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火风相克,李道玄又是抢先出手,那站在西风方位的花家高手忙不迭的运转灵力,数十道风鹤刺出手而去,这才勉强挡住了喷薄而来的真火之力。

  李道玄只出了这一招,就大致了解了这花家阵法的力量,心中已是有了胜券!当即大声道:“这是第一招!”

  他说着身影一闪,五道水元镜像同时生出,又是隔空生出,立时便占满了花家这暴雨梨花阵的各方阵眼。

  花家高手被李道玄这一招震骇的都是木立在当场。他们没有想到李道玄竟然身具五元灵力,而且这五元灵力竟然能同时运转。

  洛阳花家能在外门千宗之中立下一席地位,靠的便是对五元相克相生的理解,以及那神出鬼没的暗器功夫。

  如今他们遇上的却是一位对五元灵力领悟更深的对手,心中震骇之下,只得用出了花家的老本行,暗器!

  修士界常说北花南唐,说的便是修士界的暗器大家!渝州唐门行踪诡秘,在北方少有露面。这花家的暗器便成了一绝!

  李道玄的五元镜像一出,那控制整个阵法的花老太便沉声指挥道:“东木转南火,西风倒北水,中土花开,逼得他出手,只需两招咱们就赢了!”

  那站在北水方位的花卿语暗中嗟叹,没想到连倔强的娘亲大人,今日都放下了架子,只求逼那李道玄出手三招,却不再妄想击败他了!

  花家的暴雨梨花大阵便涌动起来,就像一朵花开绽放,花瓣摇动,各方位站着的花家高手手中袖中,甚至是发髻上,各种暗器就如嗡嗡的苍蝇一般向着李道玄飞舞过去。

  花老太口中再喝道:“先打他本体,这些镜像伤不了人!”

  这老太太说着,手中拐杖一招风点头,带着土元之力敲向了混入中间方位的镜像!

  此时那站在前方的李道玄本体却将双手拢在袖中,对飞舞来的暗器视若不见,任那数不清的说不清的各类暗器打在了身上!

  花老太眼观四路耳听八方,心中忽然有些不安,隐隐觉得不对劲儿,手中的拐杖急忙变招而出,弹出了一道水元灵力。

  花老太身前的水土两元力交错而出,相克而激,便冲向了中间方位的镜像。但那镜像却在这时对着她眨了眨眼!一股奔腾的灵力就如夏日灼热之浪,汹涌扑来!

  这中间的镜像才是李道玄的本体,他口中大笑一声,玄空而起,运转全身灵力,笼罩在那花老太头顶之上。

  这近乎玄空境的力量一刹那就击溃了花老太的攻击,继而控制了花家的整个大阵!李道玄手掌一翻,就像提一只小鸡般将花老太的身子提了起来,左手凝聚起一道风元利刃,口中大声道:“第二招!你们可服了么!”

  花家暴雨梨花阵的阵眼被破,整个大阵也乱了套,李道玄手中又提着花老太。那花卿语大声道:“咱们认输了,大人手下留情,快放了我娘!”

  李道玄身子一转,前方诱敌的水元镜像飞扑而来,与其他四大方位的水元镜像一起爆炸开来。

  水元炸开的雾气之中,提着花老太的李道玄身影如幻,在花家各大高手之间穿插来去。最后停在了花卿语身前。

  李道玄挥动袖子,四周雾气散去,便见整个花家人都被一条木荆棘捆得死死的。

  李道玄伸手将花老太手中的拐杖抢了过来,振臂一挥,灵力投入进去,那拐杖头部跌落,整个杖体四周木屑飞舞,露出了拐杖之中的一道剑柄!

  这拐杖内部竟然藏着一柄大剑!李道玄口中咦了一声,却没有理会这个。只抬脚踏碎了拐杖头,将那藏在头部的黄绸布露了出来。

  “这便是你们花家的免死令么!”李道玄嘴角带着嘲讽之意,火元灵力透入大地,将那黄绸烧了起来,一会儿就化作了飞灰!

  李道玄再看看四周被制住的花家人,对那花卿语冷笑道:“花大人,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只因你们花家都是无耻之辈,我不得不小心一点!”

  花卿语面色苍白,却是无言以对,今日花家所作所为,便看在他眼里也是有些过分了!

  此时李道玄控制住了整个局势,那花卿语便拱手凄然道:“大人说什么都可以,但只求放了老母和其他花家人。”

  李道玄深深望着他,失望的摇摇头:“到了现在,你这个当爹的却一句话也没为自己的女儿说过话,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花卿语转头看着不远处还躺在地上的花满袖,咬牙大声道:“大人你又知道什么,不是花家人心狠,我这女儿,我,我这女儿!“他说着便说不下去!

  李道玄心中郁气略有些轻快了,便将手中的花老太抛到了地上,一脚踏住,沉声道:“放了我兄弟李药师,说出你们那河洛图书的秘密,我就放了所有人!“

  花卿语抬头望了一眼李道玄,木然道:“李药师就在后院百草房中,至于大人所说的河图洛书的秘密,花家谁都不知道,只有袖儿一人知道。大人想知道便去问她吧。”

  李道玄心中大惊,却是面色不变:“你以为我会相信么!”

  花卿语低头悲哀的看着被踩在脚下的老母,摇头道:“卿语所说的都是真的,唉,若不是袖儿这孩子知道那什么河洛图书的秘密,却又死都不跟我们说起,母亲大人又怎么会待她如此绝情!“

  李道玄一直看着花卿语的表情,见他说话不像假的。隐隐有些头疼起来,但他还是摇头道:“那隐藏在你们花家背后之人到底是谁?”

  花卿语吃惊的抬起头,嘴唇蠕动,却没有说话,那一直被踩在地上的花老太挣扎的抬起头,吐了一口唾沫,嘶哑道:“逆子,你若是说出那人来,我便和你一起死!”

  李道玄哼了一声,低头看着这老太太,便松开了教,沉声道:“老太太也不需要跟你儿子一起死了,说实话,某只是随口问问,你们不说就是了。”

  他说着便走到花满袖身旁,手中提着破碎的拐杖,却冷声道:“半柱香后我若看不到药师将军,你们花家今日可就要见血了!”

  花卿语木然的扶起了老母,那花老太一把推开他,转身咳嗽一声,袖子一闪,一道乌光却毫无声息的飞向了李道玄。

  站在花满袖身旁的李道玄正在俯身查看女孩的情况,身边灵力感应到的时候,那乌光已飞到了身前,他只得运转一道木灵盾,身子向侧闪了一下,勉强避开了乌光。

  躲过这道暗器,李道玄转身怒视花老太,第一次自内心深处动了真正的杀机,他手中凝聚出两个灵力圆球,眼角抖动,就要发动双曜印记灭了这无耻的老太婆。

  那花老太却看着他身后阴冷道:“满袖,制住他!”

  李道玄手中灵力圆球立刻化作两道元灵盾,护住了身子。他已来不及转身查探敌情,心中却是想到,难道是花家的背后之人赶来了,但为何……“

  他还为想清楚,身子却已经半转过来,便看到花满袖娇小的身子已是站了起来。这女子双手并握,手腕上两道血流直流而下,沁透了地上石板。

  李道玄双目睁大,不能置信的望着花满袖,心中却想到了,原来刚才那花老太不是偷袭我,却是为解开这花满袖身上的禁制!

  花满袖雪白的皓腕上流出的鲜血在大地上流出了两道深深地痕迹,穿过了李道玄的脚下,将他整个人围了起来。

  那看起来暗红的鲜血顿时冒出一道幽深的冥力,李道玄暗叫不好,下意识的伸手一抓,将花满袖的身子捉住了。

  此时那血光飞舞,血流上冒出道道鲜红的细小柱子,瞬间组成了一个铁笼一般,笼罩了李道玄和被捉住的花满袖。

  李道玄手指伸出,各种灵力齐齐打在血红的柱子上,但五元灵力遇到这血柱便消失无踪。

  整个柱子外围就像青藤倒开,一枝枝细长的树枝一般的血丝慢慢延伸,将整个笼子罩了起来。

  外面的阳光被掩映无形,暗红之光闪耀中,李道玄和花满袖置身于一个封闭的空间内。

  那花满袖皓腕鲜血不止,却还是喘着气大声道:“贼子,这次可制住你了,我花满袖不是这等好欺负的!“

  李道玄五元灵力不奏效之下,又运转起冥力,依旧是石沉大海,毫无作用。他也不理会花满袖的嘲讽,双脚踏了踏地面,试探了一下大地。但往日施展如意的地遁术还为发动,就觉得一股巨大的反弹之力传来,心中暗叫不好。

  那花满袖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声中还带着得意之色:“贼子,这血蔷薇之地乃是我师父独传的秘笈,任你是何等的英雄好汉,也是逃不出去的。“

  李道玄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几乎已将所有的道法用了一遍。此时他却镇定下来,缓缓走到花满袖身前,在暗红之光中俯身下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