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段香艳养眼的旅程很快就结束了,前方出现了一个向上的缓坡,洞穴已经宽敞到可以直行的地步.

  碧桃支起了身子,沿着斜坡快步走了上去,李道玄紧紧跟着,走上斜坡,却是一道怪异的黑色小门.再仔细一看,却是一条盘着的大蛇,碧桃走近,那大蛇缓缓伸开身子,露出出口.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了一个空阔的帐篷里.帐篷里铺着厚厚的垫子,李道玄踩上去赫然发现竟然是上等的川绸.这种厚厚的绸缎以川麻,鸭毛织成,乃是中土贵族才能用到的材料,他往年做生意时,曾经见过有人用一车兽皮才换了三匹不到.这些铺满地面的川绸出现在这西海边城之地,真是想也想不到.

  帐篷里还有一张梨木坐榻,一座貂蝉胭脂柜,甚至还有一套雕花黄木茶几.

  碧桃进入帐篷,大大松了一口气,自那胭脂柜里拿出了一件黑色绸袍,裹到身上,这才坐到了梨木坐榻上.

  李道玄原地走了几步,叹道:“狡兔三窟,不过你这般躲藏,也真是难为了些。”

  碧桃冷笑一声:“这些年来都这样过来了,此处是我在西海的帐篷,除了我那主人,没人敢进来。坐吧,别客气,这些摆设可是苏州御史大人的专供。”

  李道玄想到卷轴记载的苏州御史案,不禁苦笑,这女子杀了人还要将别人的东西抢了过来。

  碧桃不再理会他,轻轻抚着梨木坐榻,怔怔的扫视了一圈这些华贵的家具,长叹一口气。李道玄刹那间产生了错觉,似乎这些东西不是杀人所得,反像是本来就是她的东西。

  碧桃只楞了一会儿,便恢复了那妖媚的形态,懒懒的问起李道玄:“现在好了,你且将那日见到黛云公主的事说与我听听。”

  阿幼黛云公主,那个神秘的黑衣女子,李道玄也不隐瞒,将那日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碧桃自梨木榻上站了起来,边听边点头,忽然道:“党项八族自立的消息大唐军已然得知,这事便不好办了。”她说到这里眉头紧皱,竟然与李道玄商量起来:“这秘密固然是自唐军那边泄露,但奇洛洛尔格之事也是瞒不过去的,我在阿颜部大败而回,如今那要命的主儿也亲自来了,这可如何是好。”

  李道玄冷哼一声:“为何瞒不过去,我看你怕那女人怕的要死,却为何还要替她办事。”

  碧桃抬头看了他一眼:“整个生肖派都是她的家奴,况且她还是五毒教少教主,我不听她的听谁的。”

  李道玄一下来了兴趣,忙问道:“你们生肖派光明正大的来到西海,还是为了让党项八族自立,难道就不怕我大唐那十万戍边大军?”

  碧桃弯腰轻笑了起来:“我们怕什么,告诉你吧,逻些黑狼,银豹两军就藏在大峡谷谷浑部落里,自打那大唐昏君送来和亲书开始,咱们西苗酋王就暗暗布置下这招妙棋了。”

  李道玄听不明白,却用心记住了。碧桃手指轻敲梨木坐榻,自言自语起来:“送一个公主过来,结两国之好,大唐这算盘打得可真好,拉萨的赞普和大祭师可以答应,咱们酋王可不答应.”

  赞普乃是逻些帝国首领的称呼,大祭师却相当于大唐的国师,而逻些帝国除了圣地拉萨,却是由四大酋长国组成。

  李道玄听碧桃这样一说,已经隐隐想到了什么,但他毕竟不通政治,只将这些话都记住。

  碧桃说了这些话后似乎觉得有些多余,摇头道:“即便如此,此事跟咱们关系也不大,我只要能修炼好子午蛊术,你只要保证供应我灵力就好了,你换一件衣服,等下出去替我拿点东西进来。”

  李道玄大吃一惊:“你让我出去拿东西,你却为何?”

  碧桃皱眉道:“这些年都是如此,若非需要你在这里活动,替我办些事情,我何必辛苦将你变成这般模样,你可要记住了,在这附近千万不要乱走。”

  李道玄吃惊之后却是大喜过望,心道既然可以在这里自由活动,说不定能查探师父的消息。

  碧桃见他面色入场,但眼睛却闪出了喜悦的光芒,不禁一笑,暗中催动子午端阳蛊,李道玄立刻觉得喉咙一痛,张嘴想喊,却一声也出不来。

  “我这子午端阳蛊,不但控你丹海,连带着你那‘皮毛血肉筋骨’六重体都可控制,不要想什么坏主意哦。”碧桃说着,自木榻底部摸出纸笔,挥手写了一张纸,再将一个碧绿令牌连纸一起递给了他:“你拿着我这牌子,去东边第三个帐篷里取些东西来.”

  李道玄接过纸张,打开一看,上写着石钟乳三钱,紫石英三钱,还有什么石硫磺、赤石脂……李道玄熟读古代笔记,一看就明白她所要的这些东西,却是炼制‘五石散’的材料。

  五石散这东西又称神仙妙,乃是人间不入流的文士炼制的劣等丹药,因服用后如神仙般快乐,又有春(和谐)药功效,所以极得士大夫喜欢.但对于真正的修士来说,还不如一粒黄级九品的麻黄丹效果好.

  但看碧桃不容置疑的表情,李道玄只得换上了一件怪异羽毛扎成的袍子,走出了帐篷.

  碧桃这个帐篷却孤立在绿洲最西边,远远隔着帐篷群,他一走出去就看到艳阳高照,帐篷群处人声鼎沸,各色人等都出了帐篷,打水喂马做饭.他此时口不能言,只能默默观察,试图找到关押犯人的地方.

  但只耽误了一会儿,心头突突跳动,丹海一股热气飘动,骇然之下不敢再耽误,快速找到了那东边第三个帐篷.

  一路之上,见到他的人无不驻足而视,但一看清他握在手里的雕着蛇的碧绿令牌,无不屏气凝息,畏惧的退到了一旁.如此看来蛇姬在这些人心目中是多么恐怖的一个存在.

  整个帐篷群散落成四排,东边一排最是宽大,那第三个帐篷安静无声,李道玄掀开毡布钻进去,立刻闻到一股浓烈的药香味儿,只见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正坐在一排柜子前,愁眉苦脸的叹气不止.

  李道玄仔细一看,不禁大吃一惊,这老者他以前见过,正是云安城北的孙郎中,在城里和安国大郎一北一南的老大夫.

  李道玄压抑住惊喜的表情,身处险地不敢随便相认,只将手中的纸递了过去。

  孙郎中自他一进来就吓得全身发抖,颤巍巍接过纸张,看了一眼,立刻点头道:“小老儿这就准备,大爷您等等。”

  李道玄见他如此模样,反而明白过来,这老头看来是被强行捉来的,生肖派进驻绿洲,谋划的又是大事,自然需要一个郎中了。

  孙郎中将东西包好回来,李道玄见他吓得全身哆嗦,勉强露出笑容,表示善意。接过东西,点头一礼,转身就走,那孙郎中见他与其他恶人不同,虽然样子挺吓人的,但看起来没有恶意,大胆的问了一句:“大,大爷,小老儿想问一下,那日几位打雷的神仙,舞剑的仙女儿可是已经走了?”

  李道玄停住脚步,指指自己的嘴巴,摇摇头,示意不能讲话,再施一礼,匆匆走了出去。

  直到回去碧桃的帐篷,他才想明白,孙郎中所说的那打雷的神仙,舞剑的仙女,可能就是昆仑山的修士,他必定是看到了西海的道魔修士大战。

  碧桃见他回来,伸处手掌,李道玄乖乖的把东西奉上。

  这女人解开包裹,看了看五石散的材料,满意的点点头,又自木塌底部摸出一个兽耳小香炉。

  李道玄默不作声,远远看她做法,只见她将香炉打开,绕着帐篷走了一圈儿,不多时帐篷周围爬进来熟悉的虫子,蜘蛛,蜈蚣,蛇,五毒再次相逢,却各自为圈。不多时,川绸之上围起了五个圈子。

  碧桃放下香炉,自炉中捏出一把粉红色的香灰,不停的抛洒到各个圈子里。

  无色无味粉红的香灰落到了毒虫身上,刹那间,五个圈子里的毒虫便互相争斗起来。

  在碧桃的指挥下,李道玄大开眼界,目睹了一场五毒虫界的擂台大战!

  每个毒虫圈里都是混战不休,蜘蛛各自吐丝攻击,蜈蚣却是两三结队混战,最猛烈的却是蝎子群,尾刺纷纷落下,刀光剑影。更有那伺机而动,温柔必杀的毒牙蛇战。

  不多时各个圈子里的胜者都产生了,一条浑身无伤,得意盘旋的小蛇,一条耀武扬威,伤痕累累的赤蝎,还有不动声色的蜈蚣冠军,被咬去一条腿的伤残花点蜘蛛……

  那小蛇先爬进了小香炉中,碧桃将五石散中的赤石脂倒了进去,然后取出一枚惨碧色的丹丸扔了进去,立刻扣紧香炉顶部,一股绿色毒火便开始燃烧起来,直烧了两柱香时间。

  然后那赤红蝎子也坚定的爬进了香炉,这次碧桃却放进了紫石英.

  如此往复,五种毒物,五种石头,一一对应的炼制起来,最终成功后,已过去了两个时辰。

  李道玄此时也好奇起来,睁大眼睛看着碧桃开启香炉,却见还未熄灭的惨碧色火焰中,几十粒不起眼的黑色小丹丸不住滚动.

  碧桃专注的看着那碧色火焰,直到火焰将息未息时,瞬时伸手掏出了丹丸.她握住丹丸,手掌间发出了碧绿色光芒,却是以子午端阳蛊术做最后的凝练,最后伸开手掌时,那原本不起眼的黑色丹丸变作了一掌圆滚滚冒着怪异香味的碧绿圆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