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凉风清夜,木窗外一阵索索声响。白小蛮身子挡在莲生前面,望着一脸悠闲的洛碧玑,双眸中闪过一丝怀疑之色,面色却非常平静,只福身行了一礼,轻声道:“大少这几日受苦了,您这是从宫中逃出来的么?”

  洛碧玑缓缓坐在了一旁的木塌上,脸色露出一丝苦涩之意:“世事变幻无常,小蛮啊,如今我与你之间,已经不复往日之情。”

  白小蛮脸上毫无变化,轻轻按住了身后走过来的莺哥,缓缓对面前的洛碧玑说道:“情还是那份情,人已不是那个人了。”

  那一直隐忍不发的莲生终是忍不住,冲过来推开白小蛮,欣喜的望着洛碧玑说道:“洛大哥,你那口吃的毛病治好了?如今不一字一字说话啦。”

  洛碧玑却只望着白小蛮,缓缓站起来,摇摇头说道:“小蛮你既然已决定了,某也不会强求你再帮我,但有些东西本来就是我洛碧玑的。”

  白小蛮缓缓道:“洛少,小蛮绝不会再动用白鹰洛府的暗谍,那三百暗谍的名单也将烂在小蛮的心里。”

  洛碧玑哈哈大笑,声音中充满了嘲讽:“小蛮啊小蛮,你可知道今日那晋王身边的高力士到了何处?本少差点就要命丧西市郑家槐树下。”

  白小蛮脸色终于变了,慢慢的说道:“天心明鉴,那三百暗谍事关重大,小蛮连道玄公子都没有告知,除了洛少您,只有小蛮一人知道。”

  洛碧玑慢慢走近她,摇头道:“小蛮你错了,真正的暗谍名单,那是我也不知道的,我留给你的只有郑家屠夫一个棋子。”他声音渐渐凄厉起来:“我洛碧玑做事不问因,只看果。我刚才所说的我洛碧玑的东西,便是你白小蛮的命!”

  洛碧玑还未说完,白小蛮脚下就现出了两朵白莲,口中大声道:“灵莲!快逃。”

  莲生却已听傻了,只有那背后的莺歌手中一点圣火点出,射向了口中说话的洛碧玑。但莺哥这一点圣火根本就没有机会出手,洛碧玑的身影还站在她们前面,但一道几乎看不清的影子闪现在了莺哥燕语身前,那影子左手一道指天印,右手一道神霄雷符,集合浮游观,昆仑宗两大绝学的之威,刚刚进入修行的莺哥燕语如何挡得住!

  两声凄呼响起,莺哥燕语身子向后飞起,洛碧玑左手指天印穿透了莺哥的肩胛骨,震碎了这少女半边肩骨;他右手的神霄五雷符打得燕语周身颤抖,周身冒起了白烟。

  白小蛮双脚踏着白莲,咬牙一转身,左手现出了一道灵力,凝结成了一面小小的镜子。这暮光神镜术她修习时间不长,只见那镜子中射出一道金光,光影如梭直扑洛碧玑。

  反应过来的莲生身影转动,周身桃花飞舞,一手揽住了莺哥,一手抱住了燕语。不停的放送出木元灵力,靠着生生不息的圆润木元,勉强控制住了两女的伤势。她睁大眼睛望着身前的洛碧玑,咬牙道:“小蛮,莺歌燕语快不行了!”

  白小蛮脸色平静,手中暮光神镜金光乱射,每一道金光都穿透了前方的木塌,直直穿出了大门,金光过处,木塌大门就如被烈火灼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但洛碧玑的身子凝立不动,那镜光神术还未接近他的身子,就好似遇到了无法穿透的屏障。白小蛮额角带汗,运转着暮光神术,却伤害不到洛碧玑分毫。

  洛碧玑面色如常,身子不动,但白小蛮却低呼一声,身子颤抖了一下。她背后的莲生看得清楚,白小蛮的双脚颤抖,手臂上一滴滴鲜血落了下来。

  白小蛮依旧操持着手中的神镜,那道道金光就像扑火的飞蛾,在洛碧玑身前绕过,不住的射向他处。

  洛碧玑露出淡淡的笑意:“小蛮,如果你现在还愿意追随我,本少还可放你一条生路。”

  白小蛮手指一抖,露出衣袖上破开的一道口子,白嫩的手臂上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翻着血红的肉,最为怪异的却是那血肉之上点滴的银光闪动,不住的侵蚀着伤口附近的血肉。

  莲生看到白小蛮的伤口,不禁大吃一惊,口中大喊道:“小蛮,这是星宿海的腐骨败叶指。”她说到此处,手中再次放出木元灵力。她心中震撼的是,与洛碧玑认识这许久时间,竟然不知道他竟然身怀三大绝学。

  白小蛮手中的神镜慢慢消散,道道金光也消失在门外。白小蛮缓缓出了一口气,身子退到了莲生身前,低声道:“木元盾!”

  她这句话说的很轻,莲生此时已失去了思考之力。洛碧玑忽然变成了这般模样,她心中隐隐的视白小蛮马首是瞻,当下立刻运转起了木元盾!

  木元盾出,洛碧玑双手再次扬起。白小蛮脚下两朵白莲升起,眼中露出坚毅之色,身子不退反冲,两朵白莲在她身前环绕不停,莲花绽开,花蕊之上闪动着汹涌的灵力。

  莲生下意识的伸手去抓白小蛮,眼中却闪现出了一道金色明光。她看到了大门外道道金光反射回来,正是刚才白小蛮射出的暮光神术。

  屋子大门顿开,凉夕斋院子中出现了一面巨大的镜子,这些金光正是镜子中反射回来的。莲生此时才知道,原来刚才白小蛮手中射出的金光都击中这面早就布置好的镜子。

  洛碧玑双手再次凝出浮游道印与昆仑神符,那背后的金光直射回来却绕过了他,全部击中了白小蛮的身子。身上白莲绽放的小蛮周身被金光穿透,金光与莲花混合在一起,白小蛮整个身子都冒出了白光。

  她扑向了洛碧玑,那白光噼里啪啦响着,她身后的莲生感受着暴虐的灵力,明白过来,白小蛮这是要与洛碧玑同归于尽了!

  莲生尖叫一声,身子想冲过去,但身前的木元盾已凝聚成形,这木元盾是木元道法中的防御道术,一旦生成,生生不息,短时间内无法消散。

  莲生和莺歌燕语硬生生的被拦在了木元盾后,看着冒着白光的白小蛮扑向了洛碧玑。

  白小蛮这一招同归于尽之术还未完全发动,门外传来了一声清亮的呼唤。只见一道道剑灵飞舞而来,剑灵飞散如白雪飞舞。卷向了洛碧玑!

  莲生抬头看到了一个娇小的身影自天外飞来,那娇小的身影身在半空,口中喊着姐姐,手指不停挥舞,道道剑灵不停飞来!

  莲生认出这女孩,欢呼道:“阿离,杀了这头肥猪!”

  阿离一经现身,洛碧玑就转动了身子,他口中哼了一声,神霄五雷符点中白小蛮那冒着白光的身子,自己却穿出了屋外,阿离放出的剑灵就如有了生命般,追着洛碧玑而去!

  莲生此时终于破开了木元盾,提着莺哥燕语冲向了白小蛮。暮光神术与天莲心法互相克制,在白小蛮身上流动的这两种功法已破坏了她全身的灵脉!

  莲生还没有冲过去,屋子中现出了一个淡淡的影子,阴九幽闪身出来,口中喝道:“退!”他说着,背后一个面带黑纱的黄发男子也自出现,手中道道圣火冲向了白小蛮。

  在阴九幽与黑纱男子的联手之下,白小蛮身上的灵力不再扩散,维持在她身上不住流动。阴九幽抓住了扑来的莲生,对黑纱男人喊道:“老胡子,咱们走,回芙蓉园!”

  黑夜之中,凉夕斋外一辆黑色马车缓缓奔驰起来。车中的莲生已用光了灵力,无力的躺在座上。阴九幽手指在莺歌燕语身上连连点动,口中不住说道:“好厉害,好厉害!”

  那黑纱男子缓缓说道:“洛碧玑藏的可真深,万没想到他竟然身怀三大绝学!”

  莲生勉强撑起身子,望着这黑纱男子,手指一伸,扯下了他的面纱。只见一张恐怖的脸露了出来,双目无眸,只有两个黑洞,嘴唇深陷,露出另外一个黑洞!

  莲生脸色变了一变,她并不是害怕,而是根据这恐怖男人的黄色胡子认了出来。

  黄胡子!莲生喃喃念道。这是怎么回事。

  阴九幽此时已经控制住了莺歌燕语的伤势,收手望向了白小蛮,深深叹了一口气。

  莲生伸手摸着白小蛮的头发,眼中露出了愤怒之色。似乎感受到了她,白小蛮睁开眼睛,望着眼前的阴九幽沙哑道:“阿离她……”

  阴九幽微微一笑:“阿离姑娘去了宫城,公子如今下落不明,她去看看情况。”白小蛮喘了一口气,点头道:“长安都说公子死了,但小蛮知道他还活着!”

  莲生伤心的看着她,忽然咬牙道:“洛碧玑到底是怎么回事,枉我往日当他做哥哥一般!”

  白小蛮望着几人,摇头道:“长安人都以为洛少是受了西域密宗和尚的暗算才得了那不能说话的毛病儿,其实并非如此!”

  几人都看着她,白小蛮继续说道:“当年西域晴日法王来到长安,却是专为洛少而来,他出手点了洛少一指,并不是要伤他,却是为了封印他体内之力。”

  白小蛮说到这里低头道:“晴日法王虽然封印了他的力量,但却也引火烧身,被洛碧玑反伤,回到西域后就坐化了。”

  黄胡子戴上了黑纱,忽然问道:“白姑娘的娘亲莫非就是天莲心宗的白晴圣女?那你与那晴日法王?”

  白小蛮点点头:“不瞒先生,晴日法王正是家父,若不是因为如此,我和娘亲也不会来到长安,刺杀洛碧玑了。”

  这其中发生了何事,她却没有说出。但黄胡子沉思了一会儿,忽然问道:“洛碧玑当年曾随父亲出海经商,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

  白小蛮深深看了他一眼,缓缓说道:“家父在当年受那西海岛主之邀,远赴沧海,他老人家回来后,就去了长安找洛碧玑。小蛮与家母曾想过,那必然是家父在海上曾经遇到过洛碧玑。”

  黄胡子望着车外,似乎已想到了什么,忽然问了一句:“洛碧玑出海到了什么地方,那晴日法王又是在何处遇到了他?”

  白小蛮此时挣扎着身子坐起来,忽然说道:“小蛮只知道一点,当年洛碧玑的老师是莫宣卿,白马状元莫宣卿与叶倾城姑娘交情匪浅。如果我和娘亲猜的不错,洛少还是孩童时,曾得到叶倾城的青睐。”

  黄胡子忽然一拍手:“某明白了,原来洛碧玑是自叶倾城那里解开了谜题!这才有了出海之行,恐怕当年出海,不是洛老叶子的意思,而是那洛碧玑的意思。”

  诸人都是不解的望着他。

  黄胡子微微一叹:“那谜题便是天涯海角石上的谜题,天下只有叶倾城解了出来,那道记叙西王圣地所在之地的谜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