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238章 车中黄泉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道玄只觉胸前一凉,在内脏翻江倒海之中反而感觉一阵爽快。

  阿幼黛云的匕首切入他的心脏之中,还在搅动之时,黑色马车里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黛云,等等。”随着这句话儿,李道玄的身子被马车之中伸出的手掌拉了进去。

  一根手指上轻点,李道玄胸前喷出的血箭倒流回去,那手指上还带着一团纯正的道家灵力,瞬间冲入李道玄体内,与那还在作怪的云雨经脉搏斗起来。

  李道玄安稳的坐在马车里,面前是一个看不清模样的红衣人。只觉对方刺入身体的灵力已缓缓压住了云雨经脉,将那经贸锁在了丹海之上。

  他身子一下舒服下来,此刻那匕首刺心的痛苦才刺激起了周身神经,他痛苦的嚎叫一声。对面的红衣人便弹动手指,清润的灵力裹住他的伤口。

  李道玄停住了嚎叫,感觉周身舒畅。也看清了面前的人。

  面前的人披着一件血红色的披风,身影朦朦胧胧,依稀却是个女子的模样。

  李道玄刚才已听到了鱼朝恩的话,见对方不说话,便轻声问道:“阁下是那什么黄泉宗主?”

  红衣女子没有回答他的话,却低声道:“李道玄,本宗冒险来到这长安,却是为了亲手杀了你。”

  这句话说的极为突兀,但李道玄经历了这么多奇异怪事,已不会大惊小怪,却笑道:“宗主既然要杀我,为何又救了我呢?”

  黄泉宗主浑浊的身影晃动,竟然笑了起来:“原来是想杀了你的,但忽然又改了主意,倒不如带你回宗中囚了起来,岂不是更好。”

  李道玄咳嗽一声,弯腰剧烈的咳嗽起来。黄泉宗主疑惑了一下,浑浊的身影中伸出纤纤细手,却是要去试探李道玄的伤口。

  便趁着这个机会,李道玄身子前冲,在宽敞的车中冲向了黄泉宗主。他有意之下,那黄泉宗主竟然一时没有避开,被这男子冲到了身前。

  李道玄手指紧紧抓住了一块柔滑的衣衫,胸前也被黄泉宗主一掌拍了下去。

  他身子踉跄后退,坐回了座位上,手中却紧紧握着一块流动着淡淡光芒的红布。即便是被击倒回来,他双目也是睁得大大的,望着这黄泉宗主的真身。

  掩身的红布被李道玄扯了去,露出一个娇俏的身子,以及一瞬即逝的容颜。黄泉宗主红布下的袖子已掩住了脸,侧头避开他的视线,轻声低呼了一声。

  虽然仅仅一瞬间,李道玄还是看到了一点容颜,面前这位黄泉宗主却是一个年纪很小的美丽少女。

  对方印在他胸前的这一掌虽然含着黄泉灵力,但关键时刻还是留了手。并未真的伤了他。

  李道玄低头看着手中变幻的红布,不禁摇头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要冒充黄泉宗宗主?”

  那红衣少女已用一块袖子遮住了脸,闻言便淡淡道:“公子这是什么意思,我便是黄泉宗主,又何来冒充一说?”

  李道玄冷笑道:“你不过是个小女孩,怎么可能是魔宗黄泉之主?”

  那女子缓声道:“公子以为黄泉宗主该是什么模样?面如修罗,身似恶鬼?还是白发苍苍,狰狞丑陋?”

  她这一说,李道玄反而没话说了,那黄泉宗主到底是何模样,他其实也是不知道的。但他还是不相信:“一代宗主,怎么可能是个小女孩。而且某已看出,你全凭这怪车对阵,自身的修为也不比我高多少。“

  那少女还是淡淡道:”修为低了就不能做宗主么?没有修为还能做皇帝呢,再说公子怎么知道我就是个小女孩,修士常保容颜也是平常之事,实话告诉你,老身今年已是百岁高龄了。“

  她说着声音竟然苍老起来,带着沧桑之意。

  李道玄便有些愣了,想到自己刚才的鲁莽出手,不禁有些后怕,脸上也现出了尊敬之意:”如此来说,是道玄孟浪了,前辈刚才说要杀我,又说要将在下带到黄泉宗囚起来。道玄实在不明白,是为了西羌部族之事么?“

  那黄泉宗主还未说话,马车前传来阿幼黛云的嗤笑声:”不羞不羞,你还没我大呢,就在这里冒充前辈。“

  李道玄一愣之下,面前的红衣少女一跺脚:”黛云,你又来多事。“

  阿幼黛云怒道:”不要叫我黛云,别以为你做了宗主就比我厉害了,赶快杀了这小子是正经。“

  红衣少女暗叹一声,手指轻弹,就听到车外一阵风声伴随着阿幼黛云的尖叫:”阎碧落,你敢,你敢……“那声音渐渐远去,似乎是阎碧落出手带着阿幼黛云强行走了。

  李道玄明了面前少女的身份,身子舒服的躺在了车座上,哼了一声:”原来你还是在骗我。“

  那红衣少女没有说话,良久才轻声道:”不是都骗你的。“

  李道玄奇怪的望着她,为何忽然感觉面前这黄泉宗主不但年纪不大,更是有些娇弱无力,实在不像是一门之宗主的模样。他只问道:”宗主的意思是说要囚禁道玄是真的了。“

  那少女听他依旧称自己为宗主,便有些高兴起来,点头道:”不错,那还是要带你回去的。“

  李道玄停了一下,只得再问道:”那到底是为了什么,能告诉我么?“

  红衣少女犹豫了一下,点头道:”当然还是要告诉公子清楚的,这件事说起来和公子的身世大有关系。“

  李道玄立刻坐正了身子,虽然这些年来,他从未主动探寻过自己的身世,但毕竟对这等关系自己最为机密的事情还是很有兴趣的。

  那少女缓缓开口道:”十六年前,咱们魔门八宗同时接到了冥界的命令,那冥令上说的便是冥子有难,要吾等去长安救助冥子。“她说着抬头看着李道玄:”冥令上所说的冥界之子,便是公子了。“

  李道玄叹了一口气,静静听着她的下文。

  那少女继续道:”当年正是仙流修士最为昌盛之时,魔宗八门散落各地,本来就是一团散沙。先父也是刚刚接任黄泉宗主不久,便召各宗之主,共会巫山云梦泽之中。“

  她口中缓缓说着,如同讲着一个久远的故事:”在云梦泽中,各宗果然起了争执。有说要去救的,有说不能去送死的,先父无奈之下,奋力周旋,终于说服了魔门各宗,议定了潜入长安,救助的冥子的大计。“

  李道玄忍不住想说话,那少女止住了他:”公子,这里面是有说法的,咱们魔宗当年昌盛一时,靠的便是冥界诸王的护持,魔宗之中更是有着数不清的冥王信徒。只是后来魔门分裂,八宗四散各地,对于这冥王的信仰便有了些分歧。“

  她说着又叹道:”但不管怎么说,魔门源出冥界,云梦泽中议定的救助大计也是顺利进行。“

  李道玄自然知道其后有了变化,心中只是想到,人人都说我是冥界之子,但为何我却更喜欢光明之路?

  那少女又说道:”但就在诸宗就要展开行动的时候,变故突生,这里面的事情错综复杂,一时也说不明白。那年我,我刚刚出生,这些事情也是长大后宗中长老们告诉我的。总之整个救助大计生出了变故,魔门八宗错过了救助的良机,不久就听到了噩耗传来,长安渭水桥边一战,冥子生死不知。“

  她说到这里,李道玄终于忍不住道:”你,你有无听说过我的母亲,她,她到底是怎样一个女子?“

  红衣少女歉然道:”公子,关于叶前辈的事,长老们都是闭口不谈的,我真的不知道。只知道当年叶倾城前辈在渭水桥边被仙流五宗的高手围杀而死。“

  李道玄长长出了一口气,尽管心中早就有这个念头,但这还是头一次有一个人如此肯定的告诉他,自己的母亲真的是被仙流五宗所杀。

  红衣少女似乎感受到了他心中的矛盾,等了一会儿,等到他心情平复才继续说道:”咱们错过了救助冥子的机会,八宗便又起了争执。大家原本大多是不愿出手救助的,但真的出了事却都害怕起来,害怕那冥界诸王的惩罚。“

  她苦笑了一声:”先父一生致力于魔门再起,在这个时候更被指为要负首责。他老人家无奈之下,亲手封闭了地府的冥门入口,切断了与冥界的联系。“

  她悠然而叹:”自那日起,先父整日不安,性格也是大变,不但封闭了冥界入口,更是亲自鼓动八宗齐出,追寻那位生死不知的冥界之子,也,也就是公子了。“

  李道玄终于明白了过来:”如此说来,他是想要杀人灭口。“

  红衣少女叹息道:”这个我也是长大后才明白的,先父要杀公子,是为了整个魔宗,可惜的是魔宗多年探访,就是没有找到那位冥界之子。我即位宗主时,先父还是没有放弃,亲口吩咐我一定要在冥界入口再次开放前,找到冥界之子。“

  李道玄定定望着她:”那你还在等什么,如今我为鱼肉,你为刀殂。为何不杀我?“

  那红衣少女纱下的小嘴张开又合上,最后说出了一句李道玄绝对想不到的话:”我,我不喜欢杀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