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248章 惊闻册公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随着阴九幽身形游动,那些捆在暮雨死士脖子上的黑线扯紧如利刃一般。李道玄只看到十多颗头颅整齐的落地,阴九幽身影自地上站了起来,如鬼魅般在这些失去脑袋的死士身边晃了一圈,双手环抱着团团黑气,口中阴声道:“暮雨阁,那鱼朝恩不是和公子一起的么,怎么会突然袭击咱们?”

  他说完这句话,失去生息的暮雨死士们才软倒在地。

  李道玄脚下一动,木缠根混合着桃花刃一起发动,将最前面的流火王子打飞到半空,口中道:“捉住他!”

  阴九幽手中的黑线便缠住了被打飞的流火王子,捆得像个粽子般,拖到了地上。

  李道玄这才对阴九幽解释道:“他们要袭击的不是咱们,是玉真殿下。”

  阴九幽皱眉道:“若是目标是玉真殿下,为何在咱们帐篷前闹事?”

  李道玄也是摇头不解:“若是说引开玉真殿下的注意力,将红绡姑娘引出来,那也说不过去啊,以他们的实力,足以直接狙杀殿下了。”

  两人正疑惑着,西羌帐篷掀开了一角,一个温柔的声音道:“呵呵,那是因为本殿一直就在这里啊。”

  李道玄转头望去,只见玉真殿下正站在帐篷处盈盈笑着。他不禁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一扯阴九幽,两人便进了帐篷。

  李道玄刚一踏入帐篷中,身前就是一阵风动,一个软软的身子扑入了他怀中。他听着耳边银铃响动,嗅着那熟悉的青草香气,忍不住搂紧了这柔软的身子,欢喜道:“明珠,你来了。”

  拓跋明珠一路相思,此时情切难忍扑到了他怀里,只觉心醉神迷。两人脖颈相缠,身旁的玉真公主咳嗽一声,却轻声道:“道玄,你怎么没去弘文馆呢。”

  拓跋明珠这才想到身边有人,轻轻推开他,抿着嘴低声道:“李郎,这位是大唐的玉真公主殿下呢。”

  李道玄也想到了此来何事,急忙对玉真公主道:“殿下,有件事儿得告诉你。”正说着,阴九幽提着被捆得死死的月氏流火王子走了进来,将手中的白衣王子扔到了地上。

  玉真公主缓缓在一张毯子下坐下,对李道玄笑道:“先不急,咱们来看看这位流火王子。”

  阴九幽走到李道玄身边,摇头道:“公子,这不是月氏的流火王子。”他说着沉思道:“昔年某曾去过月氏国,虽然并未真的见过那流火王子,但月氏国王室信奉的是大明摩尼教,修习的也是圣火心法,这个冒牌货用的是却是暮雨阁的不死功法。”

  李道玄拉了一下拓跋明珠的手,走到玉真公主身前,低声道:“殿下,这王子的事还不是要紧的,道玄要说的是太子殿下。”

  玉真公主眉头一挑,一双黑色眸子望着李道玄。李道玄便低声将璇玑山上的一幕告诉了玉真公主,他简要的说完后,那玉真公主已站了起来,拉住李道玄急声道:“道玄,咱们这就进宫,那阮星逐若果然成了大魔头,还占了太子的身子,必然要谋害陛下。”

  李道玄犹豫了一下:“殿下,您去通知秦国公等人,相信陛下会有防备的,道玄就不去了。”

  玉真公主大怒道:“陛下再怎么说也是你的父亲,你就不看在国家社稷上,也该去一趟才是。”她这句话冲口而出,自知失言,转头望着拓跋明珠和阴九幽,却没有说话。

  拓跋明珠一时没有理解公主这句话的意思,那阴九幽的眼中却冒出了一团精光。见公主视线灼灼,便躬身道:“殿下,某身为朝廷官员,知道其中深浅。您可放心。”

  玉真公主叹了一口气,对李道玄道:“本殿这就去了,你……”她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便摇头掀开帐篷,缓缓走了出去。

  李道玄默然看着她离去,良久对阴九幽道:“阴先生,你跟着殿下,小心那暮雨死士,务要保证殿下安全进宫。”

  阴九幽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自袖中摸出一卷黄绸递给了李道玄:“公子先看看这个,咱们现在可是有件大大的麻烦事。”他说着也自去了。

  李道玄接过黄绸并未打开看,对身旁的拓跋明珠一笑:“明珠,这些日子你们怎么走得这么慢。”

  拓跋明珠勉强一笑,竟然有些忧愁之态:“离开云州后,明珠就觉得十分不自在,但阴大叔说不能着急,也就这样过来了。”

  李道玄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流火王子,一脚将这人踢到了一边,伸手将拓跋明珠揽到怀中,摸着她的长发银铃轻声道:“委屈你了,不过不用多长时候,咱们就回云州去。”

  拓跋明珠长长的睫毛颤抖,忽然叹了一口气。

  李道玄不禁有些诧异,他很少见到拓跋明珠如此忧愁的模样。忍不住问道:“出什么事了。“

  拓跋明珠自他手中拿过了那卷黄绸缎,展开来愁声道:“在蕲城内就接到了这个,阴大叔说到了长安再说,但明珠****不安,就是想着这个事儿。”

  李道玄急忙望向了黄绸,看着上面的字迹,脸便沉了下来。那黄绸上一笔颜笔小楷,上写着:“禀秀云汉,增华女宗,卓尔洵淑,迥然昭异。肃雍之道,能中其和,缛丽之功……”。

  这黄绸中的话语都是描述女子之美,之尊,之贵。但这不是最让李道玄惊诧的,最让他震惊的却是这段话下面盖的礼部大印。

  他抬头望着拓跋明珠,明珠缓缓道:“李郎,大唐皇帝要封我为公主,但明珠可不想做这个什么秀云公主。”

  李道玄心中所想的却是另外一个可怕的想法,他想到了大唐的和亲之策。一股冷汗冒了出来,难道朝廷竟然是想册封明珠这个公主,然后送去逻国和亲么?

  但他立刻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不对,不可能。于先生说过那大峡谷对大唐边防的重要性。大唐不可能将西羌族长送到逻些的,这样岂不是让西羌大峡谷和逻些走到了一起?再说这与礼法不合啊。“

  拓跋明珠可没他想的深入,只是忧愁这个公主的封号。

  李道玄想了一会儿,实在想不明白,只能安慰自己或者这时朝廷拉拢西羌部族的手段,他放松了心情,望着帐篷里简单的摆设,长出了一口气:“典客署是怎么安排你们的行程的?“

  拓跋明珠摇头道:“这些明珠都不知道呢,阴大叔知道的清楚。“

  正说着,阴九幽掀开帐篷急匆匆走进来。

  他一进来就望着李道玄说道:“长安的禁军开出来啦,已将这芙蕖镇围住了。某将玉真公主送进了禁卫之中,公子,这事情可有些不对了。“

  李道玄这些日子所念所想,都是花朝节之事,此时也是稀里糊涂,急忙问道:“朝廷如何安排这些使节们?“

  阴九幽想了一下:“按照典客署发下的公文,应是后日过灞桥,观礼花朝节赏红之礼,然后住进万国公馆。再就是到礼部受赏,崇文馆太子接见,这些都是往日熟练的套路。只有一条,那礼部的册公主文公子可看到了。“

  李道玄点点头:“阴先生可知道为何朝廷要册封这个什么秀云公主?”

  阴九幽来回走动几步,忽然道:“这些事情某也看不明白,但有一条是比较棘手的。今日看公文,花朝节后便是盂兰盆会,盂兰盆会后就要安排和亲大礼了,某觉得,这里面似有联系。”

  阴九幽说着眸子间闪动着莫测的神光:“本来我也只是半信半疑,但咱们刚刚进到这芙蕖镇中,那玉真公主便突然前来拜访。某这几日看那《白鹿经世注》,这位玉真公主来头可大得很,她竟然前来拜访,这里面的事更是有些门道了。“

  李道玄更是心中不安,但此时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定下心神道:“我得赶快回去,明珠这里阴先生多照看下。待我去长安找玉真殿下问个清楚。“

  李道玄出了帐篷,再次御风赶往长安。此时已近中午,踏青的长安人已自玩起了马球,荡起了秋千,更有赛马等自发组织的游戏。

  李道玄一路看去,不多时就赶到了长安弘文馆。

  那弘文馆隶属门下省,但不在皇城之中,却在宫城南部的弘文殿中。

  李道玄远远望着这四四方方的弘文馆,看到那馆外木墙上挂着一块巨大的木匾,上书:引礼度而成典则,畅文辞而咏风雅!“

  这弘文馆本为大隋朝时皇帝读书的地方,承玄皇帝即位初年,便下令在弘文殿聚书20万卷,设立了这“弘文馆”。

  于是这弘文馆便成了大唐国家藏书之所,也成为了皇帝招纳文学之士之地。每日朝会之后,承玄皇帝更喜欢趁着朝会闲暇,召唤大臣们进入殿内,讲论文义。有时候甚至直到深夜时分才罢。

  李道玄眼见弘文馆外竟然没有一支禁军守卫,自己御风而来,也无人阻拦,心知有些不对。但他还未落下身形就听到了弘文馆内传来一阵喝彩之声,那声音之中伴随着一阵吟诗之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