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洛阳的十坊武侯卫都等在深夜的南市里。与长安不同,洛阳的集市沿着洛水分为南北两市。这南市相当于长安的西市,但规模却小了一倍有余。

  李道玄跟着温博生再次穿过洛水,来到南市的时候,天色已微微有些发白。李道玄远远的看到那一群站在坊间墙角的武侯卫们,顿时觉得一股杀气袭来。

  这种感觉只有在百战精兵身上才能感受到。李道玄不经感叹道:“洛阳的武侯卫们比之长安武侯可要威猛多了。”

  温博生此时隐隐已将自己看做了李道玄的人,便低声笑道:“大人不知,其实长安洛阳的武侯卫都是一个德行。只是现在这些武侯,乃是自渝州境换防的边防军中招揽来的。吾将他们分作了十坊队,平日里就驻扎在南北两市。”

  李道玄点头道:“原来是边防军中招揽来的,果然不同凡响!“

  温博生也很是有些得意:“天下边防三镇,这些年来,也只有渝州境内的边防军有多年血战之神,其他边防,譬如那西海边防,已是多年未出兵马了。”

  李道玄对这个温博生更是注意起来,他暗想了一会儿,便轻声道:“温大人只做一个洛阳府尹,未免也太委屈了,日后如有机会,道玄可在神王面前推荐一下。”

  温博生望着前方的武侯卫,良久没有说话,但最后还是站住身形,躬身道:“道玄公子,您的身份,其实我老温也略有所闻。如果公子真的看重温某,请您不要再李泰王爷面前举荐我。”

  李道玄也停住了脚步,深深地看着他:“怎么,你不想在李泰手下做事?”

  温博生脸色涨红,想了一下,一咬牙低声道:“公子,跟着李泰王爷,那是要掉脑袋的!”

  李道玄心中一动,看着这个温博生,他这句话已是说得十分露骨,就差没说‘李泰有反意’了!

  但李道玄微微一笑,拍拍他的肩:“我答应你便是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咱们先把花家这件事做好!”

  温博生急忙应声称是。他走在李道玄之后,手中掏出一面府尹金牌,走到前方沉声道:“刘真,许虎!“

  武侯卫中奔出两条人影,跪地道:“武侯标虎校尉刘真,许虎,见过府尹大人!“

  温博生点点头,将金牌收入怀中,再拿出李泰盖着大印,洛阳府衙门的公文行书,这样一走流程。便将今夜的任务说了一遍。

  刘真,许虎并无异议,回头带着武侯们分作两队,沿着南市向着北方洛水边的道德坊就摸了过去!

  温博生走到李道玄身旁低声道:“大人,我已将您的身份暗中告知了这两位校尉,他们知道就行。“

  李道玄心中赞叹此人小心谨慎,办事稳妥,便笑道:“到了那花家,你们只需按我的命令来,其他话你也要多说!“

  温博生称是。

  那洛阳花家就在道德坊之北,洛水之南,背靠河岸的一座连环大宅。武侯卫们首先就奔入了大宅所在的横行大街上,围住了其中东进的房子。

  温博生骑在马上指点道:“大人啊,这花家整个宅子占满了这一条街。不过听说花家的祖宅原本在洛阳北城的上林坊。“

  李道玄知道这洛阳北城乃是达观贵族居住的地方,南城却是多居百姓。他有些好奇地问道:“祖宅既在北城,为何又迁到南边来了。“

  温博生摇头一笑:“这件事啊,说起来也太过复杂,大人可知道如今北城花家老宅被谁占去了么?“

  李道玄摇头道:“或者是家道中落所致?“

  温博生淡淡说道:”如今那花家祖宅已变成正剑宗秦家的后宅了!“

  李道玄恍然大悟,看来这正剑宗和花家果然是世仇啊。他们如此说着话,在晨曦初起之时,走到了花家东进宅子的大门前。

  李道玄下了马,对温博生道:“让武侯卫只围前门,不围后门。先不要惊扰人家,咱们先礼后兵!”

  温博生为官多年,以前做县丞时也曾抄过家,知道这都是题中之义。便招来一个武侯卫,拿出一直放在袖子中的名刺递过去:“去,给送进去,记住,不要失礼!”

  武侯卫拿着名刺便走上前去,使劲敲了敲那青色大门。但良久无人应答。

  李道玄眉头一皱,大声道:“撞门!“

  武侯卫这次轻装出动,没带平日里砸门的家伙,那刘真看了一眼许虎,两人齐齐挽起袖子,走到门前,微一吐气,便听到咔嚓一声,那有人腿粗细的桃木门闩被生生震断!

  花家大门顿开,里面却是一览无余!

  此时天光正是微白之时,朝阳露出了一丝金边。整个花府在这黎明时分看得特别清楚。自大门外看去,前方既无屏障,也没有假山白石,一路看到了中门之内,后院之中。

  温博生正在迟疑之时,李道玄笑道:“温大人,你看这前方屏石是连夜被拆去的,那中门都被砸了,这花家玩的是什么意思?“

  他说着手指前方,果然那前面宽敞之地上隐隐还能看到假山白石的痕迹,前方中门之处,两侧还有一截石墙。

  温博生倒吸一口冷气,一把拉住了李道玄:“这花家摆明了是弄成这种宽敞地方,诱咱们进去群战呢!“

  李道玄沉吟了一下,低声道:“你和武侯卫待命,我先进去探探情况!“

  他说着脚下一动,便飘转了进去,就如一只在低空飞舞的白鹤,一眨眼间就到了中门之内,入了后院之中。

  温博生等了一会儿,一跺脚,对身边的刘真吩咐了几句,拉着官袍,提着一柄陌刀也冲了进去。

  前方后院之中却在此时想起了一声琴鸣。李道玄站在后院之内,望着前方愣住了。温博生气喘吁吁的赶来后,也是站住了身形。

  两人只看到前方后院东边有一座二层木楼,木楼之上香雾缭绕,琴声幽鸣.

  这是一座以木为基,琉璃做瓦的精巧小楼。但见绿栏红柱,翠瓦光凝。这小楼装饰精丽,画栋雕梁。再配上那缭绕的香雾,真有飞梁径度,红雾未消;翠瓦光凝,晨露犹湿的美景。

  但当晨风吹散烟雾,李道玄眼前露出的却是一个抚琴的女子。

  二楼之上的这个女子穿着一身紫色裙衫,正席地盘坐,手抚古琴。她身后站着一排丫鬟奴仆,甚至还站着几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家。看起来黑压压的一片。

  李道玄细细看去,正看到那花卿语就站在女子身后,怒目望着自己。

  此时武侯卫已冲入了后院之中,快速的占据了后墙,拉开了长弓。刘真自率一队护住了李道玄和温博生。

  温博生擦了一把汗,不安的说道:“大人,我看咱们得赶快撤出去,你看这女子摆明了是诱敌之计!“

  李道玄抬头看着二楼上头也不抬的紫衫女子,微微一笑,忽然大声道:“温大人,可有火油?”

  温博生愣住了,那李道玄又大声说道:“俺看这楼上有杀气,咱们放一把火,烧个干净!”

  李道玄一说完,就注意看着楼上女子,却看到那女子依旧低着头,但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温博生摸不清李道玄的意思,因为在这坊间若是放起火来,恐怕四周街坊也不能幸免,若是控制不住,恐怕整个洛阳都要烧起来了。

  但他还为应声,那李道玄却一拍脑袋:“罢了,别放火了,本大人看这女子摆明了是空城计,待我前去打个头阵,尔等再后压阵!“

  李道玄说得就像鼓书里的词儿,那楼上女子的嘴角弯得更深了。那幽幽琴声转而轻灵起来,仿佛带着一丝笑意。

  温博生更是不明白李道玄为何变得如此急躁粗鲁,但他也无可奈何,只得应声道:“大人小心!“

  李道玄便抬脚走了上去,但他并未奔着东边小楼的方向,反而转向了西边。

  那后院西边,正对木楼的是一个池塘,塘里绿荷摇摇。温博生见李道玄竟然走向了池塘,而且脚步逐渐加快,不禁在后大声道:“大人,走错了,在那一边儿!“

  李道玄脚下不停,就像没有听到一般,忽然脚下一动,身前闪出一道灵光,他直接就冲入了那池塘之中。

  在李道玄背后的武侯卫们只看到一层涟漪在李道玄身前闪动,那李道玄就像穿过了一层屏障,消失在池塘上方。

  温博生张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就在此时那池塘上空传来一阵巨响,武侯卫们只看到一团黄色火焰凭空出现,继而暴涨开来。火焰炸开了一天的烟火,那池塘之上的天空就似被撕开了一般,露出了一座木楼的雕栏一角。

  温博生看着那似乎突然出现在池塘上方的木楼,更是目瞪口呆!

  只听一声带着鼻音的哼声:“这小子好狡猾!“

  李道玄的身影在池塘上现出,他悬在半空,手指挥舞,只听嗤啦之声不绝。整个后院池塘上方就像揭开了一团幕布般,露出了一座二层小楼。

  砰的一声,一道紫衫人影与李道玄交错而过,混杂着一个中年男子焦急的声音:“宗主,不要上他的当!“

  李道玄飞身退后,落到了温博生身前,摇头笑道:“雕虫小技,也在本少面前出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