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四月初八天色晴明,太子所居的东宫早早便有了动静。但太极殿中杜玄风更早,他甚至已准备完了金书文册。

  那是大唐册封公主的金册,今日一连册封两位公主,势必要忙上一阵子了。但杜玄风一直等到日上三竿,还未见到太子的踪影。

  他沉吟了半刻,不得不亲自动身赶到了东宫。东宫内苑之内,新任太子李治穿着一身宽松的袍子,正看着新罗国贺使与西域花刺使者的一场马球大战。

  杜玄风在东宫等了一炷香时分,再也压不住心头的怒火,立刻指令南衙禁卫围住了东宫内苑。杜玄风手持金书令册,闯进了内苑之中。

  晋王似已得到了消息,撤去了马球大战,端正的坐在内苑一张草席上,在春日明媚的眼光中读起《史记》来。

  杜玄风大步走到太子身前,看了一眼他手中的书,沉声道:“太子殿下不需读史记,只需读一读《隋书》便可。”

  太子目不转睛再看了几眼,这才抬起头笑道:“舅父就座,父皇曾说过,一部史记可为书,若能读透这本书,便可以史为鉴,做个好皇帝!”

  杜玄风却未坐下,脸上如乌云一般黑沉沉的,大声道:“你还不是皇帝,陛下说的话是没错的,但你能读懂么?“

  李治吓得身子一哆嗦,自登太子位后,这位杜相一直和气亲切,从未如此生气过。他已经感受到了这位舅父大人的怒火,再不敢装腔作调,端正身子轻声道:“舅父说的是,治儿懂了。“

  杜玄风还是沉着脸望着他,半天才问道:“昨夜交给你的奏闻可看过了,秦国公与萧狄都是国之栋梁,不知太子如何安排?“

  太子殿下忙自席上拿起一卷黄绸文书,递给了杜玄风,口中笑道:“秦国公自请与吴王一起去渝州,但孤王以为不妥,国公年纪大了,而且陛下身边也得留个老人不是。至于萧狄大人,已选了东都洛阳平章知事!”

  杜玄风解开黄绸文书,低头看了起来。他心中有些不解,这太子殿下一派悠闲模样,他为晋王时也没见过此子有何等本事,为何处理这些政务如此精通。

  杜玄风将手中的黄绸文书翻来翻去,终于在其中一页看到了端倪。他抬起了头,沉声道:“这些文书是何人做批的?”

  李治哆嗦了一下,勉强答道:“舅父大人,是,是孤王亲自批示的!”

  “放屁!”杜玄风终于爆发了:“你的字我还不认识?这第三卷中笔法妩媚,中有英气!快说,是谁?”

  自李治当上太子后,还未有什么人敢如此对他说话,便是往日怕得要死的承玄皇帝也是温和可亲的模样。这位刚当上太子的李治也自受不了杜玄风的语气了!他板起了脸,也是大声起来:“昨日困乏,那一卷是孤王口述,某子代笔所书,这有何问题。杜相大人进士出身,怎么今日不懂君臣之礼了。”

  太子说罢,竟然转身就走了!

  杜玄风望着太子远去,眼角不住跳动,回身对身旁一个侍奉太子的太监怒道:“叫高力士过来!”

  但高力士却不在东宫之中,杜玄风脸色愈发阴沉,独自回了太极殿,草草办完了册封公主之事,今日也是巧,那和城公主与拓跋明珠都奉诏不见。杜玄风一问之下,这两位新晋公主竟然已随着吴王车驾出发了,此时已出了长安城!

  杜玄风将胸中的怒火平息下来,心中盘算片刻,便不再理会这件事。他又回到了东宫,此时高力士已恭恭敬敬的站在了门口迎接。

  杜玄风大步走来,高力士还未说话,他就举手缓声道:“高力士,我此次来是向太子辞别的!”

  高力士一愣:“宰相此话何意?为何要辞别!”

  杜玄风摘下腰间银鱼符,扔到地上冷冷道:“这个宰相做不了,和太子辞别后,某就罢官不做了!”

  高力士脸色不变,摇头道:“大人是糊涂了,本朝宰相就算不想干了,那还得陛下同意,三省合议之后才可以的。”

  杜玄风嘿然一笑,轻轻拍手,之间东宫大殿之外缓缓行来四辆马车,每车之上都堆满了物件,最前一辆车上却坐了一车女子与孩子。

  杜玄风指着车子道:“高力士你说的不错,但老夫现在就跳上这马车,带着一家老小回南州去,陛下要杀就杀,要砍就砍!”

  杜玄风说着,竟然甩下了官袍,转身就要上车。高力士脸色终于变了,冲上一步拉住了杜玄风,双眸带着恳求之意:“杜相,力士知道错了,您可不能走,您这一走,朝中何人还能撑起太子啊。“

  杜玄风淡淡说道:“方玉伯可以!“

  高力士眼眸中立刻闪出一道寒意,他手指捏着杜玄风的手腕,一股杀气透出体外,东宫内数道白色影子沉入大地之中,那是暮雨阁的杀手。

  杜玄风双目一翻,仰天大笑起来。他这一笑,那围住太子东宫的南衙禁卫便慢慢靠近过来。

  高力士静静听他笑完,忽然也笑了,松开手恭敬说道:“杜相要如何,力士一定可以劝服太子的。“

  杜玄风收了步子,缓缓说道:“太子的奏章是不是武才人再帮着批示啊!“

  高力士沉默了一下,轻声道:“太子体弱,东宫有女名媚娘者粗通文墨,帮忙写了几笔。至于武才人,那是宫中人,怎么会在东宫之中呢。“

  杜玄风咳嗽一声,凑近高力士道:“某不管是什么媚娘还是武才人,此女有祸国之罪,当即发送出去,放到感业寺为尼才是。“

  高力士眼皮一抖:“大人,陛下还健在呢,宫中女子如何处置,当由我内侍省来决定吧!“

  杜玄风拍拍他的袖子:“某也没说你非要这样做不可呢,不过是个建议而已。”

  高力士低头叹了一口气,对着东宫内挥挥手,便有一个太监小跑着走了过来。高力士沉声吩咐道:“带她出去,送到感业寺,太子若要阻拦,就说是我吩咐的。”

  杜玄风见高力士如此痛快,便对着身后的四辆马车挥挥手,那马车便在禁卫护送下慢慢行驶出去。

  高力士抬头看着马车远去,忽然抿嘴一笑:“杜大人,以后力士全听您的。如此可好!“

  杜玄风望着东宫缓缓道:“不需如此,我与高大人都是太子身边的人,还分什么彼此。只不过听说方大人最近患上了脑热之病,我身为宰相,自然更忙一些。“

  高力士再凑近几步,低声道:“方玉伯的脑热之病不知宰相大人有没有法子?“

  杜玄风淡淡回道:“想来是处理事务过多所致,为君子分忧,他兼任的尚书省中书舍令还是收回来吧,先自左丞坐起,若是真累坏了左相,我也少了一个好帮手呢。”

  高力士点点头,轻抬杜玄风的袖子:“今日事情都做完了,力士在望仙阁备了一桌酒席,不如去席间慢慢谈一谈如何。“……

  南衙禁卫护送着自东宫驶出的四辆大马车,一路出了长安城,直奔南门而去。

  出了长安之南,郊外万杏山边,那吴王车驾已等得焦急。李之恪亲自等在了路上,见车子开出来才放心下来,走到当先一辆车前低声道:“姑姑,这是怎么回事?”

  一车女子孩子之中探出玉真公主的身影,她轻声道:“被杜玄风截住了,拉着我们去了东宫,还看了一场好戏!“

  吴王李之恪叹道:“姑姑你想去渝州散心,杜相和陛下都不准呢,如今偷跑出来,我可是要担大责任喽!“

  玉真公主挥手让车中的女子孩子都下来,每人赏了钱。那些临时雇佣的女子与孩子四散而去。玉真公主这才伸展腰部,懒懒道:“怕什么,反正你去渝州也不做什么好事,嗯,你说是不是!“

  吴王李之恪苦笑一声,低头说道:“恪儿知道姑姑有所误会,但也不愿多说,日久便见人心了。”

  他说着亲自扶着玉真公主登上马车,马车还未启动,车帘一开,露出了鱼玄机。

  鱼玄机望着吴王沉声道:“明珠姑娘呢,我想和她坐一辆车子。”

  吴王一愣之下,鱼玄机已跳下车子。几步走到车队之中一辆不起眼的车子前,一步就跳上了马车。

  马车看起来不起眼,但内里宽敞开阔,却坐了三个人。拓跋明珠身上缠着一道白色丝带,双目冷冷望着她,身子一动不动。

  鱼玄机坐在了她身侧,伸手握住了拓跋明珠的手:“明珠妹子,我是殿下身旁的侍女鱼玄机。”

  拓跋明珠一句话也不说,身子依旧僵直不动,鱼玄机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一胖一瘦两个男人。轻声再说道:“明珠妹子,我,我也是李道玄的侍女,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马车对面的胖子摇头笑道:“阴九幽,你看到了么,这女人痴情到如此底部。他爱上某个男人,竟然连那男人的爱人也一并关心起来。”他说着手指一点而出。

  阴九幽枯瘦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笑意,手指轻轻抬起,与这胖子的手指点在了一起。灵力在两人只见流动。

  马车启动,也不知过了多久,阴九幽缓缓说道:“洛碧玑,可以停了,咱们歇息下再比过!”

  洛碧玑收了手,肥胖的身子笑着晃动起来,摇头道:“阴九幽你不是个好人,何必如此忠心耿耿!不如放手下车吧,或者可以去找李道玄呀!”

  阴九幽苍白的脸上一粒汗珠落了下来,淡淡说道:“道玄公子将明珠姑娘托付给我,自然要尽力而为!“

  洛碧玑望着他,再看看面前冷眸斜视的鱼玄机,摇头道:“不懂,真不懂!“

  车子缓缓向南,越行越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