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说着手指虚弹东侧木楼,一阵白雾在木楼上奔腾而起,渐渐消失!

  那温博生揉揉眼,再看时,东边的木楼消失不见,露出了一水池塘,水光柔和,带着一丝清风。

  而西边那看起来是池塘的地方,却露出了一座小楼。

  温博生惊讶道:“大人,他们这是……“

  李道玄摇头道:“这花家太坏了,用这障眼法儿,刚才咱们要是冲过去,保准就掉到水里出丑了!“

  温博生还未说话,就听到西边小楼上一个女子大声怒斥道:“花家怎么坏了,我花家是洛阳第一好人家,你这狗官不要侮辱我花家!“

  伴随着这沙哑中带着怒气的好听声音,一个紫衫女子踮着脚自楼上走了下来。这女子有着一张娇小的脸蛋儿,却被一头红色长发遮住了半边。只露出小口樱唇,手中却提着一柄巴掌大小的金锤!

  李道玄看着这女子走下楼梯,踏上地面时,便忍不住笑了。他边笑边摇头,只因这个紫衫女子太矮了,或者说太小了。

  不是年纪幼小,而是整个身子就如侏儒一般,虽然红发遮面,但依稀可以看到粉玉肌肤娇嫩,一双大眼怒火烧得正旺。

  李道玄并非身材高大之人,但和这个女子比起来,也是高了一半有余。但她的容颜看起来已是过了青梅之极,也有个十七八岁了。

  这娇小可爱的少女甚至比阿离都矮了一头,行到李道玄三尺处,怒火正旺的双眸带着鄙视,举起了手中小锤,高声道:“兀那汉子,别用灵力道法,和本姑娘大战个三百回合,看谁厉害!“

  李道玄咳嗽一声,勉强拱手道:“姑娘尊姓大名?请问贵门宗主何在!“

  那娇小少女听他这句话,直气得一甩长发,小锤轰然一声击打在地上,大怒道:“你瞎眼了么,我便是花满袖,洛阳花家宗主是也!“

  李道玄身子猛然晃动起来,却是因为这一锤击打地面所致。他不禁吸了一口气,望着那青石地面深陷的大坑,良久才缓缓道:“失礼了,原来您就是花宗主!“

  花满袖这一锤却是真的没有运转灵力,李道玄心中震骇:“这若是纯以蛮力击打的效果,那这小人儿的力气可真够大的。“

  花满袖见他发呆,喝了一声:“小子,你可是怕了,告诉你小子,就算你用上什么灵力道法,我也不怕你。修士算个屁,上个月被我打残的修士就有好几个。”

  李道玄立时抬头道:“花宗主,那么上个月被你打残的修士到底有几个?又是谁呢?”

  花满袖愣了一下,忽然将小金锤挂在腰间,伸出是个小手指,慢慢数了起来:“秦东海,十三日在南市被我打断了两条腿;秦玉凤,嗯,是十六日在修文坊被我敲断了肋骨……”她竟然真的一个个数了起来,但数来数去,却只有三个人。

  屈着三根手指的花满袖脸色有些不自然起来,怎么想只有三个人,似乎威慑力不够啊,但她只是停了一下,便又拽出了金锤,大声道:“算了,其他的都是不入流的角色,本姑娘也忘了,怎么着,你是打还是不打?”

  李道玄轻弹袖子,摇头道:“打,打什么?本官是洛阳观察使,奉朝廷之命查封花家,又不是来跟你打架的。”

  花满袖闻言更是大怒:“不打说个什么劲儿,管你奉谁的命来,快给本姑娘滚出去。别来这一套,有本事你带兵杀啊,烧啊?”

  李道玄挽起了袖子,将周身的灵力撤去,丹海微微运转冥力,脸也沉了下来:“好,就让本官今日好好教训你一番,现在可看清楚了,我可是撤去了灵力!”

  花满袖见这个不像官员,倒像个修士的少年竟然真的撤去了灵力,顿时打心眼里惊喜出来,手中金锤挥舞了一道烈风,大声道:“痛快,你说咱们怎么个打法!”

  李道玄转头看了一圈,便走到一株柳树旁,折下一段柳枝来。

  他抖动柔软的柳枝,似乎在掂量着。

  那花满袖踮起了脚尖,勉强看向了人群后的李道玄,却见他提着一支柳枝走了过来,差点没气死,大声道:“狗官,别小看了本姑娘手中的金锤,这可是西海紫金打造,一锤下去你这脑袋可就砸到天上了。“

  李道玄就想没有听到般,只举着手中柳枝端详着,他仔细看着,带着笑意,似乎这柳枝上忽然开了一朵花一般。

  花满袖等得心急,正要说话,却见李道玄小心的自那柳枝上捉住了一只青色毛虫,小心的夹在指间,这才转身对花满袖道:“花宗主,用着柳枝与你对打,那也是欺负你小孩子,我见着虫儿喜人,就用它吧!”

  那比花满袖手指还小的毛毛虫在李道玄手里几乎就看不到了。花满袖已是出离愤怒了,她暗咬银牙,自言自语道:“待会儿我先一锤敲断这小子的腿,然后再一锤敲碎他的脑袋。嗯,不,那太便宜他了,我得敲断……”

  花满袖不住的自下而上打量着李道玄,心中寻思敲断腿后再敲哪里。那二楼之上的花卿语缓缓出声道:“且慢!”

  李道玄手捏青虫,微笑道:“花大人有何指教!”

  花卿语走到女儿身前,望着李道玄沉声道:“李大人,你既与小女约定了赌战,也该有个彩头才是!”

  李道玄便做恍然大悟状,连连点头:“那是该有个彩头,花大人如何说,您是前辈,道玄听着便是。”

  那花满袖脑袋中还未想清楚如何敲打李道玄,此时听到他这般客气便有些奇怪起来:“这小子对我爹爹为何这般客气呢?”

  此时花卿语伸手抚着三缕胡须,淡淡道:“好,大人爽快,我也就说了。如果小女侥幸得胜,还望大人带人退出去,给咱们花家三日时间,我们也好安顿好下人们。”

  李道玄微微一笑,心道这花家宗主表面上是花满袖,但看起来背后主持者,定然是这花卿语了。他只要求三日时间,那也肯定不是为了什么安顿下人,定然是求援啦。

  但李道玄此番前来,真正想做的却不是真的对付花家,他便笑道:“一言为定,但若是在下侥幸赢了?”

  花卿语深沉的目光看着李道玄手中的毛毛虫,沉声道:“在下且问一下大人,可否真的不用灵力?”

  李道玄点头道:“若是用上一丝灵力,便算我输!”

  花卿语再看着他手中的毛毛虫,缓缓道:“也不能动用魔道之力!”

  李道玄立刻道:“没问题!”他心道我这冥力谅你们也不认得。

  花卿语这才拱手道:“若是大人赢了,我们花家自缚门前,任凭发落!”

  李道玄转头看了一眼温博生,这才沉声道:“不必如此,花大人,若是我赢了,你们花家要放出一个人。”

  那花卿语脸色一下沉了下来,良久才低声道:“是,李药师?!”

  李道玄重重的一点头,语气也严厉起来:“不但要放了李大哥,而且要给我好好的送出来,若是李大哥伤了一根毫毛,我绝不放过你们花家任何一人!”

  花卿语脸色回转,慢慢退了一步:“大人放心,药师将军毫发无伤,正在后府中修养身子。”

  李道玄哼了一声,踏上一步,张开手掌,露出小小的毛毛虫,对着花满袖笑道:“小姑娘,来吧,这一只虫儿便可打得你了!“

  那花满袖已是挥舞金锤冲了上来,她娇小的身躯就像一只离弦之箭,脚下却已踏出了一个大坑。金锤飞舞中犹自大声喊道:“狗眼看人低,若是本姑娘输了,就与你为奴,看打!”

  李道玄微微一愣,但眼前飞身而来的少女手中的金锤已经掀起了一阵狂风!那是一种扑面而来的烈风,风声之中带着刮面的痛感!

  李道玄全身没有丝毫灵力,手中的毛毛虫在指尖被金锤引动的狂风吹到了半空。他身上流转的冥力却流动到了指尖。

  其实这毛毛虫本来就是他激怒对方的一个法子,但没想到这花满袖被激怒的口不择言,李道玄心中苦笑一声,身子忽然倒在了地上。

  他没有运转任何灵力,只以云雨经脉分解开指尖的冥力,暗之五元灵力布满了身躯,感应着对方力气所发之地,惊险的躲过了这一锤。

  花满袖是带着小金锤连着身子冲来的,她心中自我感觉这一锤必然一击成功,但不知为何,对方明明没用运转什么功法,自己的金锤之力却好像擦到了一处阴冷的水幕,就这样错过了一招。

  但花满袖这些年来仗着天生神力,在这金锤上也下了苦功,一击不中之下,在半空中身躯微转,头下脚上捏着金锤直击李道玄脑顶。

  横躺在地上的李道玄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已借云雨经脉分解了花满袖的力量,他心中却在此时大为震动。

  李道玄自一开始也不认为花满袖的力量是所谓的天生神力,但他也没想到花满袖这天生的力量竟然是,冥力五元之暗风之灵。

  李道玄心中惊疑起来,花满袖,花家,他们难道与冥界有着关系?

  但此时已没有时间容他去想,眼眸上空的花满袖和金锤就如天石坠落,带着决绝的呼啸之力,压了下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