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233章 花池锦球出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四象广场之中已坐满了各方豪客,六部百官,魏王就坐在正中的位置。

  这位皇子今日全身披着孔雀毛扎成的一件怪衣裳,挥手间他身边的官员们都是战战兢兢的,唯恐那孔雀翎扎了自己。

  最先入场的便是金风细雨楼的桃花车。莲生性子急,桃花源记在皇城上空立刻上演,那紧跟气候的樱花车不甘示弱,樱吹雪也是鼓动开来。

  两方争艳之下,其后的芙蓉锦官车却意外的引发了百官和豪客们的赞赏。

  这般天上桃花开,地上樱花舞,对于相对矜持的百官来说,还是芙蓉仙子的安静多情更含蓄唯美一些。

  但真正让这些官员投入热情的却是最后进来的望仙阁花车。说起来霓裳百花舞虽大气,但这些官员豪客中最少有一半都看腻了,但谁让魏王殿下就坐在这里呢,诸人都是鼓足了劲,在这一刻爆发出欢呼声。

  如一只大孔雀般的魏王便展开了双臂,做着招摇的手势。欢呼声更大了。

  十二辆各色花车争相斗艳,远处快马大车不断驶进来,各坊各街的名花榜不停的运到了四象广场中。跟着这些名花榜的却是数十辆大车,车中盛满了各色花枝。

  四象广场中浮动出了一张更为巨大的名花榜,榜单下各有一座七尺见方的深水花池。这是引动渭河之水,自底下通道里,以皇城四边隐藏在墙中的机关索牵动。

  李道玄刚进四象广场就看到了这神奇的一幕,与修士手段不同,这纯以机关牵动的花池仿佛是忽然出现一般。这一刻李道玄忽然有了一个古怪的想法:若说起来,机关之术比之修士道法虽然渺小,但这机关之术却是凡人俗子都能使用并直接从中获得好处的。

  他忽然大胆的想到,就算这世间没了修士,只要这凝聚众生智慧的机关术得以发展广大,那也不失为人间众生的未来一条大道。

  那是一条没有宗门道法限制,没有仙魔之别的,可以造福万民的金光大道。

  就在这一刻,李道玄忽然有所领悟,无论是吴王的以民为主观念,还是那很早之前就知道的莫宣卿的十二字灭修士豪言壮语,他们都只是想到了修士存在的坏处,却缺少一种代替修士的想法。

  李道玄沉浸在自己的思路里,心中隐隐约约想到了很远之后,体内的云雨经脉中依稀传来一声赞叹之声,那李淳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六十四推背图之中,老夫已看到了许久之后,可惜不能展现给公子看看,那未来之久远,正是机关当道的天下。”

  李道玄心中激起了千层波浪,想象着机关当道的世界又是怎么一番模样。

  但他没想多少时间,整个四象广场开始沸腾起来,李道玄仰头看去,原来已开始计算各名花仙子的胜负了。

  四象广场的十二花池前,几十辆大车上的花枝被数百太监分拣开来,按着不同的花枝,投向了不同的花池。

  无数花枝没入花池之中,渐渐花池之中的浅水浮动,在浅水上浮动的一只锦绣之球便慢慢游了上来。

  这花池似经过了精密计算,不多时最先浮出锦绣之球的却是桃花仙子的花池。

  那花球一出现,广场便又发出了欢呼之声,李道玄看明白了,哪位花仙得到的支持最多,那代表的花池最先被填满,十二花池都是经过计算的,只有支持者超过一定数目才能浮出锦球。

  果然他身边的常随解释道:“咱们长安的花朝节不比别的地方,不是完全按照名词进入下一轮中,有个前提便是支持者的花枝需要填满花池,露出锦球才可以。

  李道玄点点头,看着代表金风细雨楼的两座花池都已浮出了绣球,投放花枝的太监便收了手,继续计算剩下的花枝。

  不多时那结果就出来了,快马奔驰在四象广场中,向主持着魏王殿下报了结果。

  魏王接过了今日游街赏的结果,抿嘴一笑,场中便立刻安静下来。

  魏王殿下俯视周边人等,见人人注视自己,都在等着结果。在这无数道眼光中他忽然有一种掌控者的感觉,心中暗道,或许坐在了那九五尊位上,****便都是如此的感受了。

  魏王享受着这片刻的注视与辉煌,良久才对着宫城方向行了臣子之礼,这是先向甘露殿中的承玄皇帝祝词。于是百官齐齐跪下,万民寂静无声,听着魏王殿下遥祝陛下圣安。

  魏王祝圣安三次后,起身后沉吟了一下,良久才缓缓道:“得诸君之福,本王现在便要宣读今届花朝节游街赏获胜者,今次获胜者共计四名花仙。“

  他说着停了一下,高声继续道:“金风细雨楼桃花仙子拔得头筹,曼罗馆樱花仙子紧追其后……“魏王一一报上了获胜者进入下一轮的名字,正是莲生桃花,玄机芙蓉,曼罗樱花以及那自动进入下一轮的牡丹相思。

  李道玄心中有些感慨,进入花朝节的下一轮的四名女子竟然与自己都有着奇妙的关系。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巧合了。

  魏王宣布了获胜名单后,止住了场中的喧哗,请出礼部官员念诵起那每界花朝节必有的朝廷致辞。

  礼部官员摇头晃脑的背诵着熟练的俳句,不过是些皇恩浩荡,盛世花开的应景之词。诸人好不容易等他读完了,那魏王接着宣布百官同贺,万民同欢。为大唐祈福,为陛下承德,今日一夜直到明日,长安全城放开夜禁,四象广场歌舞不停。

  此次由朝廷出面,诸商汇钱的游街赏进入了尾声,下面便是四象广场上的昼夜狂欢。

  连着七百多辆车子运送着酒肉美食,朱雀门前禁军放行了一部分事先得到关照的百姓,官民鱼水之乐便展示在广场之中。

  盛世之调在这花朝节上展现无遗,但也有很多人此刻心中毫无欢喜之意。

  秦国公和萧狄就站在百官之中,两人身前摆着一张屏风,四周围住了几个破灵卫,此刻观赏完了场中景观,互望一眼,都是苦笑了一下。

  秦国公坐在屏风前,伸手拍了一下大腿,对身边的破灵卫大声吼道:“杜玄风呢,今日既不见他这个百官首领,却让老夫在这里干坐着,是何道理啊?“

  萧狄在他身旁轻轻拉住了他腰中的长剑:“国公莫要如此,杜相此刻定然还在赶路殿中,今日放开了禁制,宫城陛下的安全还是他负责啊。“

  秦国公翘起了腿,不满的看了萧狄一眼:“萧小子,咱们可是被杜玄风那厮关起来了?你害怕了,为他说话。“

  萧狄低头一笑,很认真的说道:“如果杜相不困住你我,那待会儿魏王和太子联手伏击李道玄的一场大戏就没法玩了。“

  秦国公长长呼出一口气:“这么说,你小子也知道这事啊。“

  秦国公不满的接着说道:“我们都知道,陛下也知道,为何还像往日一般,放着这等大事不去处理,在这里干坐着。“

  萧狄捻着胡须摇头道:“这都是陛下的指示,正因如此,杜相才敢如此大胆的将咱们困着。“

  秦国公冷笑一声:“老头子看啊,陛下是想引蛇出洞么,上次璇玑山一战,太子的罪名已坐实了,还需要这么一出么?“

  萧狄默然不语,一直看着那四象广场中的歌舞飞扬,才淡淡说道:“这次是引魏王出动而已。“

  秦国公吓了一跳,眼皮跳动之中带着掩藏不住的欢喜,搓手道:“这么说,陛下决定了?”

  萧狄也不隐瞒他:“不错,陛下决定了,盂兰盆会后便要宣示天下,废乾承太子,立九皇子李道玄为储。”

  秦国公呼啦一下站了起来,差一点就要抽剑狂啸一声,但转头看到萧狄一脸阴沉之色,便忍住了心中激动,缓缓坐下来问道:“萧大人似有忧愁之色,却是为了什么?”

  萧狄听这位老将军改口称自己为大人,摇头苦笑道:“老将军还是叫我小子来的舒服,萧狄想的只是修士界那边,您也知道的,就算陛下做了这个决定,修士界如何反应还是未知之数啊。”

  秦国公冷笑道:“怎么着,仙流五大宗门难道敢不听陛下的?“

  萧狄低头沉吟,良久才轻轻说道:“怕的是西王圣地的反应啊,那里毕竟是仙流宗门的圣地,这事只有等到盂兰盆会上才能见分晓的。“

  秦国公脑海中立刻想到了西王圣地的种种传说,脸色也是阴沉下来。此时场中传来呼叫之声,两人抬头望去,却是金风细雨楼的花车队伍已缓缓转头,向着朱雀门方向前行,他们要离开了。

  秦国公忍不住握紧了手,萧狄再次捻起了胡子。

  秦国公便转头问道:“萧小子,你觉得他们能顶得住魏王太子的杀手么?“

  萧狄望着那花车队慢慢行着,视线渐渐固定在最后一辆香木大车上,这位四言神目的双眼冒出一团灵光,锁住了香木大车上的黄胡子,以及车中坐着的白小蛮和鱼朝恩,脸上阴霾散去,露出了笑容:“老将军可以放心,不经金戈血战,哪来顶天立地。想想咱们陛下当年经过的战阵,李道玄要想为大唐之主,还是要过这一关的。“

  秦国公没有他的神目,看不到金风细雨楼车队中的玄机,依旧皱着眉头。

  此时骑着楼兰云梭马的李道玄正被车内的鱼朝恩叫住了。

  他回转马头,只听那站在白小蛮肩上的鱼朝恩低声道:“公子,等下若有异常之事发生,请您即刻入车中躲避。“

  李道玄皱眉还未答话,坐在车中的白小蛮已伸出了手臂,轻巧巧的将他拉入了车中,身形一转,白小蛮却带着鱼朝恩跃到了楼兰云梭马上,侧头淡淡道:“对这位多情公子何必客气,先进去再说。“

  李道玄心中一紧,难道真有什么事要发生,但他此刻已无法再出车子,这香木马车里的禁制已经发动,车壁的琵琶弦闪着冷光。

  车队便缓缓前行,出了朱雀门,在沿路百姓欢呼声中沿着来时路线,转到了西市的方向。

  李道玄无奈的看着车外的日影蹒跚,已是午后时分,阳光西垂,傍晚的云霞在天边舞成了一片鱼鳞般的光芒。

  他看着天色渐晚,正自发愁,就看到香木车顶上现出一个人形褶皱,一道剑气切开了车顶,露出了阿离的小脑袋,正嘻嘻对着他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