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杜玄风骑着乌驴刚刚进了魏王的菊宅便是一愣。只见那本屹立在魏王宅前的云晶屏石假山已被撤去。布满小径的青草一颗颗被挖了出来,整齐的摆放在数辆马车上。

  魏王衣衫整洁,站在前面不住的指挥着奴仆动作快点。宅外禁卫杀气阵阵,他却这宅中有这等闲情逸致?

  杜玄风催动驴儿走了几步,便翻身下来。那魏王却连招呼也不打,只望着杜玄风点了点头。

  杜玄风沉吟一下,便走过去,亲手捧起一颗青草,递给了身旁的奴仆。魏王动容,也亲自动起手来。

  不多时菊宅地面上的所有青草都被安放到了马车上,奴仆捧上了一只盛满温水的铜盆。他们两人净手完后,那魏王才俯身对着杜玄风行了一个大礼。

  杜玄风叹了一口气,将他扶了起来。魏王便挣脱杜玄风的搀扶,指着车上的青草缓缓道:“杜相,上次李道玄来菊宅时曾说过,这些草儿本名青鸾草,产自汉郡鹦鹉洲,每株可抵十金。“

  杜玄风不懂他为何说起这个,只能默然无语。

  魏王再转身时已换了语气:“舅舅啊,李道玄走后本王想了很久,往日附庸风雅,自汉郡取了这些草来,实在是劳民伤财的举动。“

  杜玄风哦了一声,那魏王便笑道:“如今本王取出这些草来,归之百草铺中,可得万金有余。听说三哥未出事时,一直忙着周旋赈济渝州水灾的百姓,本王便将功赎罪,这笔金子便送到渝州去吧。“

  杜玄风面上现出古怪的神色,还是没有说话,魏王便将他请进了草庐之中。

  草庐蒲席上整齐的摆放着一只大箱子,箱中放满了文书手稿。

  魏王便指着箱子说道:“这里面是本次花朝节的所有花销记录,此番筹办花朝节之事,本王与长安商户并海枯斋主合议过了,朝廷出三分,他们出七分,通共算下来,可为父皇省下三十万贯有余。“

  杜玄风手抚着木箱,终于点头开口道:“泰儿,你做的实在是不错。“

  魏王转身望着草庐外面,沉声道:“舅舅,你说如果我真的做了皇帝,会是一个好皇帝么?“

  杜玄风悚然而惊,但立刻镇定下来,摇头道:”不管谁做了皇帝,都会是一个好皇帝的。“

  魏王立刻转身,身形挺立着,厉声道:“太子不行,李道玄也不行!他们做不好这个位子的。“

  杜玄风摆手道:“这些不是臣子能议论的事。“

  魏王眼中竟然带上了一缕泪光:“舅舅,母后去前对你说过什么,如今你却帮着外人对付自己外甥,这是哪家子道理?“

  杜玄风低头咳嗽一声,苦笑道:“泰儿,你说的太多了,也想的太多了,这些事情不是我想帮谁就能帮谁的。“

  魏王冷哼一声,咬牙道:“若是我们能杀了那李道玄!“

  杜玄风听他这样说,脸色立刻沉了下来,疾走到他身前,甩手给了他一个耳光。清脆的耳光声中,这位宰相大人厉声道:“若是你们真的杀了李道玄,陛下定然不顾一切,立刻会将大位传给吴王殿下,到时你和太子还是云飞雾散,竹篮打水一场空。”

  魏王捂着脸,不能置信的望着杜玄风。

  杜玄风喘了一口气,摇头道:“你太冲动了,平日里妄自觉聪明。今日之事,就是那昏庸的太子,他也知道避讳在东宫中,以淫行浪事掩饰自己。你,你却……”

  草庐外一声惊雷响过,红云散去,明月重归大地。

  魏王放下了手,啪的一声跪倒在地,双手抱住杜玄风的腿,哽咽道:“泰儿不懂,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杜玄风转身不忍看他,良久才说道:“昔年陛下曾对百官说道,四子泰深肖朕躬,可成大事。吾到今日还记得陛下欢喜的样子。”

  魏王松开手,一时愕然望着他。

  杜玄风摇头道:“陛下在朝堂上说你很像他年轻的时候,对你也是爱护有加,但吾当时听了这句话后就明白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听的话啊。”

  魏王脸上现出一片艳红,暗暗收起了手中放出的一团墨绿毒气。

  杜玄风却像毫无所觉,继续说道:“咱们承玄陛下是一个怎样的人,难道他自己不知道么?杀兄弟,亲手了结了最心爱的女子。他说你像他,那不是赞赏之意而是畏惧之情啊。”

  魏王低头抖动着身子,脸色更是红的可怕。

  杜玄风一甩袖子,摇头沉声道:“但这些不过是帝王心思,其实你并非没有机会。你接了这花朝节之事,处处办的精细,努力想表现出明君姿态。但你错了,陛下现在需要的,不是一个会治理国家的明君。他需要的是……”

  杜玄风深深吸了一口气:“他需要的是一个能扫荡修士,平定九州乱流的继位人。”

  魏王霍然起身,摇头大声道:“这怎么可能,修士乃是传承下来的九州之主,怎么可能说扫荡便扫荡。再说这九州乱流又从何说起呢。”

  杜玄风却不再跟他解释,声音温柔下来:“泰儿啊,不管怎么说,你与帝王之位是永远没有机会了。”

  他说完不顾魏王难看的脸色继续道:“暂时你还能留着性命,但以后就不好说了。”

  魏王咬牙道:“舅舅这话是什么意思?“

  杜玄风淡淡道:“若是太子侥幸继位,无论是你还是吴王,也不用说那李道玄,都是难逃他的毒手。“

  他说着微微一笑:“若是吴王和李道玄得了天下,你和太子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魏王眼中现出了一道异芒:“舅舅的意思是……“

  杜玄风拍拍他的肩:“泰儿啊,只有晋王坐上了那个位子,才能保你一世平安呵。“

  魏王仰天大笑起来,笑声中带着无尽的嘲讽之意:“晋王,那个病秧子,你说他?不是本王看不起他,若是那样,还不如李道玄来当这个皇帝呢。“

  杜玄风脸色不变,只淡淡道:“晋王确实有微恙在身,但只需将养身子,也不是好不起来。最主要的,他才是与你一母所生的亲兄弟,更何况晋王这孩子心地纯良,为人厚道。这里面的事情,我不信你看不明白。“

  魏王眼中现出深思的表情,良久才沉声道:“舅舅,我是否真的没有机会了?“

  杜玄风十分肯定的说道:“没有机会了,花朝节后便有旨意下来,这些都是内定之事。“

  魏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忽然道:“若是愁倦帝王身,那做一方贤王也未尝不可。“

  杜玄风笑了。

  魏王说出这句话后似乎又恢复了精神,微笑道:“杜相,那四象广场的事还未完成,花朝节更有两场大比未曾进行。您看,我这主持大事者可一时半会不能随您走呢。“

  杜玄风莞尔一笑,缓缓道:“那是自然。“他的声音中带着一种疲态:”但你在魏郡封地暗自集结的六万府兵要交出来,还有朝中三省六部暗中交好的官员也要……“

  魏王大笑一声,自怀里摸出一张破破烂烂的纸卷,扔给了杜玄风:“都在这里呢,早就准备好了。“

  他交出了自己暗中布置的力量,身子似乎也轻快了许多,但还是叹了一口气,转身定目望着杜玄风道:“杜相,萧德言,那萧德言能不能?对本王而言他不过是个参谋,对大唐而言,他却是位国士。“

  杜玄风缓声道:“这些某自有打算,你可放心。吾也是如此想的,相信陛下也是这样想的。“

  魏王这才完全放松下来,大步走出了草庐:“那本王还是回四象广场,与百官同乐去了。“

  杜玄风默默站在原地,良久才舒了一口气,一直紧皱的眉头慢慢松了开来。

  不知已逃过一劫的萧德言此时正坐在吏部尚书方玉伯的书房中,心神不定的听着身边的方玉伯不停说着四象广场的盛世之景。

  这宽敞的书房中坐满了各部官员,更有一位红衣宦官安静的坐在下首,一言不发,骄傲的仰着脑袋。

  萧德言以前曾在晋王府见过这名宦官,依稀记得他叫做高力士,如今好像已成了那内侍省总领太监的热门人选。

  他对这骄傲的年轻人并无好感,但对身边这些闲聊的官员更无好感,心中只惦着魏王今夜要做的大事,愈想愈是不安。

  此时那身边的方玉伯刚刚说完四象广场的游街赏的比试结果,那中间坐着的一名穿着六品鹤衣的老官员便接口道:“方大人说的极是,今年花朝节比之往届自然更为壮观,但这结果却大出意料,大出意料啊。算上那什么金风细雨楼的桃花,芙蓉两女,还有西域蛮子的曼罗馆,总共才有四位花仙晋到下一场,这么一说,可比往界又萧条些了呢。“

  方玉伯捻须微笑道:“某记得竹翁当年初为探花郎,那年花朝节亲笔点了三甲花仙,如今想起来可算是风流之事了。“

  那老官员便陷入了当年的回忆之中,摇头晃脑道:“老了,如今可老了,当年风流不足羞,如今已是畸零人。“

  方玉伯放下了酒杯,忽然一笑:“不老,竹翁,你怎么就老了呢,前几日与杜相在含元殿奏闻陛下,还夸了你几句呢。竹翁老当益壮,等日后晋王登了大位,还需要你这样的老臣子稳住形势呢。“

  这一句话说出来,那一直微笑着举着酒杯听方玉伯夸赞的老官员便眯起了眼睛,手中的酒杯一颤,他却侧着耳朵,笑道:“老啦,老啦,这双耳朵连大人的话都听不清了。方大人说太子继位,咳咳,咱们圣帝陛下春秋正盛,还需些日子呢。“

  萧德言眼皮一跳,心道这位方大人终于进入正题了。听到这位老官员如此对答作态,不禁暗笑一声:“钱竹翁不愧是两朝名臣,虽然品阶一直不高,但他故意说自己耳朵不好了,只说太子登基,圣帝春秋,轻轻巧巧就将方玉伯抛出的这个震撼的话题甩了回去,真是老狐狸!“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