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汉王李元昌楞了一下,良久才明白过来温博生的意思,不禁勃然大怒:“泰儿这是僭越,他是找死么!“

  温博生当然明白汉王意中所指。当今陛下名号神玄圣武皇帝。魏王李之泰被封的只是一个有名无权的洛王。如今竟然自称洛水神王,那已经是犯了死罪!

  但温博生却不敢开口得罪新任洛阳王,只低声道:“咱们魏王是几日前才进洛阳的。

  一进这洛阳城就荡舟洛水,自封神王。唉,说起来魏王,不,洛水神王脾气也忒大了点,在洛阳不过七日,就杀了六名神卫将军,洛水河中淹死了十四名分司官员。“

  汉王若有所感,忽然笑了起来:“洛阳东都之王有杀将罢官之大权,泰儿脾气古怪,但若是洛阳官员认错了他这个有名的杀神皇子,那也只怪他们不长眼。“

  温博生敏锐的感觉到了汉王语气的变化,自然陪笑道:“王爷说的是,咱们神王所杀的将军和官员嘛,都是有问题的。“

  李道玄在旁听得好笑,便是呆子也知道那魏王李泰的心思。不过是夺取禁卫大权,恐吓洛阳官员的手段而已。不过这李泰不过来了七日,就干脆利落的做出这些大事,也是其过人之处。

  他正想着,就听到温博生那略有些圆润的脸上现出一丝恐惧:“只是王爷您来了,可要多劝一下咱们神王。杀是该杀,但总得尊国法而行,他,他老人家就派了一个红衣女疯子,一言不发就杀人,唉,太吓人了!“

  李道玄心中一动,那汉王也是好奇的问道:“什么女疯子?是魏王身边的护卫么?“

  温博生摇头道:“那女疯子脸上戴着桃花面具,身穿红袍,就如魔女一般,每次杀人都带着一股青色杀气。以下官看来,不像护卫,更像修士!“

  李道玄再也忍不住,大步走来,一把扯住了温博生,低声道:“温大人,可认得某啊。“

  温博生抬头一看,差点喊叫出来,他在长安可见过李道玄的手段。当下战战兢兢道:“原来是李公子,您,您也来洛阳了。“

  李道玄轻轻拍着他圆润的脸:“这不长日子,温大人可圆润许多呢,红光满面的,看来是在这洛阳过的不错啊。我切问你,那红衣女子可有名字?“

  温博生咽了一口唾沫,陪笑道:“那女子神神秘秘,身边有时还带着两个女鬼,神王殿下也没说她的名字,只是偶尔称呼一声灵莲姑娘。“

  李道玄长出了一口气,果然没错,温博生口中描述的这个魔女,定然是莲生无疑。他心头一阵恼火,魏王这家伙,如今竟然驱使我师父做这等害人之事。

  汉王李元昌此时轻轻扶起了温博生:“温大人起来吧,那魏王,嗯,神王派你来,是迎接本王的么?“

  温博生此时双目只看着李道玄,傻笑一声:“王爷,神王殿下似乎说过,迎您进城是小事,为一位老朋友洗尘才是大事!“

  他现在当然已明白过来,神王李泰所说的老朋友,自然是李道玄无疑。

  汉王也不在意,挥手道:“既然如此,便请大人遣一辆车来,咱们还有几位朋友一起进城。“

  温博生急忙答应下来,不多时便有一辆扁平宽大的八轮大车行了过来。整个车子竟然像是自一块巨木雕出来一般。拉车的也不是马儿,竟然是八匹白牛!

  白牛四蹄缓慢,这车子却走得很是平稳。李道玄等人坐上这怪车,便在八牛拉扯之下,红巾神卫的护卫之下,驶向了洛阳神城。

  洛阳古城又称神都,自前古夏商时代便为都城。

  这神城矗立河洛之间,居天下之中,既禀中原大地敦厚磅礴之气,也具南州水乡妩媚风流之质。

  汉王推开车子前面一块水晶石,望着前方雄城,嗟叹道:"洛阳北据邙山,南望伊阙,贯洛水于其中。当可以称得上神都了。“

  黄胡子微笑道:“王爷看得是势,某看得却是关。此城东据虎牢关,西控函谷关,四方群山环绕、雄关林立。当真是‘山河拱戴,形势甲于天下‘也。”

  李道玄心中只惦记着刚出虎穴,又入狼口的莲生等人。无心理会这两人的怀古之思。

  那七七姑娘却是兴致盎然,轻声道:“我记得书中所记。洛阳城东压江淮,西挟关陇,北通幽燕,南系荆襄。为九州腹地,十省通衢。为诸侯逐鹿中原的皇者必争之地……“

  她这段话却说得汉王一愣,摇头道:“姑娘这段话却是自何处看到的,某不才,却从未读过,听过这等说法。“

  七七姑娘低头叹了一口气,良久才自言自语道:“世事变迁,人间混乱。有些东西也只有我们这些幸存之人才懂了。“

  她说得萧索,车中人却是不懂。但牛车已渐渐加速,洛阳神城就在前方,汉王也无心细问。

  牛车自洛水镇向北而去,过了南北运河开端的永泽渠,便转折向东而行。再经过洛阳西南的‘厚载门’,便来到了洛阳南大门,与宫城皇城正在一条中轴线上的‘定鼎门‘

  牛车停住,李道玄和汉王下了牛车,看着前方古青色的城墙,以及那高数十丈的定鼎大门。

  洛阳之门与长安城门相似,也是门下开洞,只不过这定鼎门只开了四洞,而且守卫比之长安更为不同。

  李道玄看着连一个守卫都没有的空城门,不禁诧异道:“竟然无人守门,这是怎么回事?“

  温博生在一侧骑马过来,听到李道玄的话便笑道:“公子啊,洛阳不比长安,没有禁制云珠的护卫,这里是不禁修士厮杀的,就说这城门,也是由各宗修士们来护持的。说起来并无什么人敢轻易进犯洛阳呢。”

  李道玄不禁点头道:“原来是这样。”

  温博生叹道:“公子你是知道的,某最是不喜做什么京兆府尹这样的治安官。但这次来了洛阳才知道,这个洛阳府尹是如此的轻松。”

  他说着低笑起来:“城中修士遍布,时时都有恶战,但这样一来,整个洛阳民间治安却相当的好呢。”

  那是自然,李道玄不无恶意的想到,民间之人谁敢在洛阳闹事?说不定瞬间就要跳出数十个修士出来修理你呢。

  他们说着话儿,已看到了那定鼎门上的牌匾,以及那城门之上镶嵌的一块金木。那是一块方形金色大木,却遮住了城门上方三丈空间,硬生生将这座大门挡住了一块儿。

  温博生手指那金木笑道:“这定鼎门高十六丈,实际说起来,比长安都城的最高的承天门还要高一些。便是因为如此,咱们神王到来后,说洛阳的门决不能比长安的承天门还高,就用这块金木挡住了一截。”

  李道玄摇头一笑,这个李泰,一边做着僭越之事,一边拍着长安马屁。真的是有意思。

  前方一阵鼓声响起。定鼎门四洞之中奔出一队金光四射的人群。

  李道玄抬头一看,只见十八个粗壮的和尚周身涂满金粉,各自敲着一面金鼓。那金色大鼓竟然有一张木塌大小。每张大鼓上盘坐着一个只披红纱的妙龄女子。

  和尚们目不斜视,金光闪闪的肌肉鼓动,不停的敲着大鼓。随着鼓皮震动,那大鼓上的妙龄女子随着不停颤动,一时之间春光外泄,妙处毕现。

  黄胡子和七七阿离还在车中,隔着车门,看得目不转睛。汉王却别过了脸,摇头道:“胡闹,真是胡闹!”

  这一队金光和尚之后,又出来一张十六名秀色尼姑抬着的巨大躺椅。那十六名清秀的尼姑都是嘻嘻笑着,穿着一身古怪的僧衣。最为惊人的便是那衣衫下摆被剪去了一半,露出没穿绸裤的白生生的大腿。

  一时之间,肉僧金鼓,妖娆色姬;尼姑抬轿,长腿徐徐!便是李道玄也忍不住低下了头,不再去看那躺椅轿子上得意洋洋的李泰!

  魏王李泰,如今该称一声洛水神王了,正坐在躺椅上,高声叫道:“汉王叔父,道玄老弟,本王这套‘洛阳女儿行‘可比得上长安的’霓裳羽衣舞‘么?”

  多日不见,李泰脸色极为亢奋,身上穿着一件大红的衫子,手中拿着一块雪嫩的莲藕,咬了一口,翻身跳下了软轿,大步走了过来。

  李泰一路奔着汉王而来,走到近前却伸出双手握住了李道玄。眼中看着汉王,口中却对李道玄说:“你来洛阳可真是太好了,四哥给你准备了一场洛阳歌舞,来,近前来看!”

  对于李泰这无礼举动,汉王却是视而不见,反而很是有兴趣的问道:“泰儿,你这和尚尼姑已是娇艳动人,还有什么吓人的,便全部拉出来好了。“

  李泰哈哈一笑,这才跟汉王见了礼,然后神秘的对两人说道:“今日我绑了洛阳杨怀素,那玄王府内的大管家冯狗儿。“

  他说着牵着李道玄,扯着汉王,一边走一边继续道:“这冯狗儿在洛阳比那玄王杨怀素权势还大。他可答应了本神王,今日请来洛阳四大美女,为你们接风洗尘!“

  李道玄缓缓一笑,压下了心思,没有问连生等人的消息,只笑问道:“洛阳四大美人?那是什么人?“

  李泰撇嘴道:“本王来洛阳时间也不长,只听这四大美人的名头,但真人嘛,却是还没机会见到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