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280章 灵转悟元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李道玄的水火双曜印,阮星逐缓缓退了一步,双手成虚环之状。

  他阮星逐在朝云殿多学谋之道,于攻击功法所学不多,但这虚环之中隐现云雾之色,一团团云气弥漫开来,李道玄眼前霎时便出现了数个阮星逐。

  水火双曜印在李道玄手中激荡对抗,两种相克的灵力被迫合二为一,立刻爆裂开来。疯狂的灵力涌动就如排山倒海一般,笼罩了面前所有的幻影。

  阮星逐云雾遮身所化的幻影被水火曜印爆裂的灵力驱逐,但李道玄双目之中却看到了一道道云霞在飞舞。

  昔年南朝刘某所著《世说新语》中说这世间云彩变幻莫名,若有千万种。只说朝云之美,便有八种之多。

  李道玄眼前的朝云之霞便分作了八种,卷云如马鬃柔软摇摆,烧云若冷火幽然不动,更有鱼云之上鳞片千结!

  如许美丽,但每一种云彩之中都藏着杀机!这所谓‘朝云八法’,这已是阮星逐所学的最高深的道法!

  李道玄凝立不动,左手画了一个圆圈,风曜印凝结手掌之间,疯狂的鼓动起来。柔风在他指尖吞吐不止,那旋转的风曜印不断吐出柔风。

  阮星逐朝云八法之中的卷云之边就如利刃一般在李道玄身边切割起来。那是纯由灵力组成的卷刃。

  柔风渐变烈,狂风抽动,两人之间形成了一个沉闷的压力漩涡!

  李道玄手中的柔风渐渐凝聚成狂风,呼啸声中,阮星逐的卷云法便被吹散开去,因为在狭小的空间里凝聚太大的风力,那凝聚的狂风由呜咽变成尖鸣!

  强大的压力就如十万大山压到了阮星逐身边,那卷云被吹散消融,风曜印带着庞大压力击中了阮星逐!

  阮星逐身上发出一阵闷声轻响,他痛呼一声,朝云八法之中的冷烧云祭出,这云彩凝固如冰,不受狂风影响,自李道玄身侧扑了过去。

  李道玄身子一扭,腰间数道木荆棘生出,木荆棘抽动如鞭,唰唰的击打在了冷云之上。那冰云就像厚重的棉被,被抽打的噗噗作响,但攻势不变!

  李道玄双手一合,腰间抽动的木荆棘鞭尾上已烧起了明亮的火焰!火焰刃与木荆棘叠合在一起,火焰之鞭将阮星逐的冷云破坏成了蓬然的水汽。

  两人交手两招,李道玄却想到了什么,他发动了水元镜像,身子变幻不停,暗暗放出一道试探的灵力。

  这道灵力并没有去攻击阮星逐,却偷偷试探到了对方幻化的云彩之上。李道玄在这道偷袭的灵力中暗暗放出了云雨破灵术!

  当阮星逐双手个抓着一道鱼云扑来之时,李道玄在他双手鳞片飞舞的幻象中,立刻发动了破灵云雨术!鱼云被破开,分解,吸收!

  就在这么一刻,李道玄感受到了阮星逐这炫丽的朝云八法,借助生生不息的无限灵力,阮星逐的朝云八法在李道玄眼里却被分解开来。他看到的只有水元灵力。

  是呵,不管阮星逐如何变幻道法,那凝聚出的不同云彩,其实都是水元灵力。李道玄看清这一点时,脑中忽然跳出了一个古怪的想法:这世间的功法道法,都不过是使用灵力的法子。那么功法之中所用的灵力是不是也只有那么几种!

  他这想法一经想开来,便再也无法抑制。李道玄想到了昆仑山的神霄五雷符,那运转的是风火五雷之力,若是真的分解开来,难道不也是风,火两种元灵么!

  如此说来,比如鱼朝恩的大暮光神术,那不是火元灵力的变化么。李道玄心头震撼起来,他忽然明白,自己已想通了一个从未想过的真理。

  魔道八宗的功法都带着冥力,李道玄又想到了阎碧落的十殿阎王针,仔细想来,那其实不过是以极为巧妙的法子将冥力凝聚在针尖的功法而已!

  虽然世间还有许多功法不能用五元灵力的道理来解释,但李道玄相信那些古怪的道法,最终的本源力量,也绝不会脱离了五元灵力的范畴!

  这如许多的感悟,也不过是十万分之一刹那时间。李道玄想通了这个道理,眼前飞扑来的朝云八法,在他眼前都被分解成了水元灵力。下意识的,李道玄手指间凝聚出了十六枚火珠,十六火珠一一击打在面前乱飞的八云之中。火珠冒出的灼热气息还未消散,便开始凝聚起来。

  十六火对八云彩,他们两人似乎不是在生死拼斗,而是在虚无的空间中绘出了世间难得一见的奇观!

  火珠在李道玄的心念里慢慢重叠在一起,道道云霞被灼热之火蒸发,热气扑腾而出。

  阮星逐手中朝云继续变幻,但李道玄只凝聚起庞大的火元灵力,以那最简单的火珠对抗,竟然如摧枯拉朽一般,阮星逐八云交叠,连变六十四次,却被李道玄最为简单的火珠消解的无形无影!

  李道玄在这变化中渐渐感悟出来,其实这破解之法并不是如此简单,首先要有足够的灵力支撑,其次还需要分解对方的功法是由何种灵力组成。

  但他也明白了,只要自己的修为境界提升,灵力积蓄到足够的境界,这世间任何功法便形同虚设,皆可破之。

  李道玄想到这里,心中再次一动,那西王圣地曾经破解了仙流五宗的功法,一段口诀便逼得曾经强大的东海派消散如云。难道那圣地所用的法子就是这个?

  李道玄只想了一下,便收住了思维,此时他也不再用五元道法,木荆棘不过是木元灵力与土元灵力集合而成的,五元曜印也是五种灵力集合而成,他自己最常用的木柳矢,也不过是木元灵力的凝聚!

  这些五元道法看起来威力奇大,但却太过花哨了,更是浪费灵力。

  李道玄不再用木荆棘道法,却送出了一点木灵,一点土灵,凝结成一条细长的鞭子,精准的抽到了阮星逐的腰上,尖锐凝聚的灵力抽的阮星逐身子倒翻,周身灵力被破,颤抖的后退了四步!

  李道玄露出笑意,他此时既然感悟出了五元灵力与世间功法的原理,阮星逐在他眼中是如此的软弱。

  阮星逐眼中露出惊慌之色,但不管他如何变幻道法,在李道玄眼中都变成了五元本初灵力的组合。

  李道玄甚至不再移动,手指轻轻点动,火元灵力如珠,诡异的打在阮星逐身前,其中还混杂着风元灵力。

  在如戏弄一般的攻击中,李道玄调节风火两元灵力的大小,忽然之间一道惊雷响起,三风七火的灵力组合下,竟然合成了一道惊雷,击得阮星逐周身发黑,须发燃烧起来!

  李道玄畅快的一笑:“阮贼,你还想拖延时间么!”他说着再次调用风火灵力,准备一击杀之!

  阮星逐周身发黑,却在此时口中大喝一声:“李道玄,你看这是谁!”

  李道玄双手虚拢,将灵力遥控在手中。只见云蒸霞蔚之中,阮星逐手中抱着一团黑色的气息。

  那是如面团一般的黑色气息,在阮星逐手中就像一个黑色的蚕茧一般,此时却正在慢慢蠕动着。

  几乎不用查探,李道玄就感受到了那熟悉的黑色气息,与自己一脉相承的冥力!他立刻明白了阮星逐手中的东西是什么,那是取自九幽紫金钵中的黑暗如来,也便是自己那早夭的孩子!

  李道玄双手一摆,故意问道:“这是什么,我可看不明白!”

  阮星逐沙哑的喊道:“这是蛇姬碧桃腹中的孩子魂魄所化,因为身具你的血脉,在九幽紫金钵中幻化成黑暗如来,被老夫偷炼了出来!”

  李道玄双眉颤抖,他没有说话,阮星逐藏了这一手,自然是要威胁他。自己说的再多也无用!

  阮星逐双手挤压着那黑色蚕茧,口中大笑道:“我不会威胁你,既然在这芥子之中与君相待,也算有缘,不如就当着你的面毁去你这孩子!”

  疯狂的灵力在阮星逐手中扭动,那黑色蚕茧蠕动着,忽然发出了婴儿的尖叫之声!

  这声音刺激这李道玄的神经,他双目圆睁,飞身扑了上去!

  就在此时,整个虚无的空间之上,青蓝的无限深远处,露出了一个巨大的影子!李道玄和阮星逐下意识的向上看去!

  只见他们所处的空间之上,如星空一般深远处,一个人脸覆盖了所有空间。因为这张脸占满了所有空间,他们已看不清脸儿的模样。但那熟悉的灵力在涌动,李道玄不禁大喊道:“阿离!”……

  掖庭局废墟上,吴王看着阿离不停的在泥土中玩弄着剑灵,一道道深邃的洞穴在大坑之上出现。

  吴王已站了一天一夜,掖庭局四周护卫严密,倒也无人来打扰。但一直看着阿离做着这个怪异的动作,让吴王这等心性的人儿也有些不耐烦起来。

  若不是阿离说过李道玄还在这里,她要做的是找到李道玄!恐怕吴王也没有心思在这里看着!

  他推算时间已到了四月七日,今日承玄皇帝就要在承天门前正式册封太子,自己名义上还是被软禁的,已没有时间再看阿离做法。

  吴王松动身子,正想着说些什么,就听到阿离一声欢呼,他打起精神看去,只见数十丈的大坑之中布满了数不清的小洞,那都是阿离剑灵所破!

  此时每一个小洞之中都缓缓冒出了黑烟,黑烟只浮动在他的腰部位置,怪异的凝聚在一起。

  一个黑色盔甲阴影渐渐形成,吴王忽然想到了,大声道:“这是幽冥战将!”

  但下一刻更为惊人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凝聚而成的幽冥战将抱起了阿离。这个胡姬少女小脑袋慢慢向前压了下去。于是阿离的脑袋不见了。

  吴王震惊的揉揉眼,这才看清楚,阿离的脑袋陷入到了一个诡异的空间中,就像在空中劈开了一道缝隙,而阿离被幽冥战甲托着,正要挤入这个空间中。

  吴王被这场景所震撼,但还是下意识伸手想去拉这个少女。但已太晚了,只听噗通一声,阿离和幽冥战将消失在了空气中,就像从来不存在般。

  吴王手指慢慢缩了回来,站在大坑中喃喃自语道:“这,这胡姬女子到底是何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