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254章 东海詹元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黄胡子顺着李道玄的视线望向了皇城的方向,李道玄遥遥指着皇城的朱雀大门之上的一杆天字黄旗说道:“法王可否能将这杆旗烧起来呢?”

  皇城四道大门共有四杆黄旗,分为“承”“天”“圣”“玄”四杆王旗。这四杆王旗就插在宽厚的城墙顶部,大门之上。

  黄胡子听到李道玄这个要求,不禁大吃一惊。他在长安日久,自然知道这皇城四门黄旗本来就有警戒防御的用处,一旦大旗倒了,恐怕不光皇城的禁卫,就是宫城的禁卫也要惊动。

  黄胡子摇头道:“公子啊,本尊可记得你与那统领禁卫的秦国公大有渊源呢,闹这么大动静做什么?”

  李道玄边走边摇头道:“日前在弘文馆,那魔化的太子殿下闯进来时,秦国公带领的禁卫毫不知情。仅从这一点来看,老国公对禁卫的控制并非无懈可击。”

  黄胡子跟着他走,深有所思:“今日长安的力量,本就分为了禁卫和修士两大块。自禁止云珠被破后,修士的力量已经超过禁卫之力。”

  李道玄皱眉问道:“那破灵四卫不是掌握在皇帝手中么。”

  黄胡子没有答他,远远的莺歌奔了过来,手里还提着一盏青色莲灯,交给了黄胡子。

  黄胡子接过青莲灯,笑对李道玄说道:“这盏灯公子可认得?”

  李道玄停下了脚步,没有去看他手中的青灯,却看着莺歌沉思不语。良久他忽然拍了拍黄胡子的肩膀问道:“法王,你可得给我说清楚,有没有对莺歌燕语下过什么禁制?我可不相信你们那什么大明摩尼教有这么强的信仰之力。”

  黄胡子摆手让莺歌先离开,子怀里掏出一块看起来脏乱不堪的破布来,小心的擦着那青莲灯。口中却摇头道:“公子你太不了解莺歌燕语这两个丫头了,你可知道她们俩的母亲如今还活着呢,就被关在了掖庭局中,听说已是疯了。本尊教义本就是超脱愁念,还人天性之善美。”

  李道玄脸色没有多大变化,但心中却有些不豫起来,黄胡子说的是,自己似乎也从未真的关心过这两个丫头。但他只是想了想便对黄胡子说道:“大明摩尼教的功法你可以教她们,教义信力就算了,她们日后总要跟我的,要信也只能信道才是。”

  黄胡子手中的破布已将那青莲灯擦得花花一片,那本来看起来很是明亮的古灯如今竟像一只满布破锈的铁灯。

  两人已走到进入皇城的唯一大道,东西向的横远长街。

  黄胡子眼望那朱雀门上天字黄旗,口中道:“公子刚才问四灵卫是不是掌握在皇帝手中,本尊实在不知如何回答。只因那破灵卫确实在皇帝手中,但他们的破灵法却是传自修士界的圣地,西王云母!”

  李道玄微微点头,这个西王圣地他不是第一次听说了,他只是望着黄胡子手中的青莲灯问道:“我不过要你烧烧一面旗,还需要这古怪的东西么。”

  黄胡子脸一沉,怒道:“你以为那旗子就那么好烧,要是如此,那随便一个修士飞上去一把火就烧了不行?你可知那旗子是昆仑雪蛛丝混着天山灵筋草织成的?莫说是普通火,便是你那五元道火也烧不着的。”

  李道玄望着他手中的青莲灯:“这灯有何古怪之处,就能烧着了那旗子?”

  黄胡子沉吟了一下,轻声道:“这灯能烧一寸一分的三昧真火,足够了,不是本尊夸口,这凡俗世间,恐怕还没有什么东西能挡住这三昧真火!”

  李道玄微微点头,心道若果然是三昧真火,那已是仙人才能用的真火了,这世间还真没什么能挡住这种火。

  他笑着拍拍黄胡子的肩膀:“那就好,法王你先准备好,等我的消息,我让你烧时你再烧。”

  他说完御风而起,直奔皇城而去。

  自这条东西大街空中御风过去,不过几息之间就到了皇城大门前,李道玄身在半空就听到地上一人喊道:“已到皇城,不得行法,兀那修士,还不快快下来!”

  李道玄没有理会这人,低头看着朱雀门前四方之地,果然看到了常随挣扎着跪在一口铁锅前,锅内却烧着蜡油。还有若干金风细雨楼中人都被捆在一旁。

  李道玄身在半空,也不说话,看着那聚集起来就要放破灵箭的禁卫们,挥手砸下了一个土元球。如今他再使用五元道法,与往日更是不同,这随手一个土元球下去,看起来毫无力量。但李道玄如今却能隔空运转这出手的灵力,他心中转念间,那地上的土元球转化做了火元球,四溅开来。

  成千上百道火焰光点弹射半空是很壮观的一种景色,可惜的是那火球还未全部发散出去,就被一团白气罩住,缓缓收拢起来。

  李道玄心中一动,这出手之人修为暂且不说,但就这笼罩四散火球的一手便可看出对方对于灵力的控制手段。要知道那么多无规则四射的火球在一瞬之间就被他放出的白气笼住,那可是需要很精妙的灵力操纵的。

  李道玄落下身形,左脚踏在地上送出一道灵力环绕四周,右脚布下一个五元球以作备用,这才拱手对那刚才出手灭火球的人道:“阁下是何方修士,在下云州李道玄。”

  对方有着一张方脸,看起来不怒自威的样子,却穿着金吾卫的制式铠甲。他见李道玄报出名号,却不还礼,只沉声道:“东海修士,詹元天,金吾卫左卫将军!”

  李道玄望着那跪在不远处的常随,还有那烧着蜡油的铁锅,不禁皱眉问道:“这几位都是我的朋友,不知他们犯了什么法,无缘无故的被绑在这里。”

  詹元天将军哼了一声,沉声道:“太子被魔门所害,杜相着金吾卫并南衙虎贲卫搜查全城修士,有涉及魔门者,斩杀勿报。”

  他说着便指着那常随说道:“这人名常随,身上灵力带有五毒教的功法,还有蛊虫在身。当然是魔道之人,这蛊术是魔道里最害人的东西,所以要用蜡油封住他,沉到铁炉中化了去。”

  李道玄望着那常随,莞尔一笑:“修习的是魔道功法,但从未害过人,那还是魔么?”

  詹元天皱眉望着李道玄,忽然大声道:“李公子,某知道你是谁,国公大人也曾交代过我等,但除魔卫道本是……”

  李道玄来之前,在金凤细雨楼中就已做了决定,也不想跟这个尽责而又方正的将军废话,摆手止住他的话,朗声道:“将军不要说了,常随的魔功是我传给他的。”

  那詹元天将军惊呆了,竟然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李道玄沉声再道:“我就是长安最大的魔头,害死太子的那个魔头也跟我李道玄有莫大的关系,将军可明白了。”

  詹元天当然听得清楚,但他不明白,出身正统仙流东海派的他已被师长们刻下了牢牢的印记,只要遇到魔,那是一定不能留情的。

  詹元天下意识的出手了,虽然面前站着的是李道玄,这个神秘莫名的,传说中陛下最为钟爱的小儿子。但他还是出手了,这一出手就是东海派最厉害的招数,潮云三叠!

  但李道玄早就准备好了,他一上来就用出了最厉害的招数,自己的云雨破灵脉。刚才李道玄就知道这位将军修习的是水元属性的功法,所以李道玄将丹海的灵力转化为了木元属性,木生水,在丹海灵力全部变为木元后,李道玄已接住了詹元天的第一掌。

  东海派的潮云三叠最可怕的地方不在于出手的威势,而在于后续的重叠。顾名思义,詹元天第一掌带着无尽的大潮之力,白气茫茫的挥向李道玄时,心头还是犹豫了一下。

  但当李道玄接住自己这出手一掌时,他就已无法回头,重叠着第二掌的潮云之力再次反推出去,但李道玄面色不变,又受了这一掌。

  詹元天口中忍不住道:“公子撤手把!”刚说完自己潮云三叠最厉害的第三叠已是出手了。就像潮水涌动一般,第一波过去后,第二波带着第一波的力量会更加壮大,詹元天这第三掌已是带动了潮浪三叠的力量。

  李道玄双手按在詹元天的掌上,感受着那汹涌澎湃的气息,在潮云三叠威力最猛的那一刻,他放出了云雨经脉破灵术!那云雨破灵脉里的破灵粒子疯狂的涌动出来,吞噬着詹元天的灵力。

  詹元天就感觉自己威力最大的一掌就像拍进了大海里,渐渐化作无形,他心头震撼,感受到对方的丹海就像大海一般,吸收着自己所有的灵力。

  李道玄看着对方震骇的眼神,缓缓收起了云雨破灵脉,慢慢将体内的灵力返还给这詹元天一部分,手指一道木荆棘缠住了他,低声道:“詹将军,刚才我说的话都是真的,你速去通知杜玄风就是了。”

  李道玄说着脚下一跺,原本布置好的两个五元球发作起来,两道灵力自地上突射而去,将远处的常随与其他兄弟身上的禁制破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