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四芳菲门,李道玄还是第一次听到这奇怪的名字。

  张三郎见他不懂,便解释道:“皇城长乐门之南,那杨府东西两侧便是洛阳最为有名的花楼妓馆。其西乃是天涯小筑,其东便是那四芳菲门了。”

  红拂女却忧心的看着于惜竹道:“我在府中听说那位雷千云大少正在四处搜寻于先生的下落,若不能将先生安顿好,却也有些忧心。”

  李道玄默想了一下,已是想到了解决之法。他起身抱起那于惜竹,问那张三郎道:“大哥,咱们先去洛水岸边一趟。”

  红拂女与张三郎都不知他为何要去,但还是跟着李道玄出了这小旅舍,直奔洛水北岸。长夜未明,整个洛水只有几盏渔船小灯。

  李道玄抱着于惜竹沿着河岸走了几步,挥手将一道风元灵力打入那洛水之中。

  这风元灵力之中包含着东海宗的功法,在红拂女与张三郎的诧异之下,那洛水翻腾,鳐鱼出现。不多时东海宗的海箫已是亲自走了上来,对着李道玄喜道:“公子,好久不见,您有事要海箫做么?“

  李道玄便将事情简单说了一遍,最后道:“如今于先生生死未卜,但那洛阳神医下落不明,我想鳐鱼之内比外面安全。“

  海箫看了一眼站在岸边的红拂女,嬉笑道:“公子放心吧,观水居内还有许多灵药,这位于先生不碍的。“

  李道玄点头致谢,忽又想起红拂女自杨府中不告而别,似也不便出头,便转身对红拂女道:“姐姐可在这观水居中小住几日。待办完这几件事,咱们一起回云州,便可逍遥天地之间,再无牵挂了。“

  红拂女望着那鳐鱼,目眩神迷一般叹息道:“不出那杨府之笼,哪得这般奇观妙缘,三弟啊,我十分爱这遨游东海之神物,你便可放心与大哥办事。“

  待安排好于惜竹与红拂,天色已是亮了。张三郎看看天色笑道:“晨光初起之时,正是朝露寻花的好时候,咱们这就去那四芳菲门里走一趟。“

  四芳菲门就在长乐门之南,两人走过洛阳有名的金粉桥,看着那已经起来的洛阳人正流动不息,赶往南北二市。

  两人皆是步行,看着这些早起的人儿,李道玄不禁想到了长安,微笑道:“原来洛阳之人如此勤劳,比起来,那长安的百姓可就悠闲多了。“

  张三郎摇头道:“三弟你这可错了,洛阳才是悠闲之地,那长安人每日钟鼓而起,夜禁而休,看起来十分悠闲,但长安千户,每家都有兵器甲胄。每年还有守城训练。只因长安固守西关啊。“

  他说着手指这些洛阳人道:“洛阳人儿早起奔赴南北二市,大多不是去做买卖,却是去闲逛而已。关中之地多年无战事,只要供应好长安的粮草就是了。这整个洛阳的百姓和混杂其中的千宗修士,不过是爱春日之晨光,玩耍罢了。“

  李道玄眼见前方一道坊门大开,武侯卫们慵懒的打着呵欠,一群带剑的公子少爷们嘻嘻笑着走了进去。不禁问道:“大哥却是如何来洛阳的?“

  张三郎停住脚步,指着前方右侧的一个小摊子说道:“咱们去哪里尝一尝洛阳的早点,大哥的事早该告诉三弟你的。“

  这个早点摊子却是洛阳如今最为风行的‘水席大餐‘。

  李道玄和张三郎刚一落座,就有一道菜端了上来。

  张三郎指着这菜笑道:“这便是洛阳水席的八大凉菜之首,却也有个典雅之意,名为‘服菜‘“

  李道玄见他忽然说起这菜来,不禁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这道菜看起来金黄一片,却是以蛋黄热浇成蛋衣,附在青绿滴翠的菜叶上。其上还有不知何物切成的红绿之丝。“

  张三郎指点道:“这红绿之丝本来应该点缀成龙凤之图,这道‘服‘菜之意便是黄袍加身!”

  李道玄低头看那黄色蛋衣的红绿之丝,果然有些黄袍绿带之意。

  张三郎待他品了一口,便挥手让摊主撤了下去,第二道凉菜又端了上来。

  张三郎轻声道:“三弟啊,洛阳水席这前八道凉菜分别以‘服、礼、韬、欲、艺、文、禅、政‘为名。刚才你吃的是服,这一道便是’礼‘了!”

  李道玄低头看着,却是一道冷蒸鹿筋,那鹿筋被蒸成乳白色,形状做成勾状,看去就像一个鞠躬之意。这洁白晶莹的鞠躬之意的鹿筋在盘中置放有序,极为美感。

  李道玄放下木筷,推开这菜望着张三郎:“大哥顾东而言西,这些菜式花样妙绝,但口味也就一般,实在没什么好的。”

  张三郎微微一笑:“三弟不是问我为何来这洛阳,实话说罢,和这洛阳水席大有关联。”

  他说着微微挥手,那摊主竟然走过来将菜撤掉,几个人收拾几下对着张三郎微微鞠躬,便都走了。

  张三郎站起身形,对李道玄缓缓道:“洛阳水席是我创制而成,先送到白马寺,继而传到了杨素府中,最后流传在洛阳。”

  李道玄吃惊道:“大哥,你来洛阳就是为这个?”

  张三郎手指东方道:“三弟啊,你可知东海之东有一群岛,名为扶桑?我张三郎年少之时做生意,与那长安洛家白鹰儿在海上争锋。我与洛家在海上平分财富,却出来一个琅琊王,打得我们两家屁滚尿流。”

  李道玄听到此处便露出了古怪的笑意,万没想到这位大哥的故事竟然又扯出了长安洛家。

  张三郎轻轻走了几步叹息道:“海枯斋,这名字就取得如此霸道,那是要取尽财富,让大海也枯竭之意。总之说来,东海商战,洛家败了后便回转长安。我却不甘心失败在那海枯斋手里,便独驾一只小船,向东探索,如此才发现了那扶桑岛。”

  张三郎说着再次指着东方道:“那扶桑岛上都是些野人,我独身一人做了那岛中之王。不过三四年间便积攒了许多财富,此次回洛阳,却是要与那海枯斋再战一场!”

  李道玄这才明白这位虬髯客的来历,想象那东海扶桑岛之事,不禁赞叹道:“大哥独身一人,竟然做了岛中之王,果真是世间英豪!“

  张三郎嘿然道:“可惜啊,你口中这位英豪,在中土修士界一点儿势力都没有。当日在洛阳听到道玄你在长安故事,我便有意接纳,其后多事,如今却在杨府重逢,难道不是天意么?“

  李道玄想到杨府之中这虬髯客的热情之举,不禁笑道:“大哥是要扶持我这个道门败类么。“

  张三郎哈哈大笑:“本来是有这意思,但三弟你并无争斗之心,如今又成了兄弟,此事不说也罢。“

  他说着手指前方:“那四芳菲门到了,此地为洛阳第一花柳之地,共分春夏秋冬四季花楼。咱们先去看看。“

  李道玄跟着张三郎来到四座连环小楼之前。这四座小楼都是木制建筑,看起来各有形状,便是颜色也是不同。

  那绿柳招摇的最左一楼上挂着一块桃木匾《春赏百花》。

  李道玄驻足看去,只见那其余三楼也是各有牌匾。

  张三郎在他身侧笑道:“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这四季芳菲门虽然名字很是俗气,但其中之意却是至理名言啊。”

  李道玄看看四方无人,正要答话,就看到一辆香木小车停在了那春赏百花楼前,一个俏丽的身影探出车门,正自高声叫道:“莲姐姐,小蛮姐不好了……”

  李道玄心头一跳,身子就如脱弦之箭,瞬时就到了那香木马车之前。燕语正忙乱成一团,见有人到来,也不说话,挥手就是一道圣火灵力。

  李道玄急忙叫道:“燕儿,是我!”他口中说着,挥掌一弹收了那圣火之力,只觉这火力之中含着一股辛辣的腐蚀之力。

  见是李道玄来了,那燕语只露出一丝喜悦,忽然又沉下了脸,钻进马车低声道:“公子来了!”

  一声闷哼传来,莲生自车门一侧转出来,见是李道玄便转头说道:“李公子是大忙人,你们俩赶快让一让,让白小蛮这可怜丫头快死了吧。”

  李道玄脸上也不知什么表情,但听出来莲生口中不满之意,心中忽然惭愧起来,确实自己从未想过白小蛮的事。

  他钻入马车之上,只见横卧的白小蛮紧闭双目,周身淡淡的灵光浮散起来,知道这是丹海散灵之状。便立刻伸手握住白小蛮冰凉的手指,送入一道冥力。

  白小蛮在李道玄炼制成六鬼之后,周身之灵力已渐渐转为了冥力,此刻虽然有自爆的迹象,但得到李道玄的冥力补充,那周身散淡的灵光便隐隐收了回去。

  李道玄擦了一把汗,见莲生面沉似水,不知为何,心中竟然有些不安起来,低声道:“你,可还好么!”

  一道风声掠过,李道玄闭上眼,不动声色的挨了这一巴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