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250章 明礼堂惊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此踏青文会最关键的时刻,满堂文武无不翘起了屁股,看向了那场中傲然而立的太子殿下。

  金风细雨楼的人群首先骚动起来,但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却是萧狄。他身居大理寺少卿多年,对于这个魔化的太子忽然出现,首先想到的便是弘文馆的防御问题。

  萧狄当下立刻回身冲着弘文馆四周的沟渠之中喊道:“这是怎么回事?太子怎么过来的。”

  李道玄望着那阮星逐魔化的太子,心中只微微一动便镇定下来,踏前一步就要说话。背后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道玄,你退下!”

  承玄皇帝自赤黄华冕中走了出来,他头戴二十四梁通天冠,上配着珠翠黑介帻,身着紫红大裙襦衫绘日月龙行,脚下踏着乌皮履。精神抖擞的承玄皇帝脸上有着一种不自然的潮红,却只看了李道玄的背影一眼,便对着场中的太子微笑道:“今日是朝廷弘文之盛会,朕念着你最近心神紊乱,似有惊动之症,便没宣你过来。赐你的乌瓜银耳汤可服了么?”

  太子殿下站在场中看着承玄皇帝走了出来,便屈膝跪下,场中诸人也都跪了下来。在这种怪异的气氛中,李道玄依旧站在原地。他背对着承玄皇帝,僵硬的身子缓缓转了过来,望着面前的男子,嘴唇颤抖了几下,只干咽了几口唾沫。

  这父子二人对视之下,承玄皇帝眼中露出了怀念与矛盾的神情。但这位皇帝陛下很快移开了眼睛,望着场中跪着的太子,朗声道:“承儿,泰儿,你们随朕来。虽说天子无私事,但今日朕想和你们单独说说话儿。”

  承玄皇帝说完,忽然走上一步,伸手拉住了李道玄,缓缓走向了华冕之中。李道玄僵硬的跟着这男子坐在了华冕之中的大座上。玉真公主也在座上,只托着腮有些发呆的看着这对父子。

  十六名太监走了过来,轻轻抬起了赤黄华冕,自弘文馆缓缓走向了弘文殿堂中。

  直到这华冕重现落下,李道玄才反应过来,他起身便要离开。

  玉真公主扯住了他的袖子,低声道:“玄儿,没事的。”

  也许是这位公主殿下温柔的语声安慰了李道玄的心神,他镇定了心神,心中忽然平静下来,便顺势牵起了玉真姑姑的手,跟在她身侧,走出华冕,进入了弘文殿侧的明礼堂中。

  明礼堂建于大唐玄武年间,与整个大明宫与太极宫的大气工整不同。这明礼堂深得南州建筑里的‘层峦叠嶂‘之妙。

  承玄皇帝慢慢走进堂中,那背后跟来的魏王和太子便停住了脚步。李道玄一踏进这个穹庐飞瀑,日月当空的大堂精神便是一爽。

  只见明礼堂那穹庐之上浑似透明一般,那是全用东部沧海所产的水晶鱼胶做成,就似一层水幕在天,因为日光可以完整的透入,便让整个大厅有了点小广场的感觉。

  他再低头看了一眼,便见黑石打造的工整地面上,以一种玄妙的材料勾画着九天星宫图。那无数蓝色星辰暗布脚下,极为灵动,显示出这明堂和大陆传说中那‘连山星宫’的渊源。

  明礼堂内摆放着四方湘山木塌。东边木塌之上有玄天八卦一枚,上写有浮游观三字。西边摆放的却极为精致,那木塌前的梨木雕花几上,摆的是一枝新鲜的青莲。当今昆仑宗宗主号青莲子,不用说这便是代表昆仑宗的意思。

  此时的承玄皇帝已经端坐在正中北极方位,所谓天圆地方,坐北朝南。皇帝稳坐之地,正在北极紫薇主星方位。

  李道玄对于星象之学也是粗通,但见东西方位分为苍龙东宫与白虎西象。他心中便疑惑起来,太子当场指出自己是个大魔头,皇帝陛下为何将所有人都召到这里来。

  他想着便情不自禁看向了正沉思的皇帝。在弘文馆根本就没有看清陛下的样子,此时看他留着一缕长须,天庭饱满,俊雅不凡,更有几分亲切的感觉。

  承玄皇帝已经看太子魏王走了进来,立刻定目看向了玉真公主,看到玉真公主微微点头,这才缓缓说道道:“把吴王和晋王都宣进来吧,都是父子兄弟,也很久没有在一起说说话了。”

  他说完,那本来清爽的精神忽然消失无尽,露出了疲态。李道玄再难忍耐,走上一步,指着太子说道:“陛下,太子已被那阮星逐害死,站在您面前的才是真魔头。”

  太子李乾承昂然而立,双目阴沉的望着李道玄,忽然屈膝跪下,低声道:“儿不是魔头,李道玄才是魔头!“

  承玄皇帝微微摇头,忽然轻轻拍手,只见一道道扭曲的波纹闪过,明礼堂中忽然出现了四名修士。

  东首坐下了一位穿着纯阳道袍,背挂七星古剑的浮游观道士。此人方面大耳,气势稳重,一出现就对着承玄皇帝俯身道:“浮游观主玉阳子见过陛下.”

  承玄皇帝点点头,李道玄眼前一闪,又看到了西首出现了一个中年道士,此人背负双手,头戴天元道冠,却是那昆仑宗的袁天罡也来了。

  承玄皇帝咳嗽一声:“大唐以道门为宗门,高祖三拜太上老神君。太子说李道玄是魔头,李道玄又说太子是魔头,至于谁是魔头,还是交给两位道宗来说罢。”

  皇帝缓缓说完,门口扑进来一个少年皇子。诸人都是看了过去,这少年皇子面色苍白,脚下虚浮不定,但最让人吃惊的却是他身上穿着的乃是一身缟素。

  玉真公主首先呼叫出来:“治儿,你,你这是做什么?”

  晋王李治望了望堂中的诸人,忽然仰头大笑起来。这位体质衰弱的晋王殿下往日都是清秀温柔,多病宽厚的形象。此时的悲痛之色却扭曲了他清秀的面容,仰头大笑尽显狂态。

  魏王一直跪在一边,此时看着这个几乎不敢认识的弟弟,眼神中露出了惊骇之色。

  承玄皇帝单手伸出,似乎想要去揉一揉眉头,但还是放下了手,等着这晋王狂笑完后才沉声道:“朕还没死呢,你要做什么?”

  晋王殿下身披缟素,昂然道:“父皇,治儿今日身披缟素,乃是因为我大唐不日将有大难临头,彼时恐怕不但父皇陛下,便是各位皇子宗室都不得好死。至于无礼放诞,却是悲哀在座的道门翘楚,竟无一人看出来,如今魔道已侵入皇族之内了!“

  恍若惊天霹雳,晋王虽说得斩钉截铁,但不得好死,魔道入侵这几句话也太过荒诞。满厅的人却都目瞪口呆,诸人看着晋王都露出看疯子的表情。

  晋王说完这些话,再次悲壮的一笑,望着承玄皇帝悲泣道:“父皇啊,治儿今日说出这些话,虽是问心无愧的为我大唐,但已犯了龙颜,惊了圣驾。儿先惩己身,再求诛魔……”说罢全身散出微微的光晕,一团灵力裹住全身,继而散射出无数灵光粒子。

  大厅之上瞬时之间两道人影闪过。昆仑袁天罡在前,浮游玉阳子在后,齐齐扑向正在自毁丹海的晋王殿下。

  但这两位道门宗师还未扑到,明礼堂外数道人影也冲了进来。其中一道人影更是后发先至,就似瞬移一般闪现在晋王身旁,一指头按住晋王的额头,那少年皇子身上无数散落的灵光瞬时凝固在这人影的指尖,不再挥散。

  这伸出一根指头的人却是一名消瘦的僧人,这僧人站在晋王身前,整个身影却似忽然放大,只见一尊真身竟然显形在他身后,隐隐含着佛宗真祖的气象。

  扑上来的袁天罡看到这和尚后立刻停住了身子,只有浮游观的玉阳真人焦急的闪到被僧人点住灵力的晋王身前。

  玉阳真人左手现出黄符烧成一团真火,口中疾念出‘太玄三一咒’,玄灵节荣,守其真形。那灵符真火借着天师咒语,强行压住晋王李治自毁丹海散落的灵光,缓缓逼回他体内。

  那消瘦僧人现出的正是佛宗的阿耨多罗真身,他以菩提一指凝聚散体灵力,再加上玉阳真人的太玄三一咒,那晋王自毁丹海的灵力便被送回归体,脸上红润一片,倒像是大补了一顿的模样。

  此时终于救得了这位晋王殿下的一条命。那消瘦僧人便和玉阳真人收功后退,诸人目光齐齐望向了晋王。还是玉真公主先开口道:“治儿啊,你何苦如此。”

  玉真公主说完瞟了一眼李道玄,却转身对承玄皇帝说道:“陛下,我看这其中大有隐情,不如您先去侧殿休息一下,这里便交给佛道几位宗师便是。”

  承玄皇帝还未说话,那消瘦僧人手掌忽然抬起,隔着几个人,一团金光罩向了李道玄,金光如水,落在了李道玄身上,继而化成金莲,托在他的脚下。

  那僧人祭出金莲后便念了一声佛号,轻声道:“这是天荒寺的金莲,本座以金刚之力运使莲华部的根本真言,专克魔道之人,陛下可稍等片刻,便有结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