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樱花车外一个低沉的声音在此刻响起:“这是道家功法,小心保护公主!“

  李道玄低头望着那条被踩死的蛇儿,听到这句话便笑了:“原来曼罗馆和西域商会都是魔宗的属下。“

  他说出这个结论并非无的放矢。要知道西域商会在长安刚刚站稳脚跟,曼罗馆也是有声有色。若不是魔宗属下,这西域商会曼罗馆怎么敢随口报出阿幼黛云的身份,那可是勾结魔宗的大罪名。

  阿幼黛云气势汹汹的踩死小蛇,似乎还未解气,伸手就抓向了李道玄。

  李道玄四指点动,捏住了阿幼黛云的手指,微微一用力,运转五元灵力。在阿幼黛云不能置信的眼光中,这个少年狠狠的捏断了她一根手指。

  阿幼黛云蜷缩的小尾指上还点着樱红花汁,此刻怪异的蜷曲着。

  李道玄面色不变,心中确实略有遗憾,他并非傻乎乎只知道怜香惜玉之人,但他心中对于阿幼黛云的和亲命运也是隐隐同情,所以此番下了狠手也是因为事态太急的缘故。

  折指之痛对于黛云这等修为低浅的人来说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消受的。但这位戴着面具的公主并未发出惨呼,甚至一点声息都没有发出来,她面具下的双眸死死望着自己那丑陋变形的小手指,忽然发出一声尖叫:“李道玄,你这个王八蛋,好丑,我的手好丑!“

  深白面具下一行痛苦的泪流了下来,阿幼黛云疯了一般冲过去,手指乱抓乱勾。李道玄身形一振,将阿幼黛云逼回了座位,左手印在樱花车上,木元灵力流动之下,整部车子外围形成了一个木云防御圈。

  车子一阵颠簸,似乎有魔宗修士出手了,但攻击极为弱小,看来是忌惮车内的公主。

  李道玄皱眉望着面前的阿幼黛云,对于她这古怪的性子他早有准备,但没想到这位西苗公主殿下此时心痛的并不是折指之痛,却是自己的手指美貌。

  李道玄见阿幼黛云全身发抖,就像一只蓄势待发的毒蛇,脖子上一道青筋鼓动。他低声道:“黛云公主,你别动。“

  李道玄口中说着,伸手将阿幼黛云的手指掰回了原位,一道生生不息木元灵力流过。阿幼黛云心神这才回来,低头看着恢复如初的手指,不停的揉搓着自己的小手指,慢慢安静下来。

  车外的木元防御圈已被击破,一股凶狠的灵力如芒针一般刺向了车内。李道玄身子不动,面前的阿幼黛云沉声道:“都给我住手!“

  那如芒针一般的灵力立刻撤去,车外恢复了平静,不多时整辆车子缓缓移动起来。阿幼黛云用手指抹去面具下的眼泪,望着李道玄缓缓说道:“西域商会不是魔宗的属下,但曼罗馆却是魔宗的产业。你偷袭本殿,为的是什么?”

  李道玄望着阿幼黛云皱眉道:“阎碧落为何没有随行保护?公主这次身边带的也没有几个高手吧。”

  阿幼黛云冷笑一声,但她只笑了一半便忧愁道:“不瞒你了,这次我是从父王那里偷跑出来的,身边根本没带人,阎碧落那老家伙只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三生图》才巴巴的赶来了。”

  李道玄便想到了在西海帐篷里阿幼黛云送给阎碧落的那副******,三生一相,忘川归途,这三生图说是黄泉宗秘宝,定然有些神秘之处。

  阿幼黛云见李道玄不说话,忽然低声问道:“你不怕我这次又有什么阴谋诡计么?”

  李道玄回过神来,望着这位殿下摇头道:“公主你的阴谋,所求的不过是改变和亲的命运。道玄很是同情你的,只要你不害人,便有什么阴谋我也是不想纠缠的。”

  这句话充满了同情的味道,阿幼黛云的反应却是很大,她立刻伸手抓起身边的一个木枕,甩手砸向了李道玄,口中尖叫道:“谁要你同情,你这无耻之辈,也配同情我!”

  李道玄接过木枕,并未生气,以更为同情的眼光望着阿幼黛云,却不说话。他眸中的可怜混杂着怜惜的神情果然如毒药一般更深的刺伤了这位黛云公主。

  就在阿幼黛云就要发作的一刻,李道玄立刻说道:“公主,我要帮你,帮你得到花朝节的花仙状元之名,你的所谓阴谋不过是得到状元之名后立刻公布身份。一方面让大唐朝廷面子上难看,另一方面也是以这个花仙名分拒绝和亲吧。”

  被李道玄一口说出自己的小阴谋,阿幼黛云的怒火立时压住,有些惊奇的望着面前的男子,心头忽然异样起来,但她还是故意说道:“你错了,我可听说那莫相思已被内定为大唐和亲的公主。大唐可以送一个青楼公主和亲,难道逻些不能送一个花仙公主给你们么?”

  李道玄双眸狠狠的望着她:“相思姐姐不是青楼公主!“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阿幼黛云竟然一时呆住了。

  李道玄微微一笑继续说道:“这次是公主错了,大唐可以随便送一个女子为公主给逻些,但逻些帝国只能送一个正牌子公主给大唐。“

  他说着屈指道:“这里面说白了也就是一个习俗问题,逻些藏庙中的佛女飞天们本就是妓女一流,但可以享受帝国的供奉。而大唐,无论是习俗还是礼仪都需要你们送一个真正的公主来,要不光是儒家的礼上,你们就说不过去。“

  李道玄说到这里笑了:“所以公主的计谋是很有成功的机会的,道玄今日过来就是要助你登上花仙状元的宝座。“

  阿幼黛云深深望着他,忽然咯咯笑了起来:“你要怎么帮?“

  李道玄暗暗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说动了这位西苗公主,便掀开一道花帘,望着马车拐入那宽广的承天门大街,已经可以看到威武雄壮的朱雀门。

  曼罗馆的樱花车比望仙阁的牡丹车先到了承天门大街,宽数十丈的大道上干干净净,洒满了东海白沙,道旁绿柳娇嫩,黄莺鸣叫。

  春暖花开之时,徐徐春风偷渡车内,吹得阿幼黛云涟漪般的裙角微动,马车却缓缓停下了。

  樱花车前出现了一个带着高古之冠的男子,此人穿着楚袍,双手合着一支孔雀翠羽。口中朗声道:“朱颜酡些,嬉光眇视,目曾波些。被文服纤,丽而不奇些。”

  他上口就是一段《楚辞》。李道玄便轻声道:“这是楚辞中描述美女醉态之句,意思是说喝了酒的美人容颜如朱色,眸子嬉光微散,眼光流转之时,就像湖波一般……”

  他简单的解说了,那阿幼黛云冷哼一声:“这是要做什么。”

  曼罗馆车队中走出一个夫子,对着那高冠男子摇头晃脑道:“介乎美人,嗟叹美人……”

  李道玄一听就皱起眉头,低声道:“让他闭嘴!”阿幼黛云这次请来的夫子却是南州雅士,据说曾在南州参加过三届花朝节,这次请这夫子来却是专门为花朝节这“美人三问”的。

  阿幼黛云听到李道玄的吩咐,难得的乖起来,脚下一跺,樱花车上一支樱花飞舞,弹射而出,堵住了那摇头晃脑夫子的嘴。那夫子口中突然塞了一支樱花,立时口角流血,诺诺不能出声。

  李道玄微微一笑:“车中可有酒?“

  阿幼黛云顺手自座旁一只花篮中捧出一坛红泥封口的美酒。李道玄接过美酒,拍开封泥,以手指在酒中搅动几下,然后送到了阿幼黛云深白的面具下,轻声道:“张嘴!“

  阿幼黛云身形下意识后仰了一下,面具下的眸子露出怒火,李道玄冷哼一声:“你还想赢么。“

  阿幼黛云压抑了怒火,虽然不明白李道玄为何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但还是以手指轻轻推了一下面具,露出小巧光洁的下巴。

  她慢慢推动面具,一张樱桃小口缓缓张开,口齿之间仿佛还带着嗔意,但那白玉下巴上的柔唇轻启之时,小小的舌尖却古怪的吐了一下。

  李道玄心头也是有些异样,但还是捧着酒坛凑到了阿幼黛云嘴边。

  也只有在这一刻,阿幼黛云难得露出了小女儿的姿态,嘟囔道:“我不能自己喝么?“

  李道玄催促她张开小嘴,然后微微倾斜酒坛,将美酒一口口灌了进去,酒意绵绵细长,阿幼黛云轻抿了几口,李道玄便拿回酒坛。

  阿幼黛云咽下美酒,好奇的问道:“下面要如何?“

  李道玄运转体内灵力,默默感受着种入阿幼黛云体内的蛊虫,淡淡道:“什么要如何,这是美人三问,那拦车之人还没提问呢,公主殿下稍安勿躁就是了。“

  阿幼黛云一呆,傻傻的继续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我喝酒?不是为那什么楚辞之句么?”

  李道玄微微一笑,淡淡说道:“和那个没关系,只是为了保证殿下能听话,喂了你一只小虫儿而已。”

  阿幼黛云此时终于明白上当了,全身颤抖之下,果然感受到了体内的蛊虫,那是一只千丝蛊,虽然没有致命之毒,但却可以吐出千丝在中蛊之人肠胃内搅动,让那中招者呕吐不止,最是阴损的一种蛊术。“

  李道玄发动了全部智慧,故意营造出这种气氛,借着解说楚辞之句的机会,迷惑了阿幼黛云,终于得手成功。

  此刻他望着立时便要发作的阿幼黛云轻声一笑:“殿下出身五毒教,自然知道这只小虫儿的妙处,若是殿下不怕当众呕吐的丑态,那道玄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