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262章 金锤击曼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想到这个答案的时候,朱雀门前的花鼓已响彻起来,花朝节最后一场大比即将开始。他一身冷汗,心中天人交战。承玄皇帝与他来说是那么遥远,李道玄在心里告诉自己,那个男人与自己有何关系,而且如果宫中出了事,对自己今日的计划也是大有好处。

  李道玄脚步慢慢的向外走着,但他走的很慢,每一步下去眼前就晃荡一下。在走出第三步时,他转过了身,一冲之下就到了那僵尸女子身前,手指点动,木荆棘发动缠住了这女傀儡的身子。

  他一手抓住这犹自挣扎的女僵尸,顺手扯下了身旁一段红绸,将女子包裹起来,水元镜像发动。

  红绸内李道玄的水元镜像变幻起来,他的本体抱着红绸裹着的女傀儡自一旁冲了出去。李道玄的身子刚刚冲出这红绸之外,那水元镜像便在他的心念下化作了一团火元粒子,将整个红绸夹道烧着起来。

  这来自湘水之南的火红锦在火焰中冒出了一团黑烟,瞬时吸引了场中所有人的视线。李道玄趁此机会,抱着女傀儡冲进了朱雀大门。

  防守朱雀大门的禁卫共有四队,在深广的门楼内还布置着以对暗卫。李道玄堪堪接近大门时,就运转全身灵力发动了狮吼式,他此时在施展这百兽行的招式,自然与往日不同。那狮吼术吼叫出来,灵力密集成束,在安静的声息中,每一束灵力都带上了子午端阳蛊里的魅惑之言。

  防守朱雀门的所有禁卫都只觉得眼前一花,耳边似响起了无数混乱的声音。包括暗卫在内的所有人都愣了那么一瞬。

  李道玄要的就是这一点点时间,他贴着地面发动了御风术,双脚同时踩出水火元力,两种相克的元力在他脚下爆裂开来,推动他的身子如流光魅影一般瞬间就穿过了十丈开外的门洞。

  李道玄在这急速飞驰之中运起了丹海最后一丝灵力,口中吐出一道风元灵力。一道细小的龙卷风在四象广场之中形成,这细如丝线的龙卷风旋转开来,霎时引动了四象广场的风势。

  李道玄在这渐渐壮大的狂风中借着城墙阴影来到了西南角。此时那朱雀门前已飞出了数道黄符,道道黄符飞舞向龙卷风,风消火灭时,李道玄已在阴影中找到了黄胡子和马车。

  和莫相思乘坐的马车几乎一模一样的牡丹车就隐藏在一片阴影中。李道玄坐上车子,将手中红绸包裹的女傀儡扔到车厢里。

  黄胡子正捧着一只葫芦喝着小酒,鱼朝恩魂体淡淡,正在闭目沉思。李道玄微微一动,忽然笑了起来:“法王可真有你的,你这马车竟然,竟然藏在了阴先生的身体里。”

  黄胡子微微一笑,原来他们所在的马车隐藏在阴影中,而这团阴影却是阴九幽身形所化。正是靠着阴九幽这团六道魂影,这么大的马车才能藏的如此隐蔽。

  鱼朝恩睁开眼,低头望着面前的女傀儡,魂体一动,惊声道:“这是无魂无魄之体,公子你从何处捉来这只青木傀?”

  李道玄一愣,快速将阿幼黛云的阴谋说了一遍。黄胡子听着便皱起眉:“西域商会绝不可能与魔宗走到一起。”

  李道玄摇头道:“现在不是追究此事的时候,鱼先生,什么是青木傀?“

  鱼朝恩颌首道:“世间有鬼有怪,也有傀,据咱家所知,阴晦之地有五傀,这青木傀乃是靠木而死之人所化,虽然魂魄都已消散,却被木傀占了身子。“

  鱼朝恩说到这里慎重道:“青木傀不是什么厉害的鬼物,但贵在难得,很是少见的。“

  李道玄想到凶险处,沉声道:“有无法子可勘察这青木傀的控制之人?“

  鱼朝恩和黄胡子都未说话,身化阴影的阴九幽在暗中说道:“公子啊,这只青木傀乃是被冥魂战将所拘,只能维持一天时间,如果老夫没猜错,这长安必然出了一个冥魂战将!“

  鱼朝恩望着李道玄低声道:“这件事已很是明朗,这青木傀的主人一定是那阮星逐了。“

  李道玄大吃一惊,那鱼朝恩解释道:“阮星逐魔化太子,借着九幽紫金钵的黑暗如来体,吸收了璇玑山上数千幽魂,所以才有了冥魂战将。“

  李道玄听到这里,起身道:“鱼先生,咱们得去救陛下。“他说着沉吟道:”这里的事情还是按原计划进行,由法王和阴先生主持,你们得手后便带着相思姐姐驾着这马车进宫。“

  黄胡子沉声道:“去宫中何处?”

  李道玄推开车门缓缓道:“去宫中承香殿中,到了殿中你们可直接进入一处暗道里,我已想好,那暗道可藏身数日,等长安风平浪静了,再做打算。“

  李道玄说着将一张凭记忆画出的承香殿暗道图递给了黄胡子,再低头道:“他们进入暗道后,阴先生便去明珠身边,等大事一定,可差常随去长安郊外找白小蛮,剩下的事就是护卫好明珠她们就行了。“

  李道玄说着一招手,带着鱼朝恩走出了四象广场。

  朱雀门前已乱成了一片,观礼的各方人士都在窃窃私语,一场花朝节大赏变作了儿戏一般。那曼罗馆的樱花仙子忽然失踪了!

  原本是春风满面的晋王在这时候露出了惊慌神色,他不停的在人群中搜索自己最信任的高力士,正自惊慌时,一个男装少女靠近他身边,握住了他的手低声道:“别怕,媚娘在这里!“

  晋王一下就安静下来,望着身边的武媚娘,忽然一阵轻松,轻声道:“媚娘,你太好了,以后我做了皇帝,你也可以这样帮我处理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么。“

  武媚娘望着眼前混乱的场景,侧身甜甜一笑,双眸闪动光彩:“媚娘会永远帮你的,现在王爷你要立刻稳住场中形势。“

  晋王忙问道:“如何稳定?“

  武媚娘凑到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那晋王连连点头,便振作了精神大喊一声:“禁卫何在!“

  两队金吾卫手执金戈冲入场中,晋王鼓起勇气伸手一指曼罗馆人群方向:“将这干人等都给本王拿下来!”

  他说着,金吾卫便围住了曼罗馆诸人,晋王振声发出这个命令,场中一下就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了晋王殿下。

  面对百官与贵宾们的灼灼视线,晋王下意识缩了一下身子,那武媚娘紧紧握着他的手,低声道:“稳住大势,必要先杀一鸡,以儆诸猴!”她说着在晋王耳边轻声说着话。

  晋王望着曼罗馆方向,一边听着武媚娘的话一边高声道:“尔等本是参加大唐花朝节,为何不见樱花仙子,大唐,大唐国威容不得你们作践。本王奉天命君心,以四海之国威善待尔等,却被尔等如此小看,来人啊,斩,斩了……”

  晋王说着,望着那都是一脸茫然的曼罗馆之人,忽然心中一软,这斩字出口就弱了下来。

  武媚娘隔着袖子拉扯他的手,不停说着,但那晋王却实在没有亲口下令杀过人,依旧无法说出口。武媚娘暗叹一口气,自晋王背后走出来,凤目扫视诸人,抬手道:“金吾卫陈千卫何在?”

  场中诸人早就注意到这个站在晋王身边的年轻人,但却无一人认得此人是谁。但武媚娘双眸如寒冰一般,带着一种藐视的威严,那一直待命的金吾卫千卫中郎将陈某人一愣之下,也不敢问武媚娘是谁,急忙走出来沉声道:“某在!”

  武媚娘望着被围住的曼罗馆之人,手指点向了一个五十岁的西域老人,口中淡淡道:“锤之!“

  陈千卫立刻挺起腰杆,对着那西域老人狠狠一挥手。金戈闪动之间,金吾卫中飞出一柄冬瓜大小的金锤,带着呼啸风声锤中了曼罗馆中那位西域老人,登时便打得那老人胸骨俱碎,一命呜呼。

  晋王倒抽一口冷气,只觉犹自牵着的媚娘的手依旧那么稳定,只略有些发热。

  朱雀门前的形势立刻扭转,金吾卫当场捉住了所有曼罗馆之人,一道命令立刻下来。内侍省少监,未来的北司禁卫的头子,高力士下了一道决绝的命令,四队金吾卫和数名昆仑修士立刻触动,他们的方向,自然是那隐藏在钟楼下的曼罗馆了。

  花朝节大会到了此时,也不需再比了,晋王在武媚娘的指挥下,言笑自若,款款相待,在千茶万珍席上与诸人好生乐和了一阵,便立刻宣布本届花朝节花仙状元为望仙阁的莫相思姑娘!

  牡丹为花仙状元,倒也合了花仙排名。一番庆贺后,莫相思出面唱了一首小曲,便上车,按照礼仪缓缓驶入了皇城之中。

  西南角落的黄胡子睁开眼睛,对阴九幽说道:“是时候了!”他说着推开对面的车座,露出了一卷白绸,白绸之下却是一具玉石雕像。

  那眉目宛然,生机无限的玉像正是十二生肖派中的玉兔!黄胡子将当日被鱼朝恩以大法术化作雕像的玉兔摆在座前,再将暗格中的一套衣衫给她穿上,这衣衫连着数种配饰全部按照莫相思的模样装扮。

  此时那莫相思的马车已缓缓驶入了朱雀门中,阴九幽现出身形,手指飞舞,将这玉石雕像化为了莫相思的模样,这才笑道:“公子这招,可真是有些绝了!”

  黄胡子只望着雕像笑道:“是啊,偷梁换柱,咱们抢了相思姑娘,再鱼目混珠。那时整个长安都会说起这段传奇。嘿,牡丹花仙化作了一尊玉像,以后说不定还会被供奉起来呢。”

  阴九幽身形慢慢转化起来,低声道:“是时候了!”

  莫相思的牡丹车已进入四象广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