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嫡 第三百二十三章 另有隐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

一秒记住【晚霞小说 www.prajnaworks.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百二十三章另有隐情

  他做事从来不会多此一举,除非有必要的时候。

  而将她降为妾,就是多此一举的行为。

  他素来少言,更不会轻言许诺,但是既然他说过,那就永远都不可能改变!

  而且,他可以保证,她不会一直只是妾……

  慕轻歌眼皮翻了翻,白了他一眼,“将我降为妾你还有理了?”

  “如果我说是呢?”容珏唇角翘了一下,倾身过去,鼻尖轻轻曾着她的脸蛋。

  慕轻歌拧眉将他看着,看了好一会,两人的视线胶在了一块。

  然后,悄悄的,她一双手往他胸前摸去。

  容珏有武功在,哪里会那么轻易就让她将画纸夺了去,两手轻轻松松的扣住她洁白纤细的手腕,很快她双手就又再度动弹不得了。

  “黑心鬼,你放开我!”慕轻歌在他怀里挣扎。

  “别乱动!”容珏一手握着她的两只手腕,另一只手扯了扯她的脸蛋儿。

  一点都不安生的野丫头!真是的,好好的气氛就被她轻易的给破坏了,原本还想跟她说一些事的!

  “你让我不乱动就不乱发动啊!”慕轻歌桀骜不驯,连连挣扎:“将画纸给回我!”

  “你!”她坐在他腿上,还这么不安稳,在她腿上乱动,容珏被她这胡乱的动作蹭出一身的火气来,眼底有暗流涌动。

  慕轻歌心里记挂着画纸,没看到他的异常,几番夺画纸不得,她气得直跳脚:“黑心鬼,你到底将不将画纸给回我?!”

  “不给。”

  “你夺人东西,无赖!”

  “给回你作甚?”容珏眸子睨着她,“拿回去欣赏?”画面如此露骨,她好意思拿回去欣赏?

  慕轻歌撇嘴,“我画都能画出来了,真不明白你有什么好介意的。”

  容珏嘴角抽搐一下,轻飘飘的回一句:“你画都能画出来了,你又何必一定要将画要回去不敢给我看?”

  要画不成,反而被人反将一军,慕轻歌气白了一张脸,牙一咬,干脆真的不要画了,猛地甩开他的手,挣扎着要站起来。

  容珏目光幽深,一双手臂犹如贴比一般,紧紧的将她纤细柔软的腰肢攥住,不让她离开他怀里,让她乖乖的坐在他腿上。

  慕轻歌双目圆滚滚的瞪他!

  “好了,总是气呼呼的作甚。”容珏将她绷直的身子拥挤怀里,温柔的诱哄道:“你拿着这样的画作甚,交给我处理又何妨?”

  慕轻歌哼了一声。

  “你想栽赃谁?”容珏问。

  “吏添香。”慕轻歌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正大光明的说要栽赃人很不妥,下巴抵在他的锁骨道:“当时她惹恼我了。”

  容珏微微眯眸,嗯了一声。

  “喂,黑心鬼,我觉得今儿作画的事,肯定是早就有预谋的了。”

  其实,在亦道姑姑开始怀疑的那一刻,她就想到了重画这一招的,但是她按捺住了,没有第一时间提出这个要求,而是看着亦道姑姑满口义正言辞的怀疑她作弊,听着她满口词儿铿锵有力,还动手数了她桌面上的画纸。

  她这么不动声色,只为了弄清楚这一切只是亦道姑姑厌恶她所以这么做,还是里面当真另有隐情!

  然而,经过了亦道姑姑那一出,再到皇后太后之后的一番话,她终于明白这件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恐怕,她们早就已经安排好1;148471591054062了一切了!

  她们好像已经料定她不会做画,也做不好画,所以觉得她会为了珏王府的声誉而作弊!

  所以,她们才在纸张上面做了手脚。

  其实如果是普通的场合作弊,其实没什么的,就算慕轻歌真的作弊,那也只是慕轻歌自己的道德问题,她最多会被人所厌恶,被惩罚一顿罢了,影响不大。

  其实不然。

  因为那珍贵稀少的画纸很关键。

  亦道姑姑说了,那是由皇后亲自把关的画纸,里面有特殊的几种印章,数量也是限定了的。

  所谓的特殊的印章,慕轻歌能想到就是凤凰印和玉玺了。

  印有这样的印章的画纸,其厉害性可想而知!

  这样的画纸如果无缘无故的多了,那么,就代表着有人轻易的能挑战这种权威了!

  如果这种画纸在她桌上多了,众人自然不会觉得她有这个能力去做到这一切,而会想到……容珏!

  如果情况当真到了那样的地步,容珏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所以,慕轻歌虽然不乐意,还是坚持重画。

  毕竟,没有什么能比重画更能维护清白了。

  她胆敢重画,应该也是她们万万都想不到的吧!

  “嗯。”容珏眸子黝黑深沉,“最近邻国友人多了些,你又伤了蒹葭公主,太后怎么都要找你出一口气的,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你的。”

  “太后厌恶我,但是这件事明显也针对你。”

  容珏容色极谈的说了两个字:“皇后。”

  虽然两个字,慕轻歌也听明白了,针对他的是皇后。

  也对,容珏虽然不讨皇帝喜欢,但是他到底还是皇帝的儿子,而且是最为出色的儿子,他还富可敌国,皇后自然会忌惮他。

  或许,从某一中程度上,不止皇后忌惮他,就连皇帝也忌惮他。

  不然,如此有出色的一个儿子,为何偏偏从来未曾上过朝,也得不到一官半职?

  她有感觉,有一朝,有些明争暗斗,明枪暗箭终有一天会露出水面的。

  到那时,应该会是江山易主之时了!

  容珏看着她的发顶:“今儿你为何会想到和父皇说望他一生平安的事?”

  他的怀里太舒服了,暖烘烘的,气息有好闻,慕轻歌靠在他怀里,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的,有点儿想睡了。

  闻言她清醒了一些,闻言拧眉:“因为太后的看着小屁孩的敌意太浓了。”

  虽然当初她牵着小屁孩区间太后何皇后的时候,太后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但是她还是能感觉到她目光转向她身侧时,那羞愤冰寒的目光!

  慕轻歌当时心头立刻打了一个突。

  她今天之所以让管家和将离送小屁孩先回来,其实并非因为小屁孩嗜睡,而是她觉得他留下来迟早要受罪,所以干脆先将他送回府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