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虚无空间中,布满整个天空的那张脸儿消失了。李道玄立刻感到一种撕裂感急冲而来。这空间中的天空仿佛被神明劈开来,一道如银河般巨大的裂缝显现出来,暴虐的力量撕扯开来。

  那是一种无法抵抗的力量,李道玄在千万分之一刹那里做出了反应。他下意识的将五粒本初元灵送出了体外,五粒微小的灵力粒子在他身前循环飞舞,就这么一点点时间,那毁天灭地的力量已将他面前的阮星逐撕扯成了灰尘。

  半空中一道黑色的影子落了下来,那是幽冥战将。战将手中抱着阿离,出现在李道玄身前。

  身子如飞沙散去的阮星逐手中的黑色蚕茧鼓动出来,露出了一只白嫩的小手。这魔头半边身子如沙尘散去之时,口中犹自喃喃说道:“不,不可能,怎么可能突破这空间,进入这芥子之中,你,难道你……”

  阮星逐所说的你,自然是指的阿离。在最终消逝的一刻,他仿佛终于认出了阿离,半边脸上的眼珠睁大了,吐出了一句更为莫名其妙的话儿:“你……这胡女……是圣地的……“

  阮星逐没有说完这句话,就散去如灰,就像鱼朝恩一般。

  李道玄双目紧紧盯着面前的黑色蚕茧,那破开的黑茧中慢慢爬出一个****的婴儿。这婴儿一双大大的眼珠儿,看着面前的李道玄,忽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李道玄也顾不得与阿离说话,冲过去轻轻抱起了婴儿。婴儿身上鼓动着清晰的冥力,与自己体内的冥力交相呼应,李道玄低头看着这婴儿,看着她哭闹不休,清脆的声音却如世间最为美妙的声音一般。

  李道玄在孩子娇俏的脸蛋上看到了碧桃的影子,这果然是他的孩子。他正在悲喜之间,阿离自后走来,忽然伸出手抓住了婴儿的小脚,一把拉了过去,轻轻倒提了起来,抖动几下,眼中冒出了幽幽的光芒。

  李道玄愣在了一旁,阿离刚才出手抢过婴儿,他竟然无法可抗。阿离出现的那一刻,他身上的灵力便停止了流动。当他再看到阿离眼中的幽光,那是极为怪异的光芒,就像那位四言神目萧狄一般。

  阿离眼中的光竟如实质一般,射到了婴儿身上,她眼中的幽光在婴儿身上扫动一番,便抬起头咯咯笑道:“大叔,你的女儿白白胖胖,健健康康!“

  李道玄啊的一声抢了过去,伸手抱在了怀里,一时也无心注意阿离的怪状。他只觉双臂之中这小小的婴儿便如山一般重,又如带着莫名的温暖,让他的心中充满暖意。

  阿离转身拍拍身后的幽冥战将,那黑色的战将便飞身而起,浮动在李道玄身前,猛然冲向了他怀中的婴儿。

  李道玄心神震骇之下,想要出手阻拦,但身无灵力可用。但他还是抱住女儿转过了身,以背挡在那幽冥战将,口中大喝道:“阿离!”

  阿离没有动作,那幽冥战将穿过了李道玄的身子,扑到了他怀中的婴儿身上。原本雄健的黑甲倏忽一下变小了,最后化作了一件晶黑的小铠甲,套到了婴儿身上。

  这幽冥战将被就是一件黑甲的模样,此时甲胄内的幽魂消失无踪,就像为李道玄怀中女儿贴身打造的一般,贴在婴儿的身上,大小无不合身。

  阿离自后走来,搬过李道玄的身子,再次抢过了他怀中的婴儿,紧紧抱在了自己怀里。

  女婴儿伸出小手在空中乱舞着,黑色甲胄发出晶莹之光,穿在了她的身上。大大的眼睛望着眼前的阿离,嘴角忽然裂开,打了个饱嗝,便不再哭了。

  阿离伸手拍着婴儿,嘻嘻说道:“吃饱了吧,吃饱了吧!“

  李道玄虽然失去了灵力,但还是有所感觉,此时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忍不住惊声道:“阿离,你给她吃了什么!“

  阿离手指拍着那黑色的甲胄,歪头看着李道玄:“不是阿离喂她的,是这衣服啦……“

  李道玄看着那黑色的小甲,想到甲胄内那些幽魂忽然消失的事实,不禁再次打了个寒颤:“你,你是说她吃的竟然是……“

  阿离点点头,眼中幽光散去,恢复了一双晶亮的眸子。李道玄似乎是错觉一般,在她眼中幽光散去的一刻似乎看到了一串串古怪的字符在这胡姬少女眼珠上一闪而过!

  阿离打了个呵欠,却还是紧紧抱着婴儿。她抬头看着四周的空间,伸脚虚踢了几下,撅着嘴道:“大叔,咱们在这里干嘛呀,赶快出去吧。“

  李道玄心神渐渐平定下来,只看着她怀中的婴儿,嘴角露出温柔笑意,心道就算我这女儿非得靠着吞食幽魂为生,我李道玄也要将她养大!

  阿离见他只是傻笑,吐了吐小舌头:“大叔,你再不走,我可要走了!“

  李道玄这时已走到了她身前,打量着这少女,沉声问道:“阿离,刚才是怎么回事,你又是如何做到的。“

  阿离眸子中再次闪过一道幽光,清脆的说道:“阿离也不知道,在外面看到公子,又听到那黑家伙在叫唤,就跟着他进来了。“

  她说着,手指点在怀中婴儿口上:“她说要带我们出去呢,你到底是走还是不走啊!“

  李道玄好一会儿才明白,阿离口中的黑家伙说的却是幽冥战将。他听着阿离愈来愈怪的话儿,不禁皱眉道:“阿离你说什么,谁说要带我们出去!又怎么出去?“

  他刚刚说完,就看到阿离怀中的女婴伸出小手在空中画出了一个圆圈,就像孩子在嬉闹一般。但李道玄确实看到了女婴小手之间现出了一个透明的洞口,就像在水中画出了一个圆圈,虚空中涟漪扩散,那透明洞口中传来一道巨大的吸力,将面前的阿离与李道玄都吸入了进去……

  就在阿离进入芥子之中时,芥子外的光阴流转,又过了一天。

  承玄十六年四月初七,皇帝陛下登承天门,正式下诏立晋王李治为太子,随后大赦天下。昆仑国师袁天罡代表修士界在太极宫问天阁前做法,祈愿陛下平安,庆祝太子晋位。随后三日风和日丽,万事无忧。

  大唐帝国有了一位新太子,世间百姓随着欢庆三日,自北部雷州直到南部南州,欢庆之情便如初生的朝阳,喷薄不休。

  太子李治入主东宫当天,便手执国玺,会同杜玄风与三省六部各大官员忙碌起来。一道道诏令自东宫飞马送到甘露殿,承玄皇帝微一过目再转回杜玄风手上。如此这般,几件大事便在几日间圆满完成。

  帝国如今第一件大事便是与逻些的和亲。花朝节的状元莫相思被册为和城公主,不日就将起身随着吴王殿下远赴渝州。随行的还有帝国新贵,同时被册为公主的西羌族长拓跋明珠。

  但东宫太子最为着急的却是另外一件事,在杜玄风的大力支持下,经承玄皇帝口谕确认,往日名不见经传的高力士一跃而为内侍省正卿,独掌内侍大权,按照管理一并统领北司十六卫。

  东宫的六率卫重新开始运作起来,已有消息传来,高大人已开始谋划从北司禁卫中挑选精良人才,重组东宫六率卫。

  这些震动长安,继而辐射天下的重大消息四散开来,被软禁在北苑中的魏王和吴王此时依旧坐在冷香亭中。

  魏王看完了手中的消息,忽然抿嘴一笑:“看来晋王这个太子比咱们大哥可强多了,高力士掌握了北司禁卫,暗中又有暮雨阁,已是无法撼动!“

  吴王轻声一笑:“四弟别忘了还有杜玄风这个舅舅的全力支持,以及昆仑宗与各家修士的联手做保,晋王太子之位已如磐石一般呵!“

  魏王叹了一口气:“三哥,如今我才明白你为何要做那件事了,看来真如你所料,想光明正大搬到那病夫,是不可能了。“

  吴王心思却有些恍惚,捏着眉头道:“这些事一步步来,不能操之过急,我心中所想的,还是阿离那胡姬女子的事。“

  魏王弹了弹靴子,摇头道:“还能有什么,不过是个怪异的女子罢了,三哥你要做的是大事,岂能被这点小事分神。“

  魏王说到这里望着远处轻声道:“时候也到了,明日我就要去洛阳,三哥你也要准备去渝州了。此番你可带着两位公主去渝州,这两个女子来历不凡,一路之上可要小心了。“

  吴王淡淡说道:“和城公主到了渝州便会进入西苗境内,公主带着长安花仙,游览逻些各酋国,那就不是我的事了。只是那拓跋明珠,却是担负开通各族商道的大责任,这就是大麻烦了。“

  魏王眉间一抖,忽然低声笑道:“那商道你真要让给西羌族?此次那海枯斋主忽然放弃,已是让人惊奇,这拓跋明珠与李道玄关系密切,你不担心?“

  吴王转眸看了他一眼,抿嘴一笑:“拓跋明珠根本就不想做这等经商之事,她心中所念的只是李道玄罢了。这次那西羌女子是身不由己而已。再说她身边已有了咱们的人,这商道关系大的很呢,岂能随意让给别人。“

  魏王低头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洛碧玑在何处?“

  吴王忍不住哈哈大笑,拍着魏王的肩膀说道:“你这人有时候聪明的让人害怕啊!“

  此时北苑门前一辆小小的马车行了进来,不多时就到了冷香亭前,车中一只素手伸出来,递过了一卷文书,马车慢慢转动方向,再次离开了。

  魏王自车子来时就凝起了双眸,在那伸出车外的素手上看得极为仔细。等到那车子走后,他转身看看正在低头查看文书的吴王,嘴角扭动了几下,轻声问道:“三哥你在看什么?是什么好消息么?“

  吴王低头看着那文书情报,脸色却渐渐现出古怪的神色,良久才说道:“四弟,这是我调用了全部力量,得来的关于阿离那胡姬女子的情报!“

  魏王没有说话,那吴王看完一遍又一遍,握着手中的文书缓缓出了一口气:“西王圣地,西王圣地,果然,那胡姬少女阿离也和圣地有着莫大的关系呵!“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