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249章 馆中诗文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静听吟唱之声,走向了弘文馆中。此地竟然没有禁卫守护,他心中诧异之时

  就听到前边一个低沉的声音道:“李公子,您随着我来。”

  李道玄侧身看去,秦国公正站在两块青石的夹缝之处,身子露出一半正对着他招手。李道玄急忙走过去,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弘文馆四壁之下深陷三分,竟然是绕着这四方馆外构成了一个四方渠。

  这四方渠上盖着厚厚青石板,板上列有箭洞。秦国公笑眯眯的站在宽广的沟渠中。

  李道玄看着沟渠中一队队黑甲禁卫军,不禁咂舌。

  他入了这环卫四周的沟渠,见秦国公悠闲的站在里面,对李道玄低声道:“公子,陛下就在馆中,正观这踏青文会大战呢。那曼罗馆不知从何处请来一位鬼才,写的诗那是一个好啊。“

  秦国公连说那曼罗馆的诗人诗写的好,却说不出个怎么好来,最后砸吧着嘴说道:“我看那,比太白先生好。也比那个王摩诘好。”

  李道玄跟着他自四方渠中绕着圈子,听这位老将军兀自悠闲的说着什么踏青文会,

  便拉住他的袖子,沉声问道:“老将军,玉真公主在何处?那太子的事情。”秦国公停住脚步,也是沉声道:“公主殿下就在陛下身边,至于太子事,陛下也已知道了。”

  此时前方绕着的沟渠中现出一个盘旋上升的滑梯。秦国公指着那密道出口:“公子

  沿此上去,这弘文馆的防御是无懈可击的,陛下的安全是没有问题的。”

  李道玄没有立刻就上去,对着秦国公摇头道:“如今的长安,有哪个地方可以防御到无懈可击呢?”

  秦国公望着上方,没有跟他解释,却忽然说道:“陛下对于此次文会十分重视,三

  月过后就要开春科。咱们陛下说过,天下人才,皆要笼入袖中。”

  李道玄没说话,缓缓的走了上去。既然陛下已经知道了太子的事,他就安心了。现在他心里反而被拓跋明珠之事烦恼起来。

  李道玄顺着软梯走上去时,看到萧狄正站在一侧,这位萧大人身旁却是一个赤黄华冕罩着。那赤黄华冕状如伞盖,盖伞上垂下丝绦万缕,遮住了华冕下的人儿。萧狄转头见到

  李道玄自密道中走了出来,急忙侧身弯腰对华冕内说了几句话。李道玄抬头望去,这四方弘文馆的小广场上共坐了四块人。自己所站的地方正是最为尊贵的北方,朝南望去却是金风细雨楼,曼罗馆,以及望仙阁,这些参加踏青文会的人。

  李道玄已经知道这华冕之下坐着的便是这大唐的承玄皇帝,在看自己左首方位坐满

  了文官,右首方坐满了武将。这左文右武气势昂然。武官皆挺剑而立,那花朝节的主持者魏王殿下坐在武官之前,漠然看着场中。文官却是盘膝而坐,杜玄风跪坐在首位。

  李道玄的视线望向了那场中,此时场中寂静无声,只有一个赤足少女捧着一卷古书,在弘文馆的小广场上来回走动。

  那在场中捧着古书走动的少女双足如雪赛霜,身着大红衣衫。只因距离有些远,看不清模样。

  一道清亮的吟唱之声却在此时传来:“玉面耶溪女,青娥红粉妆。一双金齿屐,两

  足白如霜。”

  李道玄打量着那赤足少女,很久后才认了出来,原来却是莺歌。

  他看着莺歌走着四方步,知道这是金风细雨楼在表演今日的文会节目了。果然身旁

  那华冕内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出来:“两足白如霜,这定是太白先生的手笔了,天然无雕饰,一个霜字引人遐思呵。”

  这是玉真公主的点评之声,承玄皇帝身侧的一个礼部官员不多时就高声喊道:“玉

  真殿下赏!一千金并锦绸四百匹,礼来!”

  伴随着这句礼来,便有一排太监捧着锦盒一路小跑,送到了那金风细雨楼的人群中。李道玄望着那莺歌捧着古书退了回去,就听到身旁礼官大声道:“本届花朝节文会三比,圣帝千秋,着魏王代笔出题!”

  这句话是说要魏王代陛下处今日文会赛诗的题目了。

  那武官阵中的魏王恭敬的站起来,遥遥向着赤黄华冕叩拜,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

  了华冕附近,也都看到了站在华冕之前的李道玄。华冕之中一支金色大笔被抛了出来,萧狄接过那金色大笔,再次抛向了魏王的方向。魏王接过半空飞来的金色大笔,便有两个太监合力展开了一张宽大的白纸卷。

  趁着魏王出题的这个时间,很多人已在窃窃私语的议论起来。他们议论的正是那忽然出现的李道玄。

  有认识李道玄的人都已皱起了眉头,不认识之人很快也打探清楚了。从未有这么一

  刻,李道玄的九皇子身份被所有人放到了嘴边。

  但那华冕之中传来一声重重的哼笑,萧狄便运转灵力,猛喝道:“百官不得喧哗,

  且观魏王殿下出题!”

  百官这才安静下来,望向了拿着金色大笔的魏王。在看到李道玄的那一刻,魏王脸

  上毫不掩饰的露出了嫉妒的神色,但他此刻手拿着金色大笔,只低头想了一下,便

  在那白纸卷上写下了第一道题目,却是一个大大的“酒”字!这个题目好,那些观战的文武百官俱都点头微笑。千古英雄汉,饮者留其名,这酒果然是古往今来说不完的一个好题目。魏王写完第一个题目后,便挥了挥手:“请摩诘先生。”

  他声音洪亮,又恢复了平静的神色。

  王维王摩诘真正在长安出名还是几日前的事情。芙蓉苑献诗玉真殿下后,王维可算

  是一朝春风得意了。但他与魏王关系更为密切,此刻作为望仙阁的代表出战,诸人心中都想着,不知这位能得到天荒寺佛宗推荐的才子到底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才华呢。

  不多时,就看到望仙阁的人群一摆,一个男装女子仗剑而出,背后跟着数名男装女

  子。

  李道玄转目间就看到那望仙阁中人群耸动,不知从何处传来一张墨迹未干的诗作,便被数十个女子素手传递起来。更有一个女子似心急的想看看诗作,但还未打开手中的纸卷,就被旁边一人抢了过去。不多时那王摩诘刚刚做成的诗作就传到了望仙阁的霍小玉手上。

  霍小玉手指一抬,望仙阁的乐工们便笙箫齐鸣,伴随着一阵激荡的音乐之声。霍小

  玉轻启芳唇,口中吟出了摩诘的这首作品。诸人但听霍小玉的声音如金石相击,灵动无双之中还带着一种悲壮之色:“新丰美酒斗十千,咸阳游侠多少年。相逢意气为君饮,系马高楼垂柳边。”

  李道玄不懂诗歌,但只看到场中男装少女们纵马的表演,大概也了解了这首写酒的诗歌其实写的不是酒,只是以酒开题而已。

  他站在这个位置,有心想离开这里走到金风细雨楼队伍中。但不知为何,身后那华

  冕之中的男子,那位可能是他父亲的男人,让他一时无法移动脚步。他心已乱了。

  恍惚中,那望仙阁的霍小玉再唱道:“出身仕汉羽林郎,初随骠骑战渔阳。孰知不

  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

  直到霍小玉唱完,整个场中才传来欢呼声,但大多还是被霍小玉的歌声感染。真正

  体会到王摩诘诗中之语的恐怕没几个人。

  杜玄风却品味着诗中之意,说的是游侠儿事,表的却是边关之情。诗中说道边庭之

  苦,侠骨之香。杜玄风心中不禁想到:“魏王在这花朝节上已没了争斗之心,此番却是借这王摩诘的诗,向陛下暗中抒怀了。魏王殿下这是想求陛下放自己到边关去么。”

  霍小玉的歌声刚刚唱完,那场中表演的望仙阁女孩们还未退去,就听到远处一声长吟,伴随着剑光飞舞。

  金风细雨楼中队伍之中奔出了一匹白色骏马,骏马之上莲生也是男装打扮。她手中无剑,却有一坛酒。

  古朴的金鼓之声自金风细雨楼人群中传来,伴随着鼓声,一个豪爽嘹亮的声音大声传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伴随着这豪爽的吟诗之声,莲生手中的酒坛之中喷出了一道黄酒。

  李道玄站在华冕之下,看到那黄酒出了酒坛化作一天黄雾,黄雾奔腾天际,木元灵力在酒水中鼓动起来。

  那观战之人就看到一天的黄气弥漫,天上水雾凝结在天,化作了一条滚滚河流。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李太白这句诗转眼便由字词化作了真实的场景。围观诸人都是惊叹的看着天上的黄河奔流的场景。

  黄河之水在莲生的道法下急速奔腾,自天上一朵白云间流过,冲入东方青蓝的天际消失不见。

  随着代表金风细雨楼的太白这首《将进酒》渐入佳境,一个清冷的声音忽然出现,打断了场中的表演。

  一身八爪蟒袍太子悠然的自场外走了进来,口中清冷的说道:“所谓盛世也不过是镜花水月一场,诸君可知否,那华冕上所站之人,却是一位大大的魔头!”

  阮星逐所化的太子口中说着,伸手指向了站在华冕之旁的李道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