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潇湘水剑如云似雾,带着萧狄几十年修成的浑厚灵力,软剑化作了一条白龙,吞吐着扫向了阮星逐的腰部。

  一声乌拉声响,那些围在冷香院的杀手之中飞出了两道乌黑的身影,两人手中飞舞着四粒红色的珠子,带着冷冽之气护住了阮星逐的腰。

  潇湘水剑与红色珠子交错而过,那两个逻些杀手惨叫一声,四粒珠子就如婴儿般发出尖叫。萧狄手中的一条白龙飞舞交缠,将两个杀手裹在了其中。

  阮星逐头上红发飞舞,口中喝道:“杀了皇帝!“

  李道玄眼睛睁开,脚下一跺,四道木缠根飞舞而去,缠住了最先扑过来的四名杀手,木草纠缠,每一条木缠根再次转化为荆棘,缠得杀手们血肉横飞。

  场中形势再次对峙起来,但李道玄忽然冲了上去,他带着一串儿残影,两条水元镜像飞驰向杀手群中最为密集的地方,本体却冲向了幽冥战将。

  两道水元镜像就如真人般,杀手们一时分不清真伪,注意力便被吸引过去。阮星逐暗道不好,一咬舌尖,背上再次裂开,露出脊椎骨组合成的大口。

  李道玄身子已扑到了幽冥战将身前,手指一点那幽冥战将的眉间,双手如白鹤展开。他背后的两个水元镜像倏忽一下合在了一起,合为一体的镜像带着杀手们的攻击灵力,投入了阮星逐背上的大口中。

  李道玄点在幽冥战将眉间的手指不断吐出灵力,转化着战将盔甲内的幽魂,那投入阮星逐身体内的镜像开始发动出云雨经脉。

  望着面前全身颤抖,脸上倒翻的血肉纷纷裂开的阮星逐,李道玄长出一口气:“阮星逐,束手就擒吧!“

  阮星逐没有说话,李道玄借着投入他体内的镜像不断释放着云雨破灵脉,吞噬着他体内的灵力。而幽冥战将也渐渐被李道玄转化完成。他自然知道自己已经完了。但阮星逐眼中没有任何遗憾,反而带着阴沉之色,慢慢松开对幽冥战将的控制,缓缓后退一步,摇头道:“李道玄,还没有结束。“

  聚集在阮星逐背后的杀手们缓缓后退,在院子中再次聚集起来,杀手们站在不同的位置,都是默不作声。

  李道玄身影再次闪现在承玄皇帝身前,一手扶住了已经无法站立的萧狄,望着阮星逐口中吐出一个“杀“字!他是对那已经转化完成的幽冥战将说的。

  那黑色盔甲笼罩的幽冥战将体内再无一条幽魂,却流动着李道玄的灵力,此刻感受到李道玄的灵力指挥,幽冥战将身影一闪,飞身到了院中,霎时便有两声惨呼响起。两个杀手因为恰恰站在院子中间,正被冲过来的幽冥战将双爪击中,霎时胸前出了一个大洞,丹海都被这幽冥怪物握住了。

  阮星逐也不回头,低沉道:“好,连这幽冥之将都被你收服了,但李道玄你有了这幽冥战将,怕是更被仙流修士们猜忌了吧,你想做皇帝?哈哈,痴心妄想!“

  阮星逐这句话刚说完,腹部之上现出了一个拳头形状,下一刻幽冥战将如幻影一般出现在他身前,斗大的拳头击中了阮星逐的腹部。

  这一拳是李道玄以灵力控制战将击出,打得阮星逐口中飞出一块碎肉,但他的身子还是站在原地不动,双脚陷入土中三分,吐出碎肉后,整个腹部向后陷落。

  李道玄缓缓踏前一步,缓缓道:“道玄从未想过做什么皇帝,但杀你这魔头却是心中所愿!“他口中说着,指挥着那幽冥战将不住的一拳拳击打着阮星逐。

  噗的一声,幽冥战将的拳头穿透了阮星逐的胸膛,自他背后伸了出来。院中的杀手们都是再次后撤一步。

  一声悠然之声在此时发自院外,鱼朝恩魂体飞身赶来,左手暮光神术如一团火焰,右手五指带着丝丝银光,所过之处一声声惨叫想起。鱼朝恩如一柄长剑自外直刺而来,他所经的直线上再无一个活人。

  萧狄看到他赶来了,终于松了一口气,挣扎道:“朝恩大宗,咱们在这里。“

  鱼朝恩缓缓落在了萧狄身侧,魂体护卫住了墙角的承玄皇帝,口中急声道:“退!”萧狄一愣,如今场上形势逆转,却是为何要逃呢,他正如此想着,就看到正被幽冥战将击打得不成人样的阮星逐身上起了变化。

  那残缺不全的阮星逐血红的肌肤上探出了一条条触须,每一条触须在他身前飞舞,忽然飞射而出,一条条触须缠向了场中的杀手们。

  每一条触须都缠住了一名杀手,正指挥幽冥战将的李道玄也感受到了一股强大到似乎可以吞并天地的灵气正在慢慢聚集。他挥手控制幽冥战将双爪捏向了阮星逐的脑袋,身子后撤而回,一手抓住了萧狄,一手自后扯住了承玄皇帝。

  鱼朝恩身影冲向了阮星逐,那刚被幽冥战将双爪拍碎了脑袋的阮星逐自脖子处探出了更多的触须。

  李道玄大吼一声:“鱼先生!”脚下御风而起,他抓着两个人,只看到鱼朝恩的魂体虚化成一团亮光,全身发着光,自前一把抱住了那全身飞舞着触须的阮星逐。

  李道玄一咬牙,身影向后御风急飞,双脚下弹出两团火元灵力,速度又快了几分。只觉双耳之中风声飞舞,落下时已出了冷香院。

  李道玄放下萧狄和承玄皇帝,转身再要冲过去,身子却被几个无形之人拉住了。他大吃一惊,便挣扎起来,依稀看到几个淡淡的身影自后冲了过来,不但护住了承玄和萧狄,也挡住了自己。

  承玄皇帝和萧狄都是望着冷香院的方向,感受到了李道玄的挣扎,承玄皇帝咳嗽一声,摆手道:“道玄孩儿,你不能过去,阮贼是要拼命了,他用的是西王圣地的禁绝之道,黑天蘑云爆!”

  李道玄大声道:“鱼先生还在里面!”

  萧狄脸色惊疑不定,望着前方默然不语。承玄皇帝微微一叹:“朕不让你去是为你好,朝恩早就死了,再死一次也没事的。”

  李道玄被几个影子太监挡住了,心知冲不过,默运灵力,将前方的幽冥战将召了回来。心中想到,鱼先生现在是魂体,似乎可以躲过这一劫。

  他心神安定下来,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身望着承玄皇帝:“陛下,您不是修行中人,怎么知道那阮星逐所施行之法?“

  承玄皇帝脸色黯淡下来,良久才缓缓道:“你娘亲以前曾告诉过朕,倾城学究天人,当年朕获益良多。“

  李道玄收住身前的幽冥战将,望着前方愈来愈亮的冷香院,心中却渐渐不安起来,他已感受到那无尽的灵力正慢慢集中起来。原本是扩散到整个院子的浑厚灵力似乎正被慢慢压缩,如许多的灵力慢慢被压缩成一个球状体。

  萧狄耳朵一动,双目神光消散,勉强拉着承玄皇帝说道:“陛下,咱们退几步,这有些古怪。“

  承玄皇帝哼了一声,挥手扯开了萧狄的手,却转身望向了大明宫方向,口中带着萧索之意:“朕当年杀兄刺弟,今日却要看这几个畜生围杀老父,当真是报应不爽!“

  萧狄知道皇帝口中的畜生,正是那等着自己父皇死讯的皇子们,想到吴王魏王这几个皇子往日看起来都是忠心为国,孝心可嘉的模样,也不禁为皇帝伤心。

  但承玄皇帝只叹了一口气,又恢复了帝王之威,带着笑意望着身前的李道玄,对萧狄轻声道:“朕最欣慰的还是道玄这个孩子,朕没有选错,也没有看错!“

  萧狄微微一叹,他刚才听到李道玄口中说不愿做皇帝,心中已明白了面前少年的决定,不禁感到有些头疼起来。李道玄是不错的,但他似乎对帝王之位不感兴趣。若等会儿大事定了,皇帝一怒之下杀了那几个皇子,这位李道玄又不愿做这个位子,这事可就难办了。

  萧狄虽然出身潇湘剑派,但本质上还是儒家子弟,本着为江山社稷想,他咬牙谏言道:“陛下,传位之事不能操之过急,国器无双,总要想个万全之策才是。“

  承玄皇帝瞥了他一眼,缓缓道:“萧卿所言朕明白,朕不会杀那几个畜生的,他们,他们都交给道玄处理吧。“皇帝说着,再次望向了前方的李道玄,露出了罕见的温柔目光。

  萧狄暗叹一口气,正要再说几句,就听到冷香院前方传来一声声女子的凄然叫声:“我的莺儿,我的燕儿……“

  李道玄也听到了这女子声音,抬头望去,只见那越来越亮的冷香院中,一个窈窕的女子披头散发的走来走去,慢慢走向了院中深处。

  那女子虽然披头散发,但看起来眉目宛然,踉跄奔走时回头望了一眼。李道玄看见了她的容颜,瞬间如遭雷击。

  这如疯子般的女人和莺歌燕语太像了,像到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般。只不过这一眼,李道玄脑海中瞬时就想到了那日朱雀门前黄胡子说的话,莺歌燕语的母亲没死,却被关在了掖庭局中。

  李道玄心中惊疑不定,转身问萧狄道:“这,这是谁?“

  萧狄在他身后叹了一口气,轻声道:“这位是淑妃!是陛下的……”他还未说完,李道玄身子已冲过来,双手扯住萧狄胸前的衣襟,吼道:“她,她是不是莺歌燕语的……“

  承玄皇帝在后截口道:“莺歌燕语,是洛碧玑身边那两个丫头么?淑妃确是那两个孽种的娘前,如今她要去了,去的好,尘归尘土归土……“

  李道玄脚步前移,全力运转灵力,忽然后撤而来,一指点向了承玄皇帝。他忽然刺杀皇帝那是谁也没想到的,萧狄惊得全身一哆嗦,反应却慢了。只有他们身边的影子太监最先感应到李道玄的攻击,一起围向了承玄皇帝。

  但李道玄这一招只是虚招,他感应到影子太监们的动作后,灵力逆转,脚下再吐两道火焰,身子自影子太监的包围中穿了出去,向前扑向了冷香院!

  承玄皇帝已明白了他的意图,双手伸出虚抓着,口中甚至带着哀求之声:“玄儿!不要去……“

  李道玄已冲向了那亮光之中的女子,心中只默默道:“定要救出她来,便是死了也可对莺歌燕语有所交代了。“

  他带着这个想法,头也不回的冲入了冷香院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