喜起来,知道她要带自己去见莲生了。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那入口,走下雕成的阶梯,便进入了一个宽敞的密道之中,那密道一路斜向下方,越来越陡。

  李道玄在前,阿幼黛云在后,幸喜这路只有一条,只管往下走就是了。

  李道玄想起了绿洲之外进入碧桃帐篷的那条密道,不禁暗暗咂舌,原来这西海到大峡谷,地下都被挖成了密道,阿幼黛云指挥逻些军队,便是要通过这密道突破西部戍边军的防守,进入乐都城下。

  他这样想着不知不觉越走越深,耳边不停传来水流奔腾之声,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西海大湖之水倾盖下,地下应该布满暗河才对。那玉龙川竖直穿过大峡谷,整个云州边境,地下应该都是暗流才对,这种地质下却如何挖掘地道?

  但此时也容不得细想这些事情,沿着密道走了两柱香时间,眼前豁然开朗,一块巨大的白色幕布延展在前方,就似一块天空被切到地下一般。

  这块白色幕布最少有十丈长宽,发出明亮之色。那水流之声越发汹涌了。

  阿幼黛云越过他,径直走到幕布旁边,伸手穿过了那白布。李道玄暗吃了一惊,原来这幕布竟然是一层水幕。

  阿幼黛云自那幕布之后,缓缓拉出一样物事,头部尖尖,越来越宽,李道玄看得清楚,那竟然是一艘小船。

  小船斜着落到地上,只见阿幼黛云轻轻一拍,那半截船身发出一声低鸣,竟然一分为二,变作了两艘,紧紧贴在一起,就像一对儿拨开的豆荚.

  只是这船也太小了些,毕竟阿幼黛云这般娇小的女子都能单手拉出来,看起来就算她一个人坐进去也是勉强了些.

  阿幼黛云将两艘较小的船儿摆在地上,袖中落下了一道闪着灵光的符咒,只轻轻贴到船上,然后向后退了好几步。

  那符咒发着昏黄的地土之光,李道玄感受到了一股爆裂的土元之力,但更为奇异的是那船竟然慢慢变大了,等光芒退去,已变作了两艘可容十人有余的大船。

  阿幼黛云端坐到船上,招收道:“哑巴,还愣着做什么,快上来啊。”

  李道玄忙走过去,坐到了船上,两艘船他们二人坐到了右边船上,左边那船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竟然自左侧慢慢覆盖过来,只听咔嚓一声,紧紧盖到了右边船上。

  两只大船交叠成一个古怪的棺材一般的空间,黑暗中一道明光出现了,阿幼黛云推开大船船舷,那一侧竟然露出了透明晶石打造的大船窗。

  李道玄张大了嘴,只觉船只震动,缓缓行驶,载着两人进入了深水之中。

  阿幼黛云见他张着大嘴,一脸惊奇模样,忍不住笑道:“哑巴,没见过这等宝贝吧,这可是‘海枯斋天巧阁’独家打造的‘子母阴阳舟"我十六岁生日的时候,父王送我的礼物。”

  李道玄赫赫一声怪笑,那黑衣公主微叹道:“我跟你这哑巴说这些做什么。”便转头看那晶石窗外的水下美景。

  李道玄怀抱小白熊,默默推算,自密道向下,一路却是沿着西边行走,他确定这船所在方位乃是西海湖下。

  记得阿幼黛云与猪魔说过,自己的师父乃是被囚禁在一座岛上,却不知这位公主为何带着自己在湖水下漫游。

  但他不久就明白了其中缘由,只因那晶石窗外,慢慢显出了一座雪白的湖底小岛。

  阿幼黛云看着那雪白小岛,甚为得意,奈何身边只有一个哑巴,无法尽情诉说自己亲自发现的这座小岛妙处。

  李道玄见那雪白小岛立在湖水底部,远远看去就像一座发光的宝山,这才明白地道上水幕的光亮来源。

  他这许多年来为养活姐姐,日夜辛苦寻找天材地宝,却从未能够进入到大湖之底,此刻见到这番奇景,不禁精神大振。

  船儿速度减慢,渐渐接近了小岛,此刻但见湖底银鱼成群,还未游过船儿,便被一条如黑蟒的利牙草鱼吞吃干净.那草鱼刚刚吃饱却又被一群发出蓝光的螺蛳覆盖,扭动之中蓝色螺蛳散去,留下了一架惨白的鱼骨.

  鱼骨底下,一只贝壳外带着翅膀的紫红河蚌猛然张开了双蚌,自蓝色螺蛳群中穿过,不多时紫蚌颤抖,吐出一颗颗蓝色螺蛳外壳.

  李道玄眼花缭乱,但见各色怪异的水中生物漫游在小岛周围,更有无数彩光粼粼的怪石被船儿翻起,露出石下一条条不知名的椭圆形小虫子.

  小虫子吸附在了船壁上,更有一只就盖在了晶石玻璃上,露出那椭圆形的银白色腹部.

  他怀里的小白熊翻身跳起,小眼圆睁,嘴巴流出了无数口水,嗷嗷直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