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黄胡子带着白色圣焰的手掌狠狠的拍到了自己的头颅之上。一道白色火焰自上而下在他一尘不染的白衣上燃烧起来。

  阎碧落双目一紧,手中三根银针自外向内收在了臂弯中。

  金风细雨楼的人看到这诡异的一幕,都是大声惊叫起来,谁也没想到己方这最强的高手一上来就行这自裁之招。

  也只有鱼朝恩这等级数的高手才明白这位善知法王的用意。

  果然那白色圣焰燃烧在黄胡子的身上,却并未焚烧他的肌肤,反而在一阵冒出的黑烟中,两道黑乎乎的影子惨叫一声自黄胡子身子两侧的阴影里踉跄奔出。

  那是牛头马面的影子。黄胡子双手一合,手中凝起白焰之杵。他将圣火杵戳在大地上,口中喝道:“吾大明神尊座下也有三类魔之说,这妖魔魂鬼之道吾不比你这个鬼医差多少。”

  原来刚才两人对话之时,那牛头马面以暗影遁来,试图偷袭黄胡子,却被这位法王发现了。

  阎碧落微微一笑:“那是不错的,不过总是该试一试。”

  黄胡子圣火杵横在手掌间,碧色眸子中流动着威严之力:“阎先生虽没有杀气,但还有三根阎王针,今日某便来讨教一番。看是尔十殿阎王针厉害,还是某家的圣火法杵更硬一些。”

  一声剑鸣便在他这句话后响起,阎碧落一根银针直刺而出,身形化在了虚空之中。

  他竟然没有用上成名已久的十殿阎王针,上手便以银针做剑,一招普陀山的‘佛陀坐忘’便挟着醇厚的佛宗灵力扑杀而来。

  黄胡子面色不变,圣火金刚杵立在身前,脚下现出一道十字圣光,那十字圣光蔓延在长街之上,大地之上开满了不知名的灵花。

  阎碧落的银针上闪出一道三尺佛芒,身影突然出现在了长街尽头,但一眨眼间,那晃动的身影又出现在黄胡子身前。

  银针一点金刚杵,佛宗灵力对上明王心法,没有激荡的灵力,没有破散的气息,只有安静无声。

  黄胡子脸上露出了笑容,金刚杵与银针相接之处慢慢现出一个针眼大小的小黑洞。

  阎碧落诡异的身法忽远忽近,银针舞动之间,’韦陀观山‘‘柳下禅问’连绵击出。诸人就看到一个青色身影如陀螺般在黄胡子身边晃动,银针不停的点着黄胡子的金刚杵。

  金刚杵上的黑点越来越多,但黄胡子岿然不动,任其作为,脚下的十字圣光越来越明亮,那长街开遍的灵花朵朵绽放。

  这是一场炫丽的战斗,对战两人一方出自魔宗黄泉道,一方出身西域摩尼教,但用的却都是带着佛宗灵力的功法。不像生死搏杀,反而像高僧现法,普渡众生一般。

  但随着黄胡子手中的金刚杵上的黑点越来越多,那阎碧落的身影愈发快了,此刻看来就像数百个身影同时围攻黄胡子一般,银针之上的剑芒吞吐不息,带起了无数灵光。

  鱼朝恩在白小蛮肩上越看越是惊诧,那白小蛮这两日修为大进,眼光也是高明了许多,便忍不住问道:“鱼先生,他们二人这番斗法,怎么看起来像,像是……”

  鱼朝恩点点头:“像是做戏一般,虽然声势惊人,但直到此时都未出一分之力,玩的都是花架子。”

  白小蛮手指握着一柄匕首,望着阎碧落便有些心动,咬牙道:“莫非阎碧落今日不能发挥实力,那么我……”

  鱼朝恩侧脸看着她:”你想出手?“

  白小蛮不置可否,但鱼朝恩却缓缓道:“虽然咱家现在也不明白这是为了什么,但鬼医既然现身,必然不是来玩玩的,还是再看看。”

  他说着再看看,眼光却瞥向了西市长街的尽头,小眼中渐渐凝重起来。

  长街上黄胡子脚下的十字圣光已照亮了整条大街,但街道尽头不远处却还是处在一片黑暗之中。黄胡子手中的圣火金刚杵便在一声剑鸣之中现出了无数裂痕。

  黄胡子就像捏着一柄布满小洞的木棒,手指一捏,那圣火金刚杵便碎了一地。

  阎碧落的身形飘摇转折,落到了他的面前,脚下踏住了一朵灵花,青衫飞舞,却收了银针不再进攻。

  黄胡子面色却现出了凝重之色,只见那开满长街的灵花忽然朵朵消散,就像在一张白纸上洗去了墨迹,倏忽之间,整个西市又陷入了黑暗之中。

  两人相对而立,黄胡子望着阎碧落缓缓问道:“黄泉宗主?”

  阎碧落淡然道:“不错,正是宗主。”

  长街尽头的黑暗如墨水一般终于开始流动,一辆九匹冒着黑炎的骨马拉动的黑色大车缓缓行驶过来。黑色马车行经之处,带着万鬼凄声。

  阿幼黛云还带着深白面具,坐在了御车座上,驾驶这辆黑色鬼车。

  天上一团黑云就浮动在车子顶上,一路过来,黑云随着游动,遮住了星月之光。

  鱼朝恩露出了不能置信的神色:“他,他怎么来了,在这个关键时候,就是魏王和太子也请不动这位啊。”

  他的话声刚落,那黑色马车奔驰起来,一路之上呼啸而来,牛头马面的影身就站在马车行经的道上,连一句话都没喊出来,就被九匹骨马带着黑炎踏过,粉身碎骨。

  九匹骨马燃烧着黑炎,骨鼻中喷出团团烈焰,冲过了阎碧落的身前,这位鬼医就像一个茫然无措的孩童,被骨马顶起,身子陷落到了车中。

  车身不停,九马奔驰,直冲黄胡子。

  鱼朝恩厉喝一声:“退!”白小蛮身影后退,顺手拉住抱着鱼玄机的莲生,退到了香木马车上。

  此时黑炎九马带着车子已自黄胡子身上冲了过去,就像穿透了一个虚晃的影子,黄胡子挺立着身躯,毫无还手之力。黑车过去,黄胡子的肉身还站在原地,那肉眼可见的一道魂影已被马车上的阿幼黛云抓住,塞入了马车之中。

  那就像黄胡子的魂体被迫分离,魂魄却被收入到了车子中。

  但九马鬼车依旧不停,已经冲到了金风细雨楼的车队中。

  莲生乘坐的桃花车瞬间变作了漆黑一片,继而碎裂,化成了一天飞尘,飞尘卷着黑气又吞噬了鱼玄机的芙蓉锦官车。身在最前方的几个游侠儿也随着车子变作了飞尘。

  飞尘黑烟在夜色中组成了一只恐怖的骷髅大头,张着空洞的大嘴,呼啸着奔了过来。

  这等声势之下,不用鱼朝恩吩咐,面前的三女已出手了。莲生在香车周边连布下三道木元禁制,木缠根在前,木元甲在后,最后却是一道飞舞的木荆棘组成的大盾。

  鱼玄机双手展开,天莲花开,也是用出了自己所学之中最厉害的防御功法。更不用说白小蛮身前浮动的琵琶弦。就连五名九流修士也各自祭出了自己的法宝。

  但鱼朝恩却清楚的知道,己方全力防御之下,在这九骨鬼车之前,恐怕也是不堪一击。

  马车前的黑色鬼头已吞噬了一切,就像龙卷风般,此刻已卷向了香车防御外围的莺哥和燕语。两姐妹刚自被毁灭的车上倒退回来,还未赶到防御圈中,眼看就要被吞噬下去。

  就在此时,一直被困在诸人保护中的李道玄动了。他已解开了身上的云雨禁制,放出了丹海之中的破灵云雨脉。

  在云雨破灵脉还未反噬自身的一刹那,李道玄御风而起,身影冲入了香车前的黑色骷髅头中。

  鱼朝恩等此刻都没想到他会出手,想留已是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李道玄扑入了黑色鬼车前的鬼头之中。

  李道玄的脸上冰凉发麻,只觉那近在眼前的黑色鬼头之中似乎有着无尽的牵扯之力,一股吸引之力传来,他身子便被吸入到了鬼头之中。

  此时也是云雨破灵脉反噬发动之时,疯狂的吸收着李道玄丹海的灵力,转眼便吸干了,他再无灵力运转,身在黑雾之中,跌落下去。

  金风细雨楼车上的三女便要冲出去,却被鱼朝恩大喝一声阻住了步伐。

  这位暮雨阁主喝道:“不要乱动!”他说着眼望已停住的九骨马车,缓缓再道:“或许能有转机也说不定。”

  李道玄身在鬼头烟雾之中,云雨经脉一旦失去了控制,便疯狂的吞噬一切可以吸收的灵力,李道玄体内丹海已空,那围绕在黑雾中的灵力便吸引了云雨经脉的注意力。

  诡异的黑雾还没有吞噬自身,李道玄却立刻先被这云雨经脉折磨起来,那是一种无法言表的痛苦,一条经脉在全身上下快速的游动,内脏翻腾,丹海摇动,头晕目眩之中,黑雾中的灵力却被云雨经脉吞噬的一干二净。

  那黑色鬼头消失不见,李道玄身子落到了九头黑色骨马上,刚刚被云雨经脉吸收的灵力还未进入丹海,又被吞噬。

  就像吃的饱饱的一瞬后,肚腹瞬间变空。但这等肉体和心灵上的痛苦还不是最危险的,李道玄眼前的阿幼黛云已抽出了一柄匕首,刺入了他的心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