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拓跋明珠手挽长弓,颤声问道:“你要害我全族人的性命?”

  虫堆之上的碧桃双手摩挲着手中衣衫,眸光流转,媚声道:“你族人的生死我怎么会在乎,只是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个手下,却被那大坏人废了,只好再找个听话点的。”她说到这里眼光看向了沉思不语的李道玄。

  拓跋明珠眉头紧皱,冲口而出:“不许,他是什么人,怎么可以做你的手下!”她这句话说得极为暧昧,但情急之下反而没有察觉

  碧桃双眸在李道玄和明珠两人身上来回扫视,忽然掩口一笑,却不说话,那笑容中带着几分嘲弄之色。

  李道玄心里已经闪过了无数念头,但对方这招吃的自己死死的,思之良久,再无它法。他想清楚后反而释然了,双手一摆,微笑起来:“碧桃姑娘要我如何,某家都听你的,不过有来有往,我该如何相信你?”

  碧桃双手一拍:“爽快,我会先解去你们一半族人的毒,然后你让我的黑将军叮上一刺,我便再解开其他人的毒。”她说完轻轻一招手,那立在大巫师头上耀武扬威的黑色大蝎子乖乖的爬到她的手掌上。

  李道玄此时已感悟到这蛇姬和日间遇到的黑衣女子有着极深的渊源,连收服手下用的都是同样的法子,再想到怀中卷轴之上关于蛇姬的注解,心中忽有所悟。他转头看了一眼拓跋明珠,便点头决然道:“成交!”

  碧桃见他如此痛快的答应下来,反而楞了一下,但她立刻露出快意的微笑,那妩媚的浅笑,配上雪白手掌上的黑色蝎子,别有一番诡异的妖艳。

  当下碧桃便指挥座下五种毒物出动,奔入各个屋中解毒。碧桃所养的这蛇,蝎,蟾,蜈,蛛五毒,不但可以施毒,而且可以解毒,也不知她用了什么妙法,指挥这些毒物们得心应手。西羌族人中每人被五毒咬的顺序不一样,解毒克毒之法的顺序自然也不一样,但在碧桃的驱使下,只用了不到一炷香时间,就有一半西羌族人自昏迷中醒了过来。

  李道玄自她解毒一开始就盘膝坐下修炼起五元妙华心法,他此时已是迈入黄土七重境,主要修炼的是经脉,元灵流转在经脉中,丹海内的五元丹就像五枚种子一般,侵泡在灵力中。

  等他修炼完毕,却看到西羌族人已经被明珠安顿好了,几个刚刚清醒的战士已经远远的围在了碧桃边上,燃烧着火焰的铁箭摆在场中。而拓跋明珠双手掐着衣衫下摆,咬着嘴唇正复杂的注视着自己。

  他张开了嘴,却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便直接走向了碧桃,他这时也豁出去了,大方的踏着地上的蠕动的五毒虫子,走到了碧桃身边,碧桃似乎吃定了他,只笑吟吟的拿着衣衫比划起来。

  李道玄先踢了一下一直趴在地上的大巫师:“他死了么?”

  碧桃格格一笑,将衣衫在他身上比划下,温柔的说道:“死,那可太便宜他了,这废物已经成了黑将军的僵尸,等会儿就当我的坐骑吧。”

  她说的轻描淡写,李道玄也满不在乎的点点头:“希望我以后不是她这般的下场。”

  碧桃将衣衫抛给他,笑了:“那我怎么舍得!”

  李道玄扒下身上的外袍,将这件崭新的衣衫穿上去,再把一应杂物装好,这才笑道:“蛮合身的,不过还是比不上我姐姐的手艺。”碧桃撇撇嘴,弯眉如画,靠近他身边,几乎将整个身子缩进了他的怀里,手掌上的黑色蝎子慢慢爬上了李道玄的胸膛,尾刺翘起,黑光一闪便狠狠的刺进了他的身体。

  “疼不疼?”碧桃竟然伸出手掌,轻揉着他被刺的伤口。

  李道玄捉住她的手,全身元灵流转,脸无表情,却温声道:“身上不疼,但你这么狠心,心里可真疼。”

  啪嚓一声,远远看着他们的拓跋明珠捏断了手中长弓,弓弦弹在她手臂上,一道血痕露出,她却紧咬嘴唇,双目留露出一种难以诉说的绝望。

  李道玄心无杂念,试图最后一搏,他认定了火可灭毒,火元灵力疯狂吐出。但这次运转灵力还未走出丹海便觉得全身刺痛,这种刺痛就似百针在血液里流动,痛的他差点喊叫出来。

  碧桃两眼闪出碧落之光,揉搓他胸前的手掌冒出一点碧色光华,那刺在李道玄胸口的黑色蝎子却颤抖起来。

  这碧色光华隐入李道玄的经脉里,瞬时流转千穴,最后围在了丹海周围。李道玄只诧异了一下,丹海震动差点晕过去,他脑海中灵光一闪,放弃了挣扎,全身放松任这女子施展。果然刺痛消失,而那触动丹海的碧色光华也安静下来。

  碧桃额头冒出汗珠,脸色严肃无比,口中却缓缓说道:“我这‘子午端阳蛊’你应当听长辈说过吧。”

  原来这是放蛊之术,李道玄心中了然,丹海外的碧色光华慢慢变成了一条蚕虫形状,开始慢慢吞食丹海周边的木元灵力。

  李道玄心中一动,咧嘴一笑:“原来你这是木蛊?”他因察觉到那蚕种只是吞食木元灵力,所以胡说一通。谁知碧桃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赞叹道:“不愧是道家真宗的弟子,连这个也知道,呵,像你这般身怀道家灵力的人,正是我这蛊术最喜欢的材料。”

  此时那一直颤抖的黑色蝎子猛然松开了尾刺,身子一翘,竟然就不动了,尸体落了下去。

  碧桃松开手掌,叹一口气:“还是不行,黑将军不应该死的,真不知主人是怎么做到的?”

  李道玄丹海内的蚕虫吞吃了一部分木元灵力,慢慢不动了。他睁开眼睛,听到了碧桃这自言自语的话,心中一动,试探道:“你主人那条碧青小蛇,比这笨蝎子强多了。”

  碧桃双眼圆睁,一把捏住他喉咙,厉声问道:“你,你见过那人了?”她语声虽然严厉,但其中恐惧之意不言而喻。

  李道玄咬牙不语,碧桃缓缓松开手,茫然的看着他,忽然冷笑起来:“不说,不说我现在就杀了这里所有人。”

  李道玄揉揉脖子,喘了一口气,淡淡说道:“你先解毒,我跟你走,咱们去西海。”

  碧桃双目转了一圈,又恢复了媚态,指挥座下虫蝎出动,不多时又将其余人的毒解了。然后她摸摸李道玄的脸,笑道:“如今你中了我的子午端阳蛊,丹海便在我控制中,千万不要打什么鬼主意,乖乖跟主人走吧。”

  李道玄推开她的手,面无表情的走向站在那里的拓跋明珠,他深深看了女孩一眼,轻轻握起她的手,低声道:“这女人狠毒难测,不过只要我还没死,总有对付她的法子,她的话不能相信,难保会叫人来害你们,我跟她走后,你将族人迁入阿颜部的地穴之中,那里可能更安全些,我让小白熊跟着你,等我消息。”

  拓跋明珠眼中已经含满了泪水,第一次露出内心的柔弱,哽咽说道:“你不要死,失去伴侣的鸟儿不会独活,我拓跋明珠也要做鸟儿,绝不负你。”

  李道玄一时无言,自初遇的云雨之欢后,这一番相识,从未见过这坚强女子如此失态,她这一番话已有托付终身的意思。

  碧桃远远的看着,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小妹子,我第一次见你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你是喜欢他的。”

  李道玄微微一笑,解开衣衫,拿出那串银铃铛,拴在了手腕上,微微晃动一下,便不再说话。

  那远处的碧桃暗中冷笑一声,发出一阵低鸣,那地上的虫子慢慢散去,只留下五种毒物中个头较大的一部分,却纷纷爬上了那一直像大蛤蟆一样趴着的大巫师身上,不多时地面上出现了一个爬满毒物的人形大蛤蟆。

  千百蜈蚣爬在大巫师四肢之下,组成了怪异的车轮,万千爪子一起运动,匀速平缓。群蛇交缠在大巫师背部变成车座,柔滑软弹。还有那大蟾蜍挂在前方鼓起肚子如同车头,最后却是蜘蛛吐丝缠绕固定这辆怪异坐骑的全身,一前一后数只大蝎子亮出尾刺,护卫左右。

  碧桃满意的将李道玄脱下的旧袍子甩在群蛇组成的座位上,惬意的坐了上去,那以大巫师为骨架的坐骑便缓缓移动起来。

  怪车移动到李道玄身边,打断了他和明珠的道别,碧桃伸个懒腰:“时候不早了,咱们该走了。”

  李道玄哈哈一笑,跳上了坐骑,那群蛇组成的车座可随意变形,他上去后群蛇蠕动,形成了一个凹陷的小窝,碧桃顺势躺在了他的胸前,仰头望着渐渐黑沉的天空,忽然像个小女孩一样格格笑了起来。

  五毒怪车缓缓移动,渐渐的速度变快,却不走大门,沿着这个西羌大寨背后的斜坡,沿着山壁走了出去。

  李道玄不再去看那俏立在原地的明珠,望着天上星辰深深叹了一口气,丹海内的木蛊蚕虫再次清醒过来,不依不饶的再次吞吃他的丹海周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