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仙魔传 第232章 朱雀桃争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就在诸人心醉神迷的一刻,那侍奉在周边的十一花神少女再生变化,十一柄雪亮的长刀扬起,在半空中划出了十一道清凉的刀光。

  围观之人都是呼吸一顿,这是要做什么,下一刻震动人心的场面突然出现。

  十一名花神少女手中的雪亮长刀齐齐倒转,切入了腹中,十一道血光迸现,鲜血冲向了樱花屏风中的樱花仙子。

  这场景太过转折和惊人,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呼和尖叫,就是马上的李道玄也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那十一名挥刀斩腹的少女此刻已蜷缩在樱花仙子身边,鲜艳的血红之液流满了花车,却凝聚在阿幼黛云身边,慢慢浮动起来,将这个少女浸泡在鲜血中。

  围观的数万民众有的已经闭上了眼睛不忍再看,但那大胆的人却看到了更为惊人的变化,那十一名看似已死去的活生生的少女周身发出了淡淡的微光,身子渐渐化作了一株株草木。

  而浸泡在鲜血中的樱花仙子自血池中跨越而出,拖曳出一身紫色的长裙。那滚动在身边的鲜血在她身上凝聚,凝聚成衣裳。

  下一刻,少女化作草木,樱花仙子一身紫樱衣衫,戴着深白面具伸出手掌,半空中的花瓣与白雪飞舞着钻入她的手中。

  阿幼黛云手掌再次挥舞,手中的白雪花瓣化作了一天薄薄的金叶子,哗啦啦的落到了人群之中。

  那站在香车之上的白小蛮不禁有些苦笑,对方这等夺人眼球的花仙展示果然独到之处。往日的长安游街赏,从未有这么大胆的幻术。

  李道玄心中只是感叹了一下,他已经看出阿幼黛云用的是正是无毒蛊术,以千草蛊凝结而出的樱花开放的场景,再以魔宗幻术做成了十一名花神少女,至于雪花与血衣却是看不明白。

  此刻那名花榜下的樱花枝子不要命的飞来,这一场曼罗馆已成功引发了名花榜上与桃花仙子的差距。但还是有四成民众没有投下花枝,他们在等待着前方的桃花车,在等着桃花仙子的表演。

  莲生的花车在半空浮动着,两匹曹家白鹤忽然齐齐发出一声清脆的鹤鸣。双翅挥舞之下,只向长天而去。

  所有人都望向了天空。

  那桃花树做成的桃花源之车在白鹤飞舞之下游向天空,越飞越远,但诸人眼中的花车却越来越大。

  这是一种违背常理的视觉感受,其实不过是五元道法中的镜像术而已。

  放大的镜像比之真实的场景更加清晰,已飞入空中的桃花源车藏身到了一团白云之后,诸人眼前一空,只见一朵白云镜像在眼前出现。那就像忽然拉近了天空,整朵白云就如白玉棉花一般圆润真实。

  骑在马上的李道玄精神一振,他在莲生的桃花车上做了很多机关,其中奥妙之处这就要显示在长安人面前。

  只见那朵白云就像一块绸缎一般被撕开了一角,一角白云分割出来,浮动间开始变化形状。

  那一角白云渐渐变作了一只小船,小船上现出一只剪影般的披着蓑衣的人儿。

  围观之人都发出了赞叹之声,这看起来就像剪纸戏一般,但看起来更为飘渺和真实。那一只小船载着蓑衣人影慢慢滑动,半空中响起了燕语清脆的声音:“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

  围观人中读过书的都忍不住惊喜的高叫起来,不错,燕语吟唱的这旁白便是那有名的《桃花源记》。李道玄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灵感说实话还是来自那日魏王府中的一段对话。这桃花源记出自晋陶渊明,乃是文中名篇。

  云朵化成的小船已慢慢滑向了那变作一团溪流的云层之中,小船沿着溪水前行。半空中燕语缓缓吟道:“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

  伴随着这句话,半空中的云水之溪如烟雾一般散去,莲生的桃花车展现在诸人面前,那花枝招展的车子果然就像一片桃花林一般。

  也在这个时候,车上的莲生开始运转木元道法中的‘桃落缤纷’。本来就如桃花花瓣一般的灵刃此刻故意反射着阳光,团团灵力化作花瓣飞舞,就如那一片桃花林中落英缤纷一般。

  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云朵化成的渔人现出疑惑之色,小船儿在莲生的桃花车周边游动,似乎想要找到一个人口。

  木元桃花刃道法中的灵力此刻也激活了花车上的桃树,桃树招摇开散,现出一个花瓣飞舞的入口,花车两侧现出小山的模样。一道木元灵光自入口处闪出光芒。

  渔船儿向着光芒处滑动,桃花车树枝招展四散,慢慢现出了桃花仙子莲生。

  整个围观之人都是仰着头,被这著名的经典故事吸引过去,陷入了无比期待中,期待着桃花仙子现身。

  穿着一件淡粉白锦缎长裙的莲生自云中花中现身,裙摆上一对儿阴阳鱼流转开来,轻纱抹胸外白腻的肌肤在云中更添一丝惊艳。她胸前贴着几片桃花瓣片片飞舞。

  但莲生的一半儿身影还藏在的桃花之中,只轻启朱唇,缓声道:“君自何方来?”

  这一声自天上传来,穿透了云空,感染着所有人。便见桃花散落开来,那小船儿之上的剪影渔翁缓缓答道:“吾自武陵而来。“

  这梦幻之景带着桃花源记的文中剧情,更是让人沉入其中,燕语花车一侧再次旁白起来。

  那本已飘散的白云再次聚合,在水元道法的驱动下,化作了一片平旷的土地,但见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

  桃花瓣飞舞成条条阡陌小道,云朵化成的鸡犬走动。更有穿着晋古之装的男男女女。有黄发老人,垂髫童子,在花车周边怡然自乐。

  借着五元道法和燕语的旁白,天上这一幕场景继续变化,莲生始终藏身在桃花之中,掩掩映映,拖着观赏之人的胃口。

  那观赏之人便几个读书人品评起来。

  “此所谓画中有诗,诗中有画了,看来还是这金风细雨楼更胜一筹。“一个书生摇头晃脑的说道。

  另一个年纪稍大的读书人便笑道:”端木兄说的有些道理,那西域曼罗馆固然有些玄妙之处,但若比起中原之地大物博,人情风物乃至文采风流,自是差了一截,子美兄以为如何呢?“

  这人问的却是一个清瘦的少年,那少年只看了几眼,摇头道:“渊明文中之意乃是魏晋之士避世的想法,如今咱们大唐内忧外患,关中百姓还有那些吃不饱的人,如此盛世繁华,却是修士卖弄风情,吾只冷眼旁观而已。”

  几个读书人便都皱起了眉头:“子美兄忧国忧民是好事,但此时说出来多有些不合时宜。”

  最先发言的读书人便冷笑一声:“杜子美有此心意,为何投诗吴王却没个消息回来,没听说摩诘那小子献诗玉真公主,已圈定了今科么。”

  那青衣少年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此时天上的桃花源记已演了大半,那误入桃花源的武陵渔夫已告辞离开,白云缓缓移动,站在花车中的莲生轻轻走了一步,送别渔人。

  围观之人发出高呼,那声音直冲云霄。

  在这呼唤声中,莲生缓缓走出了花车,裙摆飞舞在云中,向着人间大地微微一笑。

  粉白衣衫与春日骄阳也似乎失去了颜色,只有那一笑游弋在所有人的眼中。但只有这么一瞬之间的露面,莲生又退回了花车之中,抖动缰绳,那曹家白鹤振翅自天上冲向人间。

  在数万人伸长手臂的壮观场景中,桃车白鹤飘荡而来,越过了坊门,转了个弯,落到了东西横向的朱雀大街上。

  诸人发出遗憾的叹息,几乎所有的桃花枝再次抛向了名花榜。

  挡住西市坊门的樱花车也让开了大门,缓缓移动,奔向了朱雀大街,那戴着深白面具的阿幼黛云看不清模样,但颤抖的身子说明了她此刻的恼怒心情。

  白小蛮回到香车中,金风细雨楼的车队再次缓缓行驶起来。

  此刻那花枝已将名花榜淹没了。

  车队自朱雀大街上一路前行,过了西市,迎面便是东市过来的望仙阁车队。此刻三支参展游街赏的车队终于汇聚到了朱雀大街与承天门街的十字路口上。

  莲生的桃花车一马当先,首先转弯,奔向了北方皇城。

  约有数十万的民众集中在了承天门街左右,曼罗馆的樱吹雪与金风细雨楼的桃花源再次争斗起来。

  李道玄睁大眼睛,在那望仙阁的车队中搜寻莫相思的身影。

  一直跟在身旁的常随知道他的心意,悄声道:“师父,相思姑娘今日并未参加游街赏,情报说她已内定为下一轮直接晋级了。”

  李道玄失望的叹了一口气,看着望仙阁的车队开始展示的霓赏大舞,代表芍药花仙的车子行在了第一位,后面跟着梅兰菊等其他仙子。

  魏王支持的望仙阁有着皇家教坊司的支持,但说起表演来就多了几分歌颂朝廷的味道,比之前面的曼罗樱雪就差了许多,更别说桃花源了。

  当所有车队快到皇城时,四匹拉着芙蓉官车的步景马儿身上毛发颜色变幻,金风细雨楼另外一朵花仙,芙蓉花仙鱼玄机终于展开了表演。

  李道玄心中有事,只看到那鱼玄机披着粉红衣衫,在朵朵芙蓉变幻的锦官车上凝立不动。

  芙蓉多情,鱼玄机只这么轻轻站着,并无任何歌舞表演,但也获得了很多围观人众的支持。

  李道玄低头想着相思姐姐的事,也无心去看,只听常随兴奋的喊道:“师父,到朱雀门了,前面就是四象广场,这里是人最多的地方,弟子看诸人反应,咱们这场赢定了。”

  李道玄抬头望去,前方朱雀门大开,这世上最宽广的四象广场一角已经露出在他的眼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