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趣8小说网 www.mkcc.cc】,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三十六个宫女围成的圈子并不大,那崇文馆地下铺着白虎皮,在雪白的虎皮上,此时正爬行着一个美丽的女子。

  这女子不过双十年华,正仰着脖子痛苦的呜咽着。这女子只在腰上围着一件红锦云凤披巾,露出雪白裸背以及那高翘的臀部。

  真正让魏王皱眉的却是这女子头上戴着的一对儿柔软的狐耳连襟帽,以及那震撼人心的臀上斜插着的一条狐尾。

  女子面上罩着一具怪异的面具,那是一只红狐面,以红珊玉珠为目,碧海精石为鼻,画着诡异的狐面笑脸。

  太子长发散在面上,伸手揽着魏王,得意的喷出一口酒气:“如何,哥哥这戏法儿可好玩么。”

  魏王自震惊中回复过来,略瞅了一眼,视线自那狗耳狐面尾女子丰润浑圆的臀部略停了一下。只低声道:“太子啊,容臣弟多说一句,如今外面正驻着羽林卫呢,您要是想玩,自去那寝宫里玩就是了。何必搞这么大动静啊。”

  太子哈哈大笑:“怎么着,这东宫还容不下孤王了,孤王就是要在这里玩。”

  他说着手中甩出了一只黑色皮鞭,卷住了那美女狐的脖子,扯向了自己。那俯身低就不能出言的女子四肢上皆套着逼真的狐掌,呜咽声中被扯向了太子的胯下。

  这只披着宽松袍子的太子张嘴吐了一口酒,沿着美女狐光洁雪白的裸背流向了插在臀间的狐尾上。

  魏王想要转开头,但视线怎么也无法移动,顺着那美酒流动的裸背看向了玉臀狐尾。

  太子那一口酒已顺流而下,沾湿了狐尾,只听那美女狐呜咽声更响,肌肤上现出一团红晕,玉臀上的狐尾却不由自主的晃动起来。

  太子伸手拉了一下皮鞭,低声笑道:“四弟啊,这其中的妙处你可能不知道,这狐尾乃是以瑶池寒水浸泡过,能发出冬雪之气,放入女子臀间。本王所吐的呢,却是烈焰黄栀酒,酒中混有硫磺,这火热的酒气一入臀中,冷热交感之下,女子臀菊便自然缩动……”

  他洋洋得意还在说着,魏王的视线却定定的注视到了那趴着的美女狐的面具边缘。

  狐面边缘处,散落的青丝之旁,那女子双耳粉红,却垂着一朵‘云月舞凤耳珰‘。

  魏王看到这幅熟悉的耳环,面色大变,脸涨的通红,一把推开身边的太子。伸手就要揭开那美女狐的面具。

  那女子狐面上红珊玉珠后的双眸现出惊慌神色,疯狂的摇着头,呜咽的向后退去。

  魏王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咬牙又收了回来,转身望着太子,长长出了一口气,再不发一言,拂袖便走出了崇文馆。

  太子殿下再饮一口酒,望着魏王连个礼都没有就这样一言不发而去,眼中现出愤怒之色,一脚踢向了面前的美女狐。

  这一脚便将那狐面具踢飞了出去,现出了崔贵妃那张娇艳容颜。

  魏王坐上车,一直出了宫城心中还是不能平静下来,虽然不耻太子的所为,但现在的情况下,还得拉住这个过气的太子。

  他闭上眼,眼前却不停的晃动着崔贵妃那雪白的背,以及那玉臀深处摇晃的狐尾。一股儿邪火在他双腿间流动。魏王猛然睁开眼睛,探头高声道:“去望仙阁,快!“

  马车转了一个弯,速度飞快的向着如意坊的望仙阁而去。与其他皇子不同,魏王殿下的车子和马儿选的都是关东马场的黄骠军马,马儿血统普通但稳健耐力,车子平平常常但舒适坚固。

  所以这马车行驶转弯极为稳,几乎察觉不到震动,不多时就到了望仙阁。

  魏王自望仙阁后院进了望仙阁中,一个正在后院秋千边打瞌睡的小厮看到车子便跳了起来,整了一下帽子,几步跑了过来,低声道:“四爷,您今个儿怎么来了,姑娘们正在演练游街花车呢。“

  魏王在车子中低声道:“秋娘在不在,爷今个累了,想找她松松筋骨。“

  小厮转头看了一圈儿无人,便笑道:“秋娘正在群芳斋里呢,正在为相思大家准备衣裳儿。“

  魏王跳下了马车,长吸了一口气道:“带路!”手中一张金票递了过去。

  那小厮飞快的转了转眼珠,瞥了一眼金票,恭敬的伸出双手接过了飞钱,笼入了袖中,默默的在前带路。

  魏王压住心头的邪火儿,整顿一下步伐,跟着小厮沿着侧楼小梯走进了群芳斋。

  这是一间有着两道木门的房间,一个徐娘半老已过了邵年的丰腴女子正低头整理着新绸锦衣,口中正对身边一个丫鬟说着:“这些衣裳啊虽然都是新料子,但新衣太艳,那牡丹为百花之后,不能太艳失了花后的威严,你且去霍大家那里讨一点瑞龙脑香来,将这衣衫抹一抹,再晾一夜,自然就好了。”

  魏王眼中出神的望着秋娘那圆滚滚的****,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那小厮便上前拉住了秋娘身边侍奉的丫鬟,连着那件牡丹仙子的锦袍一起拿住了,轻轻的退出了屋子。

  两道木门一一关闭,魏王却亲手拿起了旁边的一条紫木门闩,将里门再次锁上,这才转身望着那低头不语的秋娘,喉咙中压抑着吼道:“贱人,见了我为何还不过来。”

  秋娘抬头媚笑,她年纪虽不小了,但肌肤丰腴肥腻,面上连一丝皱纹都没有。听到魏王的话便挺动着丰满的胸膛,小心的趴在地上,慢慢爬到了魏王身前。

  魏王眼中冒出一种带着愤怒与解脱的神色,伸展身子,双手自后捏住了秋娘臀上的两块肥肉,双手用力抓了起来。

  魏王没用灵力,但却是用上了十分力道,双手中的嫩肉被他抓得扭结成了一块块突起。

  秋娘闷哼一声,勉强挺起了身子,伸手掀开了魏王的四爪龙王襟角,轻轻扯开他的腰带,双手自小衣中捧出那独角怒龙,张口含了下去。

  魏王仰头叹了一口气,双手更加死命的掐着秋娘臀上肥肉,更是自后向前推动秋娘的身子,将胯下的女子压在了小腹上。

  秋娘鼻中喷出一口气,喉中呜咽做声,但身子却一动不动,任由这位王爷推来推去。

  魏王眼中却毫无一丝情意与欲望,只有冷冰冰的解脱,双手嗤啦一声撕开了秋娘的下裳,露出肥臀上青红一片的抓痕。

  他咬着牙,伸手狠狠拍了上去,清脆的皮肉声中还掺着这位王爷低声的怒吼:“你这贱人,你这贱人,你对太子好,你对晋王好,就是不对我好,你不配做我娘,你不配……”

  他像个孩子般打着秋娘的肥臀,心中的怒火稍泻,双手一扯,将秋娘的上身小褂也撕了开来,俯身张嘴就咬住了肥腻丰腴的背肉,一股红艳的带着腥味的血液流淌出来。

  秋娘含着欲龙的口中发出了销魂般的哼叫声。

  但这哼叫声绵延中还未消失,那魏王已抽离了身子,一脚将秋娘踢了开去,胡乱的整理了一下衣裳,转身一掌劈开了门闩。

  秋娘伸手拿过一件衣衫遮住了身上,嘴角露出冷笑,却望着魏王离去自言自语道:“又得换一根门闩了。”

  魏王在走廊上便恢复了平静,脚步变慢,甚至还对一位站在走廊边的侍女笑了一下。

  他眉头舒展,心中充满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信心,默默想着当前的对策。便看到前方一门轻轻打开,门中伸出一只枯瘦的手掌,对他微微招手。

  魏王眯起了眼,但还是踏进了那间屋子。

  屋门立刻关上,漆黑一片,连窗户也被贴的死死的。

  魏王面色不变,沉声道:“阁下是谁?”

  黑暗中传来一阵咳嗽声,片刻后一个苍老的声音道:“魏王殿下,是我。”

  一盏青灯如豆亮了起来,借着昏暗的灯光,魏王看到了一个白发苍苍,脸上皱纹横生的青衣老人盘腿坐在地上,手中还提着一只金环。

  饶是以魏王的镇定功夫也忍不住惊叫一声,他已经认出了此人:“阮星逐,阮先生,你,你这是怎么了?”

  阮星逐已自那中年文士的模样变作了一位白发老翁,苍老的面上现出笑意:“魏王殿下出身星宿海,也太过大惊小怪了吧,阮某的三幻不死身已破其二,自然就是这副模样了。”

  魏王也是坐了下来,望着阮星逐摇头道:“本王上次见先生,可还不是这番模样啊。”

  阮星逐叹了一口气:“崔园地牢中被李道玄的土曜印破去了一次不死身,璇玑山上再被破了一次,这不死身阮某只练到三幻,如今灯枯油尽,已是快要不行了。”

  魏王便站了起来,转身就走:“阮先生既然不行了,那还和本王说些废话做什么,告辞了。”

  阮星逐望着他,艰难的伸手道:“等等。”

  魏王便转身道:“阮先生,如今太子越发不成样子了,你也不行了。本来本王还想看看有无合作的可能,但现在看来,不行了。”

  阮星逐再咳嗽一声,摇头道:“我藏身在这望仙阁中多日,一直在等殿下呢,那秋娘什么都说啦,您是每隔几日就要来的。”

  魏王哦了一声,再次坐下,拱手道:“那么请先生教我,怎么干掉李道玄呢?”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